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104章 你說了不算
    為了避開流言蜚語、她逃離了費城,為了擺脫不熟悉的管理崗位、她逃到了港城,臨近圣誕、她早已經有了忍受孤獨和寂寞的準備,卻沒想到在這座幾百萬人口的城市里竟然還能遇見同學,而且還是她最不愿意見到的那兩個。

    邁克,來自于港城的花花大少,女伴兒換了一個又一個、聽說還差點因為掛科被勸退,他的現任女伴叫瑪麗,美籍華裔,入學的成績一般、家境不太好,從入校的第一天起就在為學費而發愁,直到成為了邁克的女伴兒,經濟狀況似乎就得到了緩解。

    瑪麗的宿舍就在隔壁,否則她也不會跟邁克這種人發生交集!

    重金屬的士高讓酒吧里的每個人都不自覺的處于興奮狀態,沒想到會在港城遇見柳筱芃的邁克也就格外的興奮。“柳,沒想到你真的來這里了,不要再自責了,抑郁癥是無解的,年輕人一定要向前看,光明的坦途在等待著我們呢,不要悲觀……”

    夸張的表情、夸張的語氣、夸張到了有些假的肢體動作、柳筱芃不高興、但臉上卻不好顯露出來,不管怎么說也是同學、而且瑪麗之前還為她打抱過不平,于是只好舉起杯小口的抿著,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臉還是紅了、頭也有些暈,只好用一只手撐著臉頰、覺得在喧囂的夜店里竟然還有著難以排解的孤獨和寂寞,一時間有些茫然。

    從調酒壺里傾倒出來的雞尾酒被注入了錐形杯,那蔚藍彷如是最純凈海水般的色澤、引來了瑪麗的驚呼,也讓柳筱芃頓感驚艷。

    早就已經不動聲色的將小費壓在杯墊下推給了吧臺的服務生,站在吧臺里面的邁克小心翼翼的將其中一杯推到了柳筱芃的面前,殷勤的勸道。“來來來,試試我的手藝,這是源自于墨西哥的龍舌蘭調制的瑪格麗塔,比啤酒的烈度稍微高了些、但對于漂亮的女士來說幾乎是無可抵擋……”

    “邁克!你真的是太厲害了,好棒哦!筱芃,趕緊嘗嘗啦,真的很難喝到邁克親自調整的雞尾酒呢,他可是拿到了調酒師執照的高手哦……”

    瑪麗端起酒杯,恰到好處的驚喜和不加掩飾的贊嘆,讓同樣感覺到了驚艷的柳筱芃也不得不嘗了嘗,于是當接下來的蘇格蘭之霧、長島冰茶和藍莓茶之類的又好看又好聽又不像是酒名兒的雞尾酒被推到了面前,柳筱芃也就很難推辭、更難以拒絕了。

    將捏扁的檸檬投進了垃圾桶,邁克將一杯通體碧綠的雞尾酒又推了過去。“這一杯叫做城市綠翡翠,是用薄荷糖漿調制的,來來來,嘗一嘗!”

    柳筱芃頭暈目眩,連連擺手。“不、不行了,我已經不能再喝了……”

    “喝啦、喝啦,沒事兒的啦,喝嘛,反正明天就是平安夜啦……”

    瑪麗見邁克給自己使眼色、攬著柳筱芃的肩膀便將酒杯送到了她的唇邊,但就在她準備強灌的時候、一只手卻是捏著杯沿兒將酒杯給提走了起來、又擺在了吧臺。

    邁克怔住了。“你干什么?”

    將想要灌酒的瑪麗推開、鄭光威占據了她的位置,指著吧臺上的這一杯雞尾酒說。“你喝!”

    邁克大怒。“你誰呀?你想干什么?”

    “灌女生酒已經很齷蹉了,下藥的動作既不麻利、也不果斷,等警察過來了、你覺得平安夜你會在哪兒渡過?”

    鄭光威的語氣很平淡,不過落在邁克的耳朵里可就無異于是一道驚雷了,他覺得自己之前的動作應該很小心了,可怎么會被人看穿的呢?

    “喝掉,或者我報警。”鄭光威說著便將手機掏出來跟那杯雞尾酒并排擺在了吧臺上。

    邁克的眸子里閃過了一抹厲色,拿起酒杯便想要潑掉,卻不料鄭光威早有準備、動作比他還要快,按住了他的手腕、劈手便將酒杯給奪了過去。

    之前他站在柳筱芃的身后、其實之前也并沒有看的太清楚,但現在是真的可以確定這杯酒里是下了藥的,于是也就沖著趙德喜道。“按住他!掰開他的嘴!”

    趙德喜的胳膊長、伸手便將邁克給拽過來按在了吧臺上,掐著他的腮幫子、令其張開了嘴!

    一杯酒被灌了下去,邁克被嗆的連連咳嗽、卻根本掙脫不得,吧臺里的服務生見出了事兒可就喊了保安,鄭光威將酒杯仍到了一旁、這才發現柳筱芃已經趴在吧臺上人事不知了。

    瑪麗在尖叫,好不容易掙脫出來的邁克可就指著鄭光威道。“你、你好大的膽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隔著個吧臺、鄭光威倒是不擔心對方會狗急跳墻,將軟綿綿的柳筱芃給扶起來安頓好了,這才抬起眼皮說。“你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是不是傻?”

    邁克愣住了,酒精的刺激加上被羞辱的憋屈,怒不可遏的指著自己說。“我!叫邁克!我爸是缽蘭街鑫輝會所的大老板!”

    “你爸是誰、要去問你媽,你說了不算。”

    最先趕過來的保安、聞聲噗嗤一下子就樂了,兇橫的氣勢一泄、見沖突并沒有多么的嚴重,也就詢問這里出了什么事兒?

    “他在酒里下藥!”

    保安主管此時也趕了過來,見吧臺里面的人是邁克、不禁也是一愣,聽完了情況可就板著臉說。“先生,要是這樣那性質可就嚴重了!我們這里可是正經的酒吧,無端指責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鄭光威指了指吧臺上的酒杯。“杯子在這兒,報警吧。”

    保安主管又瞥了一眼邁克、有些為難的道。“沒必要吧?人沒事兒還是不要鬧太大……”

    “那我報警!”鄭光威拿起了手機。

    保安主管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先生,如果你在這兒搗亂、后果很嚴重的!”

    從人群中匯聚過來的保安已經有七八個了,趙德喜將鄭光威護在身后卻是毫無畏懼,而邁克此時卻得意的豎起了中指,從錢包里掏出了一沓美金,拍在了吧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