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99章 生命的奇跡
  呂帥到酒吧的時候,小艾雷已經被海娜打暈了過去。

  然后被黎冉冉用繩子捆上了。

  被繩子捆著的小艾雷,身上崩出了明顯的變異血管脈絡。

  呂帥臉色變得異常嚴峻。

  小艾雷身上這“癥狀”,和他母親一模一樣。

  看這樣,他們母子都逃不過變成血尸的命運了……

  親眼目睹了這對母子接連變成血尸的慘狀。

  呂帥心情不由變得很沉重。

  同時他也很擔心姜雨彤的情況。

  姜雨彤胳膊上和腿上的傷口,已經用縫合器訂上。

  姚瑤還悉心的幫姜雨彤傷口用藥水消了毒,纏上了紗布。

  姜雨彤失血的癥狀得到了緩解。

  但因為腹部被射穿,失血過多。

  姜雨彤傷的太重了,目前仍處在昏迷狀態。

  怕移動姜雨彤會讓她身上的傷口崩開。

  姚瑤她們扶著姜雨彤,讓姜雨彤躺在了長條沙發上休息養傷。

  看著姜雨彤蒼白的臉上幾乎沒什么血色。

  呂帥心情很是不好。

  海娜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她剛才跑回來給姜雨彤送縫合器,還挺高興的。

  因為身上沾有尸血,怕對姜雨彤造成二次感染。

  她把縫合器交給了黎冉冉和姚瑤,讓黎冉冉和姚瑤幫姜雨彤處理傷口。

  她自己洗干凈手以后。

  見黎冉冉和姚瑤圍著姜雨彤救護。

  傷勢更嚴重的小艾雷,被孤零零的撂在一邊沒人照顧。

  海娜便好心的來查看小艾雷的傷情。

  一靠近,海娜就覺出了不對勁:小艾雷右邊肩窩處的傷口感染的很嚴重。

  傷口周圍皮膚的紫黑變異面積正在迅速擴大。

  他整個右邊胸口都出現了毛細血管變粗凸出皮膚的癥狀。

  且這種癥狀延伸到了小艾雷脖子上。

  變異血管正在往小艾雷的頭部蔓延。

  見情況異常危急。

  海娜便想讓黎冉冉和姚瑤幫忙看看怎么救一下小艾雷。

  黎冉冉和姚瑤之前已經看到小艾雷身上的變異狀況了。

  對此,她倆也是愛莫能助。

  沒有綁上小艾雷,防止小艾雷變異傷人,就是她倆對這孩子最大的尊重與呵護了。

  海娜見黎冉冉她們幫不上小艾雷,心里很急。

  她不想這么看著小艾雷死掉或者變異。

  想到她身上還有一顆O型免疫血晶。

  海娜就想最后再嘗試一下,用O型血晶救小艾雷的命。

  在給小艾雷傷口倒血晶之前。

  海娜征求了黎冉冉和姚瑤的意見。

  姚瑤贊同海娜做最后的嘗試。

  照目前這個態勢看,如果什么都不做,小艾雷就死定了。

  就算用O型血晶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救活小艾雷,她們也應該試試。

  黎冉冉卻覺得海娜沒必要在小艾雷身上浪費血晶。

  小艾雷之前已經敷過O型血晶了。

  短時間內給小艾雷敷第二顆O型血晶。

  很可能讓小艾雷毒火攻心,毒上加毒,可能瞬間就被阿爾法血疫菁華攻陷。

  黎冉冉建議對小艾雷放任不管,讓小艾雷憑自身的免疫力和敷過的O型血晶來硬扛傷勢,不要再給小艾雷增加負擔。

  海娜救孩子心切,感覺小艾雷憑自身免疫力,不可能扛住這么重的傷勢。

  便最終決定,給小艾雷敷O型血晶。

  在黎冉冉和姚瑤的注視下。

  海娜戳開了她巡邏用的O型晶核。

  將免疫血晶倒進了小艾雷右邊肩窩處貫穿性的傷口里。

  乳白色的血晶一下子就鉆進小艾雷的傷口。

  但馬上——意外就發生了!

  小艾雷身上的變異血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擴張。

  它脖子上的變異大筋和血管一下就沖到了頭部。

  它臉上出現了大片的毛細血管都崩出了皮膚。

  海娜見小艾雷的變異狀況迅速惡化了,被嚇壞了。

  姚瑤亦是被嚇得手足無措。

  只有黎冉冉反應最快,轉身就去找繩子,要把小艾雷控制住。

  但還沒等黎冉冉找來繩子,小艾雷就“詐尸”了。

  “呷!”

  它驚睜開一雙幾乎看不到瞳仁的大白眼。

  硬挺挺的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發出了一聲比他平時稚嫩的少年音嘶啞的多的尸吼。

  沙發旁的海娜,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朝著小艾雷的胸口打出了一記彈性沖拳。

  “嘭!”

  小艾雷被打的心臟驟停,上身往后一倒,又暈了過去。

  找來繩子的黎冉冉,趕緊給小艾雷綁上了。

  看著詐尸變異的小艾雷,海娜甚是自責。

  她當時就有自裁的沖動了。

  她真應該聽黎冉冉的,別再給小艾雷平添負擔了。

  如果她不著急的給小艾雷敷第二顆O型血晶,小艾雷沒準能緩過來也說不定呢!

  但現在……

  小艾雷被她害的徹底尸變了!

  海娜真是后悔死了。

  覺得是她害了小艾雷,內疚的不行。

  呂帥聽說了小艾雷的變異經過后。

  安慰垂頭喪氣哭喪著臉甚是難過的海娜:“你別多想了,你做的對,要換作是我,我也會用O型血晶救小艾雷。”

  越被呂帥這么安慰,海娜的心情就越糟糕。

  她恨不得拿叉子叉自己幾下,來懲罰自己冒失的舉動。

  呂帥猶豫了猶豫,最終還是沒把小艾雷母親的變異經過講出來安慰海娜。

  這對母子的命運是何其相似——

  艾母當時也是傷的太重,腸子都被血尸掏出來了。

  呂帥迫不得已,只能試著用O型血晶救艾母的命。

  但最終還是沒能救活艾母,反而加速了艾母的變異進程。

  小艾雷也是一樣。

  被連續的O型血晶“續命”,反而加速了它變異的過程。

  這都是命啊!

  在同一時間的世界各地。

  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苦命人,正在被阿爾法血疫病毒奪走生命。

  對于活著的人來說,傷心和緬懷沒有什么意義。

  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

  絕對不能向阿爾法血疫病毒低頭!

  “呂哥,小艾雷還有可能復活嗎?“

  心善的姚瑤,抱著最后一絲僥幸的心態問呂帥。

  “你說的復活是什么意思?變回正常人嗎?”

  呂帥反問姚瑤。

  “嗯。”

  姚瑤默默的點了點頭。

  “唉……”

  呂帥無奈的嘆了口氣,想說這個幾乎不可能了。

  小艾雷都變成血尸了,要是還能變回正常人的話……

  那其他血尸豈不是也有變回成正常人的可能?

  這怎么可能啊!

  見海娜既焦慮又期待的也在看他,想聽到還有希望的答案。

  呂帥沒忍心把這個殘酷的現實講出來。

  嘆了口氣后,他就轉移了話題,叫姚瑤:“把剩下的面都做了吧,我肚子還餓著呢,吃口面,我去找找曹總他們。”

  黎冉冉擔心小艾雷醒過來會攻擊別人,主動道:“要不要我去把小艾雷先處理了?“

  呂帥一怔,沒想到喪夫后的黎冉冉變得這么狠。

  這幾天一直在睡覺,他還沒和醒過來后的黎冉冉打過什么交道。

  他對黎冉冉的印象,還停留在災難爆發前呢。

  失去一切,破后重生的黎冉冉,現在已經把很多事情都看開了。

  對于小艾雷這種已經變成血尸的威脅,她想盡快剔除掉。

  姚瑤和海娜都覺得黎冉冉要處理小艾雷的想法太過殘忍。

  小艾雷才剛變異,就要殺掉他嗎?

  萬一小艾雷又活過來了呢?

  “不要,不要處理他,再等等看。”

  海娜不想放棄最后的希望,難得的反對了黎冉冉一次,要硬保小艾雷。

  “等等看什么?“

  黎冉冉不悅的反問海娜。

  “他萬一活過來呢?”

  海娜小聲又委屈的和黎冉冉爭執。

  “它都那樣了,還活什么啊!”

  黎冉冉為了大家的安全考慮,話講的有些刻薄。

  呂帥見黎冉冉和海娜有吵架的趨勢,立刻站出來道:“我來處理小艾雷吧,我給它換個地方待,它捆在這確實不安全。”

  其實小艾雷被捆著,就算醒了,也沒有太大的攻擊性。

  但它醒后肯定會大喊大叫。

  那樣吵到休息養傷的姜雨彤不說。

  還有可能招來其他的血尸,總之是很不安全的因素。

  堵上小艾雷的嘴巴,倒是能防止它亂喊亂叫。

  但那樣做,海娜她們看了肯定會更傷心的。

  不如給小艾雷換個地方待,讓大家都眼不見為凈。

  呂帥準備給小艾雷送去大煙囪上。

  讓小艾雷和它母親團聚。

  給它們母子倆來一個末日版的團員大結局。

  海娜見呂帥要去處理小艾雷,急著想懇求呂帥不要殺小艾雷。

  但呂帥身上那種說一不二的氣場,可比黎冉冉強大多了。

  海娜見識過呂帥殺血尸有多殘暴。

  她真心不敢忤逆呂帥的意思。

  只能睜著水汪又水腫的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祈望呂帥,希望呂帥不要對小艾雷下狠手。

  呂帥很體諒海娜內疚又傷逝的心情,主動安慰她:“你放心吧,我不殺小艾雷,我只是讓它換個地方待。”

  姚瑤單純的問:“是換到更安全的地方嗎?”

  “算是吧。”

  呂帥隨便應付了姚瑤一句,催她:“你趕緊去做面,我去去就回。”

  單手拎上小艾雷背后的捆綁繩,就像提小雞子那樣。

  呂帥提著小艾雷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酒吧。

  海娜不放心的追了出去,在后面遠遠的跟著呂帥,想看呂帥把小艾雷送去哪。

  呂帥走到右側舷梯口,感覺到身后有人跟著他。

  一回頭,就見海娜可憐巴巴的跟蹤他呢。

  呂帥朝海娜擺擺手,示意海娜回去,不要再跟了。

  海娜不敢不聽呂帥的話,只能委屈又傷心的返回了酒吧。

  一進酒吧,海娜就主動和黎冉冉道起了歉:

  “冉冉姐,對不起,我真應該聽你的,不給小艾雷用第二顆O型晶核。”

  見海娜可憐成這樣了,黎冉冉沒什么好苛責的。

  小艾雷又不是她兒子,她沒必要替小艾雷鳴不平。

  反而對海娜,黎冉冉的感情還要更深一些。

  畢竟這幾天總是她倆一起巡邏。

  她更在乎海娜的心情。

  剛剛要趕緊處理掉小艾雷,她就是不想海娜一直看著小艾雷傷心。

  理解的摟了摟海娜的小肩膀。

  安慰的話,黎冉冉就不多說了,希望海娜能趕緊堅強起來吧。

  呂帥這邊提著小艾雷直奔泳池區。

  老遠的又回頭看了一眼運動酒吧的方向。

  確認海娜沒有再“跟蹤”他。

  他這才帶著小艾雷跨過泳池區。

  走上了玻璃穹頂區左側的甲板走廊。

  這條走廊上,姜雨彤和小艾雷之前滴的血已經凝固了。

  姜雨彤放下小艾雷靠坐在護欄旁的地方,凝著一大片干涸的血漬,有姜雨彤的,也有小艾雷的。

  呂帥看看地上干涸的兩灘血,又看看手里提著的小艾雷。

  突然的!

  他發現小艾雷后脖頸子上的那些變異血管褪色消失了!

  “嗯?”

  呂帥不明所以的定在了原地。

  之前他只顧著提著小艾雷快走。

  并沒有注意到手里小艾雷的變化。

  這時看到小艾雷后脖頸子上的變異血管褪色縮回了膚表。

  他趕緊把小艾雷翻了過來。

  就見小艾雷臉上的那些變異血管也消失了!

  小艾雷的臉色恢復了之前那種灰白的沒有血色的病懨懨的樣子。

  再看小艾雷右邊肩窩處最嚴重的傷口處,竟然長出了小肉芽在迅速愈合!

  他傷口附近的肌膚,還呈現著明顯的紫黑色色和凸出膚表的變異血管。

  但癥狀要比之前輕了不少。

  呂帥將小艾雷爛掉一半的襯衫,全都扯開了。

  讓小艾雷干瘦的上半身全露了出來。

  就見小艾雷左胸前也呈現著病態的紫黑色,有很粗的變異血管凸出了膚表。

  呂帥眉頭緊皺,覺得小艾雷的心臟有可能變異了。

  如果心臟變異,小艾雷就徹底沒救了。

  他輕輕的扶上了小艾雷左邊胸口,想感受一下小艾雷的心跳。

  一般變異后的心臟,跳動速度都非常快,就和打了雞血似的。

  手掌撫上小艾雷左邊胸口。

  呂帥卻感受不到小艾雷的心跳。

  呂帥皺起眉頭,又去試小艾雷的頸動脈和鼻息,完全都沒有!

  小艾雷……看著像是……掛了!

  呂帥被搞懵了。

  按理說,小艾雷已經變成血尸了,不會掛掉才對。

  但這時的小艾雷,身上的變異進程好像逆轉了!

  他又從血尸的狀態逆轉回成了死亡的狀態。

  如果再逆轉一下……

  他會不會活過來啊?

  直覺告訴呂帥——

  小艾雷身上很可能正在發生著生命的奇跡!

  他仔細看小艾雷變異最嚴重的右肩傷口附近的肌膚和變異血管。

  肉眼可見的覺察到,凸出小艾雷肌膚的幾條很粗大的變異血管,正在緩緩縮減,并慢慢的退回了小艾雷的膚表。

  再看小艾雷的腹部、四肢以及身上其他部位,變異血管全都消失不見了!

  黎冉冉給小艾雷手腳捆的很死。

  怕小艾雷血液流動不暢。

  呂帥直接將小艾雷身上的繩子吸收進了異能空間。

  小艾雷身上的束縛松開以后,胸前紫黑的癥狀得到了更迅速的緩解和復原。

  呂帥眼瞅著小艾雷左右胸前的粗大變異血管全都消退了。

  他胸前紫黑色的皮膚,正在緩緩復原成原本的膚色。

  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呂帥真想用手機給拍下來。

  可惜他睡醒后就沒看到自己手機,也不知道被姚瑤她們收去哪了。

  小艾雷胸前的變異狀況得到極大緩解后。

  就像在水里憋了很久的氣,突然能呼吸那樣。

  小艾雷胸口一震,抽動性的干喘了一下。

  呂帥見小艾雷胸口有了起伏,連忙去試小艾雷的鼻息。

  干喘這一下后,小艾雷的呼吸竟然恢復了!

  只是鼻息還很弱,顯出小艾雷的生命體征很弱。

  但小艾雷至少是活過來了!

  這可真是一個生命的奇跡!

  呂帥驚喜的把耳朵貼到小艾雷左胸前,就聽——

  “噗通…………噗通…………噗通…………“

  小艾雷的心臟恢復了很緩慢的心跳!

  一聽這每分鐘不到40下的超緩慢速度就知道。

  小艾雷的心臟也恢復了!

  呂帥驚喜的直想給小艾雷一個大大的擁抱。

  發生在小艾雷身上的,可不單單是撿回一條命而已。

  這樣的逆轉,讓呂帥看到了把所有血尸都逆轉回正常人的希望!

  雖然這看起來有點天方夜譚。

  但誰能保證這些就一定不會發生呢?

  小艾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既然小艾雷能從血尸變回人,那其他血尸也有變回人的可能啊!

  現在問題的關鍵就是——

  小艾雷身上到底是怎么發生的逆轉奇跡!

  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就是小艾雷之前到底有沒有變異成血尸!

  呂帥沒有親眼看到小艾雷變異,只是聽姚瑤和黎冉冉給他講述了小艾雷的變異經過。

  姚瑤她們描述的有些語焉不詳。

  小艾雷之前雖然滿身都爆出了變異血管,也有“詐尸“的表現。

  但那不一定是真正的尸變。

  沒準只是第二顆O型血晶給他造成的惡性突變而已。

  呂帥自己有過身體局部變異之后復原的經歷。

  他很清楚,人身上就算爆出變異血管了,只要心臟沒有徹底變異,就都有復原的可能。

  只有心臟出現打雞血一樣的瘋狂心跳了,人才算真正變異成血尸。

  小艾雷的心臟到底有沒有徹底變異呢?

  這是呂帥要搞清楚的關鍵點。

  如果小艾雷的心臟沒有徹底變異。

  那在他身上發生的復原逆轉,只能算是一個小奇跡。

  和呂帥期待中的那種把真血尸逆轉回普通人的終極奇跡有著本質不同。

  呂帥現在迫切的需要搞清楚這些問題。

  他抱起小艾雷,正要帶小艾雷回運動酒吧。

  就在這時——

  他身后不遠處的兒童中心水上樂園大門被人推開了,發出了吱嘎的響聲。

  呂帥回頭一瞅。

  竟是出去找吃的的曹衛東一行人,傷痕累累、互相攙扶著從水上樂園中走出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