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76章 一定要防人
  先撇下黑眼女血尸的尸體沒管。

  呂帥一路小跑著去了舷梯口。

  去拉那具沒了腦袋的敏捷型女血尸和蠻牛血尸的尸體了。

  大煙囪下。

  曹衛東一下來就跑到南宮櫻身邊。

  看著大煙囪前重新出現的大卷鐵絲網,和那女血尸像被凌遲了一樣渾身上下全是血口子的慘烈尸體。

  心驚肉跳的問南宮櫻:“什么情況啊?那鐵絲網怎么又變出來了?”

  “呂帥捶了那女血尸一拳,把鐵絲網給爆出來了。”

  南宮櫻描述的很客觀。

  “什么什么?爆出來了?”

  曹衛東很是懵逼。

  “對,就是從那女血尸身體里爆出來的。”

  南宮櫻分析說:“那女血尸應該是空間異能血尸,不單單能把東西變沒,它還能把東西吐出來。”

  “那我的衣架長矛呢?它吐出來沒?”

  曹衛東問話的時候,眼睛往不遠處的鐵絲網下踅摸,想找回自己的衣架長矛。

  “長矛?我好像沒看到。”

  南宮櫻對此表示無奈。

  “那女血尸確定死了嗎?”

  曹衛東后怕的問南宮櫻。

  “死了……吧?你沒看它身上的變異血管都縮回去了么。”

  南宮櫻也不敢妄下定論。

  “我看它心臟沒破啊,呂帥怎么打死它的?”

  曹衛東好奇的問。

  “就用拳頭捶的啊。”

  南宮櫻學著呂帥捶女血尸的動作,在空中比劃著往下砸拳頭。

  “就這么生捶啊?”

  曹衛東覺得很不可思議。

  “對,就是生捶的。”

  南宮櫻肯定的點了點頭。

  “臥槽,他他丫的真猛!”

  曹衛東被震驚的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南宮櫻默默點了點頭,對于呂帥丫的真猛這個結論,表示嚴重贊同。

  回頭見姚瑤還癱坐在大煙囪下面。

  南宮櫻快步走向姚瑤,把姚瑤攙起來,安撫她:“沒事了,你別害怕了,呂帥把血尸都打死了。”

  姚瑤這時情緒穩定了些,但表情依舊痛苦。

  血尸雖然都被呂帥打死了,但呂帥本身比血尸更可怕啊!

  這家伙是個養尸的變態!

  一想到此,姚瑤就三觀崩坍難受的不行。

  這時就見呂帥風風火火的拉著兩具尸體的腳脖子跑回來了。

  那女血尸因為沒了腦袋,尸體在地上拖著,脖口淌血,在甲板上留下了一條濃稠的血跡。

  “嗙當。”

  把兩具血尸的尸體甩著放到了空間女血尸身邊,讓三具尸體并列排好了。

  只有男性的健身教練,體型保持的比較完好。

  旁邊的女尸——

  一具沒了腦袋,胸口爛著;

  一具全身凌遲翻肉,令人作嘔。

  曹衛東搞不懂呂帥這是在做什么,緊張的問:“你這是……要把它們仨也養起來?”

  “嗯?”

  呂帥有點懵,沒搞懂曹衛東在說什么。

  “你不是要養尸嗎?”

  曹衛東苦著臉問呂帥。

  “暈,我說的養尸是養新變的血尸,不是這種‘老血尸’。”

  見曹衛東三人都很緊張,顯然是被他養尸的舉動給嚇到了。

  呂帥不得不耐下心來,和三人解釋他養尸的目的。

  “你是為了看它們會不會結晶出晶核?”

  呂帥養尸的目的,讓曹衛東大跌眼鏡。

  “是啊,荊山末日貼里說新變的血尸不會結晶,但咱不能什么都信他的,對吧?”

  呂帥用輕松的語氣道:“實驗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只有親自實踐過了,咱們才知道新變的血尸到底能不能結晶。”

  “你這話倒是在理。”曹衛東對此表示認同。

  南宮櫻卻拋出一個細思極恐的問題:“你想搞明白這個……是要做什么啊?”

  這問題一出,讓剛剛釋然的曹衛東和姚瑤全都愣住了。

  細細一想,這事有點深啊!

  如果新變的血尸被證明可以結晶,那呂帥會不會抓一批幸存者,故意把他們搞成血尸,以此來制造重要的O型血晶?

  甚至說,以后碰上厲害的異能幸存者了,也可以把對方變成血尸,然后取對方的異能血晶據為己有!

  被南宮櫻突然這么一問,呂帥也有點懵。

  但馬上他就明白南宮櫻為什么這么問。

  從容又坦然的講說:“俗話說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和平時代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說現在已經進入了末日時代。”

  他口氣變得越發嚴肅了:“如果新變的血尸可以結晶,那我們就要小心了,未來肯定會有別有用心的人,會利用這點來故意制造感染。尤其是對那些有異能的幸存者,他們很可能會成為別有用心者的攻擊對象。到時大家就要注意隱藏身份了,輕易不要暴露自己的異能身份。”

  南宮櫻三人聽得贊同點頭,明白呂帥此中道理。

  話鋒一轉,呂帥又講:“當然了,我是不希望這些新變的血尸能結晶。如果實驗證明新變的血尸結晶不了,那咱們對身邊的幸存者就可以稍微放下一點戒備心了,至少不用擔心其他人會故意把咱們害成血尸,取咱們的晶核。”

  回過神來的姚瑤,拼命的點著橢圓頭,附和呂帥:“對對,這些新變的血尸一定不要結晶啊,最好像荊山說的那樣,新變的血尸全都結不了晶。”

  曹衛東嘆氣道:“是啊,最好結不了晶,要不幸存者肯定自相殘殺。在這種末日亂世,人性是最不值得高估的東西。”

  “但也不用對人性太過悲觀,咱們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咱們不去害人,但一定要防人。我做這個養尸的實驗,就是要更好的防備那些別有用心之人。”

  呂帥說這話時,目光在三人身上略過,明顯是拿話在點他們仨,最好不要做這種別有用心之人。

  他已經打明牌了,誰要是這種別有用心之人,他一定不會讓對方有好果子吃。

  姚瑤從呂帥身上又看到了正義之光,崩塌的三觀迅速重建完畢,崇拜的講說:“呂哥,我支持你!”

  “謝謝啊,但我現在并不是很需要你們支持我,我需要的是你們趕緊變強,不要總拖我后腿,或者拖別人后腿,這就謝天謝地了。”

  呂帥這話給三人說的都很尷尬。

  他們卻無力反駁呂帥。

  尤其姚瑤,完全就是拖累別人的巨嬰級的存在。

  被呂帥挑明了這層遮羞的窗戶紙,姚瑤感覺特別內疚,又摳手又咬嘴唇的,恨不得找條地縫鉆了。

  “你們的末日之旅,從現在要正式開始了。”

  就像教官一樣,呂帥給三人指向了地上并排擺著的三具尸體:

  “末日求生的第一課,就是要挖血尸的晶核。未來我們只有靠這些晶核,才能變得強大;只有吃這些晶核,我們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曹衛東明白呂帥的意思了,問說:“你是要我們挖血尸的晶核嗎?”

  “對,你們只有親手挖過晶核,才能切實的明白,這些血尸并不可怕,它們只是我們升級的工具。”

  見兩個女孩聽說要挖血尸心臟,小臉都被嚇白了,在強裝鎮定。

  呂帥特意勸慰二人:“你們一定要排除心理障礙,別把他們當人看,也別把它們當成怪物,恐懼它們。就把它們當成是我們升級的道具就可以了。你們要是能把心態朝這個方向扭轉過來,未來遇上它們就不害怕了。”

  呂帥拿自己舉例:“反正我現在看這些血尸朝我沖,就覺得它們是來給我送晶核的快遞員。你們要能有我這心態,就不怕血尸了。”

  南宮櫻默默苦笑,腹誹一句:那是因為你實力強!普通人,誰敢把血尸當成是送快遞的啊!

  見曹衛東被他說服了,搓著手已然躍躍欲試。

  呂帥便道:“老曹,你先來給兩位姑娘打個樣,挖了這剛剛追你的女血尸的晶核,這種空間系血尸的晶核特別漂亮,是純黑色的,會發光。”

  曹衛東一怔,問說:“你怎么知道的?你之前打出過這種空間系的異能晶核?”

  “是啊,我不是說了嘛,我殺了好幾只這種空間系的血尸了。要不怎么知道的它們變不沒人,只能變沒東西。”

  南宮櫻很是意外,問說:“這種空間系的血尸很常見嗎?”

  “很常見。”

  覺得“很常見”不足以形容空間血尸的常見性,呂帥又補充說:“這種空間系的血尸,可能是所有異能血尸里最常見的類型,基本上幾十只血尸里就會有一只空間系的血尸。”

  曹衛東咋舌道:“這么常見?”

  “對,就是這么常見。”

  呂帥給三人講述起空間系異能的特點:“空間系的異能看起來好像挺厲害的,只要是沒生命的物體都能收進空間,但其實這異能弊端特別大,首先就是往空間里收納和取出物品時,會非常消耗精力和體力。另外就是,東西放到異能空間后,異能者會承載到空間里物品的一部分重量。”

  呂帥拿那女血尸舉例:“就像剛剛那女血尸,就是興奮過頭了,把好幾噸重的鐵絲網給收進了空間,結果被壓的趴在地上起不來了,并且不通過外力,它自己還取不出空間里的鐵絲網。這純粹就是作繭自縛,它自己把自己給玩死了。”

  南宮櫻聽得眼睛一亮,心想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那女血尸會詭異的趴在地上掙扎呢,原來是被它自己吸進空間的鐵絲網給壓住了。

  這么想來,這空間系異能好像真的不是很好用。

  把重要物資收進空間后,異能者會時時刻刻都背負上物資的重量。

  如果往空間里放太多東西,異能者就純粹是給自己找罪受了。

  就連睡覺都要被壓,滋味估計比鬼壓床還不舒服。

  要是有太多東西需要收進空間,還不如把東西放到隱蔽的地方藏好呢,那樣就不用一直負重行動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