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八十九章 內憂外患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讓墻面變得越發濕滑。

    只不過換上了黃膠鞋的蒲戈卻猶如是靈巧的猴子一樣,身體緊貼著墻面、幾乎沒怎么費勁兒便完成了任務,只是攥鉆進車里時那張臉紅的跟猴屁股一樣,趙德喜有些吃驚,想要去摸他的頭、試試他的體溫,不料手背卻挨了一巴掌、急的可就嚷了起來。“哎?你個癟犢子,我好心好意的想試試你有沒有發燒,打我干嘛?”

    “喜子,你沒結婚、還不懂這些呢,”佘民旺忍著笑將干毛巾扔給了蒲戈。“拍到了?清不清楚?”

    “清楚!窗簾正好沒拉的緊,我拍了整整一卷呢。就是雨下的太大了、我怕相機進水不敢換膠卷,不然還能拍一卷的,”蒲戈匯報完情況見趙德喜還惡狠狠的盯著自己,可沒好氣的把毛巾砸了過去。“看什么看?沒本事爬上去、連看都看不著,急死也沒用!”

    “什么呀,這玩意兒有什么好看的?錄像帶又不是沒看過的,又不是結了婚才能曉得的,你個癟犢子還真把這玩意兒當回事兒呢,”趙德喜氣呼呼的說到這里、眼珠一轉可就壞笑了起來。“再說了,你小子不也是個雛兒?”

    “老子過了年就辦大事兒了,你跟我比?連個對象都沒有的,拉倒吧,充什么大公雞呀?”

    趙德喜這下子可無話可說了,氣咻咻的撥通了鄭光威的電話,將這邊的進展說給他聽。

    申請安裝了撥號上網,只不過網速慢的令人發指,鄭光威正抓狂呢、聽完了情況瞥了一眼窗外,見雨下得還很大可就有些驚訝了。“不是吧?外面還下著這么大的雨呢,怎么拍到的?之前你不是說房間是在三樓嗎?”

    “三樓算什么呀?再高也敢上的,再說磚縫那么大呢,以前我們訓練的時候比這難度可大的多了,”趙德喜炫耀了兩句、卻聽見坐在后面的老班長的咳嗽聲,知道他是嫌自己說的過多、也就趕緊打住了。“對了,蒲戈從賓館服務員哪兒打聽到一些情況,這女的每個星期都會有一兩次來開房間,都只是開的鐘點房、很少會留下來過夜,房間里也搞的很埋汰,用過的套有時候直接扔馬桶,有時候都沖不下去……”

    張曉麗跟路斌果然有一腿!

    不到一周的時間就收集到了這么關鍵的情況,線索逐漸多了起來,就像是小孩子玩的拼圖一樣,每增加一條線索、籠罩著真相的迷霧也就能被撥開那么一絲,鄭光威相信當量變引起質變的時候、才是真正動手的時刻,只要發動了那就一定要把路斌徹底打垮,決不能讓這種人再有機會翻身!

    “行了,張曉麗這邊可以放松些了,路斌和他的親戚里那些個掌權的要多加關注,尤其是擔任信合一把手的那個老丈人……”

    鄭光威剛說到這兒、就聽見樓下的門鈴響了,讓趙德喜注意安全、也就掛了電話趕緊下樓,透過貓眼見外面站著的是老爹老媽,愣了下才趕緊開了門。

    “就這破房子能值五十萬?開什么玩笑呢!你是有錢燒的慌吧?真是的,這么糟蹋錢,你說你,哎……”

    鄭大民一進屋就嚷嚷了起來,馬慧英趕緊扯了扯他的袖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兒子花的錢都是他自己掙的,有本事你也給我在城里買幾套這樣的房子、買幾個門面,啊?怎么不吭聲了?瞧你這出息,都要靠兒子救命了還嘴兇……”

    鄭大民被噎的臉紅脖子粗,背著手氣哼哼的把所有房間都看了一遍、見裝修相當不錯這才想起來還有正事兒,下了樓見兒子瞅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也就明白馬慧英已經把情況說給他了,老臉有些紅了。

    鄭光威也是才聽完廠里的情況,把馬慧英扶著坐進了沙發上、可就一點都不客氣了。“爸,合著外貿那批貨是徹底沒戲了,六百多萬的貨你就準備五十萬打包賣掉、認虧了?還有啊,你了解到的情況是銷售員們趁著廠里亂套的時候、截留了部分貨款,現在廠子里的應收賬款這一塊已經出了問題了,國棉總廠那邊就因為廠里不肯繳定金也不肯供貨了,您老人家把家里的房子又給抵出去了、資金還是不夠,所以這就把主意又打到我頭上來了,對吧?”

    “這也不是什么把主意打到你的頭上,廠子里現在有困難、急需三十萬的現金去材料,臨時周轉一下嘛,就是過來問你手頭上寬不寬裕的,”鄭大民說到這兒拿起馬慧英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水、這才訕訕的接著說。“兒子啊,你媽說這房子是你貸款買下來的,我下午給這邊來過電話,你年齡不夠、這貸款下個月才能辦呢,你已經交足了二十五萬、廠子里的情況你也知道,要是你還有錢、那就借給廠里先周轉,要是你這兒也沒現金了那就把買房的收據給我,我想辦法去借點錢騰挪一下,快的話春節前廠里的資金狀況就能緩解了……”

    鄭光威頹然垂下了腦袋,上周回校上了兩天的課、本就已經是頭疼的要命了,老爹這張臉也真的是厚的可以,不曉得趕緊把廠里的問題先解決掉、反倒是還盯著生產,主次不分也就罷了,缺錢了立馬就帶著老媽殺過來了,真以為自己是印鈔機啊,張口就是三十萬啊!

    “爸,銷售科截留貨款的事兒,你準備怎么解決?”

    “出差費、招待費兩相沖抵之后、他們把截留的款子還上了一部分,都是廠里的老銷售了,我批評過他們了,檢討這兩天也該交上來了。”

    鄭光威等了半天見鄭大民不說話、可就是愣住了。“啊?這就沒事兒了?”

    鄭大民怔住了。“是啊,要不然還能怎么辦?”

    “侵吞貨款本就不對了,說是擔心廠子垮了、截留也算是情有可原,但廠子現在運營正常了、卻還不肯把貨款全都還回來,這性質可就不對了!銷售員們工資獎金什么都沒受影響,最后只是挨批評、寫個檢討就啥事兒都沒有了,憑什么呀?”

    “小威,銷售上面的都是跟著你爸好多年的老人了,他們也是一時糊涂……”

    見老媽都幫著那幫銷售員們在說話,鄭光威可就意識到大民服裝廠的問題出在哪兒了,有鄭大民這種稀里糊涂的廠長,有馬慧英這種不分輕重的廠長太太,有張曉麗這種吃里扒外的出納,服裝廠現在跟那些國有企業有什么差別,就算是真的再掏錢把服裝廠盤活,內憂不除、外患猶在,服裝廠又怎能做大做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