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百四十六章:爸爸離開
  蔣南州這幾天,早上送走陸靜秋,就去大院幫著岳父打包行李,順便把能搬去單元樓的家具都搬過去,廚房的鍋碗瓢盆也都搬了過去。

  住了十幾年的房子,突然要搬離,陸先潤有些觸景生情。

  但也知道人往高處走。

  走的這天,陸靜秋還請了假送爸爸,爸爸是京區軍區的車來接的,就帶了自己的衣物,還要一些重要的東西,生活用品一個小網兜,沒別的了。

  “爸爸,你路上小心點兒,到了那邊別忘了給我們來個信,發個電報。”

  陸先潤點點頭:“我知道,你們在這邊好好過日子,吵架可以,但不能打架。南州,知道么。”

  蔣南州被岳父警告也不敢有半分的懈怠,直接站了軍姿,連連保證著。

  惹得一旁的小姨差點兒笑出聲:“行了姐夫,這邊還要我們呢。就算我過幾天離開,不還有平貴和明超的么。你在那邊安心。”

  陸先潤怎么會不知道,上次和女兒分開,還是女兒偷偷下鄉,這次竟然是他要調動。

  唉,這次父女重逢,估計要等兩三年了。

  爸爸走了以后,陸靜秋還有些不適應,星期天的時候,總想著回大院,可大院里的單元樓,這幾天都是士官分到房子搬家的。

  小姨這兩天也在忙著收拾東西,星期二就要走。

  那天她好了要請假回來送小姨的,結果小姨不讓送,說她坐二表哥的車。

  陸靜秋好奇的看了眼二表哥:“二表哥,你要去陽江么?”

  “陽江那邊有個縫紉機廠,我過去看看,正好這兩天阿達接到了一個單子,往那個方向送一批貨。”

  “啊,才幾天的工夫就接到活了?”

  “公司的院子也剛找到,市區里面是沒有合適的,我們在二環那邊找了一個廢棄的大院子,一個月十塊錢,剛掛了牌,之前的一個老熟人,過來讓幫忙送一批貨。”

  “這是個好兆頭呀。”

  “對,怎么說也算是開張了。”

  周蘭勤看著兄妹兩個高興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總感覺和她們那個時候想法不一樣了,愛鬧騰就鬧騰去吧,反正他們現在個個都比他們幾個老的有錢。

  說到這個,周蘭勤忙從屋里拿出一把鑰匙給了楊明超道:“這是我和你爸給你買的房子。你哥在陽江那邊,我們給他買了一套,也不能差了你的。

  這段時間一直聽秋兒說房子要漲價什么的,我和你爸商量了下,還是提前給你買好吧。現在的房子也確實漲得快。前幾年的時候,一千多還能買一套呢,現在三千多,四千多。”

  楊明超看著鑰匙道:“給我的?”

  周蘭勤沒好氣道:“不給你給誰。地址在鋼鐵廠家屬區外面的第二個巷子,第三家,是我之前的一個老同事的房子,他今年退休了,兒子上班離得遠,在上班的地方買了一套,這套正好要賣,我看不錯,就買下來了。”

  陸靜秋道:“小姨,你真幸運,現在房子可不好買了,我和南州之前登記的買房信息,到現在都沒有消息呢。”

  周蘭勤道:“現在有房子也是托熟人就賣了,根本到不了房管所那邊,這套房子,我買的四千一。”

  楊明超道:“這么貴。”

  周蘭勤道:“院子大,而且還是正五間,還有兩間廂房。你要是有空過去看看,保準你喜歡,大的能分開蓋兩套房子。”

  “啊,這么大,我地媽耶,你怎么不早說,早知道,我們運輸隊就不租院子,直接用這個多好。”

  周蘭勤沒好氣的斜了他一眼:“我給你買房子是給你結婚準備的,你要是敢干別的用了,我讓你爸里面給你收回來。信不信以后婚房讓你自己準備。這房子我和你爸老了自己住。”

  周蘭勤說到老了退休,心里一愣,對呀,她家老楊實際年級比他姐夫還要大幾歲,再有兩年就要退休了。

  退休是有干休所,現在房子這么緊張,肯定沒現在的院子舒服,趁著現在他們兩口子還有些積蓄,要不要在買一棟房子,將來養老用?

  就是買這里,還是買陽江那邊,這事兒還得和老楊好好商量下。

  陸靜秋和楊明超不知道周蘭勤在想什么,楊明超想去看看大院子,陸靜秋在想自己要不要在陽江買一套院子,到時候讓小姨幫忙看看。

  陸靜秋此時也在糾結這件事。

  按照之前的計劃,她是想要在京市,羊城,滬市,陽江都買一套房子呢。

  可現在滬市那邊還沒買,比起陽江,滬市那邊的房價以后會更貴。

  現在那邊的房子,應該也很貴,她得把錢存著才行,先買滬市的,買完看看剩下多少錢,到時候在考慮陽江。

  蔣南州在星期一的時候也歸隊了,陸靜秋一個人騎著車子上下學,忽然發現,半個小時其實也不算遠。

  主要是回到自己家,什么都方便。

  自己不想做飯,直接在學校吃完飯再回家,回到家里,逗逗兩只小貓咪,就跑到三樓書房開始畫畫。

  羅心悅的插圖都快完成了,自己現在只完成了一副,最近有些懶散了。

  看來最近沒事兒要多投稿呀。

  學習重要,掙錢也是最重要的。

  這個星期四,她們的寫生日,一大早七點多,老師帶隊,直接步行,一個系好幾百人,浩浩蕩蕩的往郊外過去。

  羅心悅這次帶了很多東西,水,點心,坐的小馬扎,畫板,顏料,以為學校會聯系個公交車什么的,結果是步行,頓時有種無力感。

  陸靜秋這次也帶的不少,但她沒覺得有多累,以前當知青的時候,經常從村里到鎮上,都是步行,確切的說,大部分都是步行,都已經練出來了。

  “靜秋,早知道我今天請假了。原本我還挺期待的。”

  陸靜秋看著她胸前胸后背了一堆的東西,笑道:“上個星期五清如她們不是也步行去的,你就沒吸取點經驗。”

  “她們就十幾個人,咱們可是一個系,這么多人呢,誰能想到學校讓步行呀。”

  “明天另一個系選的地方比我們的還要遠,她們也是步行。”

  “啊,這么想來,咱們還算好的,何遇呢,怎么沒聽她說去哪里呀。”

  “你最近忙著工作的事兒,肯定沒在意,她們系就兩個班,分開的,而且是在城市里的一個角落,這個星期去的是另一個班,她們班到下個星期了。”

  “哦,我以為何遇最近在埋頭設計樓房,把這事兒忘了呢。”

  “別看我現在只中午在宿舍,也比你了解的多,是不是最近工作上有些吃力。”

  羅心悅聳了聳肩道:“還好吧,我已經接近尾聲了,就是心里比較忐忑,生怕效果不好,你也知道的,這可是我第一次給有名氣的作家設計插圖。”

  陸靜秋摟著她的肩,安慰道:“我覺得你的畫很優秀。”

  “真的么?”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羅心悅原本不安的心,被陸靜秋這么一說,平靜了不少,突然也不覺得累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