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98章 艾雷變異了
  呂帥先不管身后詭異的尸吼。

  他必須先要了眼前這個很難纏的斷手女血尸的命!

  女血尸被呂帥的彈腿踢的很重。

  撞摔到墻根下,剛要爬起來。

  “劈!”

  它背后冷不丁的遭遇了呂帥的致命斧擊。

  呂帥一斧落下。

  將女血尸的肩胛后心劈的皮開肉綻。

  變異心臟直接被刀爆。

  女血尸歪在墻根下,甩著斷手,僵硬的抽搐了起來。

  見斷手女血尸死透了,呂帥這才扭頭看向艙門處。

  就見一只披頭散發、雙眼幽黑的鬼臉女血尸,冷不丁的從樓梯間里冒了出來。

  這女血尸身上穿著郵輪酒店工作人員的制服,生前應該是酒店的女客服。

  它上身穿戴很整齊。

  下身的深紅色筒裙卻謎一樣的消失了。

  她腿上的包臀款深棕色絲襪仍完好無損的穿著。

  卻一點性感的味道都沒有。

  因為它絲襪下的那雙長腿和雙腳上,全是深褐發黑的變異血管,乍一看就像兩條溝溝壑壑的燒臘腸。

  和女血尸黑洞一樣的大眼睛對視上后。

  呂帥立刻判斷出,這女血尸是空間系。

  不知道它下身的制服筒裙,是不是因為太勒了,影響走路,被女血尸自己給吸進了空間。

  總之沒有了筒裙的束縛。

  女血尸變異的大長腿變得格外松快有力。

  從樓梯間里沖出來后。

  女血尸邁著跳高運動員式的長步子。

  張牙舞爪的朝呂帥撲了過來。

  同一時間,那只和呂帥纏斗過的力量型男血尸,也從樓梯間里沖了出來。

  緊跟在客服女血尸身后,一起朝呂帥沖殺。

  呂帥被突然出現的這只客服女血尸搞的很棘手。

  對付這種空間系的血尸,他沒法用武器攻擊。

  于是不得不將利維坦戰斧收進空間。

  他赤手空拳迎向了客服女血尸。

  “Gee!”

  客服女血尸沒兩步就和呂帥狹路相逢上了。

  它伸長脖子,將變尖的腦袋和雙手一起送到呂帥面前,要生猛的撲咬呂帥。

  呂帥渾身上下都爆著過載的電流。

  女血尸沒有敏捷強化的動作,在他眼里異常緩慢,毫無危險可言。

  眼睛微微一瞇。

  他瞅準了女血尸暴露出來的尖下巴。

  晃動肩膀,閃電出擊!

  打出了一記標準的拳擊式右勾拳——

  廬山升龍霸!

  “嗙!”

  女血尸被變異血管纏出來的蛇形尖下巴,被呂帥用勾拳打翻。

  它腦袋往后仰著,朝上噴出一口尸血。

  身體被打飛了起來。

  它鼻梁上那雙標志性大黑眼,都快暈出問號了。

  根本搞不懂,它面前這個人類幸存者,力氣怎么會大到這種程度!

  “轟!”

  客服女血尸后仰著摔到地上。

  后腦勺先著地,顱骨差點沒被磕裂。

  它身后的強壯男血尸,無知無畏的繼續往呂帥身前沖。

  呂帥可不想再聞這強壯男血尸無與倫比的口臭了。

  左手一握,熟練的變出利維坦戰斧。

  掄女血尸下巴掄的有點痛的右手,拉上斧柄的中前部。

  雙手往后舉著,拉開戰斧。

  在空中甩出一個大回環。

  讓斧刃和空氣摩擦出噼噼啪啪的電荷風暴。

  兇猛無匹的砍向了強壯男血尸的左肩。

  呂帥是右利手,掄斧子往血尸的左肩砍比較順手。

  并且左肩砍下來就是變異心臟的位置,很容易讓血尸一擊斃命。

  “咔!”

  強壯男血尸智商有限,還有點自大。

  它仗著自己被力量型的變異血管纏出了滿身的鐵肌盔甲。

  竟用肩膀主動迎頂呂帥的致命戰斧。

  結果……

  “劈!”

  它半個身子都被利維坦戰斧劈裂了!

  活生生的上演了一幕末日版的螳臂當車!

  呂帥這記雙手劈砍,加了力氣,就是要把這強壯的男血尸一擊斬殺。

  正如他預期的那樣——

  這一斧子下去,將男血尸的肩膀和胸肋骨全都劈開了。

  男血尸藏在胸腔里的變異心臟也被擠壓性的劈爆了。

  男血尸被劈著跪倒在地上抽搐。

  呂帥將利維坦戰斧從抽搐的強壯男血尸胸腔里拔出來。

  直接將沾血的戰斧收進了異能空間。

  然后像一只閃電怪獸一樣。

  毫不停歇的以餓虎撲食的姿態。

  跳向了旁邊摔在地上還沒爬起來的黑眼女血尸。

  凌空轟出一炮錘!

  拳鋒直指女血尸隆起的變異心臟。

  他靠全身沖勢打出的這一拳,氣貫長虹!

  頗有他拍戲時模仿過的南拳大師的風范。

  女血尸曲著絲襪臘腸腿,才剛要從地上坐起來,便挨上了呂帥的正面沖拳——

  “嘭!”

  左胸口挨上噸級的窩心拳。

  女血尸的變異心臟被沖的瞬間驟停。

  女血尸四肢僵直著往后躺倒。

  就像冬眠的蛇一樣,閉眼不動了。

  “吼!”

  樓梯間里又傳出了大量的尸吼。

  估計從員工通道方向和樓上養生會所里吸引過來了不少血尸。

  呂帥生出了瞬間的猶豫:

  到底是鎖上艙門,把這些血尸都堵在樓梯間?

  還是拼了,把這些血尸全都干掉?

  他感覺自己的體力并不是很虧空,完全有一戰之力。

  雖然這可能是過載電流帶給他的服用興奮劑式的錯覺。

  但呂帥這時殺的正眼紅。

  血戰到底的念頭,要遠遠壓過逃跑。

  “拼他娘的!”

  “干了!“

  呂帥決定豁出去了。

  要和這些血尸死磕到底!

  他不能讓這些血尸堵在樓梯間,給客房區帶來巨大的隱患。

  否則再出現幾個空間系的血尸,把艙門變沒,那就太危險了。

  “噗!”

  想到空間系血尸的危險。

  呂帥一斧子下去,給他身前暈死的客服女血尸心房砍裂了。

  女血尸即刻抽搐了起來。

  呂帥卻來不及挖這女血尸的變異晶核。

  樓梯間里已經互相擠撞著沖出來一男一女兩個穿著養生會所工作服的紅眼敏捷型血尸。

  呂帥騰身而起,橫劈戰斧,給兩個紅眼血尸封在了門口。

  接下來幾分鐘。

  就像之前在10樓兒童中心窗外堵窗血戰那般。

  呂帥堵在樓梯間的艙門外——出一個血尸就砍一個,出一對就砍一雙。

  利維坦戰斧在他手里化身成了死神的鐮刀。

  他一口氣將艙門里爭先恐后沖出來的三十幾只血尸全都砍碎了。

  大部分血尸都是被他一斧子從肩膀砍下,直接砍爆胸腔掛掉的。

  也有幾只血尸是先被砍頭,而后被補刀砍死的。

  轉瞬間,樓梯間內外就變得血流成河。

  成堆的尸體把艙門都快給堵死了。

  最后砍死一只跑的很慢的白眼老頭血尸后。

  樓梯間里沒有血尸再往外沖了。

  之前堵在樓下雜物堆后的那些血尸還在拼命的嘶吼。

  樓梯間里依舊嚎叫漫天,很是吵人。

  呂帥被吵的頭都大了,很是心煩。

  一口氣砍死這么多血尸,消耗了呂帥大量的體力。

  他眼球上被沾染的尸血痧滿了紅血絲。

  看著殺意甚濃。

  他從復古的背頭,一直到腳上的慢跑鞋,全都被尸血澆透了。

  利維坦戰斧也被尸血浸染,變得很滑膩。

  有好幾次,呂帥掄圓了膀子甩戰斧,差點沒把戰斧給甩出手。

  此時。

  他用快被砍卷的利維坦戰斧撐著地,粗喘了幾口氣。

  等了片刻,見樓梯間里沒有血尸再往外沖。

  他用斧子刀開了堵著門的尸堆。

  一步跨進樓梯間。

  惡狠狠的瞪向了卡在雜物堆里不停嘶吼的男女血尸,以及被堵在樓梯拐角后面的幾只不同種類的血尸。

  被這些血尸吼的心煩意亂。

  他身體已經嚴重透支了。

  但精神被電流刺激著相當亢奮。

  不自覺的就進入了殺神狀態。

  他一定要把這些血尸全都屠了心里才舒坦。

  往樓上和員工通道的方向看了看。

  確定沒有血尸再沖過來了。

  呂帥噘著嘴,露出一副冷狠的表情,緩緩走下了樓梯。

  單手扶上雜物堆。

  憑著意念一發狠。

  將兩個鐵柜上纏連在一起的眾多雜物全都收進了異能空間。

  “嘩啦啦啦——”

  雜物堆上的玻璃碎片,墜地發出了像是下冰雹的聲音。

  “噶!”

  被兩個鐵柜子卷斷腿的男血尸。

  上身的玻璃貨架被呂帥吸收掉以后,立刻就要往呂帥身上撲。

  但可惜,它腿被夾著拔不出來。

  于是只能辛苦的往呂帥面前伸手,齜牙咧嘴的嘶吼挑釁。

  那腦后勺被鐵柜棱角戳出血洞的女血尸,壓在身上的貨架被“搬走”后。

  它終于能把自己腦袋從鐵柜棱角上拔出來了。

  腦后勺漏著一個像是大口徑子彈轟出的拳頭大小的血窟窿。

  “噶!”

  它猙獰的嘶吼著,扒開男血尸的身體。

  憑變異血管驅使著被雜物架壓斷的雙腿。

  姿態詭異的朝呂帥撲了上來。

  “去尼瑪的!”

  呂帥就像殺戮機器一樣,又冷又狠的反斬一斧,將女血尸滿是血口子的胸口劈裂了。

  “啪啪啪啪……”

  女血尸摔到鐵柜子和墻壁的縫隙間,前后磕碰著,瘋狂的抽搐起了身體。

  腦后勺的漏洞不停的搖晃,把它腦漿子幾乎都要流光了。

  “噶……”

  男血尸見呂帥靠近了,正要張嘴嘶吼,它的腦袋就和身體分家了。

  呂帥無情的斬出一斧,讓這煩人的男血尸永遠的閉嘴了。

  跟著又朝男血尸左邊肩膀劈了一斧子。

  “咔!”

  男血尸的肩膀到胸腔,被慘烈的劈碎。

  它被鐵柜子夾著腿,后仰著無頭的身體抽搐。

  從它脖口流出的大量尸血,將兩個鐵柜子都給澆透了。

  呂帥一步邁上鐵柜。

  沿著鐵柜子居高臨下的往樓梯拐角處走。

  他腳下走的很慢,好像很累的樣子。

  但其實是怕摔跤。

  鐵柜子上都是尸血。

  他鞋底也是尸血,很濕滑。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摔一個大屁蹲。

  他之前可沒少腳底打滑摔跟頭。

  這樣的跟頭摔多了,他自然就會注意了。

  俗話說的好:人教人,總也不會;事教人,一教就會。

  踩的坑多了,他自然就不會去踩同樣的坑了。

  “噶!……噶!……噶!”

  被鐵柜子和另外一些雜物擋在拐角處的七八只血尸。

  見渾身是血的呂帥走下來,興奮的不得了。

  努力鉆著貨架,想要來啃噬呂帥。

  呂帥單手扶上堵在正中間的尤文圖斯收銀臺。

  把這收銀臺吸進了異能空間。

  故意給血尸留出一條只供一尸爬上來的“不歸路”。

  讓這些血尸一個一個的爬上來送死。

  拐角處堵著的血尸,全是普通的低級主流血尸。

  它們眼里只有呂帥這塊鮮肉,根本看不到呂帥給它們挖的陷阱。

  在動作最快的一只紅眼女血尸的帶頭下。

  這些血尸爭先恐后的爬上了貨架中央呂帥給它們留出的通路。

  呂帥傲立鐵柜之上,化身無情的劊子手。

  爬上來的血尸只要一露頭,他就會立刻砍了它們的腦袋,然后往后心處補刀。

  有爬的快的,直接露出了后心,呂帥就一斧直取血尸的后心。

  然后用斧子往回一刀,將血尸的尸體刀著離開貨架口,別擋著后面的血尸來送死。

  就這么無情的揮斧劈砍。

  沒兩分鐘的功夫,他就把拐角處堆著的八只血尸全都砍死了。

  “吼……吼……”

  樓下幾層的樓梯間里,仍舊響蕩著大量的尸吼。

  那些血尸應該是被障礙物給擋住了,并沒有往上逼近的趨勢。

  周身附近已經沒有能活動的血尸了。

  呂帥終于能松一口氣了。

  但他仍不敢太大意。

  因為姚瑤她們說的那只豹紋變異女血尸還沒出現呢。

  也不知道那變異女血尸是跑去別的樓層了,還是窩在養生會所的深處沒出來。

  總之,呂帥砍死的這些血尸里,并沒有太特殊的存在。

  殺了的這將近40只血尸里,只有最早的健身大姐和那黑眼女客服,是異能血尸。

  其他血尸都是普通的主流血尸。

  樓梯間通著其他樓層,肯定有其他的幸存者存在。

  呂帥費勁巴拉的砍死這么多血尸,可不想別的幸存者撿便宜。

  于是他撐著很累的身體。

  用最快的速度將所有血尸的晶核全都挖了出來。

  在挖的時候,他還實驗了一下空間異能——

  他發現沒被挖出晶核之前,血尸的尸體不能被收進空間。

  但只要晶核和血尸的尸體分離了,他就能用異能把血尸尸體收進空間。

  用意念催動電流吸收這些體重并不是很大的血尸尸體,很輕松。

  他甚至還能把流在臺階上和地板上的尸血給吸進異能空間。

  吸尸血這種擴散性的液體,要比收尸體費力不少。

  呂帥必須特別集中精力,才能把地上的尸血吸干凈。

  到最后,呂帥實在沒精力吸尸血了。

  他干脆只收尸體,不吸尸血了。

  他之所以要清理這些尸體和尸血,倒不是因為他有潔癖,或者怕這些毒源留在船艙里會散發出有毒的氣體。

  他覺得這些有劇毒的東西,吸進空間,未來有可能有特殊的作用。

  為了阻止樓下有血尸沖上樓。

  樓梯拐角處的兩個鐵柜子和剩下的貨架,呂帥沒有收進空間,就都留在了樓梯間里。

  他還把尤文圖斯專賣店里多余的貨架都釋放出來。

  堵在了樓梯拐角處。

  將樓梯拐角堵的嚴嚴實實的。

  除非有黑眼的空間系血尸沖在前面清理路障。

  否則其他血尸就算沖上來了,也肯定過不了這道雜物關卡。

  電梯間和樓梯間都封死以后。

  在船頭區域,樓下往樓上的主要通路,就算是被堵死了。

  養生會所和健身中心里的血尸主力,也都被呂帥給屠干凈了。

  可能只剩零星的一些血尸被鎖在屋子里還沒出來呢,就像吉提潘那種。

  能出來游蕩的血尸,基本上都在這一戰中被呂帥給屠掉了。

  它們船頭區域的大本營,安全問題得到了切實的改善。

  離開樓梯間時。

  呂帥很謹慎的將艙門給鎖死了。

  健身大姐和黑眼客服的異能晶核,裝進褲兜。

  其他普通晶核,都包進了一個用血尸衣服改造的布包。

  呂帥一步一個血腳印的走進了客房區的走廊。

  注意到自己腳下全是病毒血腳印。

  呂帥撐著越發匱乏的精力,將身上的運動衣褲和鞋襪,以及身上大部分的尸血,全都吸進了異能空間。

  他一下子變得光溜溜的。

  身上只剩了一條被尸血染透的四角褲。

  雖然客房區里沒人看他。

  但有監控的攝像頭。

  也不知道監控室里有沒有人能看到他們這邊的情況。

  呂帥沒好意思把內褲也變沒。

  他身上還沾著一層薄薄的尸血呢。

  呂帥實在沒精力用空間異能把這些尸血都處理干凈了。

  這樣一身尸毒的去樓上運動酒吧,有可能造成姜雨彤和小艾雷的二次感染。

  呂帥見他之前睡覺的1108房間正好開著門呢。

  便回屋洗了個澡,將頭發和身體徹底洗干凈了。

  之后把新打到的一包普通晶核和那幾顆異能晶核,都裝進了每間客房都配備的隱藏在衣柜里的數字保險箱。

  他設了個好記的八位數密碼:【19810601】

  正是他自己的生日。

  之后換了一條干凈的新內褲。

  又從異能空間里找出一套新的尤文春季訓練套裝。

  直接用空間異能拔掉標簽,穿到了身上。

  然后赤腳穿上最早的那雙很防滑的涉水鞋。

  這才一身輕松的上樓去運動酒吧看姜雨彤和小艾雷的情況。

  他之所以耗這么長時間洗澡搞干凈自己,不單單是要避免對姜雨彤他們造成二次感染。

  同時也是歇一歇,緩緩自己的體力。

  剛剛這戰過載的消耗了他的精力和體力,他已經能感覺到身體很匱乏了,并且又變得很餓。

  這種狀態下,他實在沒力氣立刻就去找曹衛東他們。

  他必須得緩緩,吃口東西,再去找曹衛東他們。

  然而他才一上樓,邁進F1運動酒吧。

  就晴天霹靂般得到了一個很不幸的消息:

  小艾雷,傷勢太重!

  沒能抗住病毒的侵襲……

  變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