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3章 大胖子喪尸
  “不要啊!”

  “不要殺雪苗!”

  一直用玉背頂著房門,心驚肉跳觀戰的顧城香,被呂帥的暴力行徑嚇壞了。

  眼淚在眼眶里打著圈圈,驚恐的央求呂帥。

  被顧城香這么一叫,呂帥上頭的火氣降下來不少。

  見喬雪苗被他拍的已經不動窩了。

  也不知道是昏死了,還是真死了。

  呂帥心里變得莫名惶恐。

  他從小到大沒少打架。

  但從沒把人打的這么慘過。

  他隱約生出一種預感:

  喬雪苗很可能被他打死了!

  那種殺人后的緊張,搞的呂帥胃都要燒痛了。

  之前因為太過激動。

  沒聞到從喬雪苗濃黑尸血里蔓出來的巨竄鼻子的惡臭味。

  這時冷靜下來。

  這股惡臭頂的呂帥胃里一陣翻滾。

  再看一眼喬雪苗的變異腦袋被他拍的血肉模糊的慘樣。

  “嘔!”

  呂帥直接繃不住了。

  胃里沖出一股洪流,嗓子眼一下就被捅開了。

  呂帥用手捂著嘴沖進了衛生間。

  對著馬桶一陣狂吐。

  把昨晚喝的紅酒啤酒和意大利面什么的全給倒了出來。

  “……你怎么樣了?大叔?”

  見呂帥進廁所后吐了一陣后就沒聲了。

  顧城香緊張的朝衛生間門口問去。

  “砰!……砰!……轟!”

  她背后的房門被走廊上的怪物不停的沖撞著。

  顧城香雙手撐著兩側墻壁,將身體斜抵在門后。

  門上每震一下,顧城香身體都會遭受劇烈的沖擊。

  她腦仁都被震疼了,腰背更是快被震散了架。

  “砰!……轟!……轟!”

  門上被撞的力道越來越暴躁。

  “大叔!大叔!”

  顧城香勉力支撐,著急的呼喚著呂帥。

  “嘩——”

  衛生間里傳出了馬桶沖水的聲音。

  呂帥在馬桶前一陣爆吐,把自己身子都快吐虛了。

  緩了好一陣,才撐著馬桶站起來。

  “我沒事。”

  他聲音發虛的告訴門外的顧城香。

  來到洗手臺前,草草的用涼水激了把臉。

  讓精神重新抖擻起來。

  一出衛生間。

  就見房門正在被外面的怪物瘋狂的沖撞著——

  “轟!……轟轟!”

  木質的門框都快被撞裂了。

  在門后玩命頂門的顧城香,每被撞一下,胸前的彈跳都像游戲人物發波一樣,她上身穿著的薄荷色清涼短袖睡衣會被彈起來老高。

  呂帥前幾天就有注意到顧城香極其夸張的身材發育。

  這個剛剛成年、將要步入大學校園的女生。

  外型酷似TOKYO-Girls里熱度最高的池田抖抖沙。

  不管什么衣服,都能被顧城香穿出一步一抖的神奇特效。

  這時呂帥卻無暇欣賞顧城香快要被震出睡衣的兩顆飛彈。

  見門框快被撞壞了。

  呂帥趕緊扶開顧城香,自己去發力頂房門。

  呂帥力氣更大,把門板頂的死死的。

  或許是感受到了門后頂門的力量變大。

  外面的怪物撞門的力道稍微放緩了些。

  呂帥趁機撥開貓眼擋板,迅速朝門外瞄了一眼。

  “我去!”

  呂帥臉色一下就變了。

  從貓眼里可以看到。

  在門外撞門的,不止那個穿著制服的女客服一個怪物!

  不知道從哪兒又冒出來一個身高足有一米九、光著膀子、只穿著一條藍白格子阿羅褲的滿身爆血管的大胖子喪尸,也在惡狠狠的撞門!

  不同于女客服眼球的猩紅色變異。

  這滿臉粗大血管的大胖子喪尸,眼球正泛著兇邪的墨綠色。

  看著就像綠巨人似的,說不出的雄壯和狠厲!

  “外面又多了一個變異的怪物,你看一眼。”

  用雙手頂著房門,呂帥把貓眼的位置讓開,讓顧城香看。

  顧城香撥浪鼓一樣使勁搖頭,表示自己不看。

  她剛剛頂門的時候就聽到了,外面的喪尸叫聲不止一種。

  那時她就猜到,外面肯定不止一個怪物!

  “轟!!”

  外面的大胖子喪尸突然助跑著撞向了房門。

  巨大的力道差點沒給呂帥彈開。

  呂帥手臂被震的生疼。

  “不行!這房門頂不住了!我們得趕緊逃出去!”

  呂帥心急的告訴顧城香。

  “怎么逃?”

  顧城香見呂帥頂的越來越費勁。

  靠上來,挨著呂帥肩膀跟呂帥一起頂門。

  呂帥回頭觀察屋里,試圖尋找其他出口。

  他們住的這種超高級海景房,落地窗是封死的,開不了窗。

  即便能開,外面也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根本無路可逃。

  這種海景房就只有他們正在頂著的大門這一處出口。

  “嗡——”

  焦急之中,呂帥聽到了中央空調的噪音。

  “你快去看看,中央空調的通風口能不能爬進去!”

  呂帥用肩膀拱了顧城香一下,讓顧城香進屋查看。

  “轟!!”

  正好門外的大胖子喪尸瘋狂的撞了一下門。

  顧城香被撞的彈開了。

  她順勢跑進房間。

  一眼就看到了滿地的黑血和被呂帥拍的血肉模糊的喬雪苗的慘狀。

  “嘔……嘔……”

  被屋里的惡臭沖擊著,顧城香止不住的嘔了起來。

  還沒來得及抬頭看中央空調的通風口呢。

  顧城香便捂著嘴跑進了衛生間。

  和呂帥一樣,她也對著馬桶一陣狂吐。

  普通人聞到這樣的惡臭,看到這樣的血腥場面,大概率都會吐。

  聽著顧城香在衛生間的痛苦嘔吐聲,呂帥臉上浮出一抹同病相憐的苦笑。

  “轟!!”

  房門又被狠狠的撞了下。

  呂帥換成了用肩膀斜倚著頂門的姿勢。

  被這下震的,呂帥脖子差點沒被扭到。

  “你大爺!”

  呂帥氣的,恨不得拉開房門和那大胖子喪尸干一架。

  但想到那大胖子喪尸旁邊還有個女客服幫手。

  呂帥便打消了沖動的念頭。

  他繼續隱忍著頂門。

  “你快點!好了沒?快去看看中央空調通風口能不能爬!”

  這時也顧不上憐香惜玉了。

  呂帥十萬火急的催促顧城香。

  顧城香也知道現在逃命要緊。

  將昨晚吃的披薩和海鮮火鍋全都吐干凈了。

  扶著巨瓜級的胸口,稍微緩了口氣。

  之后用手背抹了把嘴邊的沫沫。

  顧城香也不洗臉了,臉色虛白著一路小跑,出了衛生間。

  進到屋里,捏著鼻子抬頭往中央空調的通風口看。

  就見出風口是一個長30厘米左右,寬只有10厘米的扁長形通道。

  為了節省空間。

  郵輪客房把排風通道設計的很狹窄。

  成年人根本不可能爬進去。

  “不行啊!大叔!”

  “通風口太小了,只有貓能爬進去。”

  顧城香郁悶的告訴呂帥。

  “干!”

  呂帥喪氣一啐。

  又叫顧城香:“那你再找找有沒有別的出口!”

  顧城香環顧四周。

  目光盡量不去觸碰趴死在地上的喬雪苗。

  看到落地窗外的護欄。

  顧城香突然想到一個出逃方案——

  他們可以把落地窗砸爛,然后出去扶著護欄,去到旁邊房間,到時再破窗進去就可以了。

  想到這個方案后。

  顧城香立刻來到了落地窗前,看外面護欄的寬度。

  這種超高級海景房的落地窗,采用了流體動力學原理,并不是豎直著安在地上的。

  而是像汽車的前擋風玻璃一樣,朝屋內斜著一定的角度。

  為防意外發上,窗子外和地面垂直著安了一道一米多高的護欄。

  顧城香目測外面護欄的寬度和硬度,撐兩個人應該沒什么問題。

  他們只要能把雙層的加厚防爆玻璃砸碎,就有機會扶著外面的護欄逃出去。

  “大叔,我們可以把窗子砸了!從窗戶逃出去!”

  “逃去哪?跳海嗎?”

  呂帥一時間沒Get到顧城香的思路。

  以為顧城香要跳海呢。

  這可是11層甲板!

  至少有三十米高!

  從這么高的地方跳海。

  就算是專業的跳水運動員,亦有不小的生命危險。

  一般人跳,絕對會拍死在海面上!

  從這種高度跳海和跳水泥地面沒什么分別。

  “不是跳海!”

  顧城香指著旁邊的房間道:“咱們從窗子出去,可以順著護欄去我房間!”

  “哎!”

  呂帥眼睛亮了,覺得這是條路子:“外面的護欄結實嗎?能站人嗎?”

  “應該能!看著很結實,和我小臂一般粗呢!”

  顧城香比出了自己白嫩細滑的小臂給呂帥看。

  “轟!!”

  呂帥被門外的大胖子喪尸撞的人都快散黃兒了。

  這時也顧不上想太多了。

  忙叫顧城香:“那就走窗子!你快破窗!”

  “嗯!”

  顧城香點頭應了,從手邊找工具。

  見床頭柜上的臺燈燈柱和底座是鍍銅的合金打制,很有分量。

  顧城香一把抓起臺燈。

  將礙事的電線拔掉,白燈罩也給卸了。

  反握上光禿禿的燈柱,用鍍銅的底座當錘頭,猛砸歐標的防爆玻璃——

  “砰!”

  燈座撞到玻璃上被反彈了回來。

  給顧城香右手虎口震的生疼。

  雖然歐標的防爆玻璃不如國產的結實。

  但也絕不是顧城香這種不怎么健身的女學生能砸爛的。

  顧城香忍住虎口的裂痛。

  用雙手握住燈柱,咬牙又掄朝玻璃上狠砸了兩下。

  “砰!”

  “砰!”

  臺燈底座接連被彈回。

  碰撞的聲響挺大。

  但防爆玻璃上連一點坑痕都沒留下。

  見顧城香砸的不給力。

  呂帥急道:“你過來頂門!我去砸!”

  “哦!好!”

  顧城香連砸了三下,手都快被震麻了。

  正要向呂帥求助。

  這時聽呂帥叫她去頂門,顧城香立刻應了。

  甩著胸跑向玄關。

  把很有分量的臺燈底座遞給了呂帥。

  然后用微胖的肩背頂上房門,換呂帥去破窗。

  呂帥提著七八斤重的鍍銅燈座,幾個箭步沖進屋。

  借著沖勢。

  像投擲棒球那樣。

  掄開膀子,用最大的力氣把燈座砸向了防爆玻璃。

  “唔——”

  他這一甩,竟甩出了破風聲!

  脫手而出的燈座,像炮彈一樣轟上了防爆玻璃!

  “砰!!”

  一聲巨響!

  燈座嵌著砸進了內層的防爆玻璃。

  給內層防爆玻璃砸出了密密麻麻的網狀裂痕。

  目睹了這一幕的顧城香。

  露出咋舌的驚呆表情:

  “我可真笨,為什么不像這大叔這樣扔出去砸!”

  揉著仍在裂痛的虎口,顧城香第一次為自己的智商感到捉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