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32章 是戰還是逃?
  感知到巨大的危險。

  呂帥身體里的電流本能的炸開了!

  飛速流轉的脈沖電流,就像開水一樣,將呂帥的血管都要燙爆。

  呂帥的精神為之大震。

  探入他精神意念的那股詭異的感覺,瞬間消散。

  呂帥眼神一聚。

  再看到小女孩的大白眼時。

  小女孩血尸已經飛撲到他面前一米左右了。

  呂帥急忙后退。

  這個距離已無法再揮戰斧劈砍。

  他只能反提斧柄,用更短的斧柄一頭,硬戳小女孩柴瘦的胸口。

  被體內爆炸性的電流刺激著。

  呂帥這下戳刺,速度快到了令人驚駭的程度。

  就連呂帥自己看,都覺得這下戳刺有拉出殘影的特效。

  小女孩毫無防御反應的挨上了呂帥這下爆戳。

  斧柄頭打的很寸。

  正好戳中小女孩胸骨下端的劍突部位。

  “咔!”

  小女孩的劍突應聲被戳碎。

  胸口被打成了內凹狀。

  斧柄頭上爆開的力道,以點帶面的沖到小女孩身上。

  將它五十多斤的小身體當空震飛。

  小女孩之前飛撲的姿勢,讓它的一頭金發都沖到了腦后。

  這時被反方向震飛,它的一金發又都甩到了臉前。

  小女孩兇邪的白眼里透出了幾分不可思議的錯愕。

  就像坐上了空氣滑梯。

  它變異的不是那么夸張的小身板,卷著睡裙,翻落到了二十幾米外的泳池另一端。

  “噗通。”

  震起一片水花。

  呂帥目光緊追著小女孩落水的地方。

  以為小女孩落水后,會立刻爬起來,再次朝管道架這邊進犯。

  但讓呂帥稍顯意外的一幕出現了:

  小女孩就像被打死了一樣——臉朝下,背朝上,雙臂側擺,無力的浮出了水面,完全不動彈了。

  它睡裙因為兜著空氣,在水面上鼓起一個大包。

  那姿勢完全就是一具浮尸。

  “這就死了?”

  呂帥總覺得不太對勁。

  這小女孩給他的感覺太詭異了。

  好像能讓他精神錯亂產生幻覺。

  “噶!”

  一只猩紅尸瞳的男血尸憑著矯健的身手爬上了管道架。

  兇巴巴的嘶吼著,朝呂帥撲了過來。

  呂帥的注意力被拉回眼前。

  甩手就朝男血尸的左邊肩膀和脖子結合的部位劈砍。

  “呋!”

  男血尸的脖子砍斷大半。

  斧刃一直劈到了男血尸的脖骨。

  男血尸稍微一扭頭,這才沒被砍斷脖骨。

  但它脖子里的大動脈被砍斷了。

  變異的動脈噴濺高壓的黑血,在頂層甲板上繪出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扇面。

  這男血尸超狠,被砍后,第一反應就是抓砍到它脖子里的戰斧,想把呂帥一起拉下水。

  呂帥不給男血尸抓到戰斧的機會。

  往后一拽斧柄,將帶血的戰斧從男血尸的碎肉里抽了回來。

  男血尸一把抓空,歪著被砍斷一半的脖子,猙獰亂叫著摔到了下層的管道架上。

  斷裂的脖口,正好卡上了一條橫著的鋼架。

  “咔!”

  下墜的身體往下一拽,把它脖子的傷口拽的更撕裂了。

  差點沒被鋼架當空斬首。

  露出的白茬脖骨,在鋼架上一滑,差點沒被割斷。

  身子一甩,男血尸耷拉著腦袋,摔下泳池。

  脖口噴出的大量黑血,給池水染的更黑了。

  砍翻男血尸后,呂帥又去看遠處泳池里飄著的小女孩。

  他總覺得這小女孩沒死,剛剛他用斧柄戳刺的位置,是小女孩胸口正當中,并不是心臟的位置。

  小女孩的劍突就算被戳裂了,斷骨也刺不到心臟。

  小女孩的變異心臟,有可能是被震到了,短暫的停跳。

  這讓小女孩陷入了假死狀態。

  它的變異心臟但凡起搏跳動,小女孩就會立刻恢復殺戮的活力。

  要是再被這小女孩迷惑一下精神,呂帥就太危險了。

  呂帥必須對這小女孩十分警覺。

  泳池里扎堆著二十幾只血尸,它們爭先恐后的都在往上爬。

  呂帥的體力卻越來越發虧空。

  回頭看了一眼平臺遠處,他準備給自己找條后路逃跑。

  萬一守不住平臺,被尸群爬上來。

  他要立刻抽身閃人。

  一眼望出去。

  兩條逃生路線出現在了呂帥腦海里:

  第一個逃跑方向,就是往從觀光平臺最前端,往船頭的方向跳。

  船頭方向的建筑,就像金字塔一樣,是一個斜坡的造型,每層下面的房型,都會比上一層凸出來一塊。

  呂帥可以跳到12層或11層甲板的窗戶護欄上,找機會逃進船身。

  就像之前那個在救生艇頂逃跑的雙刀男那樣,只要跑進船體內部了,他就有機會躲起來。

  另外一個逃生方向,是登上雷達觀景臺。

  雷達觀景臺很高,有一段十幾米的豎著的爬梯,連接著上層只有四五平米的帶有護欄的圓形平臺。

  如果最后剩下圍攻他的血尸數量不是很多的話,呂帥可以爬上雷達觀景臺。

  靠雷達觀景臺更高、更險的地勢,把最后的血尸磨死。

  如果爬上頂層甲板的血尸太多,他就奔船頭跑,順著船頭的房頂出溜坡滑。

  口渴的咽了口唾沫,感覺嘴里尸血的味道很腥臭。

  “呸!”

  便又吐了口唾沫。

  嘴里的腥臭味卻吐不掉。

  呂帥咬緊牙關,攥緊戰斧,準備再和爬上管道架的血尸們死戰一段。

  等實在守不住的時候再跑。

  “噶!”

  甲板左側舷梯的方向突然出現了尸吼。

  呂帥連忙朝那邊看過去。

  就見二十幾米外的左側舷梯上,出現了一個穿著花襯衫的白眼老頭血尸!

  這老頭血尸應該是聽到了上層的打斗聲,從12層甲板摸出來的。

  呂帥立刻扭頭,朝右邊舷梯的方向看。

  還好。

  右側舷梯沒出現血尸。

  但看現在這個鬧哄哄的形勢。

  右邊舷梯用不了多久,也可能出現血尸。

  在12層甲板室內游蕩的血尸,很可能都被吸引出來。

  呂帥一時間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到底是繼續堅守?還是立刻就跑?

  繼續堅守的話,萬一兩側舷梯都上來血尸,再加上面前從泳池里往上爬的血尸,他將被三面圍攻!

  稍有不慎,他可能就跑不掉了。

  現在就跑的話,安全倒是安全。

  但之前被他砍翻的血尸,它們變異心臟里的晶核,很可能被躲在暗地里的幸存者撿漏挖走。

  呂帥之所以要和這些血尸鏖戰不休,就是想把它們全都打死,晶核全都挖走。

  要是跑了,他就白打這么半天了。

  他可不想讓別人撿便宜。

  另外,如果守不住頂層甲板,他也實施不了垂降去救姜雨彤的計劃。

  咬牙迅速抉擇。

  呂帥還是決定死守平臺!

  他要堅守到最后一刻,實在不行再撤!

  “呴!”

  這時就見一頭亂發的呂婷,發著怪叫爬上了管道架。

  嫌上面一個白眼血尸爬的慢,太礙它事。

  呂婷暴躁的扯著那白眼血尸的腳脖子,發怪力給那白眼血尸從管道架上揪了下來。

  “噗通!”

  白眼血尸被呂婷扔到泳池里,在黑水中一陣亂撲騰。

  呂婷仰頭瞪向呂帥,繃緊身上的墨綠色血管,瘋狂的攀爬,想要盡快登頂吃肉。

  它的長發突然卷住了鋼架的聯結鎖扣。

  被一大撮頭發勒著,它怎么都爬不上來。

  暴躁的一發狠。

  呂婷硬甩著脖子,將卷住的頭發從它頭皮上逆向拔掉了!

  “刺啦”一聲!

  那些斷發連著發根,撕掉了呂婷一大塊頭皮。

  它頭頂即刻變得血糊糊的,禿了一大片。

  呂婷不管這些。

  沒有了頭發的束縛,它就像匹脫韁的野馬,躥著往管道架上爬。

  呂帥看到另外一邊的管道架上,有個紅眼的敏捷型女血尸,比呂婷速度更快的爬上了管道架。

  趕忙摘下一個硬塑救生圈,朝那敏捷型的女血尸砸了過去。

  “砰!”

  那敏捷型的女血尸沒有躲過救生圈的暴擊。

  被砸上腦門,翻滾著從管道架上跌落。

  呂婷趁這機會,奮力一躍,扒到了呂帥身前的頂層甲板護欄上。

  距離僅一米多,和呂婷怒目相對。

  呂帥從面前這張滿是墨綠色血管瘤的丑臉上,再也看不到呂婷生前的美貌。

  呂婷生前五官很立體,但皮膚不怎么好,必須靠很濃的粉底才能蓋住她一臉的青春痘坑。

  這時它臉上那些痘坑上,密密麻麻的結出了很多的血管肉瘤。

  看的呂帥密集恐懼癥都要犯了。

  “呴!”

  呂婷興奮的嘶吼著,好像登頂即勝利,馬上就能吃到呂帥似的。

  再一躍,它就能翻過欄桿撲咬呂帥了。

  呂帥沒給這大長頭發的怪物繼續進犯的機會。

  掄開戰斧,像砍柴那樣。

  兇狠的砍向了呂婷腦瓜頂頭皮撕裂的地方。

  他要幫呂婷頭頂上的傷口加點料!

  呂婷震著腰身,雙臂悠著護欄,正要往上再跳。

  一道斧光破風劈下!

  速度快的呂婷根本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

  “亢!”

  它的腦瓜頂結結實實的挨上了呂帥這記狠劈。

  呂帥本想一斧子給呂婷腦袋劈成兩半。

  他寧愿看呂婷腦漿外泄,也不想再看呂婷讓他犯密集恐懼癥的丑臉。

  但呂婷的腦殼卻意外的堅硬!

  它顱骨好像被阿爾法病毒改造成加固了。

  呂帥這一斧子劈下去,竟像砍進了一顆鐵頭。

  他不但沒能把呂婷的腦袋一分為二。

  戰斧反而卡進了呂婷被劈裂的頭骨!

  拔不出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