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107章 萬能的男人
  洗過澡后,奧利維亞換上了一身休閑又運動的裝扮。

  一件緊身款的紅色慢跑衫,將奧利維亞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的特別有線條感。

  奧利維亞車燈的純亮度,肯定不如顧城香。

  但因為奧利維亞的腰特別細,下圍還比較寬大。

  這使得奧利維亞的身材在整體沖擊力方面,比顧城香更勝一籌。

  之前奧利維亞穿著高腰款的西褲時。

  呂帥就有注意到,奧利維亞的腿挺長的,但不是那種筷子式的細長。

  而是健過身的大腿比小腿粗很多的錐形長。

  她當時總做夾腿的動作,明顯能感覺到她大腿的維度,是健身練出來的。

  這時換上寬松的黑色運動長褲后,她雙腿的維度變得更大了。

  不昧良心的說——

  呂帥最喜歡的女人身材,就是奧利維亞這種上寬、中細、下更寬的葫蘆型身材。

  一般這種身材的女的,不健身,會顯得很胖很臃腫。

  但只要健過身,她們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線,就會非常霸道了。

  偏偏,奧利維亞就是這樣的霸道身材。

  之前奧利維亞化著一張鬼臉,搞的呂帥都不愿意多看她。

  這時奧利維亞就像一朵出水芙蓉,身上透著水蒸氣就出來了。

  煥然一新的健康面貌,讓呂帥眼前大亮。

  他這還真不是崇洋媚外。

  相比外國女人。

  呂帥其實更喜歡咱們華夏的美女。

  就像他心中的頭號女神,萬年不變,一直都是高園園。

  奧利維亞之所以讓他眼前這么亮,就是奧利維亞天生麗質加后天努力塑造出來的完美身材,實在太誘人了。

  正好踩在了他的喜好點上。

  但奧利維亞接下來做的動作,卻讓呂帥有些望而卻步——

  奧利維亞特別虔誠的在胸前畫了十字架,由衷的謝道:“感謝主,派來呂帥拯救我們,愛你的使徒,阿門。”

  這已經不是奧利維亞第一次在呂帥面前畫十字架了。

  看的出來,這妹子是超級虔誠的教徒。

  對于別人的宗教信仰。

  呂帥一向比較尊重,但也有點忌諱。

  他不愛和虔誠的教徒打交道,因為怕犯了人家的忌諱。

  奧利維亞這時就是在正常的感謝她的主,就像每次吃飯前都要禱告一樣。

  但在呂帥看來,奧利維亞總是在他們面前畫十字架,好像在秀她的信仰似的。

  而且聽奧利維亞講,他是主派來救她們的。

  呂帥聽著特別別扭:“我就是我,一團顏色不一樣的煙火,和所謂的主,有個蛋關系?”

  但明面上,他肯定不能去詆毀或者去質疑人家的信仰。

  干脆就眼不見為凈了。

  轉頭看向了瘦巴巴的冰冰,催道:“你倆趕緊收拾收拾,把有用的東西都帶走,我帶你們去客房區,和大家認識一下。以后你們也住客房區,別住員工宿舍了。”

  “謝謝你,呂帥!”

  奧利維亞大聲感謝了呂帥。

  看呂帥的迷離眼神,都有點要拉絲的趨勢了。

  她發現自己越來越仰望這個又帥又能打的東方男人了。

  呂帥瞥了奧利維亞一眼,但沒說話。

  有些戲謔的表情仿佛在問奧利維亞:你知道謝我了?不謝你的主了?

  冰冰扶著床站起來,突然變得有些忸怩:“現在著急走嗎?”

  “不著急啊,怎么了?”

  呂帥反問冰冰,而后又補了一句:“這邊已經沒有血尸了,你們不用太害怕。”

  “哦,那個……我也想洗個澡,行么?”

  見奧利維亞洗完澡后渾身上下都香噴噴的,透著迷人的浴香。

  很愛干凈的冰冰,被傳染著也想洗干凈自己再去見其他幸存者。

  現在還處在末日初期,剛降末日沒幾天。

  像冰冰她們這種年輕愛美的女幸存者,還很在乎自己的儀容儀表。

  呂帥見冰冰都有點站不穩的感覺,直白的問:“你確定你要洗澡嗎?你別洗洗暈在衛生間。”

  “我洗個澡,身上會更有勁。”

  冰冰對此很是堅持。

  “好吧,那你趕緊洗吧。”

  呂帥轉身往外走,告訴兩個女人:“我去其他宿舍翻翻看有沒有吃的,你們該洗澡的洗澡,該收拾的收拾,我待會回來找你們。“

  “嗯嗯,主保佑你,一切順利安全!”

  奧利維亞攥著胸口的十字架給呂帥送上了最真誠的祝福。

  呂帥作為一個無信仰者,被奧利維亞這樣祝福,總覺得很別扭。

  他甚至想,自己不需要任何人保佑,他自己保佑自己就行了。

  在變色末日時代,拳頭硬比什么都實在。

  求神拜佛,不如把自己的拳頭練硬。

  之前砸員工宿舍的門,他只是為了發泄和救人。

  那時身體里電流亂竄,心情躁動。

  他并沒有仔細搜過這些員工宿舍的物資。

  這時心情平靜下來了。

  呂帥重返了這些沒搜過的員工宿舍,翻箱倒柜的尋找各種有用物資。

  讓他很驚喜的。

  這些住狹窄“鴿子籠”的員工,居然全都特別貪吃!

  可能是鴿子籠的住宿環境太憋屈了,他們只能靠吃美食,來發泄自己壓抑的心情。

  幾乎每間宿舍的隱藏式小冰箱里,都滿滿當當的塞著很多的蛋糕和肉類食品。

  這些工作人員,吃飯有專門的員工自助餐廳提供餐食。

  吃不完是可以帶回來的,留到宿舍里餓的時候繼續吃。

  除了冰冰那樣的節食愛好者不喜歡往員工宿舍里帶吃的外。

  其他員工,基本上都把冰箱塞滿了。

  尤其是那些東南亞的員工,不光冰箱被塞滿了。

  他們的儲物柜里也塞著不少甜品和飲料。

  各種顏色的馬卡龍,是這些員工們的最愛。

  幾乎在每間員工宿舍里,都能找到五彩斑斕的馬卡龍甜餅。

  但那些沒放在冰箱里的馬卡龍,因為天氣潮濕炎熱,已經被放壞了。

  這些馬卡龍都是船上的糕點師現做的,沒加防腐劑。

  在潮濕悶熱的環境里不吃,三四天就會變質。

  還好,呂帥的異能空間有“冰箱”的功效。

  放進空間的物品,會保持完全“靜止”的狀態。

  基本上放進去的時候什么樣,拿出來的時候還是什么樣。

  空間里就像沒有時間流逝一樣,比冰箱的保鮮效果好多了。

  呂帥肚子本來很餓。

  這通搜刮,他一邊找,一邊吃。

  十幾間宿舍串下來。

  他收了將近半立方米的各種甜品和肉制品。

  還有不少都進了他的肚子。

  單是特制紅腸和醬牛肉,他就得干掉了三斤。

  被他暴風吸入的馬卡龍,更是不計其數。

  等再回到奧利維亞宿舍時,呂帥肚子已經撐到了滾圓。

  但可能是超載戰斗消耗太大。

  即便吃了這么多東西,他仍舊覺得沒有全飽。

  大概只吃了七分飽的程度。

  要不是怕把肚皮撐破,他還能再吃不少東西呢。

  冰冰那邊洗澡洗的很快,也沒發生意外。

  就像她自己說的,洗過澡后,她身上更有勁了。

  那袋葡萄糖注射液,救了她的命。

  身體吸收了大量的葡萄糖養分,再加上洗澡水汽的蒸騰和滋潤,使得冰冰臉上漸漸恢復了往日的氣色。

  換上新的左胸前帶有一顆紅心的素雅白T恤和白色運動長褲后。

  冰冰整個人的形象都變得更加清新怡人了。

  都說白色的衣服顯胖。

  但冰冰就算穿了白衣白褲,還是瘦的像鬧饑荒的難民一樣。

  看她T恤袖口露出的兩條小胳膊,細的和小艾雷似的,都有點畸形的效果了。

  在冰冰宿舍門口。

  和打包好了一個雙肩背的冰冰重新照上面。

  見冰冰瘦成這樣。

  捂著肚子打嗝的呂帥于心不忍。

  從手里變出一盒馬卡龍,遞給冰冰:“你吃點東西吧。”

  “這個……你是怎么變出來的?”

  冰冰看的眼睛一亮。

  “我有空間異能。”

  呂帥做演示一般,又把手里的馬卡龍連同紙盒一起變沒了。

  “天啊!這是魔術嗎?!”

  冰冰眼眶瞠的更圓了,不盡感嘆著。

  “不是魔術,是魔法。——Magic!”

  吃飽了,呂帥心情很好,叫著“Magic”,把馬卡龍又給變了出來。

  還是兩盒,塞到了冰冰手里。

  冰冰突然想到什么,問呂帥:“你這是要收買我?”

  跟著又壓低聲音和呂帥保證:“你放心,我不是大嘴巴,我不會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出去的。”

  “你想多了,我不在乎這些,都末日了,再提之前的事有什么意義呢?……況且那晚鬧事的也不是我啊,你看錯了。”

  呂帥要不補這最后一句,冰冰還真以為呂帥不在乎呢。

  呂帥補上最后一句,冰雪聰明的冰冰立刻就明白了,呂帥還是挺在乎自己的形象的。

  畢竟現在才是末日初期。

  大部分人的心態,還停留在和平時代,還沒有轉換到殘酷的末日思維呢。

  冰冰拿著兩盒色香味俱全的彩虹馬卡龍,在呂帥面前晃了晃,笑盈盈的講:“謝謝咯。”

  那意思明顯是在向呂帥傳達:你成功的收買到我了。

  “咔。”

  旁邊宿舍的奧利維亞也收拾好了。

  開門,拉著一個大號的銀色行李箱出來了。

  還背著一個很大的雙肩背,遠不像冰冰這么輕裝出行。

  見奧利維亞出來,冰冰立刻迎了上去,把一盒馬卡龍轉送給奧利維亞:“喏,奧利,這是呂帥找到的,一起吃唄。”

  “仁慈的主啊,早知道有馬卡龍,我就不吃冰箱里放壞的蛋撻了……”

  奧利維亞笑著把心里話講了出來,這是一個直腸子的女生。

  從冰冰手里接過馬卡龍,奧利維亞朝呂帥致謝:“謝謝你,呂帥,你真是個萬能的男人!”

  呂帥挺受用的朝奧利維亞點了點頭:“走吧,我帶你們去客房區。”

  說完很紳士的幫奧利維亞拉上行李箱,讓奧利維亞和冰冰都能騰出手來吃馬卡龍。

  他在前面帶路,給兩女帶到了樓梯間。

  樓梯間里的尸血味道很濃,還有血尸的嘶吼不停的在樓下回蕩。

  他提前給二女打預防針:“你們不用害怕,快點走就行,那些血尸都上不來,咱們樓上很安全。”

  說完,他拖著奧利維亞的行李箱,率先走進樓梯間。

  然后就像守衛一樣,幫兩個女生擋著下行的樓梯,讓兩個女生先過。

  奧利維亞和冰冰都見識過血尸的殘忍。

  這時聽著血尸的嘶吼,兩女都有了窒息式的生理反應。

  根本不敢在樓梯間里多留,也不敢亂看,用最快的速度跑過了樓梯間,跑到了另外一側客房區的走廊。

  呂帥隨著兩個女孩走出樓梯間,回手把艙門給關上了,屏蔽掉了樓梯間里的血尸嘶吼。

  雖然這片區域已經很安全。

  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變出一條鐵鏈,把艙門給鎖上了。

  “這邊。”

  呂帥給已經吃完馬卡龍的二女,指向了單數門牌號的走廊,領著兩人往1111客房走。

  每路過一間房間,呂帥都會想一下,里面住的是誰。

  他得幫奧利維亞和冰冰新找一個房間住。

  目前住在這排最把頭1101的,是曹衛東和郭超超,還有小艾雷。

  小艾雷睡他們這屋的沙發。

  和其他女幸存者睡的時候,小艾雷總是想起他母親,夜里總是忍不住的哭泣。

  只有和這兩個糙老爺們兒睡的時候,小艾雷才不想他媽,睡的比較踏實。

  郭超超原本住的1111陽臺房,馬桶什么的都被呂婷砸了,上廁所很不方便。

  陽臺的落地窗也被砸壞了,靠著外面露臺很不安全。

  所以郭超超就搬過來和曹衛東一起住了。

  空出來的那間陽臺房,給巡邏的人休息用。

  或者有受傷的人,被抬回客房區后,會就近安置在那個房間里治傷,有點醫務室的意思。

  曹衛東和郭超超隔壁的1103房間,住的是海娜和安濃。

  再旁邊最干凈的1105,住的是姜雨彤和黎冉冉。

  再再旁邊的1107,本來是黎冉冉和她破產老公訂的拼接大床房。

  因為里面有傷心的回憶,黎冉冉不愿意住了。

  現在這間房空著呢,可以給奧利維亞和冰冰住。

  再后面的1109,住的是南宮櫻和姚瑤。

  對面的1112陽臺房,也被破壞的很嚴重,整個陽臺落地窗都廢了,目前也沒住人,也是醫療室和巡邏休息室的功用。

  旁邊完整的1110大床房,目前空置。

  1108是呂帥的新房間。

  顧城香仍念舊的住在落地窗壞了一角的1106,和呂帥挨著。

  呂帥原本的房間1104,因為沒有落地窗了,太不安全,已被清空,沒人住。

  對面把頭的1102房間,也就是小蛋仔一家人的房間,落地窗也被砸壞了一角,并不是很適合住人,目前里面也沒人住。

  要是好好收拾收拾,他們這層客房區還能住進不少幸存者。

  后面清空的員工宿舍,養生會所的包間,健身房的休息室,帶衛生間的美容院,都可以住人。

  清空的健身房里還能放置大通鋪。

  總之,要是不講住宿條件的話,他們頂層船頭區域,至少能住一百個以上的幸存者。

  只是不知道現在郵輪上還有沒有一百個以上的幸存者。

  反正目前他們船頭區域,就只有12個幸存者了。

  再也沒有別的人可救。

  呂帥其實還想再多救一些人回來。

  畢竟,人多力量大嘛。

  咱們華夏為什么牛逼?

  一個核心原因就是人多!

  不論世界進入什么時代。

  人,都是最核心的競爭力。

  只有幸存者的團隊人多壯大了,他們才有機會在末日時代真正站穩腳跟。

  更何況,船下層還有一個惡男建立的幸存者基地。

  他們上層要是不能建立起更強大的幸存者基地,未來肯定會被樓下的勢力碾壓并蹂躪。

  尤其是,他們上層的幸存者中還多是女丁。

  這就更容易被荊山他們那伙惡男惦記上了。

  呂帥很清楚他們現在所面臨的處境。

  說是利于累卵之上,肯定過分了。

  但他們現在真的很不安全。

  所以他不怕被別人說成是圣母。

  只要有機會能救到別人,壯大他們自己團隊的實力,他就一定會去不遺余力的施出援手。

  拉著箱子給奧利維亞和冰冰帶到1111房間時。

  屋里就只有被包成了木乃伊不方便移動的郭超超,和正在照看郭超超的海娜在。

  曹衛東、小艾雷他們全都不在了。

  “哎,他們人呢?”

  呂帥當先走進屋,見屋里沒別人,便問愁眉苦臉好像還在想好姐妹安濃遇難的海娜。

  海娜沒看見呂帥身后跟著新人,有氣無力的告訴呂帥:“曹總和艾雷回房間了,姚瑤在那邊照顧他們。冉姐出去巡邏了。南宮姐在樓上照顧掌門姐姐呢。”

  “海娜!”

  聽到海娜焦糖一樣的小糖音和憋口的中文語調。

  奧利維亞快走了幾步,從呂帥身后跳起來,驚喜的朝海娜叫道。

  “奧利姐!”

  看到一身輕裝的奧利維亞,海娜緊皺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了,變得分外驚喜。

  奧利維亞和海娜其實只有幾面之緣,并不熟。

  但在九死一生的末日里能遇上認識的人,她們都覺得超級幸運。

  就像許久沒見的好姐妹一樣。

  兩個女孩眼瞅著就要喜極而泣的抱在一起了。

  冰冰這時也從呂帥身后走了出來。

  不像奧利維亞那么奔放和熱情。

  冰冰含蓄的朝海娜揮了揮手,打招呼道:“哈羅。”

  “冰冰姐!”

  海娜又叫出了冰冰的名字。

  她和冰冰之前也是只有幾面之緣,點頭之交。

  但現在重逢,她們的關系被自動加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