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117章 出名要趁早
    唰唰唰……

    在試卷上落筆的動靜、在同一間教室里卻產生著迥然不同的效果。

    奮筆疾書的學生會覺得這樣的動靜和諧且美妙,而絞盡腦汁也做不出來題的、卻覺得這動靜比兩塊玻璃相互刮擦的聲音都刺耳、都扎心。

    只用了五十分鐘就搞定了最后一門,鄭光威習慣性的扭動著脖子、捶打著自己的后腰,等注意到監考老師正盯著這邊、這才意識到他在縣二中高三六班的教室里,正參加著高三上學期的期末考。

    試卷難不難、鄭光威真的不清楚。

    反正陪讀都能達到一本線、又是身為蘇省的考生,要是沒點自信還得了?

    也許是因為執念、也許是因為遺憾,所以在他陪讀的那兩年、雖然白天忙、晚上還要陪著孩子一起大量的刷題,不過那兩年卻真的是樂在其中,雖然高考本身槽點滿滿,但真都可以說是在刨除掉那些所謂‘出生在羅馬’的考生之后,在某種程度上而言高考、真的相對公平且公正的選撥了。

    只是生于蘇省的孩子們實在是太苦了,噩夢級的挑戰難度、沒哪年不被家長、學生和老師們能夠一起吐槽的,乃至于蘇省的家長們在高考結束之后都只能在辦公室里交流考生們的作文,原其根本原因自然是因為其他幾門考試、家長們根本就沒辦法交流,連題目都看不懂啊……

    試卷被突然抽走了。

    鄭光威抬起頭見是監考的六班數學老師、也就放下了筆。

    “呦?還寫滿了?不準備交白卷了?”

    “交白卷要是能上大學、我保證連名字都不寫。”

    監考的數學老師黑了臉、把試卷往桌上一拍便道。“就你這水平、寫不寫名字都一樣!”

    這一聲怒喝、引得前排同學們頻頻回頭,鄭光威倒是泰然自若,反正出這份試卷的水平出的沒人家葛大爺的高,想要讓考生們哭著走出考場、那基本上是沒戲的,何懼有之呢?

    叮鈴鈴……

    將試卷遞給了前面的、鄭光威收起文具就準備閃人,卻不料班長站起來宣布,班主任馬上就來、有重要的通知,猶豫了下覺得還是不招惹了。

    “太難了吧?最后那題你是怎么證的?”

    “我也不會啊,根本就沒辦法落筆啊。就這難度、簡直就是想我們死啊,真是的,肯定是出卷的不想讓大家過個安穩年了,完蛋了,這兩天趁著沒出成績、趕緊玩吧……”

    有同學拿著演算紙在求證著、在討論著,還有的同學在彼此求安慰、在訴苦,榮靜芝來到了鄭光威的面前道。“哎?你怎么惹監考老師都發火了?”

    “他惹我的好不好?我把試卷寫滿了、都成了罪過了!”

    噗!

    榮靜芝樂了,翻了個白眼道。“誰讓你這么有名了呀?連不教咱們班的都曉得咱們班有你這種敢交白卷的了。”

    雙馬尾依然還是那么的誘人,冬日里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讓那張充滿了青春氣息的面孔也越發的生動了起來,鄭光威懶洋洋的依著課桌說。“出名要趁早嘛,所以我需要更加的努力。”

    “什么亂七八糟的呀?”

    “呦!這可不是什么亂七八糟的,這是名人名言!張愛玲說的。”

    榮靜芝一臉的狐疑。“是不是啊?你可別騙我!”

    “出名要趁早呀,來的太晚,快樂也不那么痛快。個人即使等得及,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

    見他張口就說、顯然不會是現編的了,榮靜芝倒是信了他的話、但聽見前面那幾個還在議論最后那道證明題也就奇怪道。“你試卷都寫滿了?那最后那道題難道你解出來了?”

    “是啊,解出來了。”

    “要不要這么厲害呀?我都沒思路的,所說,你是怎么解的?”

    沒想到榮靜芝糾結且沮喪的模樣也十分可愛,鄭光威想了想便道。“這程度都嫌難了?你可別忘了,咱們省高考數學的精髓在于一看全會、一做全錯!”

    “要不要這么打擊人?”

    “知道為什么會說數學是蘇省考生的生命線嗎?”

    榮靜芝搖頭。

    “因為數學卷就是老天爺派下來專門給人折壽的。”

    見他說著話伸手探向了自己的左肩,榮靜芝本能的想躲開、卻聽他說‘別動’,側著臉見他用手指捏起了一根頭發、心中可就莫名的有些溫暖。“別說了、別說了,我都要哭了……”

    “還有一句話我覺得你應該知道,那就是考完數學、你會發現語文哭早了。”

    榮靜芝又羞又惱。“鄭光威!你要不要這么過分呀?人家心情已經很差了!你還說?不許說了,人心里正難受著呢……”

    榮靜芝突然間露出來的羞怯、讓鄭光威一愣,見她雙眼泛紅、這才意識到她語文可能也沒考好,前一世期末考試他就沒參加,鄭大民被判下來之后不久、家里的房子也被封了,春節是在小舅租的房子里過的,怎一個‘慘’字能形容,那時候哪里有心情會去關心學校、會去關注這些同學,即便是榮靜芝嬌憨且純凈的笑臉讓他在遠赴深城的最初兩年間偶有想起,但剩下的也只是苦澀和不甘而已……

    見鄭光威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沉默了,榮靜芝有些不安,咬了咬嘴唇便說。“對了,班費還剩下些、有人倡議去歌廳放松一下,你、你要不參加?”

    “好啊。”

    “那下午兩點在……”

    榮靜芝的話還沒說完、有幾個男生便怪叫著湊了過來。“班長,你這就不公平啦!為什么只問他、不問我們啊?”

    “我愛問誰就問誰,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事兒……”

    “有問題、有問題、有問題……”

    “打死你!”

    榮靜芝羞怒的去追打著那起哄的男生、就這么跑掉了,那跳動起來的雙馬尾、那軟糯的嗓音都讓鄭光威覺得畫面溫馨、心情竟是越發的好了,不過察覺到似乎有人在盯著自己、猛地轉過臉也就看到了那陰冷目光的主人,路景榮。

    鄭光威坐正了,抬起右手、緩緩的豎起了中指。

    路景榮紅著眼、蹦了起來。

    鄭光威輕蔑的沖著他勾了勾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