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118章 錯了就要認
    路景榮暴怒的跳了起來,卻被走進教室的班主任胡云霞殘酷的鎮壓了。

    “不要以為考完了就沒事兒了、就可以肆意妄為了,這里是學校、不是你們自個的家!等成績出來了、我看你們還有什么可樂呵的!現在宣布一下學校的通知,年級排名過低的未必能參加高考,所以不想學的、想要提前去上班的,從今天開始就可以去教務處登記領畢業證了,仍然想要沖刺高考的、那從后天開始繼續到校……”

    除了關于勸退的事兒、班主任胡云霞的通知并沒有什么新意,無非是什么時候出成績、什么才正式放假、什么時候需要返校,等結束了便揪著路景榮的后脖領、一路呵斥著走向了行政樓,顯然不打算就這么放過他了。

    在胡云霞多年的積威之下、教室里的學生們等她走遠了才開始討論,年級排名低于一百、會被學校勸退的事兒其實在月初就有在學校里傳了,因此參加期末考試的人數也就只有平時上課的三分之二,那些成績吊車尾、又或者是家境不好的,更是提前就準備好了畢業紀念冊,給高中生涯畫上了句號。

    榮靜芝從前門追了出來、在樓梯口才把鄭光威追上。“哎?你干嘛總是要去撩撥他?他已經很慘了,我聽說他爸被抓起來了……”

    “抓起來好啊,社會上也能就此少個敗類、監獄里多個勞動工人。”

    榮靜芝皺起了眉頭。“你怎么就沒有點同情心呢?”

    “同情心?同情心不是因為誰倒霉了、就應該去同情,而是因為遭遇了不公而值得同情而給予同情。你還小、不懂這些個,我原諒你了。”

    榮靜芝啼笑皆非。“什么呀、胡說什么呢?我小?你又不比我大多少!”

    鄭光威下意識的瞥了一眼,榮靜芝穿著件薄款的羽絨服,勾勒出來的胸部輪廓雖然比不得那些成熟女性、但在她這個年齡而言卻顯然相當堅挺,不過欣賞一下也就罷了,若是因為這個去開玩笑、那就顯得有些下流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目光停留的時間稍微長了一些、還是少女本就生性敏感,榮靜芝臉頰上騰起了兩朵紅云、眸子里也閃過了一抹惱怒。“你看什么呢?”

    “以后別在羽絨服上別團徽了,會跑毛的。”

    榮靜芝松了口氣、但還是覺得有些羞恥你,聽見同學們嘻嘻哈哈的聲音心里有些慌便趕緊下樓,等到了一樓才意識到自己還有正事兒忘了說,抬起頭見走廊里站著的穿貂皮大衣的女人有些臉熟、愣了下才記起來在家長會上見過,似乎是路景榮的媽。

    “你是三班的班長,榮靜芝吧?”

    “呃……是我。”

    “你們班才放?”

    “恩,我們班放的遲,路景榮被班主任喊去辦公室了……”

    崔桂云撇了一眼行政樓便道。“你們班上有個叫鄭光威的,他走了嗎?”

    榮靜芝愣住了,不自覺的回過頭將目光投向了剛走下樓梯的鄭光威。

    鄭光威注意到了這個穿貂皮大衣的女人,雖然之前沒照過面兒、但他又怎會不知道這就是路斌的老婆,走過去便道。“有事兒?”

    崔桂云點了點頭,見學生們涌了下來、便指了指教學樓的北邊,示意他跟自己過來。

    見榮靜芝似乎有些擔心、鄭光威給她一個沒事兒的眼神也就跟了上去,繞過了教學樓、隨著崔桂云來到了涼亭。

    “鄭光威,要怎樣你才肯放過景榮他爸爸?”

    鄭光威將手插進了口袋。“我不懂你在說什么。”

    “別裝了,景榮他爸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你非要置人于死地?你跟我家景榮還是同班同學,兩年多了,你……”

    鄭光威轉身就走,崔桂云沖過去、張開雙臂將人又給攔了下來。“好好好,我不問原因了,我只求你能放過他爸爸!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答應你,好不好?你說、你說……”

    鄭光威后退了兩步、拉開些距離。“詐騙不是自訴案件,不是說不追究、就能不追究的,你該去找檢察院、找法院,再不濟去找個好點的律師,找我?沒用的。”

    “鄭光威,你不用瞞了,證據是你找人去收集的,港商也是你邀請過來的,所有的事兒都是你一手安排的、你想隱瞞什么?啊?我們家怎么得罪你了,你非要鬧成這樣?”

    路家父子曾經做過些什么,如何的囂張跋扈、如何的仗勢凌人,鄭光威很清楚、甚至不太愿意去回憶,而眼前這個女人、他原本是不太清楚情況的,但趙德喜找來的老班長和戰友所提供的訊息,讓他對眼前這一位的情況也有所了解,談不上憎惡、但也絕不會有好感,見對方還擺出了一副忍辱求全的模樣可就冷笑了起來。“如果陰謀得逞了,你說你們家會放過我爸、會放過我們一家嗎?”

    崔桂云愣住了。

    “所以說啊,錯了就要認、挨打要立正,不要再有什么幻想了。更何況你還年輕、還有選擇的機會。”

    崔桂云臉色驟變。“你、你什么意思?”

    鄭光威目光越過了她的肩膀、見她兒子路景榮正往這邊來,也就淡淡的道。“還有,管好你兒子。”

    這是提醒、還是威脅?

    崔桂云一時間拿不準,但是在校園里她也不會任由兒子跟對方發生沖突,更何況單以體格而言,她兒子還真不是對手……

    站在花圃旁一直在等,榮靜芝見鄭光威一臉輕松的回來了便走過去問道。“他媽找你干嘛?”

    “沒事兒。”

    榮靜芝不滿的鼓起了臉頰、見他竟然擺了擺手就準備離校了,追上去有些郁悶的告訴他,下午三點在萬家福門口集中,班費可能還未必夠、所以每個人還需要準備些錢。

    “那就是說不參加的、班費就不退了?”

    “剩下的班費如果退的話、每個人也才一塊多錢,住得遠的、不準備再來了的下午就回家了,何況明天還要上課,估計能來參加的也不會很多……”

    “那邊都有什么歌廳啊?我怎么不記得?”

    “好像是叫愛琴海,條件不算是很好、但價格挺便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