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七十五章 不干就滾
    兩輛輕卡橫在了廠門口,把大民服裝廠堵了個嚴嚴實實。

    車身上貼著‘公安’字樣的警車就停在公交站臺旁邊,幾個穿制服的站在背風處抽著煙,表情無奈。

    大民服裝廠那兩米多高的鐵門上面騎著幾個小伙子,其中兩個的手里高舉的竹竿上挑著塊白色的橫幅,上面寫著‘還我血汗錢’五個鮮紅大字兒。

    服裝廠的女工們散落在廠門的兩側,甚至還有人帶著小馬扎和小板凳,有嗑瓜子的、又打毛衣的、有聊天的、還有看書看報的,站在輕卡車頭上的小青年扯嗓子在振臂高呼:“還我們的血汗錢!打倒喪盡天良的資本家,還我們的血汗錢……”

    “瞎嚷嚷什么呢?下來、下來!踩壞了人家的車、你賠得啊?滾下來!”

    副廠長李林海的一嗓子、驚得車頂上那小青年差點一頭栽下來,他聽著四周人們的哄笑聲、臉上有些訕訕的,但卻擰著個脖子道。“怎么?不發工資還有理了?今天都二十五號了,上個月的工資到現在可都還沒發呢,我們窮苦老百姓還找不到個講理的地方了?”

    “講個屁理兒!你個小王八犢子拿了錢就去賭、就去抽、就去大吃大喝,你還有臉站那么高瞎嚷嚷,鎮上這么多的服裝廠、按月發工資的有幾家?不想干了就滾蛋、趕緊換地兒!你要是再不下來、我可讓人喊你奶奶過來了,看你個癟犢子還要不要臉……”

    小青年急了眼。“李叔,這么多人在這兒呢,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

    “叔?我跟你二大爺同輩兒!你敢喊我叔?抽不死你丫的”

    嘩……

    哄笑聲越發的響亮了,小青年臊的臉通紅、趕緊從輕卡的車頭上下來。

    李林海轉過臉沖著那些起哄的男工道。“鬧什么鬧?廠長現在出了事兒、你們一個個就想要造反了?忘了咱們廠給的待遇了?啊?這鎮上拿個廠能給得了?一個個不要沒良心……”

    “良心能當飯吃啊?廠長要蹲監獄了、廠子也要黃了,良心頂個屁用啊,趕緊把工資給結了是真的……”

    陰陽怪氣的說辭、氣的李林海老臉一黑。“誰?誰說的?站出來!”

    “怎么滴?還準備打擊報復啊?就不出來、就不出來,急死你個老棒子……”

    “說的好!”

    “說的妙!”

    “說的太對啦……”

    李林海氣的捂住了胸口,但圍堵在車門口的工人們卻是嘻嘻哈哈的起著哄、沒人再去理會他了,眼看著一場鬧劇即將上演,一輛黑色奧迪卻是在馬路對面一個急轉彎沖著大民服裝廠的正門便過來了,唬的站在馬路上看熱鬧的四散而逃!

    吱……

    油門踩死所產生的刺耳剎車聲、驚得馬慧英恨不得在兒子的后腦勺上拍上一巴掌,等車停穩了見鄭大民竟然縮了下去、還用她的皮包擋住了臉,但兒子卻已經解開安全帶下了車,可就氣兒不打一處來了。“你干嘛呢?啊?你躲什么躲啊?兒子這一路上都說了總要面對的,你是一廠之長啊、你不出面難道還讓兒子出面不成?”

    鄭大民是任打任罵、反正是不準備出去的。“讓我緩緩、讓我緩緩啊,這形象太丟人了,讓我緩緩勁兒……”

    鄭光威拽著拉桿箱、虎著臉可就來到副廠長李林海的面前,表情緩和了下來道。“李叔,您沒事兒吧?”

    李林海大急。“小威?你咋來了?不關你的事兒啊,你趕緊走、趕緊走啊……”

    把拉桿箱往地上一頓,鄭光威開了箱子可就拿起兩捆鈔票高高的舉了起來。“看見沒?這一捆可就是十萬塊,箱子里有一百五十萬的現金,明天一早上班、不愿意留在廠里干的去財務科結算,想繼續留下來干的、明天下午發上個月的工資……”

    “真的假的?唬我們呢?”

    “哇?這么多錢啊?”

    “哎呀,頭一次見著成捆的鈔票啊……”

    人群開始往前面湊,一個個目光之中有疑惑、有驚奇、也有詫異的,鄭光威干脆將手里的兩捆現金往沖最前面的那人懷里一扔,指著他鼻子便道。“這一捆就是十萬,當街搶劫抓進去一準兒的會槍斃,來啊,試試看!看你能不能跑的掉!”

    手忙腳亂的才把兩捆鈔票給抱住了,本打算過來的起哄這人聽清鄭光威在說什么、臉可就一下子白了,猶如是懷里抱著的是燒紅的烙鐵、腿一下子就軟了,噗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這、這是你扔給我啊,可不是我搶的呀……”

    “湊這么近干嘛?沒見過錢嗎?要不要再多給你一點?來來來,看你今天能搶多少走……”

    見鄭光威又拿了兩捆鈔票準備扔過來,小年輕驚得趕忙把懷里的鈔票扔了回去,一時間也站不起來、手腳并用的趕緊往人群里里鉆,于是鄭光威面前也就空出了一大片,而哄笑聲、起哄的聲音也就這么消失了,空氣都彷如是凝固了一樣,沉悶,壓抑。

    “財務科的人呢?來來來,把錢先鎖到財務科的保險柜里面去,明天一早開始結算工資,供應商的錢明天下午開始結算,這兩輛車是哪個公司的?采購科的趕緊去通知,十分鐘之內不開走、喊市里面的拖車隊過來拖車!敢堵大門了?膽子不小啊,生意不想做了、貨款也不準備要了是吧……”

    “保衛科的呢?不要干活啊?廠門口這么亂、廠里的保衛條例是怎么執行的?能干就干、不想干的明天一早也都去財務科結算……”

    鄭光威抱著兩捆鈔票中氣十足的將命令發布了出去,財務科、采購科、保衛科、車間主任也就一個個的從人群里冒了出來,剩下的現金被裝進了拉桿箱送進了廠,廠里的女工和單純看熱鬧的男工們都散去了,騎在鐵門上幾個小青年、也都灰溜溜的跑了……

    鄭光威見副廠長路斌這時才從廠里跑了出來、他露出了陽光且燦爛的笑容,但轉過身卻走向了奧迪車,拉開車門見馬慧英怒容滿面、滿頭大汗的老爹在解安全帶,暗自嘆了口氣便道。“爸!趕緊的,人都散了,剩下的事兒該你了……”

    “解什么解啊!安全帶都能給打這么多個死結,就你這副熊樣兒,老娘當年怎么看上你的啊?還不如我兒子呢……”

    馬慧英爆發了。

    鄭光威趕緊把車門給關上。

    幸虧唐胖子給這輛車貼上的是單向透視膜,要不然老爹一準兒的早就被發現了,哪里還有時間玩給安全帶打死結的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