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八十七章 初一和十五
    手機、夜視鏡。

    臺式電腦、筆記本。

    相機、長鏡頭、膠卷。

    柜式空調、掛式空調。

    健身器材、鍋碗瓢盆……

    能想的起來的、屬于家里需要添置的,鄭光威是一股腦的全都買了回來,不管到哪兒、看中了就立刻拍板,總之就是一個字兒:買買買!

    有哪個男人不羨慕過那些擁有八塊或者是六塊肌肉的型男呢?

    當然了,如果說什么才是最愛的,那當然是人魚線和圣渦了,不過諸如A4腰、反手摸胸、鎖骨放硬幣、胸肌夾手機、愛瘋腿、斑比跪這些個特征,前一世即便是在做夢的時候、鄭光威可都沒能夢見過的,全都屬于是只能去想象卻無緣得見的幻想……

    “安裝好了,要是覺得使用的時候有晃動感、一定要檢查螺栓和緊固件,有什么問題打電話,我們當天就能上門進行檢查和維修……”

    健身器材店安裝工的一番話、把鄭光威的思緒給拉回了現實,扔了包煙過去、換來了一疊聲的感謝,目送著兩個安裝工披著暮色蹬著自行車嘻嘻哈哈的離開,身體上的疲憊雖然還沒有消除、但精神上的愉悅卻如期而至,不過他也很清楚,想要獲得更好的服務態度、完全是由經濟狀況所決定的。

    當然,相互尊重也是非常必要的,做過安裝工、還送過外賣,鄭光威有時候甚至覺得一個充滿善意的笑容、一句不費事兒的關切都能解乏,若是顏值達標、解乏的程度還能夠提高好幾個量級……

    趙德喜敲門,喊了一嗓子沒人應、這才掏出鑰匙開了門,見客廳里滿地都是瓦棱紙和防撞的泡沫塊、連個落腳的地兒都沒有可就愕然了。“哎?怎么這么亂啊?小威?在不在?”

    “我今天去買了一大堆東西,對了,相機擺在桌上呢,你先看看說明書,我對攝影也不是很在行,長鏡頭怎么安裝、怎么使用,不行你明天去拿著發票去找攝影器材商店老板問問,膠卷我買了些、不夠了你就去買,錢一會我下樓給你,我這邊正忙著裝電腦軟件呢……”

    鄭光威在臥室里,聽見樓下有動靜、也懶得下樓再去看便直接嚷了一嗓子,九六年的電腦無論是臺式機還是筆記本、速度慢的足以令人抓狂,更何況現在能裝的軟件大多還都是盜版的,殺毒、注冊表檢查是一樣不能少的,等聽見身后有腳步聲、轉過了身,可就驚得差點跳了起來!

    趙德喜哈哈大笑著把氈帽脫了下來、又將粘在臉上的絡腮胡子給扯了下來,得意洋洋的炫耀。“怎么樣?一下子就沒認出來吧?”

    “我滴個天!這本事也是在部隊里學的?”

    “也不算是部隊里面教的,不出任務的時候大家都無聊、也就瞎琢磨,我們老班長這方面算的上是專家了,我們幾個也就跟著都學了兩手,跟蹤、偷拍的技巧也算是入了門,說起來應該比刑警強一點、但跟專業的那肯定是沒法比的。”

    真不知道他有這種才能,鄭光威大感有趣也就把手上的事兒給停了,下樓見趙德喜帶回來的包里面裝的全都他準備好的道具,有各種衣服、有帽子、有眼鏡、有胡子甚至還有假發,這可就真的鎮住了。

    “我裝女人總是不太像、老班長說這是因為我塊頭大了點,裝收舊貨的、撿破爛的、裝老頭,都是我拿手的,不過我化妝的水平就差了,想去買材料的、結果錢不夠了……”

    趙德喜說到最后顯得有些不好意思,鄭光威示意他稍等、回屋里將準備好的手機、望遠鏡、現金都擺在了茶幾上、于是也趙德喜也就被鎮住了。

    “不是吧?你這是準備花多大的代價把事兒給查清楚啊?”綁著捆鈔紙的現金、那一沓可就是一萬塊,趙德喜甚至都有點不敢伸手的。

    “查賬就已經預繳了一萬,要是審計師事務所再派人出差、我琢磨著三五萬能搞定都算是便宜了……”

    趙德喜越發的震驚了。“至于嗎?”

    “要不是我去南方賺了一筆錢,我爸的服裝廠會倒閉、我爸會去坐牢,我家的房子會被拍賣、我媽連傾家蕩產的仇、我不覺得花點錢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兒不值得。”

    也不知道是因為鄭光威的語氣還是表情都顯得過冷,趙德喜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苦笑連連。“小威啊,我怎么覺得你剛才那模樣有點可怕啊?”

    “可怕?我又沒招誰惹誰,既然有人敢做初一、那就別怪我做十五,對吧?”

    趙德喜琢磨著也是這個理兒,不能因為對方壞事兒沒搞成、就當什么事兒都沒發生過,男人嘛,快意恩仇才是真性情,豎起了大拇指。“成!這事兒交給我了,我有個戰友叫蒲戈,前段時間寫信過來說是也待在家里沒給安排工作呢,我明天給他村子里的小賣部去個電話,那小子比我賊、特喜歡琢磨,扮什么像什么,還能學女人說話,娘里娘氣的、連我們老班長都給他騙的團團轉呢……”

    鄭光威指著桌上給他配的手機說。“那現在就趕緊打呀,人早點過來也就能早點開始,我還琢磨著你一個人忙不過來呢,趕緊的……”

    趙德喜瞅著擺在茶幾上的那部給他準備的手機、顯得有些猶豫,鄭光威愣了下可就意識到讓趙德喜幫忙、給不給錢的他都無所謂,但要是讓他的戰友過來幫忙、那有些事兒可就需要先說清楚了,于是也就豎起了三根手指。“喜子,你跟你戰友說這活兒比較急,一個月三千、費用全包,租房子也好、打車也罷,所有的開銷全算我的,讓你那戰友別有心理負擔……”

    趙德喜倒吸了一口涼氣。

    三千塊錢一個月?

    進工廠能給開三百塊錢的工資、那就已經算的上是好單位了,到底是有錢人家的孩子,花起錢來一點都不心疼!

    想歸想,趙德喜還是趕緊解釋。“小威,我倒不是因為這個在猶豫,我是琢磨著除了蒲戈之外、需不需要再喊個人過來幫忙,我們老班長比我們退的早、可回去之后混的挺慘的,老婆病死了,家里上面有三個老人、下面有兩個孩子,都指望他一個人、那日子過的,哎……”

    回屋里又取了一沓,鄭光威把錢遞過去便道。“喜子,咱們之間有什么說什么,你覺得有必要、那就叫過來,需要什么我提供什么,總之就是一句話,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