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12章 荊山是痞子
  那是在她們登船的第二天。

  當天下午。

  賽琳娜號本來應該在濟州島停靠。

  游客可以下船去棒子國的第一大島游玩。

  但因為趕上了突如其來的暴風雨。

  天氣一下變得很惡劣。

  出于安全考慮,郵輪臨時取消了停靠濟州島的計劃,改成了海上巡游。

  原本計劃去濟州島玩風帆沖浪的喬雪苗和顧城香,百無聊賴的在船上閑逛,捱到晚上,吃過晚飯、看過表演,實在無聊。

  就去四層甲板的潘神歌舞廳跳舞放松。

  兩人跳的正嗨時。

  幾個和她們年紀差不多的男生圍了過來。

  圈城一圈。

  把兩人圍在了舞池中間,不讓她們出去。

  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鳥,典型的有點錢就不知道東南西北的社會小痞子。

  其中有個滿臉都是麻子的黑胖子。

  自稱自己叫劉四海。

  但旁邊人都叫他“劉麻子”。

  這劉麻子興沖沖的問顧城香還記不記得他?

  他說自己在實驗中學見過顧城香。

  還管顧城香要過QQ號呢。

  可惜顧城香沒給他。

  沒想到。

  兩人在歌詩達郵輪上又重逢了。

  按劉麻子的話說,他們這是猿猴拉的大糞——緣分啊!

  劉麻子厚著臉皮又管顧城香要QQ號。

  (那個年代還沒有微信。)

  劉麻子的同伴跟著起哄,讓顧城香給劉麻子QQ號,要不兩人就共舞一曲。

  顧城香怎么可能和臉上坑坑洼洼就像被拖拉機軋過的劉麻子共舞?

  她也不愿意給劉麻子QQ號。

  喬雪苗見劉麻子死皮賴臉的纏著顧城香不放,還要借著音樂的律動,要對顧城香動手動腳的。

  喬雪苗當時就火了。

  潑辣勁上來。

  指著劉麻子的蒜頭鼻一頓傳統文化輸出。

  把劉麻子家祖宗十八輩都請出來了教訓劉麻子。

  順帶嘴的,還把旁邊幾個跟著起哄架秧子的小痞子全罵了。

  劉麻子幾人被喬雪苗罵的很沒面子。

  見周圍人都在對他們指指點點,工作人員也過來了。

  幾人不好和兩個女孩計較。

  只能悻悻的離開。

  顧城香聽幾人走的時候,說要打人什么的,還提了荊山的名字。

  顧城香猜荊山就是劉麻子那伙人中的一個。

  荊山很可能是提議要報復她們、動手打她們的混蛋!

  現在荊山在游客討論區里發了末日貼,讓顧城香報位置營救,大概率不懷好意。

  顧城香要真把自己位置報了,很可能會落入荊山和劉麻子那伙痞子的圈套,被那些人欺負。

  “原來是這樣,那你真不能給他們回帖。”

  聽過顧城香講述來龍去脈,呂帥理解了顧城香為什么不回貼。

  現在船上大亂,已經沒有秩序可言。

  顧城香這種身材爆表的極品學生妹,要是落入一群災難前就盯上她的小痞子手里。

  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本來呂帥對好心發帖提醒大家避難的荊山,還挺有好感的。

  換位思考一下。

  如果是他,在災難爆發之初,在外網看到末日貼。

  出于自身利益考慮,他大概不會把這個末日貼公開發表出來當郵輪的救世主。

  因為如果像荊山所說,只有末日初期病變的血尸才能產生寶貴的血晶。

  那血晶的數量是有限的。

  知道血晶秘密的人會搶得先機。

  讓自己在末世中出于實力領先的地位。

  非到迫不得已的時候,呂帥肯定不想和別人分享這個“秘密”。

  荊山卻愿意分享,說明他還挺大公無私的。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荊山也不確定他看到的末日貼是真的。

  所以發出來和大家一起探討,讓大家一起來證偽。

  呂帥之前還挺動心的,想響應荊山的號召,冒險去到五層甲板和其他幸存者匯合。

  在孤島一樣的郵輪上,幸存者報團取暖,確實會更安全一些。

  但現在聽說荊山他們那伙人是痞子,還要設套坑顧城香。

  呂帥即刻打消了冒險下樓的想法。

  在末日時代。

  他寧愿與血尸為伍。

  也不想和一群腹黑的歹徒同行。

  顧城香就更不想下樓了。

  怕呂帥被荊山他們忽悠。

  顧城香特意告訴呂帥:“其實咱們11層甲板比5層甲板更安全。5層甲板上的好多商店都是24小時營業的,災難爆發雖然在清晨,但那邊應該有不少人。”

  呂帥附和說:“是啊,還有賭場呢,也在五層甲板,不知道多少賭徒扎在賭場里通宵達旦。災難爆發的時候,賭場里肯定血流成河了。”

  “嗯嗯,我估計光賭場里就得有好幾百血尸!”

  顧城香講的虛張聲勢。

  “真搞不懂那些人為什么要把大本營設在五層。”

  登船這幾天,呂帥把郵輪的每一層都轉過,對郵輪的甲板布局了然于胸。

  這艘名為賽琳娜號的歌詩達郵輪,總共有14層甲板。

  但11層往上,就不是全船甲板層了。

  只在船頭有部分建筑。

  真正意義上的甲板樓層只有11層。

  也就是呂帥他們所在的這層。

  這層甲板大部分區域都是公共區域。

  中間是一個巨大的露天泳池,帶有大屏幕放映架。

  晚上的時候,有不少游客都會來這邊喝酒戲水,看比賽直播或者公映的電影。

  這層的船尾區域是一個收費的俱樂部餐廳——卡薩諾瓦餐廳。

  可容百位食客同時用餐。

  由米其林三星主廚坐鎮。

  只要花費32美金每位游客,就可以在這家米其林星級餐廳里享用到正宗的意大利美食。

  但因為郵輪上的其他幾大餐廳提供免費餐飲服務。

  來這層花錢吃飯的游客并不多。

  且卡薩諾瓦餐廳不提供早餐。

  只有午餐和晚餐。

  所以災難爆發的時候,卡薩諾瓦餐廳里肯定沒客人。

  有的只是備菜的工作人員。

  災難爆發的早上,天氣不好,海上風雨交加。

  這層甲板中部的露天泳池和慢跑道都沒開放。

  露天甲板上也沒什么游客變血尸。

  這層的重災區,主要集中在船頭部分。

  也就是呂帥他們所在的客房區。

  這里不光有12間客房。

  船頭部分還建有24小時開放的健身中心、養生會所、還有一家專為女士設立的美容中心。

  連著這些中心會所的,是部分工作人員居住的十幾間很狹窄的員工宿舍。

  這個區域應該有不少人都變血尸了。

  但相比其他樓層動輒就上百間客房的密集布局。

  11層甲板絕對算人比較少的輕災區。

  相比11層甲板。

  下面的10層和9層甲板,都是一半公共區域,一半客房區。

  這兩層甲板至少住了三百位以上的游客。

  8層、7層和6層甲板,更是滿滿當當的全是客房,住著上千游客。

  5層、4層和3層甲板全是餐廳、酒吧、購物長廊這樣的公共區域,沒有客房。

  再往下的2層和1層甲板,類似于地下室的存在。

  全是廉價客房和內艙房,人員特別密集。

  不用想都知道,1層和2層甲板是最嚴重的災變區。

  一層以下是倉儲區和機械樓層,沒什么游客,但工作人員很多。

  這么看下來,其實最安全的就是呂帥他們所在的11層甲板。

  這層不僅人少,還有一個帶冷庫的卡薩諾瓦餐廳,擁有一定的食品物資儲備。

  要讓呂帥設立避難所,他肯定設在郵輪的11層,而不是有可能被上下夾攻的五層船尾區域。

  顧城香幫呂帥釋疑:“荊山他們可能是住在六層或者七層,災難爆發后,他們不好往樓上跑,只能去五層相對人少的地方避難。那邊離餐廳近,方便儲備物資。”

  “嗯,希望他們一直待在五層,別上來騷擾咱們。”

  聽呂帥講“咱們”,顧城香心里暖融融的。

  顯然,呂帥和她站在了同一陣線,不愿與荊山他們那伙惡男為伍。

  此后,呂帥又翻了翻其他游客的發帖,大部分都是尋求幫助和求救的。

  呂帥注意到,所有的帖子都是今早六點之前發出來的。

  六點之后,就沒有新貼和新回復了。

  “六點之后怎么沒人發帖了?所有人都出事了?”

  呂帥面色嚴峻的問顧城香。

  “不是,是六點之后就發不了貼了,郵輪的服務器可能出問題了。現在只能瀏覽,不能回帖。”

  顧城香拉了拉勒她肩膀的緊身沖浪服,又補充道:“六點之后,APP的呼叫功能也用不了了,我估計要沒人維護的話,用不了幾天,這APP就該徹底廢了,完全打不開了。”

  呂帥把手機還給顧城香,提醒說:“那你提前存一下每層甲板的詳細導航圖,這APP里應該都有。”

  顧城香接過手機講:“我已經提前截圖存好了,APP里有用的信息我都截圖了。”

  “細心。”

  呂帥朝顧城香豎起大拇指。

  “就怕船上停電停水,要是那樣,日子可就難熬了。”

  顧城香表現出了超越她年齡的未雨綢繆式的成熟。

  對于郵輪的供電供水系統,呂帥不怎么了解,沒法發表看法。

  只得道:“希望早點靠岸吧,靠岸就好了。”

  “靠岸不一定好啊,如果荊山的末日貼是真的,那陸地上的情況可能比咱們郵輪上更混亂,也更危險。”

  想到什么,顧城香問呂帥:“對了大叔,你剛才說,在房間里打喪尸著?”

  “是啊。”呂帥大大咧咧的講:“喬雪苗又復活了,要咬我,讓我給收拾了。”

  顧城香臉上掠過一絲哀傷,小聲道:“如果荊山末日貼是真的,那現在已經過了24小時了,血尸的變異心臟里應該結晶出血晶晶核了。”

  揚起眼來,顧城香表情很復雜的問呂帥:“大叔,你打爆雪苗心臟沒?里面有荔枝一樣的晶核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