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84章 海娜的異能
  扎不動?

  呂帥聽到了黎冉冉的提醒。

  但他不信這個邪。

  黎冉冉她們扎不動這巨力型的血尸,應該是力氣不夠大。

  只要力氣足夠大,爆發力夠強,在矛尖上加載的沖量夠足。

  他不信扎不透這種末日初期的變異血尸。

  要是再給這血尸發展幾階,沒準它會被阿爾法血疫病毒改造成鋼筋鐵骨。

  但現在才是末日初期。

  這血尸的變異血管就算再堅硬,它也是血肉之軀,肯定不如真鐵硬。

  單手緊攥衣架長矛,就像當年拍戲時攥著五郎八卦棍那樣。

  他要用最兇狠的打法,一擊必殺了這只巨力型的血尸,不和對方戀戰。

  如果一擊不成,他就放風箏溜對方。

  “小心!那怪物很膩害!”

  海娜從呂帥身邊跑過時,用帶著一點奇怪口音的中文提醒呂帥。

  呂帥和海娜對視的瞬間,輕輕的朝海娜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但他單手提矛朝那巨力型血尸迎上去的速度,卻絲毫未減。

  這代表了他心中的自信也絲毫未減。

  海娜一口氣沖到了黎冉冉身后。

  見黎冉冉并沒有逃回客房區。

  而是抄起了大號的裁縫剪,慢步跟著呂帥,好像要和呂帥并肩作戰。

  海娜便沒好意思往雜物墻里逃。

  她躲到了黎冉冉身后,彎腰扶著雙腿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氣。

  雜物墻里的姚瑤,用最快的速度打開了密碼鎖。

  沖出來,從雜物墻里抽出一根折掉的鋼架鐵管當武器,守在了雜物墻門口。

  海娜見姚瑤出來了,連忙湊了上去,也從雜物墻里抽出一根沒有尖頭的鐵管防身。

  她用略顯磕巴的中文問姚瑤:“那個男的……就是呂帥吧?”

  “你得叫哥!那是呂哥!“

  姚瑤當即指正了海娜對呂帥的稱呼。

  這泰國小丫頭今年才二十,比姚瑤還小三歲呢,居然對呂帥直呼其名。

  這讓姚瑤很是不忿。

  暹羅應該也是禮儀之邦啊,這小丫頭怎么這么不懂禮貌呢?

  “哦……”

  被姚瑤嚴辭叮了一句,海娜就像個小受氣包一樣,鼓著嘴不情不愿的“哦”了一聲。

  她倒要看看這個傳說中的男人有多厲害!

  別看海娜的個頭是他們這些成年幸存者里最瘦小的。

  末日來臨前,她的職業也是一名普通的郵輪按摩師。

  但海娜的心氣可大得很呢。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泰籍的小丫頭是個罕見的自我異能覺醒者。

  不用吃異能晶核。

  憑著自身特殊的血型,海娜已經被阿爾法血疫病毒改造出了神奇的異能體質。

  和呂帥一樣。

  海娜是目前他們這個幸存者團隊中唯二的兩個異能覺醒者之一。

  海娜的異能和他們家鄉盛產的天然橡膠息息相關。

  她身體變得像橡膠一樣,擁有絕佳的彈性。

  但因為才剛覺醒異能,還處在最初級的階段。

  她身體上的彈性,表現的還不是很明顯。

  遠不如《海Z王》里的路飛那么夸張。

  但海娜能明顯感覺到她身體的變化。

  她皮膚上就像涂了一層薄薄的橡膠涂層,比末日來臨前變得有彈性、也有韌性多了。

  小刀剌到她皮膚上,已經輕易剌不破她。

  但要使勁剌還是會剌破。

  目前幸存者團隊里,還沒有人發現海娜的橡膠異能變異。

  大家只覺得海娜是個彈跳力很好的小個子女生而已。

  殊不知,海娜遠超常人的彈跳力,就是拜橡膠異能所賜。

  她腿上就像裝了彈簧一樣,肌肉和關節的彈性和延展性比一般人強大多了。

  海娜的橡膠式沖拳,因帶有巨大的彈性,力度堪比練泰拳的阿虎。

  之前在養生會所中的血戰,她表現出來過遠超常人的戰斗力。

  她曾一拳打飛了一只敏捷性的血尸,那威猛的態勢,比全吃力量型晶核、號稱“金剛芭比”的顧城香還要夸張。

  但當時形勢太危急了,大家都在玩命死戰,沒人關注到海娜在戰斗中表現出來的特殊能力。

  除了皮膚、肌肉和骨骼的彈性極佳外。

  海娜的肺活量也比一般人大的多。

  她的肺葉因為橡膠變異,彈性要比一般人大得多。

  海娜可以一口氣比普通人吸進更多的空氣,肺活量堪比男子游泳運動員。

  這才能讓她邊跑邊吹出穩定的長哨音。

  不過這些與眾不同的地方,大家都還沒注意到。

  海娜自己知道她比身邊這些普通的幸存者要厲害的多。

  所以她心氣比較高。

  但她隱藏了自己的實力,不愿意出風頭,以免承擔到更多的責任。

  她同樣做按摩師的母親,是泰國當地的華裔。

  海娜從小就接受了華夏文化的熏陶和感染。

  她一直很喜歡博大精深的華夏文化。

  華夏有句話說的特別好: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海娜明白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所以她不想做秀林之木。

  但她很想看看他們團隊里真正的秀林之木到底有多厲害。

  從12層甲板沖下來的這只頭上身上全是巨粗大變異血管的巨力型血尸,海娜和其交手過。

  之前巡邏的時候,海娜拿著一根削尖了頭部的鋼管做武器。

  看到這只從甲板護欄外突然爬進來的可怕怪物血尸。

  海娜立刻揮動自己的彈性臂膀,毫不隱藏實力的使出全力,將尖頭鋼管彈性投擲向這只身材魁梧的變異血尸。

  從她手里射出的鋼管,就像復合弓弩射出的利箭,威力十足。

  在空中都要打出破風聲了。

  要擱一般血尸,絕對被鋼管貫穿身體。

  就算射到血尸堅硬的骨頭上,亦能把它們的骨頭戳斷。

  但鋼管的尖頭戳上那頭變異血尸胸口的粗大血管,就像打到了銅墻鐵壁上。

  居然發出了“亢”的金屬撞擊聲!

  連一點皮都沒給那巨力型血尸蹭破。

  鋼管鋒利的尖頭居然被那血尸粗大的變異血管壁彈開了!

  海娜當時就被嚇的頭皮發麻了。

  她當即知道,她們不是這只恐怖血尸的對手!

  同樣看到這一幕的黎冉冉,反應神快。

  叫了一句:“吹哨,跑!”

  翻身就往12層的觀光走廊沖逃。

  海娜跟著黎冉冉逃向了12層甲板的觀光走廊。

  見身后的巨力型血尸緊追不舍,海娜心里急得不行。

  她本來想叫黎冉冉別往客房區逃,以免把這橫沖直撞的巨力型血尸帶到客房區,毀了他們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幸存者大本營。

  但黎冉冉甩開大長腿狂奔,人就像在飛一樣,跑的實在太快了。

  海娜根本來不及叫黎冉冉。

  黎冉冉已經翻下觀光走廊,直朝客房區沖去。

  迫不得已,海娜只能狂吹警戒哨,希望曹衛東他們能聽到,趕緊回來救援。

  否則只憑她們幾個女留守人員,肯定頂不住這巨力型血尸對他們大本營的沖擊。

  現在看傳說中的呂帥醒了。

  海娜算是小松一口氣。

  她太想看看這個被郭超超帶頭吹了三天的植物人大叔到底有多厲害了。

  如果這號稱“暴君戰神”的大叔,也打不過眼前的巨力型血尸。

  那他們的大本營就肯定保不住了。

  海娜默默的在心里替呂帥祈禱著,希望四面佛保佑呂帥可以順利擊殺這只恐怖的巨力型血尸。

  變異的巨力型血尸,身體很強壯。

  但正是因為身體太強壯,太剛硬了。

  它速度反倒不是很快。

  它身體的靈活性也比較差。

  而且它腦子好像有點傻,或者說是過于憤怒了。

  居然見到什么都想撞。

  從12層觀光甲板撞破護欄跳下來后。

  它本來是追著黎冉冉和海娜的。

  但沒追幾步,它就被旁邊一根巨大的焊接型裝飾燈架給吸引了。

  它一悶頭,朝那一米多粗的圓形燈架撞了上去。

  “轟!”

  它用火車頭級的強壯身體,給那鋼架立柱撞散了架。

  “呴!”

  撞完以后。

  它像大猩猩一樣狂捶自己胸口,仰天長嘯,好像很過癮似的。

  就這么一耽擱,黎冉冉和海娜都逃到雜物墻了。

  巨力型血尸再看它面前,多了一個正提著衣架長矛朝他信步走來的紅衣男子。

  “吽!”

  見有人來主動找死,穿的還是最讓它興奮的紅T恤。

  巨力型血尸發狂的嘶吼著。

  它扯掉了身上已經被撐爆掛在腰上的破睡衣,露出了滿身的巨型血管鎧甲。

  用腳底板搓了兩下甲板。

  就像一輛開足馬力的坦克一樣,悶頭朝呂帥碾了過來。

  呂帥和巨力型血尸沖近到七八米的距離后。

  將長矛掄到身前。

  由單手倒拎,變成了雙手持握。

  雖然沒練過紅纓槍,但呂帥為了拍戲,練過很久的五郎八卦棍。

  對于這種長兵器,他并不陌生。

  他掄著長矛這么一亮相,就讓人感受到了不凡的氣場。

  五郎八卦棍素以剛猛兇狠著稱,講究的是一擊必殺。

  能一棍子敲死你,絕不浪費兩棍。

  呂帥這時便化矛為棍,踏步迎上巨力型血尸。

  雙臂爆著電流猛的一震矛身,讓剛性長矛在他手里發生了劇烈的顫動。

  借著顫動的反作用力。

  呂帥擰開蠻腰,將全身力量都灌入了長矛。

  眼睛盯著巨力型血尸前沖暴露出來的左邊心房——

  “著!”

  他一聲爆喝,眼里爆開了無限的殺氣。

  就像原地爆開的炸雷一樣。

  他將衣架長矛飛火流星一般穿向了巨力型血尸的胸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