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八十四章 管理上檔次
    “用這個?不行!按規定必須是我們照相館現拍的……”

    辦身份證需要拍照片的要求、鄭光威是曉得的,但問題是他要是重新拍一張、那身份證上的照片可就有問題了,遞了根中華煙過去便耐著性子繼續協商。“師傅啊,我拍照片的錢照交、用國慶節前拍的這一寸照片怎么就不成了?幫幫忙吧,證件照洗出來要兩天的時間呢,我這不是急著辦嗎?”

    “著急?著急你可以辦加急啊,一小時現取,三十。”

    鄭光威實在是無力吐槽,掏了三十塊遞了過去、拿回個照相館的空紙紙袋,離開了照相館趕緊去戶籍科把手續交了、辦了加急,但等所有的程序都走完了、天也就有些開始黑了,在回家還是去家居城采購之間猶豫了不到一分鐘,還是決定當天的事兒當天了,趕緊驅車來到了位于城南環城路上的家居城。

    床、席夢思床墊、床頭柜、電腦桌、電腦椅、寫字臺……

    亂七八糟的一大堆、等付款的時候才被商家告知,最早也要周末商城這邊才能送貨、才能安裝。

    “哎?我買的時候你說的可是當天就能送、當天就能安裝的啊?”

    “沒辦法啊,商城現有的搬運工忙不過來嘛,外面的商城也不允許我們去叫進來,夾在中間我們也是沒轍,這樣吧,你要么等商城這邊派工、要么額外讓你五十塊算是搬運工的費用,你自己出去找工人來搬、送貨,店里的安裝工隨叫隨到的……”

    鄭光威無奈,只好又把錢夾塞回了口袋。“自己出去找?那到哪兒能找到肯送貨的車和搬運工?”

    “出了大門左拐,馬路對面有一大堆呢……”

    過來的路上鄭光威就注意馬路那邊聚著一群人,鄭光威走過去一問才曉得原因,商城來了個新領導搞什么管理上檔次,把車和人都管了起來,而且還必須上繳管理費、聽從商城的調度和安排,拉三輪的也好、賣力氣的搬運工也罷,被抽頭倒不是不能接受,但問題是這位新領導覺得第一板斧砍得挺痛快、于是也就認定了這些苦哈哈們好欺負,第二板斧就要求商家把搬運費和送貨費全部上繳、由商城統一管理和發放,這下子在商城拉活兒的可就真干不下去了,又要上繳、又被扣發、還要被拖的,日子哪里還能過的下去?

    “你是來買家具的、你給評評理啊,原先他們搬運工們一個月下來好歹也能有三五百塊錢的,可新規定下來了、他們干的比以前多、到手的比以前還要少,賣力氣的飯都吃不飽了、還怎么干活啊?三輪車好歹是人力、還能進城到處尋摸點活兒呢,我們這種輕卡車輪子一動就是錢吶,說給我們兩個月結一次賬,這就是不讓人活了呀……”

    停在路邊的輕卡司機的吐槽、讓鄭光威唯有苦笑,怪不得挑東西的時候有穿制服的在附近晃悠呢,原來不是為了防小偷小摸壞了商城的名聲、而是為了提防商家把實情說出去啊,這都什么爛事兒啊?

    鄭光威猶豫著要不要明天在城里的大商場買,有人突然喊了他的名字,轉過臉定睛一看可就樂了,還真是熟人,趙德喜!

    趙德喜將手里的撲克牌扔給了旁邊的、趕緊走了過去。“小威?還真是你啊?”

    “喜子,你妹說你進城找活兒干了、不會就在這兒吧?”

    “工地上有活兒我就去工地上,工地上沒活兒了我就來這邊看看,怎么?來買東西的?我認識里面好幾個小老板呢,我幫你去談價兒,包你不被坑……”

    記憶里那個躺在病床上一臉生無可戀的漢子、逐漸被眼前這位精氣神都足足的精壯漢子取代,鄭光威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在他胸口捶了一拳,拽著他走到一邊便將情況說了出來。

    “這事兒多簡單啊,我一個人就給你抗出來了!只要出了商城的大門、怎么裝車里面都是不好管的,哎,三兒,你把車給開過去,有活兒了!”

    見一個瘦竹竿般的家伙迎著便從人群里站起來、準備開車,鄭光威趕緊把趙德喜給拽住了。“不是吧?你一個人就準備把那么多東西從倉庫里扛出來、在走出去搬上車啊?”

    “這不是還有三兒嗎?你別看他瘦、挺有勁兒的,何況我也只需要他搭把手就成的、又不要他真的出力,你那邊不是上三樓嗎?抗上去不費事兒的,得,趕緊走吧,再晚了進城有點堵……”

    “不成不成,我買的家具可真不少、你一個人扛不知道要到幾點的,再回去等安裝、我還要去買些床上用品,這時間肯定不夠用,你也不用給我省錢,喊幾個力氣大的、干活精細點兒的就成……”

    鄭光威把兜里的零鈔一股腦的塞了過去,趙德喜瞪眼、光火,鄭光威卻說自己不懂這邊的行情,給多了、壞了這里的規矩,給少了、面子上都不好看。

    趙德喜琢磨一下、還真是這個理兒,苦笑著將接過來可就感慨說,到底是有文化的人,想得多、考慮的周全。

    “拉倒吧,什么周全不周全的,你這是換著法兒的罵我鬼主意多呢!當我不知道?”鄭光威笑罵了起來。

    “你打小就聰明,鬼主意多、哪里是在罵你?”

    數年未見,此時卻并沒有感覺到生疏和距離,趙德喜心里面松了口氣、情緒也就越發的高漲了,他曉得這小子是個家里有錢的主兒、以前在村里那也是最大方的一個,捏了捏手里的鈔票便又喊了兩個過來,見鄭光威似乎覺得他喊過來的兩人都瘦不拉幾的、不像是能干活的樣兒,趕緊解釋說這兩個都是家庭比較困難的,但力氣足夠、干活特別的精細。

    帶著人往商城里面走,門衛跑了過來,得知全都是鄭光威喊過來的搬運工這才悻悻的回轉,那副高高在上、倨傲嫌棄的嘴臉,讓鄭光威感覺相當的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