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146章 文盲聘英才
    刊載于晨報上的新聞‘文盲廠長年薪十萬聘英才’大標題,根本就引不起回家等著過春節的陳靜興趣。

    邗山這么巴掌大點的小城市、工資每個月才小幾百而已,年薪十萬招財務總監,明顯是噱頭、是炒作、是無聊,真以為全球通用的ACCA執照只值這么點的薪酬?

    見女兒把遞過去的報紙給扔了回來、陳媽媽急了。“哎呀,你就過去談一談嘛,你又說老外的公司里又是什么天地板、又是什么歧視的、又是什么不通人情,你在那邊又要租房子、還要乘公交地鐵什么的,這個廠已經被港商給收購了、不再是國營企業了,你就過去瞅一眼、聊兩句,權當是休息,說說話、聊聊天,又不會少你一塊肉的,何況要是真的成了還給配車、配司機,你在家閑著也是閑著……”

    “不是什么天地板、是職業天花板啊!再說回來之前我在深城待了好幾天呢,財務總監這個詞兒是舶來品,內地這些土包子鄉鎮企業家、不過就是在搞噱頭而已,您真以為這錢好拿的呀?又是試用期、又是資金任務的,沒點背景、搞不來資金的,這種企業可不跟你談什么契約、分分鐘翻臉就攆人了,我攢了三年的假期才好不容易回來過個年,您就讓我在家里好好歇一歇吧……”

    “靜靜啊,女孩子不能懶的,再說你年紀也不小了,對門的秀秀比你小好多呢,你瞧瞧,人家的孩子都已經滿地跑了,媽也不是在逼著你結婚,可你的個人大事總是要考慮的吧?告訴你說啊,我跟你爸可都不允許你帶洋鬼子回家,丟死個人……”

    被念叨、被數落、被埋汰,陳靜實在是被磨的沒辦法了,得知老媽還給報了名、還約了面試的時間,曉得要是不去老媽能念叨她到過完年,只好拎起了皮包出了門。

    雪還在下著,雪粒兒砸在臉上有些難受,公交車擠不上去、出租車也打不著,見時間還早、距離也不算很遠,陳靜也就干脆徒步向前,等找到了她媽說的那家咖啡館見鞋臟了、褲腿也濕了,覺得自己腦子是壞掉了,才會千辛萬苦的就這么過來了。

    來都來了,難道轉身就回家?

    帶著濃重的懊悔和些許的怒意,陳靜進了咖啡廳迅速確定了面試的位置,因為那面試官的年輕而倍感詫異、也就越發覺得這事兒不靠譜了,徑自越了過去、點了杯咖啡也就打開了手提電腦,佯裝在看資料、實際上卻是開始了偷聽。

    鄭光威的手邊就擺著份晨報,標題讓他誤以為是出自于某震驚部的,不過看了內容也就一笑了之,斷章取義、博取眼球的水平實在是有限,比溫開水強一點、距離真的讓人一看就‘震驚’還差的遠呢。

    雪從昨天下到了今天、他一早是小心翼翼的開車過來的,提前了一刻鐘、所以在車里也就觀察了十分鐘,因為根據人事部門那邊的統計、真正符合要求的根本就沒有!

    國內九一年才有了注冊會計師的考試,這幾年全國也就那么些過了關的、數量真的是很少,政府部門、大國企、金融單位、外資企業、跨國公司幾乎把這些人給瓜分光了,零星有那么幾個漏網之魚、十萬的年薪雖然看起來挺高,但邗山不比北上廣深,這么高的薪水能不能真的拿到手、才是求職者們所關注的重點。

    結果還真就是不出所料,有工作經驗的、關心的是這年薪拿不拿的到手,合同怎么簽、簽幾年、有沒有額外的任務指標之類的,可問題是年紀輕輕、明顯就是大學剛畢業又或者是還沒畢業的,長得漂亮難道就覺得能通過謊報文憑和能力、就可以蒙混過關?

    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眼前這位為了彰顯身材窈窕而只穿著件襯衫的漂亮女孩,真的是沒有。

    人事科整理的資料就沒有打開,鄭光威根本就不想再浪費時間了。“請回吧。財務總監這個職位、以你的狀況而言是無沒辦法勝任的……”

    “我年輕、我能吃苦,而且我學什么都挺快的,真的、真的,不騙你!大哥,幫幫人家啦……”

    擱在桌上的右手被抓了過去,鄭光威感受到了冰涼和滑膩、卻心無波瀾,很想跟眼前這位胸大腿長、擺出了一副可供食用姿態的漂亮女孩說,不要以為面試官年輕、又是男的,就可以把自己的智商當成是負值,這是招聘、又不是在夜店里選公主,學歷達不到、經驗一看就沒有卻敢以說謊的方式獲得面試資格,也就是這里是咖啡館、不是國棉總廠的人事科,不然鄭光威都有點想喊非禮了!

    不知道是鄭光威的冷漠、還是他那表情實在是過于嫌棄,女孩松了手、擺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樣又央求了起來。“人家畢業證書是還沒有拿到手,不過人家真的已經開始實習了,就給個機會吧,財務總監不行,會計、出納都可以的……”

    “前臺迎賓,O不OK?”

    女孩愣了下可就瞪起了眼。“你把我是什么人啊?”

    “你把自己當什么人、別人就會把你當成是什么人。趕緊穿上外套吧,凍感冒了、這個年可就過不安生了。”

    噗……

    陳靜實在忍不住了笑出了聲。

    高跟鞋在木地板上的敲擊聲、迅速的遠去了,陳靜抬起頭可就被靠背那邊冒出來的腦袋給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拿起報紙擋住了自己的臉

    “拿反了!”

    陳靜一怔,定睛一看可就納悶的反駁。“沒反……”

    “沒反也挪過來吧,聽的也差不多了。”

    陳靜曉得上了當、有點作弊被逮住的惶恐卻也覺得這個面試官挺有趣兒,挪過來坐好、正待好好打量一下這個不像是面試官的面試官、鄭光威已經開了口。“名字、性別、學歷、就業經驗,家庭住址、婚否,有沒有孩子,孩子平時由誰帶,家庭有什么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