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75章 自作孽難活
  就見那女血尸并沒有追過來,而是像是被什么東西壓住了身體。

  它正趴在甲板上呢。

  仿佛背后壓了一具千斤重擔。

  讓它動彈不得。

  “Gee!Gee!Gee!”

  女血尸瘋狂的尖叫著,四肢撐著甲板,玩命的掙扎,想要把身體給撐起來。

  但胸口只撐起寸許——

  “啪!”

  它就又被背后的千斤重擔給壓回了甲板。

  “Gee!Gee!!”

  女血尸無能狂怒的玩命尖叫,但就是挪動不了身體半寸。

  呂帥看的有點懵逼——

  這女血尸在撒什么癔癥?

  莫非是……有人在用異能壓制這女血尸?

  想到這種可能性。

  呂帥立刻變得很警覺。

  將腰后的消防斧抽出來,朝四周圍警戒。

  露天的運動場上,只有隨風飄動的護欄網,沒有任何異常的身影出現。

  呂帥扭回頭,審慎的看向了南宮櫻三人。

  這三人里……

  有人扮豬吃虎身負異能?

  就見曹衛東已經爬上豎梯老高,正在氣喘吁吁的攀爬逃命呢。

  姚瑤哭傻了,靠在大煙囪底下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這兩人肯定都沒異能。

  反觀南宮櫻,顯得異常鎮靜。

  見呂帥朝她看過來。

  南宮櫻不解的和呂帥對視上,皺眉問:“怎么了?”

  呂帥朝南宮櫻招了招手,讓南宮櫻過來。

  南宮櫻猶豫著走向呂帥。

  繞到大煙囪側面,順著呂帥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就見那黑眼睛的女血尸正被什么東西壓在地上掙扎,樣子說不出的詭異。

  “什么情況?“

  南宮櫻驚訝的扶住了玳瑁眼鏡,對眼前的一幕表示出嚴重的不解。

  “是你弄的嗎?”

  呂帥試探性的問南宮櫻。

  “我弄的?”

  南宮櫻被呂帥問懵了。

  “你是不是覺醒什么異能了?”

  呂帥挑明了問南宮櫻。

  “沒有啊。”

  南宮櫻腦子轉得快,立刻就明白了呂帥為什么這么問她。

  忙講說:“我要有異能就好了,我求之不得呢!但我沒有,那女血尸不是我搞的。”

  “那是誰在壓制它?”

  呂帥壓低聲音問南宮櫻。

  詭異的場面讓他越發的緊張了。

  能感受到呂帥的緊張。

  南宮櫻也被搞的緊張無比,低聲分析說:“這附近……還有別的幸存者嗎?”

  “不知道,我反正沒看見。”

  呂帥說著朝遠處張望,它們所在的12層甲板,只有船頭部分有建筑物,船尾沒有建筑物了。

  養生會所二層和雷達觀景臺那邊,看不到有什么異常的情況。

  那邊距離他們現在的位置有一百多米遠。

  就算藏著身負異能的幸存者呢,也沒法做到如此精準的壓制眼前這個女血尸吧?

  呂帥突然覺得哪不對勁。

  大煙囪底下……好像少了些什么。

  他之前沒看到曹衛東拉鐵絲網砸女血尸,也沒看到女血尸把鐵絲網全盤吸收的一幕。

  這時覺得大煙囪底下變得異常空曠。

  呂帥猛的覺察出了異常。

  回頭問已經爬了有三層樓高的曹衛東:“老曹,你別爬了!咱們卷的鐵絲網哪兒去了?”

  南宮櫻小聲告訴呂帥:“鐵絲網讓那女血尸變沒了。”

  曹衛東同一時間喊著告訴呂帥:“被變沒了!那女血尸太恐怖了!大卷的鐵絲網都被它變沒了!”

  “那么大一卷都變沒了?”

  呂帥著著實實吃了一驚。

  那一大卷鐵絲網,估計得有好幾千斤重,竟然全被女血尸吸收了!

  南宮櫻很肯定的點了點頭,講說:“都沒了,一瞬間就沒了。”

  “Gee!Gee!”

  女血尸的尖叫,已經透出了幾分痛苦的味道,它反復掙扎著,但就是掙脫不了背后壓著的千斤重擔。

  呂帥突然想到顧城香之前說的——把東西吸收進異能空間,會很費力氣,就好像真的動手搬了那些東西似的,會覺得很累。

  再看眼前這女血尸被千斤重擔壓的動彈不得的樣子。

  呂帥一下子就想通了——

  這女血尸不是被其他異能者壓制了。

  它是被自己吸收進異能空間的大卷鐵絲網給壓制了!

  被吸進異能空間的物體,大概率會給異能者一定的重量承載。

  可能有幾十分之一的重量,會承載到異能者身上。

  那女血尸就是被它自己吸進異能空間的鐵絲網的重量給壓住了。

  鐵絲網的全部重量至少有幾噸重。

  如果全都壓在女血尸身上,女血尸非被壓成肉餅不可。

  看女血尸尚能靠四肢把身體撐起來寸許。

  目測它身上承載的重量有幾百斤,最多不超過一千斤。

  這個重量,大概就是鐵絲網的幾十分之一重。

  女血尸吸收鐵絲網的時候,肯定是過于亢奮了,沒想著這鐵絲網有這么一大卷。

  吸收的一瞬間,便耗盡了它所有的力氣。

  它現在想搬也搬不出來了。

  這是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過它既然能把鐵絲網全都吸進去,肯定也有能力把鐵絲網再“吐”出來。

  意識到這件事的嚴峻性后。

  呂帥二話不說,立刻朝女血尸沖了過去。

  趁它病,必須要它命!

  絕對不能給女血尸喘息的機會!

  奔跑過程中。

  呂帥將消防斧又插回了腰后,以免被女血尸變沒。

  他要徒手打死這女血尸。

  “你小心啊!”

  南宮櫻在背后緊張的提醒著呂帥。

  “GeeGee!”

  女血尸歪著腦袋看到了白T恤上已經被蹭了大片尸血的呂帥朝它沖過來。

  預感到大限將至,它拼命的尖叫,掙扎。

  想要在最后一刻把異能空間中的鐵絲網整體搬出來。

  呂帥卻不給女血尸調整的時間。

  幾步就沖到了女血尸背后,跳起來,掄開拳頭,往女血尸的后心處猛砸。

  “嘭!”

  女血尸的后心變異血管挨上了呂帥的閃電暴拳。

  身體猛的一震——

  “嘩啦啦啦!”

  被它吸進空間的大卷鋼絲網,竟被呂帥這一拳給捶了出來!

  那感覺就像打怪爆寶箱一樣。

  女血尸面前憑空炸出一大卷鐵絲網。

  呂帥被這意外的變故嚇了一跳。

  后面看著的南宮櫻,亦驚圓了杏眼。

  這場面實在太離譜了——

  呂帥一拳怎么就打出來了這么一大片鐵絲網啊!

  科幻電影都不敢這么拍!

  呂帥反應神快,知道女血尸要脫離束縛。

  急忙讓炸裂的電流涌進臂膀。

  往女血尸后心猛砸,又補了一拳。

  “嘭!”

  他這拳帶著閃電的力道,勢如破竹!

  女血尸后背上的變異血管被硬生生砸斷了好幾條。

  噴出的紫血,濺了呂帥一臉。

  女血尸的肩胛骨和胸肋骨,無法抵抗呂帥銳不可當的重拳。

  應聲斷裂。

  其中一根胸肋骨往內掰斷,扎爆了女血尸的變異心臟。

  就像有一顆高壓水球在女血尸胸腔里爆開。

  它胸腔明顯鼓了一下,跟著就癟了下去。

  女血尸的身體開始瘋狂的抽搐。

  全身血管都縮回了體表。

  最后呈現出了一具趴在甲板上渾身皮膚都開裂的裸尸慘狀。

  一絲不掛那種。

  但沒有一點性感的味道,只讓人覺得殘忍。

  就好像被凌遲過一樣,身上沒有一寸皮膚是完好的。

  就連臉皮都是裂開的。

  它腦袋歪著趴在甲板上。

  黑洞洞的雙瞳,到最后仍呈現著純黑的顏色。

  詭異的瞪著南宮櫻的方向,給南宮櫻看的后脊梁直冒寒氣。

  南宮櫻不敢再看在地上抽搐的女血尸了。

  別過目光去,回頭叫在豎梯上越爬越慢的曹衛東:“你別爬了,曹總,下來吧,呂帥把那女血尸打死了!”

  “打死了?”

  曹衛東聞言停住了攀爬的動作。

  剛剛腦子一熱,他玩了命的爬煙囪,想要躲女血尸。

  但爬爬,他就冷靜了,繼而變得手抖腳抖無限緊張。

  他有比較嚴重的恐高癥。

  爬到三層樓的高度后,他就不太敢往上爬了。

  并且他想到,呂帥在大煙囪頂上養著血尸呢。

  他要爬到頂上,有可能看到很嚇人的一幕。

  于是越發的不敢往上爬了。

  這時借著南宮櫻叫他的機會。

  曹衛東立刻改爬為下。

  盡量不看下面,緩緩的往下走。

  呂帥這邊見女血尸被他兩拳捶死了。

  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他心想這女血尸怎么這么不禁揍呢?

  他第二拳打的有點猛了。

  他其實沒想捶死女血尸,只想給女血尸捶暈過去,讓女血尸心臟驟停。

  見識過女血尸“吞吐”鐵絲網的一幕后。

  呂帥想利用這女血尸的空間異能,幫他們把鐵絲網運回客房區。

  之前看鐵絲網太重,呂帥和曹衛東計劃著把鐵絲網卷成幾段,砍開,分次運回。

  而異能女血尸可以一次性的吞掉所有鐵絲網,正好能幫它們運輸。

  現在女血尸被他打死了。

  這個運輸大隊長算是用不上了。

  不過受到女血尸的啟發,呂帥覺得他們可以用空間異能來運鐵絲網。

  看女血尸這個反應,空間異能往里面囤貨,異能者本身要承受相應的重量。

  但應該只承受幾十分之一。

  同時,異能者吸收物品時,也要消耗掉相當大的體力。

  到時他們還是要把鐵絲網截成幾段。

  然后承載鐵網幾十分之一的重量來搬運,這樣比他們硬搬要省力很多。

  抄出了腰間的消防斧。

  舉起來,準備劈開女血尸的后心,挖心取核。

  但把斧子都舉到空中了。

  呂帥突然想到什么,沒有劈下去。

  他扭頭看了一眼一直在關注著他一舉一動的南宮櫻。

  見南宮櫻表情不適,好像不太敢看他挖心取核的一幕。

  呂帥覺得有必要磨煉一下這些“新兵”。

  之前在舷梯口砍死的那對敏捷型和力量型的血尸,他還沒來得及取它們的晶核呢。

  正好把那兩具尸體拉過來,給南宮櫻他們試手。

  他要讓南宮櫻三人親自體驗一下從血尸變異心臟里攪動著挖出晶核的滿足感和成就感。

  (南宮櫻三人:我們真的謝謝你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