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七十七章 抽絲剝繭
    “鄭光威?”

    梳雙馬尾的女生十分驚訝。

    見將大鐵門推開的門衛似乎在猶豫,鄭光威探出了半張臉說。“上車。”

    女生來到了車旁、神情間的疑惑越發的明顯了,彎下腰想扶著車窗、但最終還是放棄了,見那邊坐著的是同班同學鄭春、這才重新將目光轉了過來。“你什么時候回來的?請假該有一個多月了吧?”

    “上車吧。”

    鄭光威腳下油門輕點、奧迪A6向前躥出去半米,恰好斷絕了門衛從車頭繞過來的企圖、也讓后車門正好位于梳雙馬尾的女生的面前。

    女生仍然在遲疑。“我準備去食堂……”

    “上車啊!”鄭光威猛地提高了聲量。

    感受到了他語氣里的不耐煩和不容置疑,梳雙馬尾的女生怔了下也就不滿的撅起了嘴,不過還是下意識的拉開了車門、鉆進了車里。

    油門輕踩、奧迪車駛出了二中的大門,鄭光威將方向盤擺正便道。“想吃什么?”

    鄭春興奮的說。“吃大餐當然是去柳園啊,糖醋排骨和紅燒魚最棒了!”

    “沒問你,”鄭光威說著瞥了一眼車內后視鏡,見女生的目光立刻便閃躲了起來、猶如是驚慌的小鹿一樣顯得有些驚慌,唇角揚了起來。“問你呢,想吃什么?”

    還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會上了車的榮靜芝、越發的手足無措了,愣了下才指著自己道。“啊?我?”

    “吃大餐、我怕晚自習你會遲到。”

    “隨、隨便啦……”

    “那就去吃鴨血粉絲吧,我記得你喜歡。”

    榮靜芝不解,鄭春卻是‘哦’了一聲,那拖長的尾音、彷如是曉得了天大的秘密一樣,令榮靜芝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迅速蔓延到了耳根、連頸項都似乎染上了緋色……

    “三碗鴨血粉絲,雙份牛肉、煎雞蛋、茶干,小籠包來一籠,蒸餃三只、三丁包六個,蟹黃湯包還有沒有了?”

    “有!不過要現蒸,十分鐘。”

    “那就再來三個蟹黃湯包,蟹黃干絲少姜、多蔥,再……”

    鄭春被打發著去找位置了,榮靜芝見鄭光威說著又仰起臉去看菜單,忍不住扯了扯他的袖子。“太多了,吃不掉的。”

    “我記得跟你們宿舍的都挺很喜歡吃千層油糕的吧?”鄭光威轉過了臉說。

    榮靜芝愣住了。“我也喜歡啊,哎?你怎么知道的?”

    “再來四份千層糕,菜包子十個、燒餅也來十個。”

    鄭光威掏出了錢夾,見榮靜芝一臉的不解便說吃不完的可以打包帶回宿舍當夜宵,當早飯也不錯。

    榮靜芝抿了抿嘴、不吭聲了。

    進入高三學習壓力更大了,晚自習上到九點半,回去之后大家基本上都是到熄燈的點兒才會休息,二中晚上不允許學生們離校,男生們還有辦法翻墻出去弄點吃的回來,女生們可就慘了、連宿舍樓都出不去的,要是夜里肚子餓了那就只能硬生生的熬到第二天早上,饑腸轆轆的滋味、沒哪個女生沒嘗到過的……

    冬夜,一大碗熱氣騰騰的鴨血粉絲不但足以驅寒、還能撫慰腸胃,有人請客、鄭春自然是不會客氣,鄭光威問了請假期間班級里的情況、又問了班上同學們對他的看法,但隨著所問的范圍的逐漸展開、鄭春也就意識到似乎校園里流傳的小道消息、可能是假的。

    “哦?是路景榮說我爸被抓了、我家破產了、我連學都上不起了?”

    “呃……我也不太敢肯定,不過我是聽張志先開始說的,他家在城東、是路景榮的小跟屁蟲,所以我琢磨著應該就是路景榮先傳的,他爸不是在你爸那廠子里的當副廠長嗎?”

    鄭光威不置可否、習慣性的摸出了香煙和火機,見榮靜芝抬起頭、目光之中有著嫌棄和不滿,還是遞了一根給鄭春。

    “大中華?哇塞!到底是開奧迪的啊,以后我跟你混了,路景榮那王八蛋自己抽玉溪、給別人抽的都是紅塔山,也真好意思的……”

    鄭光威不解。“這話怎么說?”

    鄭春拿起火機幫鄭光威點上、然后才給自己點了煙,狠嘬了一口這才說路景榮兜里的煙盒原本是紅梅,但煙盒里還裝著紅塔山的,上個月他的香煙落在了廁所,其中的奧妙這才被人發現,不過現在那小子改成抽玉溪了,雖說比大中華差了點、但仍然是高檔煙,仍然是讓男生們趨之若鶩、需要努力去巴結的對象!

    “改抽玉溪了?紅梅才五塊錢,玉溪可貴的多了吧?多少錢一包、你知道嗎?”

    鄭春張開了一只手。“五十塊啊!一包就五十塊!”

    少年人,有因一句話而大動干戈的,有因為一個眼神而拳腳相向的,甚至還會因某個女孩的親疏遠近、高舉起沖冠一怒為紅顏的旗號,但隨著年歲的漸長,少年時的荒唐就會變成唇角的那一抹苦笑、酒酣耳熱時的感慨、夜深人靜時的唏噓。

    在此時此刻,面對著鄭春的那五根手指、鄭光威也就意識到連散播消息的源頭都應該算是找到了,抽絲剝繭、一切都明了了。

    原本抽紅梅、現在卻能改抽玉溪,這說明路景榮他老子抽煙的檔次大幅度的提升了,要不然路景榮也不可能抽得起玉溪這種高檔煙,他老子只是個小小的科級干部,工資加獎金每個月能過千就不錯了,而在大民服裝廠蹲點可不足以讓一個人的抽煙檔次提升的如此之快,再加上當今社會跟二三十年以后也差不多,高檔煙是買的人不抽、抽的人不需要花錢買的,其中的原因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所剩下的也就只有一個‘動機’還未能搞清楚,不過搞不搞清楚真的不重要了……

    把蟹黃干絲的殘湯喝干凈,鄭春放下了盤子抹了把嘴。“鄭光威,你真的不住宿舍了?你家好像離學校還挺遠的吧?”

    “這幾天我會在周圍找房子。”

    “哇?一個人住啊?那可太爽了!到時候一定記得叫我過去!放心!我保證洗干凈腳丫子再進去……”

    千層油糕、菜包子和燒餅都打了包,鄭春伸手、卻挨了一巴掌,抬起頭可憐兮兮的說宿舍里那么多人呢,好歹也讓自己帶點回去吧?

    “十一個人呢,該翻墻還是翻墻去吧,跟女生爭,你也好意思的!”

    三個大塑料袋被硬塞了過來,榮靜芝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不不,這太多了……”

    “行了,捎回去你們宿舍明天的早飯也就都解決了,趕緊的,晚自習快開始了。”

    鄭光威掏出車鑰匙走了出去,榮靜芝有些無奈的跺了跺腳,趕緊也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