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78章 三天三夜后
  呂帥看出來了,南宮櫻和姚瑤都很抗拒挖血尸的心臟。

  倆人跑去一邊比著賽的干嘔,明顯是有表演成分。

  想讓呂帥同情她們。

  呂帥卻不吃這套。

  現在要是憐香惜玉,不磨煉這兩個女孩,那就是在害她們呢。

  只有讓她們盡早適應這個殘酷的時代,她們未來存活的幾率才會更大。

  畢竟,時間不等人。

  空氣中彌漫的阿爾法血疫病毒,正在不停的復制,蔓延。

  指不定什么時候,天空就變色了。

  到時,末日的環境會變得更為惡劣。

  荊山末日貼里說每過兩百天左右,病毒會升一次階。

  但萬一提前呢?

  所以幸存者必須盡快適應這個殘酷的變色時代。

  早一天變得堅強,就多一分活的希望。

  就像魔鬼教官一樣。

  呂帥用消防斧硬押著兩個女孩過來挖血尸的晶核。

  知道兩個女孩很害怕看那具黑眼女血尸的凌遲級尸體。

  呂帥算是很體貼的把那具尸體處理了,抓著腳脖子給那女血尸扔出了甲板,幫其海葬。

  他還把兩個女孩丟在迷你網球場邊上的腰斧和大號裁縫剪撿了回來。

  交到兩人手上,叫她們:

  “你倆自己選吧——誰挖男血尸,誰挖女血尸。”

  兩個女孩被呂帥逼的欲哭無淚。

  最終還是南宮櫻鼓足勇氣,邁出了解剖尸體的第一步:“我……挖這男血尸的吧。”

  姚瑤見南宮櫻選男血尸,急忙跳出來說:“還是我挖男的吧!”

  那具女血尸,沒有腦袋,脖口露著白骨茬兒,樣子實在太可怕了。

  南宮櫻倒是沒跟姚瑤爭,隱忍的同意了:“行……行,那我挖那女血尸的。”

  曹衛東把散發著微光的空間系晶核洗干凈拿回來。

  端著過來人的架子,得意的向兩個女孩傳授經驗:

  “你倆不用害怕,就當這些血尸是死魚就行。你們做魚的時候,沒刮過魚鱗、掏過魚肚子嗎?掏血尸的晶核,就和掏魚肚子一樣,沒什么可怕的。”

  呂帥被曹衛東的嘚瑟樣逗笑了。

  姚瑤拖著哭腔說:“我沒做過魚。“

  曹衛東端出了領導的架子,講說:“那你就想象著自己在刮魚鱗、掏魚肚子啊!年輕人,做事情要懂得變通!”

  說完,他把洗干凈的純黑色空間系晶核,比到兩個女孩面前,炫耀一般道:“喏,這就是血尸心臟里挖出來的,漂亮吧!”

  南宮櫻受不了曹衛東的嘚瑟勁。

  說實話,她希望這顆從女血尸心臟里挖出的空間系晶核給女幸存者吃,而不是給曹衛東。

  這樣利益才會最大化。

  但呂帥執意要把這顆晶核給曹衛東,南宮櫻對此真是無可奈何。

  現在曹衛東還在她面前拿著晶核嘚瑟。

  南宮櫻真是忍不了。

  轉移怒氣一般。

  她蹲下用大號裁縫剪,往無頭女血尸的胸腔里猛戳起來。

  “噗!”

  “噗!”

  “噗!”

  一連戳了三剪子!

  濺出的血滴,染到南宮櫻的眼鏡片上。

  她連擦都不帶擦的,繼續用裁縫剪剪女血尸胸口爛掉的肉皮。

  不愧是寫懸疑小說的,塑造過很多變態殺人犯的角色。

  南宮櫻的內心深處,肯定住著她寫過的變態角色呢。

  這時,她身上就表現出了與眾不同的冷酷氣質。

  不聲不響的就給女血尸的胸膛剪開了。

  曹衛東在一邊看著直咋舌,他自己身上肉皮都跟著發緊了,好像南宮櫻剪的是他的肉皮似的。

  呂帥也被南宮櫻這份變態級的狠勁小小的震驚到了。

  暗忖這女作家不錯,有前途!

  姚瑤見南宮櫻不聲不響的開干了。

  她也硬著頭皮蹲下,閉著眼往蠻牛男血尸的胸口狂砍腰斧。

  “呲。”

  她手勁太小,心也不夠硬。

  斧子砍上男血尸的胸口,居然打滑了,沒能砍破男血尸的皮肉。

  呂帥見姚瑤辦事太費勁,閉著眼亂砍,很容易弄傷自己。

  干脆用消防斧,幫姚瑤割開了男血尸的胸膛。

  讓姚瑤直接從男血尸的變異心臟里挖晶核。

  在呂帥的耐心指導下。

  兩個女孩忍住了巨大的生理和心理不適,艱難的完成了她們的末日成年禮。

  雙雙將血尸晶核成功挖出。

  “噶!”

  就在兩個女孩跑到一邊噴水臺前洗晶核的時候。

  左側的舷梯口,又跑上來一只猩紅尸瞳的老頭血尸。

  見到大煙囪底下有幸存者。

  被阿爾法血疫病毒改造了的紅眼老頭,就像個小伙子一樣,邁著翔式跨欄步,飛奔著朝幾人沖了過來。

  曹衛東三人乍的看到這老頭血尸,都挺緊張的。

  姚瑤嚇得腿又軟了。

  但見呂帥手上翻著消防斧的斧花,溜溜達達的朝那老頭血尸迎了過去。

  三人全都鎮定了下來。

  紅日下,呂帥穩健的背影,讓三人心里莫名的踏實。

  他們都見識過呂帥的逆天實力。

  一個紅眼老頭,對呂帥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脅。

  就是來十個,呂帥也敢挺直腰桿喊:“我要打十個!”

  沒有任何意外。

  紅眼老頭沖到呂帥面前,跳著撲到空中,就注定了它死亡的結局。

  呂帥瀟灑的甩臂,朝空中揮出了斧子。

  反削向紅眼老頭滿是變異血管的老邁脖頸——

  “咔!”

  紅眼老頭的腦袋應聲搬了家,直接飛出甲板墜海了。

  “噗!”

  紅眼老頭的尸體撲到地上,脖口噴出了大量的尸血。

  呂帥靠到紅眼老頭身后,反手就是兩斧子,給紅眼老頭的后心鑿開了。

  然后麻利兒的勾出了紅眼老頭的敏捷型晶核。

  整個過程,就像簽收快遞一樣簡單。

  取完晶核。

  呂帥順手就給紅眼老頭的尸體扔出了甲板。

  念著“南無大愿地藏王菩薩”幫其海葬超度。

  扒著護欄往下看看。

  側面舷梯上沒有別的血尸了。

  但這邊不怎么安全。

  時不時的就會躥出幾只血尸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從船尾那幾家餐廳游蕩過來的。

  為了安全起見。

  呂帥就不讓三人在露天的運動場多待了。

  砍下的鐵絲網先在原地放著。

  等他們都吃完空間系的晶核,得到異能后再過來搬。

  他帶著完成了首挖成年禮的三人,返回了11層的客房區。

  他們回到大本營的時候。

  郭超超正抱著兩支衣架長矛,在陽臺上打盹呢。

  出門前,曹衛東特意提醒郭超超:一定要在凸字門廊或者陽臺上警戒。

  以免有血尸摸到客房區,他們不知道。

  郭超超一個人不敢在凸字門廊里放哨。

  便在自己房間的陽臺上,搬了把舒適的躺椅,一邊曬太陽,一邊守著放哨。

  接近正午的紅色陽光,照在人身上太舒服了。

  再加上之前沒有好好睡覺,郭超超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一直到呂帥他們一行人回來,郭超超才從夢中驚醒。

  曹衛東見郭超超放哨這么不認真,當面噴起了郭超超:“你這是放哨呢,還是睡覺呢!你要想睡覺,就在屋里睡!在陽臺睡,不怕血尸摸過來啃死你!”

  郭超超撓撓胖頭,沒想到自己會睡著,想想自覺后怕。

  他不好和曹衛東頂嘴。

  見呂帥四人空手回來,呂帥身上還染了大片的尸血。

  郭超超緊張的問:“你們這是……遇上血尸了?”

  “小場面。”

  呂帥輕描淡寫的說完,告訴郭超超:“你要是累,就回房間好好睡會兒,下午還有很多活兒要干呢。”

  “行,那我趕緊補補覺。”

  郭超超說著便打了個哈欠,沒再搭理曹衛東。

  呂帥看曹衛東精神頭不錯。

  拿到空間系晶核,讓這位出版社的胖副總人逢喜事精神爽。

  便叫曹衛東:“老曹,你安排一下放哨的工作,我也回去休息一會兒,等下午,咱們再去干活兒。”

  “行。”

  曹衛東明白呂帥的意思是讓他以身作則。

  主動道:“你們都去休息,我來放哨!”

  “你一個人成嗎?”

  呂帥不是很放心的問。

  “沒問題!有事我叫你們!”

  見曹衛東這么有信心,呂帥就先不管了。

  讓這些人自己安排,在客房區自由活動。

  他返回了自己房間休息。

  超負荷的殺了一上午血尸。

  呂帥這時身體上有些疲憊,但精神頭卻很足。

  可能是剛得到電系異能,還沒太適應呢。

  感受著氣海中源源不斷涌出的刺激性電流。

  呂帥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精神異常的亢奮。

  即便能感覺到身體很疲憊了,他的精神卻始終興奮。

  想睡個覺都睡不著。

  于是他就又洗了個澡。

  還把浴缸放滿水。

  泡在熱水里,讓身體放松,希望得到休息和緩解疲勞的效果。

  以前精神過于亢奮,失眠,怎么都睡不著覺的時候。

  他就會泡熱水浴,讓自己徹底放松下來,然后就能睡著覺了。

  這天中午也是這樣。

  在浴缸里泡了小二十分鐘的熱水浴。

  呂帥亢奮的精神漸漸放松了下來。

  慢慢的,他就感受不到身體里電流的刺激了。

  一股巨大的困意隨之襲來。

  眼皮就像灌了鉛一樣。

  怎么睜都睜不開了。

  呂帥熟悉這種馬上就要入睡的近乎于麻醉的感覺。

  他便懶得出浴室了。

  準備就地在浴缸里小憩。

  在入睡前,他把浴缸的塞子給拔了。

  讓滿缸的熱水都流掉。

  “汩……”

  熱水順著下水口流走的聲音,就像催眠的口哨一樣。

  讓呂帥不知不覺的就進入了夢鄉。

  他這一睡可不得了。

  等再睜眼的時候。

  已經是三天三夜后!

  他醒過來的地方,也不再是自己房間的浴缸。

  而是在一張客房的大床上。

  并且……

  他身邊還多了一張熟悉的女孩面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