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151章 得饒人處且饒人
    咣當!

    鐵門被推開了。

    從里面走出來的路斌瞇起了雙眼、用雙手遮住了額頭,班房里只有一扇窗戶,但冬日里的陽光卻不是他可以享受的,雖然家里也請托了朋友、也四處進行了打點,但問題是他至今已經換了四個倉了,要是再提出換倉的要求、那一定是會惹出麻煩來的。

    橫豎也沒多久就要上庭、就要判下來了,無罪脫身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路斌也算是成功的渡過了絕望期,準備認命了。

    不過等進入了探視室、見坐在長桌對面的竟然是鄭家的那娃娃,路斌還是吃了一驚。

    “謝謝啊,麻煩您了。”

    塞了兩包好煙給管教,鄭光威等路斌被銬在椅子上、管教出去了這才坐了下來。

    有白頭發了,抬頭紋也越發的明顯了,如果說進來之前是意氣風發、那現在就是頹廢消沉,不過那雙眸子里逐漸產生的憤怒、讓鄭光威確定這才就是真正的路斌,是烙印在他記憶深處那個邗山市的首富,那個靠巧取豪奪、通過把他父親鄭大民送進監獄而侵吞了鄭家的財產而上了位的那個混蛋、那個惡棍!

    鄭光威點了根煙,將火機和煙盒丟在了桌上。

    路斌盯著那煙盒、喉結聳動著卻不愿意在物質上落入劣勢,抬起頭盯著吐了個煙圈、神情悠然的鄭光威道。“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非要把我送進監獄?”

    “你搞錯了吧?是檢察院要把你送上法庭的,你的案子是公訴案件。”

    路斌嘴角抽搐了兩下,裝出來的平靜徹底消失了。“好、好、好!就為了那么點小錢,我都愿意加五倍、加十倍予以賠償了,為什么還不肯放過我?啊?你怎么可以這么的狠毒?”

    “狠毒?我不覺得你有資格說這個詞兒,”鄭光威素手將抽了小半截的香煙掐滅,盯著路斌的雙眼說。“你放心,你這案子肯定是不會判槍決的。詐騙而已,數額巨大也不過就是三到十年,再加上你的身份、還有悔過退賠的良好表現,我問過律師了,頂多也就是個五六七八年而已,進去以后記得好好改造,爭取出來能做一個對社會有意義的人……”

    “我艸你姥姥……”

    路斌怒吼著想要跳起來,但一只手被銬在椅子上、所以他拼了命也夠不著鄭光威面前的打火機,只是能徒勞的用指甲在木桌上摳搜。

    鄭光威就這么看著,盯著他那一下子就泛起了紅的眼珠,嘴角甚至很快就拉出了一抹弧度。

    守在門外面的管教氣急敗壞的沖了進來,路斌挨了幾巴掌被按了回去,另一只手也被銬在了椅子上,還被嚴令不許大聲喧嘩。

    “不好意思啊,給你們添麻煩了……”

    鄭光威道著歉、陪著笑臉,又塞了兩包煙,等探視室的門被關上了臉上的笑容這才斂去,重新給自己點了根煙這才來到了路斌的面前,見他怒目圓瞪、頸部的青筋暴起想要要拼命,露出了憐憫的表情。“人吶、都喜歡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去權衡、去做出判斷。但問題是同樣就是這么一件事兒,落在你身上的只是一個詐騙的罪名,頂多也就是個三五八年。但若是落在了我們鄭家的頭上,你想過會是怎樣的結果嗎?”

    路斌愣住了,充血的眼瞳之中閃現出了一抹狐疑。

    鄭光威也沒準備聽他的回答,連抽了兩口香煙、便把大半截的香煙掐滅了,抬起頭繼續說了下去。“銀行提前收貸,結果我爸就因為票據詐騙給抓了,他的罪名可比詐騙要狠的多啊,一百多萬呢,屬于數額特別巨大的范疇了,你詐騙不過是三年起、最高十年,我爸的罪名可是能被判死刑的……”

    “不可能!你爸既不具備主觀故意、也不具備實施詐騙的條件,銀行提前收貸所導致的財務問題,只要說清楚了,頂多是承擔損失外加賠償和罰款……”

    啪、啪、啪!

    鄭光威鼓起了掌。

    路斌怔了下臉色刷的一下子就白了。

    “我爸那腦子、跟路廠長真的是沒辦法比啊,栽在你的手里一點都不怨。要不是我撬開了勝利貿易公司劉力行的嘴,換成我媽聽你這么一分析,保證會開心的要死……”

    “什么?”

    路斌驚呼,騰地一下子想要起來、卻因為兩只手都被銬在椅子上而未能如愿,彎著腰、姿勢古怪。

    “我爸的廠子固定資產是有兩三百萬呢,但出了事兒、設備能不能賣出個破銅爛鐵的價兒都成問題,再加上我爸膽兒也大,連我家在鎮上的房子都抵了出去,要不是現在你進來了、我爸在外面,年三十我跟我媽可能都不知道晚上能去哪兒,你怎么就敢認為我會放過你的?啊?誰給你的信心呀?”

    路斌咬著牙一字一句的道。“得饒人處且饒人……”

    “要是現在關在這兒的是我爸,探視他的人是你,你會繞他嗎?”

    “我……”

    “愛誰饒誰饒,反正,我不饒!”

    鄭光威的話讓路斌的臉由白轉紅、又由紅轉了紫,嘴唇哆嗦了起來。“你、你個小畜生,你到底想干什么?”

    “專門過來羞辱你,來看看你是怎么的狼狽、怎么的落魄、怎么的可憐、怎么的可悲。所以現在啊,我大可以放心的回家去過年了。”

    路斌被氣的七竅生煙、正待破口大罵,鄭光威卻是指了指探視室的門,路斌扭過臉見站在外面的管教正透過門上的窗戶往里面張望著,趕忙低下了頭。

    鄭光威收起了擺在長桌上的香煙和火機,像是突然想起來了一樣轉過臉說。“哦,路廠長啊,倒是還問你個事兒了,宣傳辦的莊翔你認不認識?”

    路斌扭過了臉,橫豎是遭羞辱,索性不理不睬。

    “路廠長,你先瞅一眼,難道就你一個人不覺得路景榮跟他越長越像了?”

    鄭光威捏著兩張照片的邊角拿給路斌看,一張是他兒子路景榮的、一張是宣傳辦的莊翔,結果路斌也就像是瘋了一般,怒吼、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