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二百一十四章:高澍的辯解
  “你也知道的,我最后沒讓楊玲花做衣服,她一直耿耿于懷,在學校就找我茬,現在肯定沒安好心。靜秋,你也知道的,我們兩個在一起后,她心里肯定還記恨著呢。”

  夏琳說著話的時候,陸靜秋不知道什么時候,把椅子拉到了她不遠處,聽她話落后,輕哼了一聲,開口道:“夏琳同志把責任推的可真干凈,什么我心里一直記恨著,你是我心里的蛔蟲呀,連我都不知道的事兒,你都知道。”

  夏琳被她這話一嗆,臉色一白,高澍也沒好到哪去,但還是開口道:“靜秋,到底是怎么回事,琳琳不像是那樣做的人,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一點兒誤會都沒有,真的不能在真,高澍你也不用有任何不相信的,楊玲花不也說了么,你媳婦就是那個教唆她背地里傷害我的人。

  嘖,你肯定不愿意相信你媳婦是這樣的人吧,為了可信度,我還是和你還原下當時她說的話吧。

  你家媳婦當時就很好心的提醒著楊玲花,說我家最近沒什么人,過年的時候就見我一個人,我爸和我對象都出任務了,我小姨和小姨父過年也不在,嘖嘖,這么好的時機,讓楊玲花不要錯過了。哦,對了,還不忘提醒楊玲花去舉報我爸利用職位之便,把楊玲花的哥哥調走的事兒。”陸靜秋說著轉頭看向臉色不怎么好的高伯伯道:“高伯伯,你能幫我查查楊連長到底是不是怎么走的么,我可不想爸沒有死在敵人的槍下,卻死在了小人的手中,那我爸得憋屈死。”

  高伯伯冷冷得掃過楊玲花那邊,又看了夏琳一眼,道:“楊民霆同志得調離是我們區里得決定,而且是提干,在我們很重要得一個港口擔任副長,他是軍人,一切服從命令聽指揮,怎么?楊家對楊民霆同志得調離不滿意?如果家屬有不滿意得,你們可以選擇退伍,或者放棄調離,我們部隊不需要不聽話得兵。”

  楊爸爸一聽要影響到兒子,忙上前哈腰道:“沒沒,我家民霆對這次得調離別提多高興了,我們也是一點兒怨言也沒有,全家還都為他慶祝過呢,至于今天得事兒,完全是這個女兒不知天高地厚,這次得事兒,都是這丫頭得錯。”

  女兒說是高領導得侄媳婦教唆得,但他們也不敢說是呀,這個蠢貨,誰都趕惹,還趕動手打陸領導得女兒,人家這會兒可是在前線呢,打英雄得家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楊玲花本來還愣怔呢,突然被她媽媽一戳,就知道自己該怎么做,哇哇得哭了,邊哭邊道:“我本來沒有怨陸同志得,是夏琳故意引導我得,她知道我喜歡蔣南洲,還說陸靜秋仗著她爸爸得職位,逼迫蔣南洲和陸靜秋處對象,要不是蔣南洲不同意,怎么能到現在還不辦婚禮。

  還說讓我大膽得和陸靜秋爭。我當時就是腦子一熱,被她忽悠了。才覺得她說的有理,要不然,我怎么會動手。

  我之前可沒想過要和陸靜秋同志做對得,都是夏琳她誘導得我。”

  “楊玲花,你不要血口噴人,是你自己說的,你怎么能誣陷我。公安同志,我要告楊玲花誣陷我。”

  公安局可從來沒這么熱鬧過,而且還一會兒一個合謀,一會一個為誣陷,不得不說,大學生就是懂的多,比他們公安局的一些人都懂得法律知識,看來以后所里也要好好的普及一下法律條款。

  陸靜秋看著她們兩個互掐,就想笑。

  今天的公安局這么熱鬧,也驚動了剛從外面回來的梁局長。

  一進來就看到了羅領導,還有兩個穿軍裝的,高領導他是認識的。

  見老陸的女兒也里面,這頭發凌亂的,忙上前詢問了情況。

  一聽是聚眾打假,還有密謀傷害,誣陷,領導的孩子,鋼鐵廠主任的孩子,還牽連了市里領導的孩子,就連大學教授的孩子都有。

  嘖,夠復雜的。

  最后梁局長直接帶著二隊長又親自過問了一遍。

  陸靜秋雖然是受害者,但也打人了,這事兒就屬于聚眾。

  現在正在商量怎么個私了,如果不這樣,那大家都得去農場勞動一年。

  家長們都不愿意呀。

  再說有梁叔叔在,他也不會在老陸不在的時候,讓他女兒去農場呀。

  而且這幾個都是大學生,去農場那就說明,陸靜秋楊玲花和夏琳有可能被學校開除學籍。

  石教授是知道學籍對一個學生的重要性,他也不允許自己的學生被開除學籍。

  最后只能私了,私了就涉及到賠償問題。

  這里楊玲花被打的最狠,但楊爸爸也不敢讓陸靜秋賠償。

  楊媽媽心里門清,她就讓女兒咬死了夏琳教唆的。

  而夏琳那邊,要讓陸靜秋賠償她醫藥費還有精神損失費。

  這精神損失費公安局也是第一次聽說,覺得夏琳有些上桿子。

  明白的本來就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沒證據而已。

  現在大家又偏向了陸靜秋這邊一些。

  高伯伯也沒臉讓陸靜秋賠償,要他看來,夏琳該打,但這話他是不能說。

  高澍聽到夏琳這無理的要求,也是臉一黑。

  陸靜秋內心在笑,這夏琳難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能說出這樣的要求。

  楊平貴自然不愿意。

  他外甥女才是那個受害者。

  陸靜秋要求楊玲花和夏琳賠償她醫藥費,還有誤工費,她現在還做著出版社的工作,有任務的,這一耽誤,她至少兩個星期沒法安靜的坐下來畫畫。

  石教授也連忙點頭道:“我可以為陸同學作證,她目前有在負責設里的工作。另外,我們念念有需要有個交代。”

  羅叔叔在一旁點了點頭,沒說什么交代不交代的話,就是對著梁局長道:“該怎么辦就怎么辦。”

  這話一出,梁局長頓感壓力山大,對著二隊長道:“聽到了么,你們接案的時候,已經做過群眾的筆錄吧,直接定責任吧。”

  二隊長直接抹了把汗,陸靜秋是軍人家屬,在人家為國家出力的時候,有人欺負英雄家屬,那是不能的。

  羅心悅和薛家念兩位同學是為了拉架,被打了,這事兒不能算了。

  誰打誰賠償。

  夏琳這邊,雖然說是無辜的,但了解回來的就是,夏琳慫恿了楊玲花,雖然沒證據,也算不得無辜。

  所以,最后,夏琳賠償羅心悅和薛家念二人沒人五十塊錢,另外還要上門賠禮道歉。

  陸靜秋要賠償夏琳和楊玲花一人五十塊錢,還要上門道歉。

  夏琳和楊玲花,沒人賠償陸靜秋一百塊錢,要上門道歉。

  楊玲花聽到這個結果是相當的不服氣:“憑什么她賠償五十,我要賠償她一百塊。我才是被打的最狠的那個。”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都紛紛看向她。

  楊爸爸直接給了她一巴掌:“你給我閉嘴。”

  二隊長也沒好氣道:“楊同學,你要是不滿意也可以,要不我們走刑事,你和夏琳同學說這些話的時候,是在大路邊,那時候來來往往的肯定有人經過,我們不怕麻煩,那就一一排查,貼告示,看看有沒有人提供你們合謀的證據。

  到那時候,你可不是只出錢的事兒,還有可能去勞動改造。”

  楊玲花這下是真的怕了,她自然不想去勞動改造,她考上大學這件事,不知道多風光,周圍的鄰居每次見了她,哪個不夸的,她要是去勞改,估計以后爸媽都不要她了。

  她就是不明白,為什么要賠陸靜秋這么多錢。

  薛家念跟傻子似的看著楊玲花,陸靜秋是什么身份,軍人家屬,傷害的是軍人家屬那可是要負刑事責任的。

  讓他們賠償一百塊錢,估計是看在高領導的面子上,她還感問出來。

  真是傻的可以,被夏琳當了炮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