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末日郵輪 > 第67章 也是我祖宗
  曹衛東剛想抽口煙,發泄一下心中的煩悶。

  一扭頭。

  就見屋里走進來一個身上黑衣黑褲都沾滿了尸血的男人。

  男人腰間掛著一條戰術腰帶。

  掛的很高,勒著最上面一排腹肌。

  這個掛法不怎么帥氣,卻很實用。

  只看這條腰帶掛的位置,曹衛東就能判斷出這男人不簡單,是個典型的實戰派。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呂帥了。

  沾血的黑T恤,已經粘在了呂帥身上,秀出了他肩寬背闊腰條精干的肌肉輪廓。

  一看呂帥那大臂的維度就知道,這人平時肯定常健身。

  乍的看到呂帥。

  曹衛東覺得呂帥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

  仔細一品才品出來。

  呂帥和他年輕時紅遍過大江南北的“許文強”很像。

  呂帥的五官很柔和,不是那種面相很犀利咄咄逼人型的帥哥。

  但他柔和的五官背后,似乎隱藏著一股爆發力很強的殺氣。

  仿佛一瞪眼,就會揮斧子砍人那種。

  說白了就是有點神經質。

  曹衛東算是見多識廣的。

  他很清楚,擁有這種神經質性格的人是最可怕的。

  因為你不知道這種人微笑的背后,藏著的是真誠還是刀子。

  同坐在沙發上的南宮櫻和姚瑤見到呂帥后,第一反應都是這人好有派!

  雖然呂帥不像郭超超形容的那么帥炸天。

  但呂帥身上自帶一種尸血漫天的那種臭烘烘的強大氣場,一出現就會把所有人的目光焦點都搶走。

  呂帥殺血尸殺的有點神經麻木了,面無表情的和曹衛東碰了碰目光。

  而后轉頭看向了沙發上的兩個女孩。

  南宮櫻他認識,在新書發布會上見過。

  剛才隔著落地窗,又見了一次。

  但之前南宮櫻都沒戴眼鏡。

  一雙很像賈靜文的美人杏眸,神韻內斂。

  這時戴著有些呆板的玳瑁眼鏡,搞的南宮櫻身上多了幾分老氣橫秋的氣場,一點都不像她新書發布會時那么青春靚麗光彩照人了。

  不知道這女作家是不是故意在借眼鏡扮丑。

  如果是的話,那她成功了。

  南宮櫻旁邊坐著的大胸女孩,橢圓的頭型讓人過目難忘。

  她應該就是南宮櫻的女助理姚瑤。

  姚瑤之前被郭超超吹暈了,無比崇拜呂帥。

  這時感受到呂帥身上那股冷峻又強大的氣場,姚瑤立刻站了起來,沒好意思繼續坐著。

  南宮櫻見姚瑤站起來,自己也不能再坐著了,以免顯得不禮貌。

  她也站起來恭迎呂帥的“大駕光臨”。

  見兩個女孩都站起來迎接他,呂帥友好的朝兩個女孩點了點頭。

  還無形裝逼的朝兩人壓了壓手,示意她們可以坐下了,沒必要站起來。

  南宮櫻扶著玳瑁眼鏡,輕輕回點頭,和呂帥致意。

  姚瑤則有點手足無措,冷不丁的看到呂帥背后掛著的消防斧,她有點被嚇到。

  正往床頭柜里分類收納晶核的郭超超,見呂帥回來了,放下手頭事。

  立刻過來招呼道:“來來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就是咱們船上的救世主——呂帥!呂大仙人!”

  “你大爺啊,你別老胡謅。”

  呂帥被郭超超搞的很無奈,哭笑不得的回啐了一句。

  將消防斧摘下,立到了墻根下。

  勒著肋骨叉子的戰術腰帶也摘了下來。

  沒有了戰術腰帶的束縛,呂帥身上立刻松快了很多。

  人的情緒也放松了。

  臉上帶出了自然的微笑。

  經郭超超介紹,和屋里三人都認識了。

  “哎?小艾雷呢?”

  突然發現小艾雷沒在屋里,呂帥問郭超超。

  “小艾雷去南宮她們屋睡覺了,咱們屋太吵,她們屋安靜點。”

  郭超超說完,又壓低聲音問了一句:“那小子的母親……?”

  “唉……”

  呂帥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表示艾母已經沒了。

  南宮櫻和姚瑤神色齊黯,心酸的替小艾雷感到傷心。

  站在陽臺上抽煙的曹衛東,聽說小艾雷的母親沒了,忍不住又想到了他家里的妻兒。

  心情不由變得很煩悶。

  那娘兒倆都是A型血,大概率要變血尸。

  如果現在在陸地上就好了。

  那他肯定不顧一切的回家去找妻兒。

  不管他們是生,是死。

  他都要回去看一眼。

  這樣心里才能徹底“踏實”。

  然而現在,圍在他周圍的是茫茫無際的大海。

  他們這艘破船,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靠岸呢。

  就算從魔都靠岸了。

  國內若是大亂。

  想從魔都返回帝都,也將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但不管怎樣。

  這條回家的路,曹衛東都要走。

  就算死,他也要死在回家的路上。

  呂帥見曹衛東在陽臺一邊抽煙,一邊從陽臺側面往凸字門廊前的露臺打量。

  明顯是在警戒,擔心那邊有血尸或陌生人靠過來。

  呂帥目光中透露出了認可性的贊許。

  這個很像糙漢子的副總,看樣子是個粗中有細的男人。

  就是不知道他膽子大不大。

  回頭得帶著這副總出去殺殺血尸。

  在戰斗中,最能檢驗一個人的性格和人品。

  “嗯……”

  床上被捆成了粽子的黎冉冉,在昏睡中很不舒服的扭了扭身體。

  痛苦的呻吟了一聲,顯然是被勒疼了。

  呂帥正站在床邊呢。

  他低頭看向黎冉冉。

  就見黎冉冉的臉色仍有些虛白,但并沒有艾母那種毛細血管擴張的跡象。

  呂帥猜黎冉冉應該不會變異了,只是太過心力憔悴,在疲憊的睡覺。

  “黎冉,黎冉。”

  呂帥俯下身,輕輕叫了黎冉兩聲。

  黎冉眼皮微微動了一下,但并沒有回應。

  曹衛東有點煩躁的抽了口煙,建議呂帥:“你要想叫醒她,直接彈她個腦崩兒。一個腦崩兒,她馬上醒過來。要是醒不過來,就真醒不過來了,你叫了也沒用。”

  呂帥無語,他肯定不能彈黎冉冉腦崩兒啊。

  他手勁這么大,一個腦崩兒,準給黎冉冉彈成腦震蕩。

  呂帥也不叫黎冉冉了,掀開空調毯。

  將黎冉冉上半身的束縛繩給解開了。

  南宮櫻她們都從郭超超口中得知了,黎冉冉之所以被綁,是有可能變血尸。

  現在見呂帥解黎冉冉身上的繩子,她們不免有些擔心。

  郭超超亦覺得不妥,連忙勸說:“老呂,你別解她繩子啊,她要變血尸了,咱們得控制住她。”

  “她不會變血尸了,要變早就該有反應了。”

  呂帥一邊說著,一邊幫黎冉冉翻了個身,把她全身上下的繩索全都解開了。

  可見黎冉冉白花花的四肢都被他用繩子勒出了血印子,他看著還挺于心不忍的。

  郭超超聽出了呂帥話里有話,便問:“你是見過幸存者變血尸嗎?幸存者變血尸的時候,身上會有什么反應啊?“

  “中毒的幸存者,毛細血管會擴張,慢慢凸出皮膚,就像那些血尸一樣。”

  呂帥拿自己舉例:“其實我就中過毒,最早的時候,我腳被劃破了,染了尸血,差點沒抗住就變異了。”

  “啊?”

  郭超超和姚瑤聽得齊齊露出了大驚失色的表情。

  南宮櫻則是玩味的看著呂帥,就好像一個抽離事外的記錄者一樣,用心記錄著呂帥身上發生的怪事。

  未來有機會的話,她一定會以呂帥為藍本,寫一本末日流的懸疑小說。

  曹衛東在陽臺上也聽著呂帥講話呢。

  這時插嘴問了一句:“那你怎么好的?吃晶核嗎?”

  “沒有,我是靠自己免疫力扛過來的。”

  呂帥特意強調:“其實不光是我,只要是幸存者,你們也一樣,身體里的免疫力都很強。只要大家意志堅定,就都能頂住病毒的侵襲,就算身上有些部位受傷變異了,也不用太擔心,都能變回來的。”

  呂帥又拿自己舉例:“那時我受傷,腳都腫成紫茄子了,腳上的血管全都繃出來了,和血尸的腳一模一樣。“

  “那后來呢?你腳自己好了?”

  問這話的姚瑤,表情是既揪心又好奇。

  “對,我睡了一覺,腳就自己好了。”

  呂帥以己為鑒:“反正按我的經驗看,大家一定要注意休息。只有休息好了,咱們的免疫系統才能達到最佳狀態。”

  屋里幾人都表示認同的點了點頭。

  曹衛東見呂帥沒像郭超超似的,滿嘴跑火車,也不裝逼,講話挺實事求是的。

  對呂帥的第一印象不錯,便沒像對郭超超那樣總挑刺。

  呂帥說著話,把黎冉冉身上繩子都解開了,還體貼的幫黎冉冉蓋好了空調毯。

  這個舉動贏得了屋里兩個女孩的好感。

  見呂帥起身后,正好站在了陽臺門口。

  曹衛東便抽出一根黃鶴樓來,遞給呂帥:“來一根嗎?”

  “來一根就來一根。”

  呂帥走出陽臺,很隨和的接了煙。

  還主動管曹衛東要了火兒,沒讓曹衛東幫他點煙。

  他自己點了煙,把火機還給了曹衛東。

  在陽臺上和曹衛東一起抽煙。

  他趁機問:“曹總……”

  才一開口就被曹衛東打斷:“別叫我曹總,叫我老曹就行。”

  “行,老曹,你是自己住1101嗎?“呂帥問。

  “不是,我和我助手倆人住。”曹衛東坦然回答。

  “那你助手人呢?”呂帥跟著問。

  “誰知道那小子去哪兒浪了。”

  說到助手,曹衛東態度有點不屑:“災難爆發前那個晚上,他沒回來。”

  歪著橢圓的腦袋聽呂帥和曹衛東講話的姚瑤,趁機插了一嘴:“史哥應該是去賭場了。”

  “你別瞎說。”南宮櫻從下面拉著姚瑤衣角,低聲提醒姚瑤。

  “我沒瞎說,真的。”

  姚瑤繪聲繪色的回憶道:“那天晚上我碰上史哥了,他還叫我一塊去賭場玩呢。我怕輸錢,就沒敢跟著去。”

  曹衛東沒好氣的和呂帥解釋了一句:“這小史,就是我助手,也是我祖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