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七十九章 您兒子就是個笨蛋
    皇宮花園的獨棟公寓樓一樓是框架無住戶的結構,所以頂層的閣樓也就相當于是七樓了。

    躍層加挑高的大客廳,南北還有大露臺,歐式尖頂的設計、讓內部改造變得非常容易,不過跟著售樓小姐爬上去之后、鄭光威還是有些氣喘,他也清楚想要讓這種樓裝電梯、那還要等個二十多年,又或者就是把整棟樓買下……

    站在空曠的露臺上向西眺望,稀疏的景觀樹將小區西側的那些洋房給遮擋住了大半,按照售樓小姐的說法、那些景觀樹是桂花,最高能長到十四五米呢,最終會完全阻斷東側公寓樓投注過去的視線,讓洋房的戶主們可以享有完全私密的居家生活。

    “呦?連‘完全私密的居家生活’這種概念都知道啊?”鄭光威有些驚訝。

    年輕的售樓小姐不好意思的笑了。“這句話還是客戶先說出來的呢,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就現學現賣了……”

    “不錯,挺會動腦子的,”鄭光威夸獎過了便指著那邊的洋房說。“對了,為什么在售樓處沒看見這些洋房的模型和戶型圖啊?”

    “皇宮花園只有八棟洋房,四個聯排、四個獨棟,都在售樓處成立之前就被買光了,而且在這邊施工時就已經開始裝修了,好像國慶節前有個買主說是退房,也不知道是因為貸款沒辦下來還是因為買主的資金出了大問題……”

    “那就是說還有一個獨棟洋房可以選?”

    售樓小姐苦笑。“我們老板好像對那套洋房也挺感興趣的,我們售樓處也只是知道這事兒,但既沒有鑰匙、也沒有被允許向客戶進行推薦呢。”

    “跟你們老板聯系一下吧,如果價格合適、我就要了。”鄭光威將手機遞了過去。

    售樓小姐怔住了,猶豫了下才接過手機撥了號碼,匯報完情況、講明了具體的原因,片刻之后可就一疊聲的應著,掛掉了電話才略有些擔心的說,原戶主單裝修材料就花了二十多萬,若是真想買的話、裝修的部分可以打個折扣,但房價是不能再降了

    建筑面積兩百六十個平米,三層的獨棟洋房還奉送一個地下停車庫,廚衛齊全、但只有一樓的有家具和電器,整體歐式的裝修以及采光讓鄭光威十分的滿意,再加上裝修完成之后所有的房間都通過風、散過味兒,如果住一樓只要買齊了床上用品就能搬進來了,最好的一點就是這棟洋房位于小區的東北角,相鄰的聯排洋房在十米開外,鄭光威覺得完全可以擁有一個面積更大的庭院、重新修一個院墻也就行了,于是便撥通了那房開商的電話,將條件一說、迅速敲定了價格!

    因為懶得爬七樓、留在售樓處的那位年長的銷售見同事一回來就忙著寫購房合約,大感詫異。“搞定了?”

    “是呀、是呀,客戶沒選頂樓、看中了那套三層的洋房……”

    “啊?那洋房老板不是說留著自住的嗎?”

    “嘻嘻,我硬著頭皮給大老板去了電話,大老板琢磨了一下估計覺得還是賣掉劃算,裝修的部分打了個五折、1480的房價是一分錢都沒降,結果就真的定了下來……”

    總價五十萬的洋房、前后不到四十分鐘就簽了合同,偷懶的銷售懊悔、而辛勤的銷售則獲得了業績提成,于是當鄭光威抱著那捆鈔票走進售樓處準備繳定金的時候、也就看見了兩幅截然不同的表情。

    “這是十萬吧?剛才您說今天只能繳納七萬的定金,所以合同上我也就只寫了七萬……”

    鄭光威將身份證遞了過去,拆了捆扎的棉線取了三沓揣進了口袋。“剩下的我周末前交過來。”

    銷售小姐正準備登記資料、看了一眼身份證便驚呼了起來。“呀?您今年還沒滿十八歲呀?那貸款的話還需要……”

    “下個月不就滿了?首付總共也只有二十五萬,我定金交七萬不少了吧?再說了,我不是已經答應周末前把剩下的交過來了?”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貸款需要年滿十八歲,跟定金沒關系,”售樓小姐有些慌,干脆先把鑰匙推了過去。“鑰匙售樓處目前只有這一套,剩下的要等明天上班才能拿到……”

    嗡……

    手機震動了起來。

    鄭光威接起來一聽是馬慧英的,便將桌上的鑰匙揣進了兜里、走出了售樓處才問是怎么回事兒?

    “你去哪兒了呀?怎么還不回來?我們都到家了……”

    “我在皇宮花園買了套房子,正簽合同呢。”

    “啥?買房子?你買皇宮花園的房子干嘛?那邊的房子死貴!傻子才買呢……”

    “您兒子就是個笨蛋。”

    馬慧英被噎的無話可說了。

    半個小時后馬慧英聽見外面有動靜了、趕緊裹緊了羽絨服去開門,見兒子空著手走了過來可就又是一番數落,錢不能亂花、房子更是不能亂買,等曉得兒子買的竟然是獨棟三層的洋房、精裝修總價五十萬,一下子可就驚呆了。“啥?五十萬?咱家這三層小樓連裝修帶家電也才花了二十五六萬啊,你、你怎么想的起來買這么大的房子啊?”

    “郊區的房子不值錢,就算是有產權證、也只能自住,皇宮花園那房子靠二中近,走路過去也就幾分鐘的事兒,三個月前就裝修好了,我把床一鋪就能住進去了,多省事兒?”

    啪!

    馬慧英抬手就是一巴掌。“省事兒?就為了省事兒你就敢花五十萬買洋房?你知不知道現在賺錢有多難啊?五十萬啊,你爸的服裝廠去年才賺了三十多萬而已,這次要不是你賺了錢、咱家這個坎兒都過不去的……”

    “媽!你都說了是我賺的錢了,房子買下來住到明年我就該去外地上大學了,以后轉手賣出去也比把這些錢存銀行、交給我爸要強,對吧?”

    馬慧英表情一滯、有些心虛的道。“可、可你爸把你的那一百四十萬都給用掉了……”

    “啊?”

    “你爸晚上喝高興了,同意供應商明天一早就過來結賬,我悄悄的給你徐姨去了個電話,她說把工人工資結清、剩下的錢還是不夠還欠款的,關鍵是國棉總廠那邊,咱們廠還欠著人家六十多萬呢,原本說的是年底才結清的,現在可倒好,人郝廠長在家吃著飯呢、一聽這事兒火急火燎的跑過來表示感謝,郝廠長是滴酒不沾的人,你爸非要灌三杯酒,結果郝廠長為了拿錢當場就鉆桌底下去了……”

    噗通!

    鄭光威往沙發里一倒,捂著臉、實在是無話可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