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34章 人總愛犯賤
  “邑!”

  一瘸一拐的白眼老頭血尸,見呂帥主動朝它迎過來。

  張開滿是鮮血的變異歪嘴,興奮的怪叫著。

  越老越兇的秀出了它嘴里還塞著肉絲和人類神經的變異尖牙。

  故意用幸存者的血肉來給呂帥施壓。

  呂帥越看老頭血尸白襯衫胸前的鮮紅血液,就越覺得這個已經變異的血尸老頭面目可憎。

  “死去!”

  不和血尸老頭廢話浪費時間。

  在心里罵了一句。

  呂帥抬斧子就劈血尸老頭那張剛剛啃過幸存者尸體的臭嘴。

  “劈!”

  一道狠烈的橫向斧光劃過。

  血尸老頭的下巴連著半個腦袋,都被呂帥手上越來越鈍的斧刃給鑿穿了。

  幾乎所有的變異尖牙,都被凌空打碎,從它嘴里噴出。

  看著慘烈極了!

  正所謂一報還一報!

  誰讓它用這張臭嘴啃噬幸存者的。

  老頭血尸被掄著栽倒在甲板上。

  血肉模糊的碎下巴里淌出了大片的血漬污濁。

  它剛要趴著撐地爬起來。

  呂帥已經一個箭步搶到它身前。

  照著老頭血尸的后心就猛鑿了兩斧子——

  “噗!噗!”

  老頭血尸佝僂的后心部分被搗碎。

  變異心臟噴出了大量的深紅色尸血。

  趁著護欄外沒有別的血尸爬上來的空當。

  呂帥直接上手去掏老頭血尸的心臟。

  老頭血尸的身體還在瘋狂的抽搐著,渾身上下的變異血管都在快速的抽縮。

  呂帥把手掏進老頭血尸的內臟。

  明顯能感覺到老頭血尸被鑿爆的變異心臟仍在努力起搏,但動力已經很弱了。

  老頭血尸臟器里的血肉,在咗呂帥的手。

  那包裹感……簡直了!

  “嗤!”

  呂帥發狠的捏碎了老頭血尸的變異心臟,讓老頭血尸徹底死透。

  然后從老頭血尸的變異心臟里摳出了被纖細血管包裹著的免疫晶核。

  發力甩掉晶核表面的血管,快跑兩步。

  搶著時間來到洗手臺前。

  把晶核沖干凈了。

  讓晶核露出了原本的乳白色。

  順帶著,把沾滿了各種粘液和碎肉的手也給洗干凈了。

  “噶!”

  突然,一只土黃尸瞳的力敏型女血尸扒上了甲板護欄。

  它是從底下直接躥上來的。

  正好躥到了洗手臺前的護欄外。

  和呂帥打了個大罩面。

  呂帥來不及提斧劈砍。

  想都沒想,條件反射一般用攥著晶核的右拳,轟擊朝它怪叫的女血尸丑臉。

  “砰!”

  女血尸剛吼了一嗓子,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便被呂帥的閃電沖拳搗上了面門。

  呂帥身體里的電流不像之前那么爆炸了。

  但他本身是B型力量進化者,拳力剛猛無比。

  女血尸用臉硬接呂帥的沖拳,鼻梁骨和包裹在鼻子上的變異血管應聲被打裂。

  女血尸勉力支撐著,雙手沒松開護欄,仍在護欄外扒著。

  呂帥見一拳沒給女血尸打下護欄。

  收拳再出!

  他臂上肌肉就像彈簧一樣。

  二次迸發的力道,比下意識打出的第一拳更加狂猛。

  “砰!”

  女血尸碎掉的鼻梁再挨一拳。

  兩顆變異的土黃色眼泡差點沒被沖爆。

  巨大的沖擊力,震的女血尸腦漿子都快變成漿糊。

  脖后頸椎幾乎被打錯位。

  剛猛的貫穿力道,順著它頸椎傳遍全身。

  身體往后一仰,它手上再也抓不住護欄。

  滿臉噴血的被呂帥打下了護欄。

  “嘩——”

  呂帥趁機又沖了一把沾滿尸血的右拳。

  可以看到,他拳鋒上又被血尸的碎骨擠出了裂口。

  但在狂飆的腎上腺素壓制下。

  他完全感覺不到手上裂口有任何割痛的感覺。

  拎上戰斧。

  快步來到水滑梯的入口處。

  他拿著新鮮出爐的免疫晶核催管道里的郭超超:“你丫行不行?趕緊上來!血尸已經爬進去了!”

  “馬……馬上!”

  管道里傳出了郭超超既虛弱又焦急的回話。

  郭超超這時可比呂帥著急多了。

  聽說滑道下面鉆進了血尸,郭超超是玩了命的在往滑道頂部爬。

  呂帥雖然給郭超超拋下了纜繩。

  但繩子的長度不夠。

  郭超超還沒爬到能抓繩子的部分呢。

  郭超超急的滿身是汗。

  這條黃色硬塑壓模的水滑梯,內部比較寬大,直徑接近一米五。

  郭超超超過了兩百斤的肥大身軀,在管道里移動毫無阻礙。

  反而因為管道太寬,他雙臂展開,有點撐不穩兩側管壁,這讓他的攀爬步履維艱。

  有好幾次沒踩實,他差點沒順著坡道滑下去。

  這時候他要坐了滑梯,就直接滑到血尸的嘴邊了……

  郭超超可不敢大意。

  雖然懷揣可樂,做好了死的準備。

  但只要有一線生機,郭超超就不想放過求生的機會。

  之前躲在橫向的旋轉管道里,聽著外面噼噼啪啪的一陣亂戰。

  郭超超以為呂帥被血尸圍住陣亡了呢。

  但后面越聽越不對勁——

  不停的有血尸從空中跌落砸到管道上。

  郭超超漸漸的猜到了外面的形勢:

  像暴君一樣的呂帥,肯定是爬上了頂層甲板,正守著護欄和血尸死戰呢!

  郭超超默默的攥著可樂幫呂帥祈禱,希望呂帥能殺死圍攻的血尸。

  雖然血尸的數量很多,尸吼震天。

  但之前偷呂帥暴君級的弒殺手段。

  郭超超覺得這大哥絕對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二般人。

  他是暴君戰神!

  有可能創造奇跡那種!

  郭超超不由回想起了過去幾天和呂帥的交往。

  說來也巧。

  他倆不僅都是帝都的朝陽群眾,都是在東三環外長大的。

  同歲的他們,還是同年參加的高考,并且考上的大學挨的也很近。

  郭超超大學讀的是北航計算機系,分賊高的專業。

  他當年高考的分數,上清華或者北大一點問題都沒有。

  但因為喜歡編程。

  郭超超最后選了更穩的北航計算機系。

  北航和呂帥讀的電影學院,就隔著一座學知橋。

  北航在學知橋的西北角。

  北電在學知橋的東南角。

  兩所高校隔橋相望,只有千步之遙。

  呂帥讀大學時,交過一個北航空姐班的女朋友。

  那三個月,他沒事就愛往北航跑。

  北航的幾個食堂他都吃遍了,對北航的校園美食了如指掌。

  而郭超超一看體型就知道是個吃貨。

  兩人從北航的校園美食,聊到了都很偏愛的空姐女友,越聊就越投機。

  覺得呂帥的形象非常好,還是個演員,郭超超很想和呂帥深交一下。

  平時總宅在家里或公司開發游戲。

  郭超超的社交圈非常窄,社交屬性幾乎為零。

  從校園步入社會后,這胖宅很少有機會結識新的朋友。

  這次出海旅游。

  難得碰上呂帥這種投緣的大帥哥。

  郭超超特別想和呂帥建立起更深的友誼。

  他甚至想請呂帥給他正在開發的新手游代言。

  他覺得呂帥在粗獷不羈中透著幾分灑脫帥氣的外形,特別符合他新手游里荒野游俠的形象。

  于是就想請呂帥代言他演戲中的角色。

  當然,這里面郭超超藏著小心機呢。

  他覺得呂帥長得很像發哥。

  請呂帥代言,再把游戲里的荒野游俠形象按照他的樣子調整一下。

  不明就里的玩家,會以為這款手游是發哥代言的。

  這無形中會給他新開發的手游鍍上一層巨星的光環。

  就像“是兄弟就來砍我”的渣渣輝那樣,他的新手游可以讓兄弟們來砍“發哥”。

  郭超超之前和呂帥聊了代言合作的事。

  呂帥聽完有點心動。

  但后來權衡利弊。

  他覺得還是回家去迎娶億萬千金比較靠譜。

  郭胖子的手游代言,可能只是一張虛無縹緲的大餅,他還是不咬鉤了。

  呂帥委婉的拒絕了送到嘴邊的六位數餡餅。

  讓郭超超覺得呂帥這人做事挺穩當。

  他更想和呂帥深交了。

  人總是愛犯這樣的賤——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

  郭超超對呂帥就有點這種感覺。

  呂帥越拒絕他,郭超超就越想和呂帥建立起關系。

  如今,末日已至。

  女朋友變成了恐怖的女浩克。

  讓郭超超崩潰不已。

  他崩潰,倒不是因為女朋友變血尸,讓他很心碎。

  郭超超能考上北航的計算機系,智商自是不低。

  他情商也不算低。

  他很有自知之明,明白有多大屁股就穿多大褲衩的道理。

  呂婷能跟他,完全是看中了他的錢,根本就不愛他這個人。

  郭超超對呂婷,也是彼此彼此,各取所需罷了。

  并沒有結婚成家的長遠打算。

  他之所以崩潰,是和呂婷這個女血尸同處一室,他搞不定呂婷!

  看過荊山的末日貼后,他知道呂婷已經無藥可救。

  他想盡各種辦法,想要扎爆呂婷的變異心臟,弄死變異的呂婷。

  但就是做不到。

  最后反被呂婷追殺出了陽臺房。

  被一堆血尸給堵在了水滑梯管道里。

  郭超超本以為自己要喝絕命可樂。

  今天大概率要交代在這了。

  就在這時。

  他聽到了呂帥充滿“友情”的呼喚。

  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郭超超整個人的精神都振奮了!

  他游戲玩的多,腦補著呂帥是為了救他才殺上水滑梯平臺的。

  心中感動爆了!

  他慶幸自己在末日之前,交了呂帥這么一個又帥又穩的好朋友!

  這時聽呂帥不停的提醒他趕緊爬,血尸已經進管道了。

  郭超超被嚇的玩命的往管道上方爬。

  七轉八轉后,終于給他看到了落在管道里的纜繩。

  郭超超連滾帶爬的靠過去,試著抓了一下纜繩,超級結實!

  他猜呂帥肯定在平臺上抓著纜繩那頭呢!

  太仗義了!

  呂帥這是拿命在救他啊!

  郭超超被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大恩就不言謝了。

  抓著纜繩拼命往上爬,很快就爬到了水滑梯的入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