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百一十七章:夏琳沒臉來
  楊平貴見高家那邊遲遲沒來人,就不等了,對陸靜秋道:“秋兒,中午跟著我去食堂吃飯,不用刻意等著。”

  “姨父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辦,等到中午我去食堂找姨父。”

  “好,家里直接從里面鎖著門,不用管你二表哥,他今天一早就走了。”

  “嗯。”

  送走了姨父,陸靜秋跟沒事兒人似的打掃著屋子。

  正準備跑到書房作畫,房門卻響了。

  從門縫里一看,竟然是高澍,看他臉上的青塊,被二表哥揍的不輕。

  見他一個人陸靜秋并沒有打算開門。

  高澍估計聽見了動靜,道:“靜秋,我知道你在家,昨天的事兒是夏琳不對,我代她來像你道歉。”

  陸靜秋在門內道:“道歉還能代勞呀,不好意思,我不接受一點兒誠意的都沒有,高澍,你回去告訴夏琳,算計人的把戲,以后還是少做,小心遭報應。”

  “靜秋,以后她肯定不會了。”

  “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不會呢,話說的不要這么滿,以后打臉的只會是你自己,你走吧。”

  高澍還想說什么,卻聽見陸靜秋走遠的聲音。

  又有些不想走,在門口站了半天,見有人過來,也不好一直站著。

  正要走,就被周圍的幾個孩子給圍了上來,看的高澍莫名。

  小順幾個人盯著他手里的東西道:“高叔叔,你不把東西放下么。”

  高澍聽的一愣,不明白他們這是什么意思。

  低頭看了下手里的網兜,道:“我改天再來,你們幾個不去學習,跑這里干什么。”

  小順幾個人一聽這話有些失望的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遠。

  其中的一個舔了舔嘴道:“早上的罐頭我還沒吃過癮。”

  另一個道:“我看高叔叔的網兜里有糕點。”

  小順道:“走吧走吧,這次是吃不成了,咱們玩去。”

  “不等了么,小秋姐姐家還有沒有人來道歉呀。”

  “誰知道,但咱們也不能這么等著。”

  幾個孩子一臉遺憾的離開了。

  陸靜秋在樓上看著高澍低著頭離開,又看著幾個孩子跑遠,嘴角一彎笑了。

  她就知道夏琳不會低下她那高傲的頭向她道歉。

  不過沒關系,她也不稀罕她那不真誠的道歉。

  以后路還長著呢,說不定哪天就栽了呢。

  中午的時候,陸靜秋拿著盒飯去找姨父去了。

  本想著就姨父自己的,誰知道杜伯伯和楊叔叔也在。

  桌子上還有好幾道小炒,陸靜秋就知道,昨天的事兒驚動了兩位領導。

  飯桌上,兩位叔叔伯伯噓寒問暖了好些話。

  還讓她以后遇到這樣的事情,不用憋屈著,一定要告訴他們這些叔叔們。

  聽著他們這些話,陸靜秋心里突突的,總感覺發生了什么事兒。

  她甚至聯想到了蔣南洲,因為上輩子她沒在軍區見過這個人,也沒聽爸爸提起過。

  但明明他就是這個軍區的兵,這么優秀的人,怎么會沒聽爸爸提起呢。

  自從蔣南洲出去以后,她的心一直懸著。

  自己心中的擔憂,不知道該和誰說,也不知道怎么開口。

  今天飯桌上領導們的噓寒問暖,又讓陸靜秋心中的擔憂加重了,回到家里以后,忙打開收音機,調到了時政頻道。

  試圖從新聞里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因為心一直定不下來,陸靜秋連畫畫的心思都沒有。

  抱著收音機在床上躺了幾個小時,要不是羅心悅來找她,她估計能聽到半夜。

  “你怎么過來了?是要一起去學校么?”

  “一起去學校也行,不過薛家念說晚上讓咱們去她家里吃飯,她給咱們做好吃的。”

  “念念請客呀,原本是我請你們的,哎,昨天真是對不起了,你們倆回家以后,沒挨吵吧。”

  羅心悅笑著搖搖頭:“沒有,我爸還說我做的很對,沒少夸我,今天上午楊家人過去后,被我爸狠狠的內涵了幾句,說的楊爸爸都沒敢抬頭。”

  “那就好,等我換身衣服,給我家花花果果弄點兒吃的。”

  羅心悅等了她一會兒,陸靜秋把這個星期的衣服整理好,又去給花花煮了一些面條,還有干掉的魚干,給它們放在了房間里。

  羅心悅騎著車子,陸靜秋也騎上了車子,她們學校有停車的地方,等星期天的時候,可以騎著自行車回來。

  兩個人到了薛家念家里已經五點多了。

  到了院子里時,薛家念已經在廚房忙活了。

  見她們過來,趕緊從廚房出來笑道:“今天我給你們做幾個我拿手的好菜,然后吃大米飯怎么樣。”

  羅心悅欣喜的點點頭:“好好,我就等著吃了。”

  陸靜秋道:“我來幫你打下手吧。”

  “食材我都準備好了,就剩下手炒了。今天的食材全是用楊玲花的賠償金買的,咱一定不能浪費了。”

  陸靜秋笑了:“不錯不錯。”

  羅心悅好奇問道:“楊家去的是石教授家里,還是來的這里。”

  “去的是我干爸干媽那里,本來我干媽說要好好說說楊玲花,但我干爸說咱們知識分子,不能做那沒品的事兒,也就給個冷臉,就這,楊玲花還一臉不服氣呢。”

  羅心悅輕哼了聲道:“她今天這樣,真是一點兒也不虧,這人估計還沒長記性。”

  陸靜秋道:“管她有沒有長記性,反正要是再惹到我,一定和昨天一樣,打的沒還手的余力。”

  說到這,羅心悅就興奮的看著陸靜秋道:“靜秋,我根本沒想到,你打架這么厲害,是不是跟著你爸學的。”

  陸靜秋道:“我要是說是當知青的時候,和村里的婦女學,還有跟夏琳實踐學來的,你信不信。”

  薛家念驚呼道:“跟夏琳?你跟她打過架?”

  陸靜秋輕哼了聲道:“以前為了高澍,我們兩個一言不合就打,都是我先動手的。”

  薛家念找就想打夏琳了,可惜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就是沒機會動手,今天倒是長見識了,打架還需要什么機會,就該跟陸靜秋學著點兒,想打就打,找什么理由呀。

  “靜秋,夏琳從小生活在農村,力氣肯定大,你是怎么打過她的。”

  “以前我也是打不過的,她拽我頭發,我拽她頭發的那種,那時候還顧慮些自己的形象,不讓自己太刁蠻。現在,男人都不愛了,還顧及什么呀,怎么順手怎么打,當然,也是總結了些以前的經驗的。

  你們最好別學我,我出手打人,那是當時太氣憤了。”

  羅心悅道:“夏琳和楊玲花也是倒霉,正好被你逮個正著,活該她們倒霉。”

  薛家念道:“幸好被發現了,這要是不被發現,她們指不定在哪使壞呢。”

  薛家念可一直記著夏琳找人害她的事兒,這事兒雖然別人都覺得不可能,但她一直信,就是夏琳所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