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 第一百六十八章:談事業哈
    幾人說好了,明天大叔先去薛家念家看看,然后再去陸靜秋那個宅子那里看看,到時候陸靜秋直接在魚尾大街那邊等他。

    出來后,她也去那套房子里看了下,如果拆的小心,有許多磚還是有很多磚能用的。

    但也不著急,回去以后,看了下自己的作品,覺得沒問題后,下午就跑去了社里一趟。

    這次在門口遇到了楊副總編,笑著道:“陸編靜秋,哎呀,我都叫習慣了,你們這一走,繪編部冷清的很,聽說羅心悅也和你同一班,學校生活怎么樣,是不是很精彩。”

    “楊副總編,我們在那里都挺適應的。”

    楊婷看見她手里的畫冊,笑道:“作品出來了?”

    “嗯,您先看看。”

    楊婷接過手里,朝她示意了下,又轉身進了社里,陸靜秋跟著她進了辦公室,這一路,楊婷已經把這十幾張的插圖給看了個遍。

    就是想看出點兒不合適的都困難,別看她是個副總編,如果讓她畫,她還真想象不出來這樣的畫面,或者該怎么構圖,關鍵是,她還不會畫。

    “每次你經手的繪本,就沒有多少要改動的,這圖,你直接交給張淼吧,不用怎么改動。”

    “好的,楊副總編。”

    “對了,今年咱們社里參加比賽的那個繪本,現在已經進入總賽了,很有希望獲個獎。”

    陸靜秋此刻聽到這話,別提多高興了,這是她上輩子想都沒想過的事情,這一世才開始工作,就有了這么好的成績,不管到最后能不能得獎,這對她就是很大的鼓勵。

    “楊副總編,如果我的作品能為咱們社里帶來榮譽,這就是值得期待的。”

    這話楊婷愛聽,他們這個社才剛開始恢復,可不得有點兒成績才行。

    所以對陸靜秋這么有能力的好苗子,她們社里也舍不得放手。

    陸靜秋拿著繪畫去了編輯部,張淼一聽楊副總編都看過了,自己也是真的找不出來什么問題,倒也不用再拿回去改。

    “靜秋,交給你的事兒,我們部里就沒有不放心的,心悅那邊的插圖也改好了,都沒問題。對了,你們什么時候開學?”

    “嗯,后天。”

    “嘖嘖,真羨慕你們。”

    “咋,張同志,你也想上學了?要不今年考考試試。”

    “嗨,可別,我都多少年沒碰過書了,再說”說到這里,張淼突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溫柔的神情讓沒生過孩子的陸靜秋都知道怎么回事:“張姐,你這是懷上了?”

    張淼點了點頭:“剛兩個月,前幾天發現的。”

    “哇,恭喜你張姐。怎么樣,有沒有什么反應?”

    “還好反應不大,就是總是犯困,這不,社里也體諒我這個孕婦,沒事兒的時候,我打盹,也沒人說什么,對了,王美蓮結婚了。”

    “這么快?”她離職的時候還沒有消息呢。

    “嗯,可惜你們都走了,不過結婚那天我們也沒去,就是一人隨了五毛錢的禮錢。”

    “哦。”陸靜秋沒隨過禮,還真不知道現在隨五毛錢就行。

    在社里待了一會兒,現在也沒他她要做的工作,就離開回家了。

    結果剛到大院門口,就看見了西城報的劉編輯:“劉姐?您”

    “哎呀,小陸呀,我來這里,就是要找你。”ωWW.

    “找我?”陸靜秋有些驚訝,以往都是她去西城報社投稿的,這次劉姐過來,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兒,忙道:“劉姐,跟我去家里坐坐吧,邊走邊說。”

    “行,我還以為今天見不到你,還真麻煩了。”

    “怎么了劉姐。”

    “嗨,我們報社現在新增加了個故事散文的版面,明天開始版面就換了,但我們征集的那個故事,文字沒法在增加了,我們編輯部一致認為,加個插畫會更好,時間緊張,今天下午就要打版,這不,就想到你了。”

    陸靜秋看了看時間道:“現在畫,只能用簡筆畫,還來得及,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文章。”

    劉編輯一聽是簡筆畫,皺眉道:“簡筆畫有些潦草了,小陸你平日里有沒有自己閑暇時候畫的。”

    “有,還不少呢。”

    “那我從中挑一張,差不多就行。”

    陸靜秋覺得這樣 得這樣也挺好,幾分鐘挑選完,回到單位還來得及。

    到了家里,直接帶著劉編輯上了二樓書房,把自己平時的那些畫作都拿了出來:“劉編輯,你看看,這里有沒有合適的。”

    劉編輯因為心里著急這回事兒,也和陸靜秋客氣,甚至進來屋子,都沒時間觀察陸家的房子。

    原本倆找陸靜秋,也是抱著最后一個希望,就想著家里沒有存畫的話,隨便畫一張,半個小時搞定,不過她剛剛已經在門口等了她半個小時了,這會也沒多少時間,沒想到陸靜秋給了她這么大的驚喜,竟然存了這么多的畫,哎呦,這真是柳暗花明呀:“我們那個故事主題是一個工人的十年,小陸,你也幫我挑選下。”

    “工人的呀。”陸靜秋扒拉出幾張附和的,給了劉編輯,劉編輯最后也挑選出來了幾張。

    陸靜秋讀了那篇文章,從里面挑了一張:“我絕對這個挺合適。”

    “我也覺得是。不過,我們下一期的一篇文章,這個也挺合適。”劉編輯說著,從里面又拿出了一張,道:“這兩張我們報社都要了,小陸,這次我們給兩塊五一張。”

    “真的呀,劉編輯。”自己的畫漲價了,陸靜秋自然高興。

    “嗯,我來的時候,已經給你申請來了。給,這是條子,這是錢。小陸,劉姐今天就不和你客氣了,我現在走了。”

    “行,劉姐,我送您。”

    劉姐是真的忙,他們報社不像他們出版社,出一本書,能磨合一兩個月,或者小半年的都有。

    “小陸,劉姐知道你畫畫好,就是不知道你寫稿如何,你現在在上學吧,空余時間肯定多,沒事兒的時候,往我們報里投投稿子,哎,現在寫稿的也不是很多,我們征集來了許多,但也斃掉了許多。不過我們的征集故事的稿費也會是很高的。”劉編輯說著,給她筆了個數字。陸靜秋忙道:“行呀,有時間,我也投投試試。”

    一千字就有十塊錢,很誘人呢。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暖金的年代文女配重生后踹了男主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