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七十四章 都是老子的
    拉桿箱里的一百五十萬的現金,讓鄭大民欣喜若狂,兒子怎么賺的這筆錢、他反倒沒有馬慧英那么的意外,一句‘老子會賺錢、兒子當然會賺錢’的說法、氣的馬慧英錘了他好幾下,不過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讓母子倆很是有些頭疼。

    商場,鄭大民嫌品牌羽絨服太貴,賺太多。

    吃飯,鄭大民抱怨選的飯店檔次太高、一道菜就三十多塊,都夠他在外面出差兩天的伙食費了。

    退房,鄭大民更是驚呼星級酒店純粹就是宰人的黑店,他出差住的可都是小旅館,三五塊錢一天的都很好的。

    準備啟程回邗山了,鄭大民想要開車、卻被馬慧英拽著給塞到了后面,聽兒子說要系上安全帶、越發的不滿意了,咕噥著自己開車都不需要系什么安全帶,也沒聽說誰坐在后排也需要系安全帶的,麻煩!

    馬慧英忍不住了。“讓你系你就系上!三百多公里呢,兒子開車、你有福不享還唧唧歪歪的,這么大的人了,安全第一的道理不知道啊?”

    “你見這路上哪個司機系安全帶了?”

    馬慧英光火。“系!不系不開車!”

    鄭大民慫了。“系就系嘍,兇什么呀……”

    鄭光威習慣性的檢查了胎壓、檢查了油箱、水箱,上了車系上了安全帶見老爹一臉郁悶便道。“爸,就算是在市區開車、系與不系安全帶的差別也都大的很,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更何況是要跑長途……”

    “行了行了,趕緊的,要不是我的駕駛證擱在家里面了,哪兒輪得到你開車?你會不會開啊?小心點,慢著點,哎哎,怎么說了不聽啊……”

    鄭大民不滿的咕噥著、抱怨著、數落著,但很快也被進口奧迪A6車里的內飾所吸引,東摸摸、西摸摸,感慨著、驚嘆著,挪動著屁股感受著后排的寬敞、座椅的舒適,等車出了城、上了國道,這才終于恢復了一個成功民營企業家的職業本能,開始詢問這輛進口車和拉桿箱里的那些錢都是怎么來的。

    鄭光威將前天跟馬慧英說過的、又復述了一遍,不過這一次可就沒那么好過關了,走南闖北多年的鄭大民可不比賦閑在家的馬慧英,時不時的冒出來個問題、可是讓鄭光威耗費了不少的腦力,但三百萬的現金是真的,港商唐胖子也是真的,炒股賺了錢更是真的,十句話里有七八句是真的,那整個事件即便是再離奇、聽起來也很像模像樣了。

    “哎,老了、老了啊,兒子出馬、一個月就賺了好幾百萬,當老子的辛辛苦苦一輩子、還差點被人搞的去蹲了班房,這世道,真的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咦?

    老爹怎么會這么想?

    難道不應該覺得做實業應該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兒、別好高騖遠、別去做超出能力范圍的事兒嗎?

    不對!

    這樣的心態可要不得!

    鄭光威隱隱覺得不妙,但總覺得在看守所里被關了一個月的老爹、應該也不至于這么快就能振奮起精神,但還是拐彎抹角的打聽起了老爹的想法。

    “想法?回去我就去告銀行!撕毀貸款協議、簡直是無法無天!賬面上的資金一聲不吭就給劃走了,這跟搶劫有什么差別?不要個說法、這事兒沒完!老子還就跟銀行杠上了,神馬東西啊,坑死人了……”

    馬慧英一臉的憂色。“大民啊,廠子里已經停產了,銷售科把倉庫里的成品發出去了、可回收的貨款還不到十分之一,縣份上的經銷商都不肯回款,要求的把廠子給堵了好多天了,下面的工人們鬧著要發工資,區里面原本答應的資金也不肯給了,你在外面借的錢也過期半個月了,在不還錢、人家要告你了……”

    “告告告!有什么好告的?沒事兒!后備箱里不還有一百多萬嗎?工資就算是全發下去也不過就是十幾萬塊錢的,再拖一拖。供應商那邊我出面一定可以再往后延一延的,經銷商不肯回款、那是因為我沒出面,我跑一趟、大不了再陪著喝頓大酒,關鍵是趕緊把外貿上的事兒擺平,大不了降價、少賺點也就是了,等外貿上的資金回來了、廠子里的資金就寬松了,區政府那邊還不是因為我不在廠里面、沒人能搞的定?我被帶走之前區里面可是答應的好好的,等回去了我去找王區長聊聊,沒事兒的……”

    關于剩下的錢如何使用、怎么使用,鄭光威是跟馬慧英已經商量過了的,見鄭大民說的如此順溜可就趕緊打斷。“哎?爸,剩下的錢可是我的!我準備讓媽幫我保管呢……”

    “對!剩下的錢都是兒子的,可不能再給你拿去糟蹋了,不成!”

    鄭大民不以為意的撇著嘴道。“兒子的錢不就是老子的錢?你怎么也跟著他一起搗亂?懂不懂事兒啊……”

    這就不講道理了!

    老爹的積威、鄭光威倒是已經遺忘的差不多了,但老爹愛面子的毛病、鄭光威是記得清清楚楚的,透過后視鏡見老爹躊躇滿志的模樣、可就生生壓下了懟回去的念頭,趕緊給馬慧英使了個眼色,那意思自然是瞧瞧吧,昨天你還說不可能的,現在總相信了吧?

    馬慧英氣苦,給兒子一個‘放心’的眼神、又狠狠瞪了他一眼,這才沖著鄭大民咆哮了起來。“你想都別想!兒子的錢是兒子賺來的,頂多再給你三十萬去把借的錢和工人工資還上!剩下的兒子說了讓我幫他保管的,他以后要上學、要買房子、要買車、要娶老婆……”

    “拉倒吧,上學才需要幾個錢?房子?咱家的房子還不夠住的嗎?買車?需要了我那輛桑塔納給他用就是了。再說了,一個高中生開什么車?招搖過市、像什么話?娶老婆?早著呢,你會管錢?你要是會管錢、也不至于連財務科的那點活兒都做不了了……”

    被看扁了、而且還是當著兒子的面兒被看扁了,馬慧英火大的很。“你本事?你這么有本事、怎么會被關進去的?要不是兒子賺了錢回來、你不還得被關在里面的嗎?再給你三十萬、兒子可就給你兩百萬了,你就知足吧,可不敢讓你再禍害了,連房子都敢抵出去,以后要是沒錢了、是不是連我都要給抵出去啊?啊?”

    “你抵不出去。這么大歲數了、抵不了多少錢的……”

    鄭大民的耿直、惹出了馬慧英的真火,一個月以來受的委屈、吃的辛苦、糟的那些罪,一樁樁、一件件,馬慧英鄭大民很快就縮著腦袋不吱聲了。

    進了城,鄭光威開車從大民服裝廠經過,見廠門口又是車、又是人、又是公安的,油門一松、可就扭過臉道。“媽,你今天跟廠里聯系了嗎?怎么還堵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