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六十八章 老天開眼了
    這個年代無論是國道還是省道,在路上跑的小車數量真不是很多,高速公路還沒有進入全面化建設階段,但奧迪A6所帶能帶來的無形威懾,還是讓鄭光威有些吃驚。

    雖說過橋過路費是肯定免不了的,但收費的態度都非常的不錯,恭敬倒是也談不上、但都客氣的不得了,想來一定比那些跑長途的、搞運輸的司機們所遭受的冷遇要少很多。

    路況不熟、路也不熟,再加上許多地方都在修、都在挖、甚至還會堵車,再加上夜間行車也并不安全,直到周六的傍晚鄭光威才看見了杭城的標識,老爹的那套毛呢金利來穿上身、車里還開了空調,但車窗打開之后還是感受到了這邊深冬的嚴寒,他開著車進了城就直奔大商場,毛衣、毛褲、羽絨服都穿上了,但走出商場大門的那一刻、他還是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太冷了!

    過來的時間不巧,寒流剛過來、杭城的氣溫一夜之間降了十多度呢,雖然夜間還沒有上凍、但跟深城相比就相當于是從仲夏回到了隆冬,也不知道老媽帶的衣服夠不夠、穿的多不多,可千萬別凍著、別感冒……

    祈禱著,但最終鄭光威還是被杭城的地圖給搞懵了,不得已硬著頭皮找交警問了路,但直到八點多了這才找到了那個招待所,停了車一看門口就愣住了,這哪里是什么招待所啊、根本就是個小旅社,只不過因為靠近分局、屬于市局的三產之一,總臺接電話時的口氣才會讓他誤以為這是一個還算靠譜的賓館……

    咚、咚咚。

    突兀的敲門聲、把正準備泡方便面的馬慧英嚇了一跳,應了一聲、小跑著趕緊把門給打開。

    “媽……”

    啪!

    挨了一記耳光。

    “你個死孩子啊,你還敢跑到這兒來?你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啊?啊?你怎么敢跑出去這么多天啊……”

    鄭光威抱著頭、躥進了屋里,挨了不知道多少巴掌、說了多少的好話卻還是不能讓暴怒的老娘息怒,不得已只好把裝錢的大拉桿箱給打開,把成捆的現金都倒在了床上。

    噗通。

    馬慧英腿一軟、跌坐在地,暴怒的表情瞬間被恐懼所取代。

    “媽!都說了我是出去賺錢的,你瞧瞧,這里有三百萬,應該夠了吧?”

    馬慧英一轱轆爬了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關上了門,拼命的把將成捆的現金往拉桿箱里面塞、語帶顫抖的道。“兒子啊,你到底在外面干了些什么啊?不成的,不成的!你趕緊跑、趕緊跑吧,你爸都已經這樣了、你可不能再出事兒啊,媽年紀大了,經不起了、經不起了呀……”

    “媽!媽!媽!你干嘛呢!這些錢可都是干干凈凈的、你兒子沒干壞事兒!這些錢都是真的、真的都是干干凈凈的、明白白的,您別害怕、您先別害怕,您先坐下來我跟您說說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鄭光威抓著馬慧英的胳膊、把她給按著坐了下去,簡單扼要的說自己去了深城、從財務公司借了一筆錢在股市里賺了三百萬和十幾套房子,真的沒敢壞事兒、也沒去搶劫、更沒去搶銀行!

    馬慧英渾身都在抖,反手攥住了鄭光威的手腕。“真的?”

    “真的!千真萬確!”

    啪!

    又是一耳光!

    “你個死孩子啊!你想嚇死媽啊?”

    又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抽,鄭光威怎么賭咒發誓都沒用了,只好抱著腦袋、縮著脖子硬扛,等馬慧英終于沒勁兒了、鄭光威見她呼哧直喘還捂著胸口,趕忙去倒了杯熱水塞到了她的手里。

    “兒子啊,可不敢做壞事兒啊,你跟媽說實話,這些錢到底是怎么回事兒?真要是做了什么、你該跑就趕緊跑吧……”

    得!

    這還是不信啊,之前說的都白搭了……

    十四本產權證,奧迪車的行駛證、他的駕駛證,購車的全套手續、相關的保險、上牌照的費用、檢車的收據,從深城過來的這一路上的停車費、過橋過路費,加油的小票,就連唐成仕的那份邀請函也都掏了出來,亂七八糟的一股腦的扔在了床上。

    聽說深城遍地黃金、所以為了賺錢就離家出走……

    但不料深城想賺錢也不容易,更何況一沒學歷二沒經驗三沒資金,窮困潦倒之下卻是正好聽見了有人設了風水局準備行騙,于是壯著膽兒偽裝成風水大師、破了風水局,搞房地產的大老板就送了十多套房子,但不料房地產公司內部矛盾、房子到手了卻還是沒現金,于是只好去財務公司借錢炒股、結果還真的賺了不少,最后房子成了自己買的、而這輛車跟相關的手續則是搞房地產的大老板的港商朋友送的……

    馬慧英覺得在聽故事,但翻來覆去的問、兒子都對答如流,雖然怎么都還是覺得兒子說的不是真的、但也已經找不到漏洞了,聽到最后這一句可就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兒子的肩膀上。“說!人家一個正宗的港商憑什么對你這么好?啊?怎么就沒人對你媽這么好、對你爸這么好呢?”

    鄭光威真的很想哭。“爸對你好、您兒子我對您也好啊……”

    “那為啥沒人送你媽奧迪車啊?這可是進口的啊,幾十萬呢……”

    捂著臉、盯著老媽那又揚起來的手,鄭光威是欲哭無淚。“姓唐的港商是那搞房地產的大老板的朋友,以為我能掐會算、就主動找上門來了,我胡說八道了一通、結果那港商賺了五百多萬呢,為了感謝我、就送了輛奧迪車,就連這駕照都是姓唐的港商辦下來的,您仔細看看上面的時間,這不就是昨天早上我離開深城的時間?媽,您就相信我吧,再說了,真要是我搶銀行搶了這么多錢,那報紙上、新聞上不可能一點報導都沒有的吧?何況您看您兒子這小身板、這細胳膊細腿兒的,像是那種窮兇極惡、敢去搶銀行、敢去犯罪的人嗎?”

    見兒子委屈巴巴一副郁悶的都要哭出來的模樣,馬慧英鼻子發酸卻噗嗤一下子樂了,本想再抽他一巴掌的、卻是被兒子給躲掉了,瞅著那成捆的鈔票許久才長嘆了一口氣。“天吶,老天爺可算是開了眼嘍,你爸這下子應該是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