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77章 第一次很難
  “老曹,你的衣架長矛還在這女血尸的異能空間里呢。以后誰要吃了這女血尸的異能晶核,得到空間異能的同時,也會繼承到它空間里的物品,到時就可以拿出來了。“

  聽呂帥這么說,曹衛東一下子變得很心動,厚著臉皮講:“既然空間異能這么常見,我能吃了這異能晶核嗎?”

  “你想要空間異能?”呂帥一怔。

  “是啊,我覺得這異能挺有用的。”

  在曹衛東看來,這異能非常實用。

  有了空間異能后,他就可以把物資食品什么的都放進空間了,誰都搶不走。

  雖然把物資放進空間會承載一定的重量,但只要不放太多就好。

  這樣可以保證他未來不餓肚子。

  南宮櫻扶著玳瑁眼鏡提醒:“這空間系的血尸是女血尸,女性幸存者吃,會有更大的概率獲得異能。”

  姚瑤附和:“對對,這個應該給女幸存者吃。”

  “好像是哦,我把這茬兒給忘了。”

  曹衛東尷尬的撓了撓頭,就算記得,他也說不記得。

  “你們不要太篤信荊山的末日貼。咱們可以用這種常見的空間系晶核做個實驗,看看男的吃女血尸的異能晶核,結果會怎么樣。”

  呂帥又擺出了做實驗的態度。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吃這女血尸的晶核?”

  曹衛東順桿就爬,感興趣的問呂帥。

  “是啊,這女血尸本來就是你搞定的,要不是你用鐵絲網砸它,它也不會作繭自縛。”

  曹衛東和呂帥一唱一和,笑著給自己開脫:“嘿!要知道這女血尸這么弱智,我就不跑了。下次再見著這種空間系的血尸,我一定錘死它們!”

  “呵呵,你量力而行吧。”呂帥人艱不拆的提醒了曹衛東一句。

  “用空間系的晶核做實驗,會不會太浪費了?”

  見呂帥執意要把珍貴的空間系晶核拿給曹衛東吃,南宮櫻暗覺不妥。

  “浪費就浪費唄,這本來就是老曹搞出來的,他自己吃,浪費了也不可惜。”

  呂帥明顯是偏向曹衛東的,跟著又講:“就我所知,空間系晶核應該是最普遍的異能晶核了。其他異能晶核,都比空間系的晶核珍貴。用別的異能晶核做實驗才叫浪費呢,用空間系的晶核做實驗,不算浪費。”

  曹衛東被呂帥說的心里打鼓了,糾結的問:“空間系的異能這么不值一提嗎?”

  “也不算不值一提,就是很常見。反正你想好吧,到底要不要空間系異能。雖然咱們不能一味相信荊山的末日貼,但他貼子里的一些觀點,咱們還是要認真參考的。“

  “你指哪方面的觀點?”曹衛東問。

  “就比如,每個幸存者只能獲得一項異能,再多吃就沒用了,這個就要重點參考。”

  呂帥給出自己的看法:“我覺得這點很可能是真的,按常理分析——普通幸存者的身體,朝著一種異能方向的改造后,想再獲得別的異能就很難了。”

  南宮櫻趁機勸曹衛東:“是啊,曹總,你再好好斟酌一下吧。你要獲得空間系的異能了,后面再想要別的異能就要不了了。”

  “還有什么別的異能啊?”曹衛東皺眉問。

  “那誰知道啊,可能什么異能都有——風、火、雷、電、冰、水、土、木什么的。小說里出現的異能,在這個末日時代,都有可能出現。”

  呂帥故意沒說,異能血尸在他們這個末日新世界里很普遍。

  他內心里,還是想讓曹衛東吃空間系的晶核。

  不光是為了做實驗。

  也是為了整體團隊服務。

  看曹衛東略顯笨拙的身手,這位副總不太適合正面作戰。

  雖然都是胖子,但曹衛東明顯沒有瘋批的郭超超剛猛。

  曹衛東想法倒是挺多的,警戒心也比較強。

  之前他還在出版社當副總,有一定的統籌管理能力。

  他更適合做團隊后勤統籌類的工作。

  再加上一膀子力氣,讓他做負重的空間系異能者,再合適不過。

  聽呂帥講什么風火雷電,務實的曹衛東覺得那些都太不靠譜了。

  還是擺在眼前的,攥在手里的,讓他更踏實。

  “噠。”

  點了根煙。

  抽著煙斟酌片刻。

  曹衛東最終做出決定,還是要擺在眼前的空間系異能。

  雖然這異能很普遍,但普遍不代表不好。

  只有最普遍的才是最實用的。

  “我就吃這空間系的晶核了!”

  見曹衛東做出了決定。

  呂帥用消防斧一勾空間系女血尸的腰側。

  給女血尸的尸體翻正了,讓女血尸仰面朝天。

  它一雙空洞的大黑眼還沒閉上呢,幽冷的目光已經凝滯。

  火紅的陽光,照上女血尸恐怖的黑眼和凌遲級的慘烈面容。

  給南宮櫻和姚瑤看的胃部極度不適,又有翻江倒海想吐的趨勢了。

  曹衛東看了這女血尸的死相,身上也打寒顫,骨縫里止不住的往外冒涼氣。

  他格子襯衫挽起的袖口下,兩條粗壯的小臂上全是雞皮疙瘩。

  他第一次見死相這么慘的“人”。

  “來吧,老曹,挖了它的晶核。第一次總是很難的,等以后習慣了就好了。你就把它當成實驗體就行,不要把它當成‘人'看。“

  呂帥幫曹衛東做著心理建設,把消防斧遞給了曹衛東,讓曹衛東用消防斧去剖開女血尸的胸腔。

  曹衛東不想讓呂帥看笑話。

  硬著頭皮接過了呂帥這支木柄已經被尸血染黑的殺氣十足的消防斧。

  腦海里重現了剛剛呂帥說的不要拖后腿的話。

  曹衛東很受刺激將眼一瞪,心一橫。

  什么廢話都不說了。

  掄起消防斧便砍向了女血尸爛掉的胸腔。

  “噗!”

  一斧子下去,居然砍歪了。

  他砍到了女血尸的腹側。

  給女血尸的肚子上砍出一道大血口子。

  濃黑發稠的尸血,從女血尸腹部汩汩流出,就像石油一樣。

  跟著流出的還有女血尸已經變成了紫黑色的腸子……

  “嘔……嘔!”

  姚瑤最先繃不住了,轉過身去,干嘔了起來。

  她之前已經把膽汁什么的都吐完了。

  肚子里實在沒有可吐的了,只能干嘔。

  嘔了沒幾下,她眼球上就布滿了紅血絲。

  臉都漲紅了,顯得異常痛苦。

  被姚瑤一刺激,南宮櫻也忍不住了。

  跑去一邊,扶著立柱輕嘔,就好像懷孕了一樣。

  曹衛東被眼前血腥的一幕刺激的夠嗆。

  殺紅著眼,他掄開斧子,狂砍女血尸的胸口。

  第二斧又沒砍準。

  砍到了女血尸的劍突位置。

  “咔!”

  他給女血尸的劍突和胃砍裂了。

  女血尸本就慘烈的尸體,被他加工的越發慘不忍睹了。

  “老哥,咱挖晶核就好,你別鞭尸泄憤啊。”

  呂帥無奈的督促了曹衛東一句。

  曹衛東被呂帥損的老臉一紅。

  尷尬的解釋:“這斧柄太長了,不好掌握準頭。”

  “你不用使勁砍。”

  呂帥伸手把消防斧要了過來。

  給曹衛東演示著,將消防斧的尖頭插在了女血尸的左胸前,發力往下一壓:

  “咔。”

  女血尸的胸肋骨應聲被割裂。

  “就這樣往下一壓就行,沒必要掄起來砍。咱不是為了碎尸,只要剖開它心臟就可以了。”

  呂帥講解著,給女血尸的胸腔割開。

  用斧頭在女血尸胸腔里一攪,將女血尸的心臟搗碎。

  再往出一勾,熟練的勾出了被變異血管纏著的硬質圓核。

  “你倆別吐了,過來一塊看看,這就是新鮮出爐的血晶晶核。”

  就像做實驗的老師那樣,呂帥招呼姚瑤和南宮櫻都圍過來看晶核。

  兩個女孩擦著嘴角,痛苦不堪的互相攙扶著走了過來。

  見呂帥用斧子在女血尸爛掉的心臟里勾出來一個包裹著無數條纖細血管的惡心圓球。

  兩個女孩倍受刺激,互相傳染著,又一起跑開去吐:“嘔……嘔……”

  “你倆行不行啊!”

  呂帥被兩個女孩搞的很無語。

  曹衛東心系空間異能,態度積極的問呂帥:“這要怎么拿下來啊?”

  “把晶核表面的血管都揪斷了就拿下來了。”

  呂帥用消防斧勾著晶核,往曹衛東的方向推了推,示意曹衛東過來揪。

  “用什么揪啊?“

  晶核表面的變異血管實在太惡心,就像變色的蛔蟲似的,全都遒結在了一起。

  曹衛東很是糾結,下不去手。

  “當然是用手揪了,難道你想用嘴揪?”

  呂帥不合時宜的幽默,把曹衛東搞的哭笑不得。

  呂帥都這么發話了,曹衛東只能硬著頭皮,蹲下,用手去揪晶核表面油膩粘稠的血管。

  揪的過程中,曹衛東盡量不用鼻子呼吸。

  那味道實在太酸爽了。

  他怕自己也忍不住會吐。

  “你去噴水臺那洗一下,小心點啊,別掉到下水漏里。”

  見曹衛東把晶核表面的血管揪的差不多了,呂帥用斧子指向旁邊不遠處的噴水臺,讓曹衛東去洗晶核。

  “直接用水沖就行嗎?”

  第一次沒經驗,曹衛東就像捧著寶貝一樣,生怕這顆純黑色的晶核被搞壞了。

  “直接沖就行。異能晶核和普通晶核一樣,禁造著呢,你使勁摔它都壞不了,拿斧子砍都沒事。”

  聽呂帥這么講,曹衛東就放寬心了,嘴角掛著第一次挖出晶核的滿足微笑,跑去一旁洗手臺洗晶核了。

  “你們倆!別裝吐了!趕緊過來!第一次總是要來的,逃是逃不掉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