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百五十章:羊城的動靜
  “靜秋,我后天要出差一趟。”

  晚上,蔣南州摟著陸靜秋有些不舍道。

  “出差,不是出任務?”

  蔣南州笑了笑道:“出差,去看看人家的先進的技術,以后咱們國家肯定會在這個方面更加重視,這次領導派了我和一個戰友過去參觀學習,要去國外。”

  “啊,這么突然,之前怎么沒聽說。”

  “之前有,只不過沒確定下來人。因為我英語好,最后才定了我。這次過去十幾個人,全國各隊的人才,為期一個月。”

  陸靜秋摸了摸他那俊美的下巴,一邊道:“雖然要分開一個月,但我覺得這是個機會,你到了那邊好好學習,不用擔心我。”

  “恩,要是不想來回跑,就住在學校,花花它們自己會捉老鼠,餓不住。”

  “我知道。”

  看著她偎依在自己懷里的樣子,蔣南州心悸一動,眼睛里溢滿了火花。

  ....

  轉眼到了五月份,二表哥上一次去了地市跑一趟,東西賣完了,不說積累了多少客戶,但三四個還是有的。

  都在下面的地級市,有些商戶一次拿五六臺,有些商戶一次拿一兩臺。

  不說多少,但這三四個客戶,在地市銷量還是挺好的,拿貨比較頻繁。

  目前經銷商也在不斷地增加。

  二表哥又往羊城跑了一趟,拉了一批貨回來。

  薛家念今天還告訴了她一個好消息,她們買的房子要拆遷了。

  “靜秋,當初真的是跟你跟對了,我外公說,那些開發商好像就看中了那個池塘的地方,因為那塊地方住戶少,他們已經找過我外公一次了,說是一套房子換一套房子。呵呵,我外公打了電報,讓我問問你咋想的。”

  “一套房子換一套?換給我們的是多大平方的。換的是他們新蓋的樓房么?另外,那池塘也是我們的,他們是準備給錢,還是給房子。”

  薛家念只顧著高興了,到是沒想那么多:“換什么樣的房子,我還真沒問,至于池塘,靜秋,你說咱們是要錢,還是要房子。”

  “我是想要房子的,你跟你家衛錦城怎么商量的。”

  “錦城說你很有遠見,讓我聽聽你的。”

  陸靜秋直接愣怔了:“你家男人這是在夸我?”

  “恩,是呀,他說你和你男人都挺好。咋,不相信我家錦城會夸人呀。”

  陸靜秋笑了:“那倒不是。”被上一世的總裁渣男夸贊有些意外而已,哦,現在可不能說人家渣男了,這一世的衛錦城,妥妥的家庭好男人。

  “我現在不缺錢,可以都要房子,你呢。”

  薛家念也道:“我也不缺錢,那就都要房子吧。”

  陸靜秋道:“恩,都要成樓房,要是多了住不完,等分了房子還可以賣了換錢,現在要麻煩薛外公問問,他們都給多大的房子,給的是不是他們新蓋的樓房。”

  “恩,我明天就去給外公發個電報,另外他們建樓房,建的還挺大的,就連我給外公買的那套房子也在劃線范圍內。”

  “是不是那一片的民房都要拆遷呀。”

  “恩,好像是。”

  這在陸靜秋的意料之中,不過她當時能用五千塊錢買三套房子和一個池塘,也是在意料之外的。

  如果按照他們說的,一套房子給一套房子,三套新房,雖然不知道大小,但也不錯,還有那么大的池塘。

  “念念,你說咱們那個池塘,該怎么和他們談呀。”

  一說到池塘,薛家念哈哈就忍不住笑出了聲:“靜秋,咱們那個池塘可不小,怎么說也得五六套房子吧。”

  “五六套?就怕他們不給呀。”

  “啊,五六套都不給?池塘邊上那些房子都一套給一套呢,池塘地方那么大呢,怎么給不了五六套?”

  “住戶的是房子是必須保證他們有房子住,應該分的,咱們的池塘,有賠償,房子倒也可以爭取。你先問問薛外公,看看他們怎么說,再有一個月就要放假了,到時候我跟你回去一趟。”

  “恩,行。”

  去年買的房子,現在就有了動靜,兩個人都很高興。

  不過陸靜秋也沒太過興奮,因為她現在正在修正繪本的局部的圖畫,《不怕冷的大衣》也算完成了。

  自己感覺很滿意的,班編輯這兩天審核部分的改動后,就要定稿,就能印刷了。

  羅心悅的那本已經印刷了,過兩天就要上書架了。

  她這幾天在學校還是很興奮的。

  陸靜秋也為她高興,而且,這小妮子馬上就要辦婚禮了,最近也忙著籌備嫁妝。

  何遇也讓滬市的朋友幫忙找到了那件紅色的紗裙,給她郵寄了過來。

  羅心悅特意在宿舍給她們試穿了一下,還別說,那紗裙真的很漂亮。

  何遇和陳清如說了,這次也要當羅心悅的伴娘。

  羅心悅大院之前的一些朋友,算是徹底的不聯系了。

  而羅心悅變得也越來越優秀了。

  羅心悅的媽媽說,羅心悅換了個圈子,就變了心態,變了性格,和什么樣的人在一起,就決定了你會變成什么樣的人。

  陸靜秋很贊同這點兒,不過她最近也很無聊,沒什么靈感。

  蔣南州走了一個月零五天,到現在也沒什么消息,爸爸自從到了京市以后,就來了兩個電話。

  下午放學回到家,陸靜秋抱著花花,帶著花果果在菜院子里整理菜。發現花果果在角落里抓住一只老鼠,她都不敢看。

  放它們兩個去分享了,自己突然來了靈感,上樓畫畫去了。

  晚上也不想吃飯,所以一坐就是一個小時。

  眼看天擦黑了,日報的劉編輯突然找了過來。

  “應急呀,陸同志,讓我看看你的藏畫。”

  “劉編輯,最近不是有很多投稿么?”

  “投稿有許多不合適的,我們有一個板塊故事會,合適的畫稿還真不好找,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你了。”

  陸靜秋笑了笑,帶著她上了三樓的書房,把自己最近的畫稿拿了出來。

  劉編輯找了半天,總算找了個合適的。

  正高興的時候,突然看見陸靜秋下面壓著的一系列的一年四季的圖畫,忙道:“陸同志,你這畫不錯呀,要出版了么?”

  陸靜秋搖搖頭:“沒有,就四副畫,做成繪本太少了,不合適。”

  “你這構圖不錯,要不,還跟以前的二十四氣節圖一樣,在報紙上連載吧。”

  “劉編輯,那當然好。您看有什么板塊合適,就幫我安排吧,我這四副圖叫一年三餐四季。”

  “三餐四季?這名字好,真的只有這四章么?如果能在擴張幾張,在我們報紙上一連載,你的畫火了,又能出版,豈不是更好。”

  陸靜秋也想過,但四季圖也只能是四個季節呀。

  劉編輯又看了眼,提議道:“你可以把每個季節的一些實物,或者有特點的東西再畫出來一張,這不是能湊成八張么。”

  陸靜秋是沒想到這點,她看著后院的那些綠油油的菜,茅塞頓開道:“劉編輯說的很對,好,我考慮考慮。”

  “考慮什么,我回去和社里商量下,看看哪個板塊合適,你在家趕緊構思下剩下的圖。”

  “好。”

  劉編輯哪知道,陸靜秋剛剛就已經來了靈感,等她走后,又開始了一輪瘋狂的構圖。

  她準備把這幾幅圖做成八開的,畫面豐富,色彩鮮明,讓人一看就被里面的內容所吸引,很治愈。

  陸靜秋這一坐就到了十點多,在抬頭看外面,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下起了小雨。

  此時的她才覺得身上一冷,忙關了窗戶,下了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