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百三十一章:上錯花轎
  第二天一早就起來,陸靜秋就趴到了陽臺那里,從他們家可以一覽無余的看到新娘子和新郎。

  沒想到小順和小音也起那么早,在他們二樓和她打著招呼:“小秋姐,你覺得今天會不會熱鬧。”

  陸靜秋笑了:“新婚,肯定是熱鬧的一天呀,你們兩個怎么不去等著撿喜糖呀。”

  小順嘿嘿笑的有些神秘,看的陸靜秋一愣,小音張了下嘴,想要說什么,卻被小順急忙捂住了嘴:“不能說,不能說,一會兒小秋姐就知道了。”

  “你們兩個怎了?有啥事,這么神秘。”

  小順又是笑了笑,就是不說。

  陸靜秋不明所以的看著外面,兩個小家伙就是調皮,她還是好好的看看新娘子吧。

  在回頭望過去的時候,發現他們家門口停了一輛車,還是私家車呢。

  “哇,新郎家還弄了一輛小轎車呀,好氣派,怪不得翠花嬸子這么看重。”家里應該不差。

  結果小順道:“小秋姐,你沒發現這輛車往你家門口停的比較進么,而且現在才七點多。”

  “對哦,這么沒見新郎家的人過來。”

  自己這話剛說完,就見許家的門打開了,許莉穿著一身喜慶的紅,頭上帶著大紅花直接上了那輛小轎車。

  那轎車迅速發動車子,一個油門瞬間離開了他們家門口,離開的時候,從車窗里灑出一把糖來。

  陸靜秋看的都是一愣,指著前面的路道:“這...這也太草率了吧,都還沒放炮,家人呢?”

  還沒弄清楚狀況的陸靜秋,這會兒只見翠花嬸子家的孫子跑了出來,指著走遠的汽車道:“奶,我姑姑坐車走了。”

  吳翠花聽到這話后,先是愣怔了一刻,臉上的表情在幾秒內變換了許多,最后好似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啊了一嗓子,把許家的人和親戚全喊了出來。

  “快,小莉被那小子接走了,趕緊追。”

  “...被哪個小子?接親的人不是十點來么?”

  “是她談的那個,文工團的。”

  這話一出,徐家的人全變了臉,奔跑的奔跑,騎車的騎車,都一股腦的去追。

  陸靜秋這才看明白,感情許莉在自己結婚當天,直接一聲不響的上了自己談的那個對象的車。

  哎呦,她怎么忘了呢,上輩子她從療養院出來的時候,就聽劉嬸子說過。

  許莉結婚了,但過的并不好,你說她自己作什么,她爸媽給她介紹的那人多好,人家現在可是國有企業的領導。

  看她現在找的這個,夫妻倆個下崗以后,男的沒本事,家里全靠她自己。

  生的女兒這么大了,男方家里不待見,幾乎都是你翠花嬸子幫著照顧。

  現在許莉靠著賣衣服掙了些錢,總算買了套房子,但男方家里會算計,直接讓寫男方的名字,結果買了房子沒過多久,男方家里的父母都從老家過來,住進了新房里,顧名思義是替他們照顧孩子。

  呵呵,孩子都十歲了,該他們照顧的時候,他們跑哪去了,現在買了新房跑過來了。

  其實說白了,就是過來享福來了。

  整天家里雞飛狗跳的,許莉總算看清楚了,要跟男的離婚。

  可惜房子是人家的名字,人家就占著房子不給,你說這氣人不氣人。

  好在你翠花嬸子也不是吃素的,最近一直跑過去鬧騰。

  那個時候她擔心爸爸的病情,也沒在意這件事情,后來怎么樣了,她也沒關注過。

  今天竟然親眼目睹了許莉上錯花轎的一幕,真的是挺意外的,原來這個時候的許莉還是個戀愛腦呀,跟她倒是有一拼。

  轉頭看著小順和小音好奇的看著前面亂成一團的許家,疑惑道:“你們兩個,是不是提前就知道了?”

  小順嘿嘿一笑,也不裝神秘了,把前幾天他們在大院外面無意中聽到的事兒和她大致說了一下。

  “那天放學,我們在大門口不遠處聽到了許莉姐和她對象的對話,就是密謀結婚這天開著車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許莉姐接走,然后他們在租的房子那里辦婚禮。”

  陸靜秋道:“租的房子?房子都提前準備好了?”

  小音笑著道:“對,對,還說煮什么熟飯。”

  “不知道就別說,快去下去告訴咱媽,讓她也出來看熱鬧。”

  小音被小順打了下頭,讓她下去了,陸靜秋差點兒捂起臉,這時候的小孩們,懂的也不少呀。

  陸靜秋也沒在二樓陽臺待太久,下午給自己剪了個荷包蛋,然后抱著花果果和花花在院子里里玩耍,順便把院子里的菜地打理一下,它們兩個清理下沙池,“順便”聽著外面的動靜。

  差不多十點多的時候,今天的準新郎帶著車隊過來,發現許家的人神色不對勁,許家人也不齊全。

  這么重要的日子,許家的父母都不在,這讓新郎這邊的人臉上有些不好看。

  還沒等弄清楚狀況,家里小的脫口而出說他們大姑跟人家跑了。

  這下子熱鬧的不得了,新郎一家逮著許家人就要打,最后有許家的親戚說了句許莉跟著那野男人的地方,讓他有本事去搶。

  搶是不可能,但新郎這口惡氣是要出的。

  新郎直接讓親戚給家里人打了個電話,讓親戚朋友都過來許家,也讓新郎爸媽過來。

  人沒接到,但這些日子議親,定親,辦婚禮這些損失,得一一的和許家算清楚。

  差不多半個小時,新郎家里就來了兩個人叔叔。

  告訴新郎,婚禮不能取消,家里又給他找了一個,直接回去辦婚禮。

  新郎怎么能咽下這口氣,自己的婚禮被毀了,許莉也別想好好的。

  于是留下新郎的兩個叔叔在這里掰扯事情,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去找許莉去了。

  看樣子,這場婚禮要鬧到派出所呀,可惜轉移了陣地,她有心八卦,也看不到呀。

  陸靜秋從門縫里往外看了下,發現路兩邊有不少街坊鄰里的。

  就連劉嬸子也出來了,陸靜秋也悄悄的開了門。

  只是這禮錢,她是隨還是不隨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