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49章 媽媽被抓了
  呂帥顧不上腳底的刺痛了,連忙拎著消防斧迎出門廊。

  持斧站定。

  就像守關的將軍一樣。

  守住了身后的大門。

  因為距離遠。

  他這時還無法判斷奔跑中的小艾雷是不是已經變異了。

  雖然小艾雷身上沒像普通血尸那樣爆出血管。

  但之前他砍的那個精神系的小女孩,變異后也沒爆血管。

  除了眼睛變色了,那小女孩不仔細看和正常小孩沒什么區別。

  小艾雷會不會也變異了?

  看小艾雷身上的海魂衫、淺蘭色的五分褲、以及腳上穿的小白鞋上都沾滿了深紅發黑的尸血。

  他一側臉頰也黑乎乎的。

  不知道是沾的尸血,還是他自己流血了。

  總之看著臟兮兮的,很是慘烈。

  如果小艾雷變異了,呂帥會毫不猶豫的砍死對方。

  他不會讓任何一個血尸進到他身后的客房區。

  他儼然已把身后的客房區,當成了他建立的幸存者基地。

  小艾雷跑過黑漆漆的游泳池。

  距離呂帥大概二十米遠的時候。

  呂帥看清楚了——

  小艾雷那雙天生自帶憂郁氣質的深邃眼眸,沒有變色!

  小艾雷眼里盡是驚慌失措的眼神。

  一張瘦長的小臉蛋,被嚇的煞白煞白的。

  顯然是剛經歷過很恐怖的事情。

  見小艾雷身后沒有別的血尸追來。

  呂帥快步迎了上去。

  小艾雷悶頭跑著,一抬頭,就看見一個拿著斧子滿身尸血的暴走大叔擋在了門廊前。

  嚇得他調頭就要往旁邊跑。

  “你別跑啊!小艾雷!我不是壞人!你媽媽呢?”

  呂帥連忙叫出了小艾雷的名字,給小艾雷叫住了。

  小艾雷聽呂帥叫他名字,遲疑了一下。

  很快就認出呂帥是和他們住同層的帥氣大叔。

  便放下戒心。

  佝僂著單薄的小身板,累的大喘氣著朝呂帥跑了過來:

  “叔叔,你快去叫我爸爸!”

  “嗯?”

  呂帥神情一滯。

  小艾雷的爸爸……已經尸變,被他斬首了,去哪叫啊?

  小艾雷顯然還不知道自己父親已死的事實。

  著急的哭了出來:“我媽媽被血尸抓住了!嗚嗚!快去叫我爸爸救她!”

  小艾雷一哭,給呂帥看的怪心疼的。

  小艾雷能說出血尸的名字,說明小艾雷對眼下的情況有一定了解。

  估計他身邊大人已經告訴他了,那些變異的怪物都是血尸。

  聽小艾雷那意思,他母親被血尸抓住了……那估計……已經被分食了,沒得救了。

  見呂帥愣在原地,并沒有返身回客房區叫他爸爸。

  小艾雷飆著眼淚跑過呂帥。

  沖進凸字門廊碎掉的玻璃門。

  用稚嫩的童聲大叫著:“阿塔!你快去救媽媽!”

  邊喊邊往雙數客房的走廊跑。

  郭超超在屋里聽到小艾雷大喊大叫了。

  提著腰斧從屋里跑出來查看情況。

  呂帥這時也追著小艾雷回到了凸字門廊。

  “什么情況啊?老呂。”

  郭超超跑到呂帥面前詢問。

  “沒事,你回屋里看著黎冉去。”

  呂帥朝郭超超擺擺手,讓郭超超回屋守著黎冉,也看著點他們的背包。

  之前兩人挖出的幾十顆血晶晶核。

  除了那顆黑色空間系的晶核和白色精神系的晶核,由呂帥隨身帶著。

  其他晶核都在雙肩背里,在郭超超房間里放著。

  “南宮呢?你沒去找她們嗎?”

  郭超超又問。

  “我還沒來得及去呢。你去敲她們門吧,叫一下她們,她們要沒吃免疫血晶,就給她們拿兩顆免疫血晶吃。”

  呂帥顧不上找南宮櫻她們了,同郭超超說完,便追著小艾雷去了左邊走廊。

  “啪啪啪!”

  “啪啪啪!”

  “阿塔!阿塔!你快開門!阿帕出事了!”

  小艾雷跑到1110房門口,哭喊著拍門。

  呂帥五味雜陳的走到小艾雷身后。

  編善意的謊言告訴小艾雷:“你爸爸不在,他出去找你和你媽了。“

  “他去哪里找我們了?”

  小艾雷著急的反問呂帥。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你媽在哪兒被血尸抓住的?你又是從哪跑回來的?你身上沒受傷吧?”

  呂帥偷偷打量著小艾雷。

  從外觀看。

  小艾雷身上和臉上只是沾了尸血,并沒有傷口。

  他衣服也沒有撕破的地方。

  “我媽媽在兒童中心的海洋球池里被血尸抓住了!嗚嗚!我媽媽不會被它們吃掉吧?”

  小艾雷說著,便又驚慌失措的哭了起來。

  呂帥拍拍小艾雷瘦弱的小肩膀,安慰他:“你爸應該去兒童中心救你媽了,你別擔心。”

  “他知道媽媽在兒童中心嗎?他會不會去自助餐廳找我們啊?我和媽媽昨天早上出門的時候,和阿塔說的是去吃早餐自助。阿塔應該去自助餐廳找我們了!”

  小艾雷著急的叫了起來:“哎呀不好!自助餐廳里全是血尸!阿塔千萬不要去餐廳!我要去自助餐廳找阿塔!”

  “你爸沒在自助餐廳。”

  呂帥連忙給小艾雷拉住了,哄他道:“你爸之前去自助餐廳找過你們,但沒找到,后來他就去別的地方找了,應該是去兒童中心了。”

  呂帥引導著問小艾雷:“兒童中心里血尸多嗎?你和你媽昨天一整天都躲在兒童中心里了?”

  “沒有……我們之前藏在餐廳里,后來我睡了一覺,醒過來就在兒童中心了,然后……我就不記得了。”

  小艾雷的思維一下子變得很混亂,顯然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災難爆發的時候,他和他母親要在波羅馬特自助餐廳用餐的話,估計會看到很多很下飯的場面。

  看他這一身尸血的樣子,應該是直面過血尸,肯定被嚇壞了。

  呂帥問小艾雷:“你說的兒童中心,是10層的那個思高兒童中心嗎?”

  小艾雷木木的點了點頭,驚惶的回憶著:“我媽媽被三個小孩血尸撲在了海洋球池里,她把我推出來讓我快跑,我嚇的沒敢回頭看,沒命的跑……嗚嗚,叔叔,我媽媽不會被那三個小孩血尸吃掉吧?”

  “抓你媽媽的只有三個小孩血尸嗎?”

  呂帥確認著問。

  “應……應該是,我也沒看清楚,嗚嗚!太可怕了!”

  小艾雷一回想之前和母親生離死別的恐怖經歷,就難受的哭了出來。

  呂帥安慰性的扶了扶小艾雷肩膀,用肢體語言給他傳遞鼓勵。

  等小艾雷哭的差不多后,才問他:“你肚子餓不餓?“

  被呂帥這么一問,小艾雷才想到自己肚子很餓。

  他苦著小臉點了點頭。

  卻天生要強的不好意思管呂帥要吃的。

  呂帥給小艾雷帶到了郭超超房間。

  郭超超這邊還沒來得及去隔壁叫南宮櫻她們。

  他還在收拾屋子。

  他想把屋子收拾的盡可能完美了,再去叫南宮櫻她們。

  被五花大綁捆在床上的黎冉冉,還在昏睡。

  她臉色依舊蒼白,略顯病態。

  郭超超給黎冉冉身上蓋上了空調毯,遮住了她身上的五花大綁。

  小艾雷一進屋,就看到了床上躺著的黎冉冉。

  可能是太想母親了。

  小艾雷眼睛一花,竟把黎冉冉當成了他媽。

  “阿帕!”

  他用家鄉話叫著媽媽,朝黎冉冉撲了過去。

  等撲到床邊才看清楚。

  這個膚色和他媽媽一樣白皙的女人,不是他母親。

  不由尷尬的退到了一邊。

  腳趾差點沒把沾血的帆布鞋底給摳漏了。

  “這什么情況啊?”

  郭超超被小艾雷整蒙了,以為小艾雷是黎冉冉的兒子。

  呂帥給郭超超拉到玄關通道。

  背著小艾雷,低聲和郭超超講了小艾雷的事。

  “他爸媽都……沒啦?”

  郭超超同情的偷瞥了小艾雷一眼。

  “他爸肯定沒了,他媽……不好說,有可能還活著。”

  郭超超自告奮勇的問:“那怎么著,咱去兒童中心救他媽?”

  “我自己去兒童中心看一眼,他媽要還活著,就給她帶回來。”

  “你一個人行嗎?要不我和你一塊去吧?”

  郭超超這是在說場面話,他知道呂帥肯定不帶他一起去,以免累贅。

  但主動請纓的態度還是要表現一下的。

  “你先好好歇歇,我自己去就行了。”

  呂帥欣慰的拍了拍郭超超胖胳膊,又交代了郭超超幾句。

  之后給小艾雷介紹:“艾雷,這胖叔叔姓郭,你先在他屋里待會兒,讓胖叔給你洗個澡,弄點吃的。我出去找找你父母去。“

  “謝謝帥大叔!”

  小艾雷很有禮貌的感謝了呂帥。

  在來郭超超房間的路上,呂帥把自己名字告訴給了小艾雷。

  小艾雷覺得呂帥長得很帥,名字也叫“帥”,就管他叫帥大叔了。

  “來,小子,先過來洗個澡,把你身上這些毒血都洗掉,然后咱們再吃東西。”

  郭超超在衛生間門口招呼小艾雷。

  這屋的衛生間被變異的呂婷砸成了稀巴爛。

  但收拾以后,還是能淋浴的。

  小艾雷有點害羞的走過來,小聲講說:“我自己能洗。”

  看這意思,他不好意思讓外人幫他洗澡。

  “好,你自己洗,但小心點浴缸碎掉的地方啊,別剌著腳。”

  郭超超提醒過小艾雷后,便讓小艾雷自己進衛生間洗澡了。

  呂帥把雙肩背里的食物和晶核全都倒在了已經被郭超超歸位的雙人沙發上。

  將清空的背包,單肩挎上。

  告訴郭超超:“這些晶核你先收起來。一會兒小艾雷洗完澡,給他吃一顆免疫型的。“

  郭超超點點胖頭:“嗯。”

  想到什么,呂帥又講:“給他晶核之前先問問他,他之前吃沒吃過晶核。這孩子知道血尸的事,他媽應該是看過荊山末日貼,沒準已經喂過他免疫型的血晶了。他要吃剛吃過血晶,就別給他吃了,要不容易尸變。”

  “明白。”

  郭超超知道八小時內不能連續服用血晶的事。

  不過他心里對此存疑。

  他總覺得荊山在末日貼里說的很多事都是在忽悠人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