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5章 利維坦之斧
  “砰!……砰砰!……砰砰!……轟!”

  外面的喪尸,感覺門被頂死后,撞門的頻率越來越快。

  呂帥聽得心煩意亂,從柜門后離開。

  借著海風變弱的空當。

  呂帥半貓著腰,快步來到自己被吹到墻邊的大號行李箱處。

  放倒行李箱。

  打開沒上鎖的鎖扣。

  從里面取去一個半米多長的印有歐式戰斧圖案的黑金禮品扁盒。

  之前打的太混亂,他都忘了——

  上船的第二天,他就在五層甲板的購物長廊紀念品商店里買了這把高錳鋼合金打造的仿中世紀復古戰斧。

  這把戰斧很像《戰神》游戲里奎爺用的“利維坦之斧”。

  但并不是木柄斧身。

  而是韌性很好、耐磨度極高的高錳鋼一體龍骨斧身。

  這柄花了呂帥一千二的戰斧。

  握在手里很有分量。

  斧頭雖然沒開刃,但仍有一定的殺傷性。

  尤其適合破窗。

  呂帥從黑金禮盒里取出戰斧。

  單手持握。

  在空中揮了兩下,感覺特別順手,虎虎生風。

  在力氣變大之前。

  單手揮動這柄足有十幾公斤重的戰斧,對于呂帥來說略顯費勁。

  必須雙手才能把這柄戰斧掄出花兒來。

  現在力氣變大了。

  呂帥單手便能很自如的掄砍這把分量十足的戰斧。

  就像年少無知時掄西瓜刀那樣。

  顧城香見呂帥從行李箱里取出了一把殺氣十足的戰斧,受驚不小。

  呂帥行李箱里怎么會藏這種恐怖的殺傷性武器!

  這大叔別是個變態吧?

  呂帥回頭看見顧城香臉上的異常表情了。

  隨便解釋了一句:

  “我從樓下紀念品商店買的,正好能派上用場。”

  “哦。”

  顧城香釋然的點了點小腦袋。

  海風太大。

  呂帥扶著墻走到床邊。

  他這時能感覺到,落地窗那側特別危險,容易被海風卷出房間。

  去那邊需要一些安全防護。

  “你過來,咱倆把床單卷成繩子,栓在身上!”

  呂帥朝顧城香比劃出卷繩子的手勢,讓顧城香過來幫忙。

  顧城香一手扶墻,一手拉著T恤下擺,迎著海風走過來。

  接住呂帥已經粗卷了一遍的床單。

  就像給床單擰水那樣。

  兩人各拽床單一頭,一起發力擰轉,要把床單擰成繩狀。

  “啪。”

  由于呂帥擰的力氣太大,顧城香手上一滑,沒抓住床單這角。

  床單落到地上,立刻就被海風吹散了。

  顧城香趕緊蹲下,把床單重新撿起來。

  這時風小了一些。

  呂帥示意顧城香:“你抓緊床單!不用卷!我來卷!”

  顧城香聽話的抓緊了床單一角。

  呂帥將戰斧放到床上,兩手齊用。

  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沾著尸血的床單給卷成了一條很粗的白布繩。

  還在中間打了三個結,以免床單又散開。

  呂帥給床單打結的時候。

  顧城香看著呂帥肩膀三角區和胳膊上繃緊的肌群,眼睛都要看直了。

  她沒想到外型并不是很壯的呂帥,身上肌肉這么精煉!

  他簡直就是加大變帥版的Bruce-Lee!

  一向都很慕強的顧城香,看的都要崇拜呂帥了。

  這時的她再也不敢小看呂帥,覺得呂帥肉了。

  在生死關頭,身邊能有呂帥這樣一個堅實有力的大叔共渡難關,顧城香心里莫名的踏實。

  憑著過人的力量,呂帥很快就把床單打出了很結實的繩結。

  目測一張床單不夠長。

  呂帥又抓起另外一張被風刮到了墻根下的床單。

  將兩張床單系在一起,同樣打了死結,加長了繩索的長度。

  “你抓住了,不要動!”

  呂帥指著窗外的方向告訴顧城香:“我去把床單栓到護欄上!”

  “嗯。”

  顧城香點頭表示明白。

  為了抓穩床單。

  顧城香干脆坐到地上,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了床單繩索上。

  海風一陣陣的往房間里灌。

  迎著風走。

  呂帥根本睜不開眼。

  必須用手掌擋在眼前,虛睜著眼看路。

  呂帥很費勁的扶墻走到已經變空的落地窗側。

  “呼——”

  一股海風從屋里打了個圈,突然從呂帥身后卷過來。

  就像一堵風墻,生猛無比的推上了呂帥后背。

  呂帥被推著,身體不受控的前傾栽出了落地窗。

  “啊!”

  顧城香嚇得失聲尖叫,急忙往后拽手里的床單。

  希望給呂帥拉回來。

  呂帥這時也被嚇了個半死。

  突然的驚恐,讓他想喊都沒喊出聲來。

  還好他反應快。

  身體往外一栽,立刻抓住了窗外的防護欄。

  將腹肌抵在了防護欄上。

  雙腳腳尖仍勾著屋里地板。

  另一手始終沒放床單繩索。

  靠著顧城香往后的拽力。

  呂帥勉強維持住了斜站在窗戶外的姿勢。

  面朝下。

  他可以看到三十幾米落差的海面上,急濤怒浪正在不停的拍打船身。

  有恐高癥的人看到這一幕,非被嚇死不可。

  幸好呂帥不恐高。

  但面對著這種兇險無比的場面。

  呂帥饒是大膽,也被嚇出了滿身滿手的冷汗。

  得虧他們這艘巨輪帶有側旋翼的平衡裝置。

  否則遭遇這么大的風浪,船早就被吹的左搖右晃了。

  靠著強大的船舷平衡系統,甲板上保持了很平穩的狀態。

  要不是把落戶窗敲掉了,呂帥根本不知道外面正起著這么大的風浪。

  海風的走向很詭異,推了呂帥一把后。

  另一股海風吹過來,又把呂帥往房間里壓。

  呂帥順勢站穩了身體。

  迅速將繩子一頭栓在外面的護欄上。

  翻著繩結,打了兩個死扣。

  “嘭!嘭!”

  使勁拽了拽床單,試驗了繩結的力度,很靠譜。

  呂帥這才隨海風一起返回屋里。

  “我去把你們屋的玻璃敲掉!你在這等我!”

  因為海風太大,就算面對面,呂帥也要喊著和顧城香說話。

  說話的同時,呂帥將床單繩索在自己身上轉了三圈,打好了保護結。

  這樣就算被風卷走,有床單繩索保護,他也不至于落海。

  顧城香坐在地上,靠床板擋風。

  一手抓著床板固定身位,一手拉著不停被海風狂吹的T恤下擺。

  她很緊張的目送單手持斧的呂帥走向了落地窗側。

  已經有過一次在生死邊緣試探的經歷。

  這次再來到窗邊。

  呂帥心態端的很穩。

  借風力將身子探出船身。

  他側倚在外面的護欄上。

  往旁邊屋的位置挪一挪后——

  “亢!……亢!……亢!”

  單臂揮斧,猛鑿起了隔壁落地窗的外層玻璃。

  沒幾斧子,旁邊房間外層的防爆玻璃就被呂帥砍出了網狀的裂痕。

  呂帥用斧頭撬開裂痕,硬生生的將裂痕撕成了一個大口子。

  然后他又砸里面的防爆玻璃。

  如法炮制的將里面的防爆玻璃也鑿出了個大口子。

  落地窗靠近呂帥一側的部分,被鑿出了網狀的翹角。

  呂帥沒把口子捩的太大,以免海風灌的太猛。

  只要能容人鉆進去就可以了。

  “你扶著墻過來!走慢點!別著急!”

  見隔壁房間的落地窗被鑿的差不多了。

  呂帥將戰斧放回屋里地板上。

  朝顧城香招手,讓顧城香慢點走過來。

  他要先送顧城香逃去旁邊房間。

  顧城香最后看了一眼已經被海風卷著吹到墻根下的喬雪苗的慘烈尸體。

  忍住想哭的沖動,豁然起身。

  扶著墻上所有能抓的地方。

  頂住海風,勉力走到了窗邊。

  將自己左手放到了呂帥朝她伸過來的大手里。

  感受著呂帥手上強有力的扶握,顧城香鼓足勇氣將身體探出了窗外。

  一眼就看到了三十幾米落差的船身下正被海浪拍打的場面。

  這種無限墜空的既視感,讓顧城香的血壓一下就頂到了腦門上。

  感覺腦袋里忽悠一下。

  她腳上一軟,差點沒暈著栽出去。

  偏偏海風還搞事情。

  從后面推了顧城香一把。

  顧城香身體不受控的撲向了呂帥。

  呂帥后腰倚著防護欄,核心力量一發力,迎面抱住了顧城香。

  顧城香被嚇壞了,小臉像紙一樣煞白,也不知道叫了。

  就那么身體僵硬的撲在呂帥懷里,雙手緊緊的摟到了呂帥腰后。

  就像身體掛件一樣,把自己完全掛到了呂帥身上。

  樣子像極了那些落水者玩命的抓扒施救者。

  呂帥連忙拍了拍顧城香僵硬顫抖的后背,在顧城香耳邊大聲叫著安撫她:

  “你不用害怕!我抱著你呢!你掉不下去!你趕緊順窗戶鉆進屋!”

  呂帥用雙手摳住顧城香細腰兩側,要把玩命抱著他的顧城香從他懷里掰開。

  顧城香腰上的癢癢肉很敏感,被呂帥發力一摳腰。

  顧城香差點沒崩潰了,哭叫著一縮,身體從呂帥身上很自然的挪開了一些。

  呂帥順勢一發力,把顧城香的身體翻了過來,讓顧城香面向隔壁的玻璃破洞。

  呂帥從后面扶握著顧城香腰型很好的小腰。

  一邊抱,一邊推著往玻璃破洞里送顧城香。

  顧城香被嚇壞了,完全不敢看身下的“萬丈深淵”。

  硬仰著脖子,見面前的玻璃裂洞離她很近,她趕緊往前伸手扒住窗縫,拼了命的把自己身體硬擠進了落地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