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五十六章 馬不停蹄
    “錯不了,日期不寫在上面的了嗎?這一周統共就辦出去了三十多本產權證,有個灣、灣什么房開商特別的厲害,派了個靚女來辦證,小趙那都是快結婚的人了、被被那靚女迷得魂兒都快要飛了,跑上跑下的領著那靚女去辦。結果怎么著?我告訴你說啊,姓趙的那小子的對象晚上沒到下班的點兒就跑過來了,好一通的罵呦,笑死個人嘞……”

    區房管所管理科的工作人員說的是眉飛色舞,但帶著十四本產權證過來的鑫隆公司的財務人員卻不想聽下去了,只要這十四本產權證是真的就行了,但為了以后工作的方便趕忙又塞了兩包煙,耐著性子聽完了這才趕緊出來向小老板周建義匯報。

    掛掉了下屬打回來的電話,周建義給站在門口候著的財務使了個眼色、這才滿臉堆笑的來到了鄭光威的面前。“鄭先生吶,要不要派兩個人陪您一起去銀行?您別誤會啊,這純粹出于安全的角度考慮,一百五十萬的現金有三十多斤重呢,鑫隆財務提供全方位的服務,只要有需要、一切都能滿足……”

    鄭光威搖頭表示不需要,見對方也只是笑了笑也就不再提這茬兒,便問道。“對了,之前讓你幫我在港城開的銀行戶口,什么時候可以搞定?”

    “下周!”

    “換匯呢?”

    周建義笑了。“安啦、安啦,三個點!行規就是……”

    鄭光威撇嘴。“拉倒吧,還行規呢。行規是兩個點兒,但熟客頂多是一點五,資金量大了還能再打折,你呀、就這點不好,別總想著一口吃成個胖子,生意是細水長流的……”

    周建義叫苦不迭。“鄭先生吶,我們也是小本經營、利潤很低、很低的啦,換匯這種事兒還是有風險的,總要有點利潤才能做的啦。再說換匯這事兒是金額越高、收費越低……”

    鄭光威佯裝驚奇。“不就是五萬起嗎?難道鑫隆的標準跟其他家的不一樣?”

    周建義大感頭疼,這人也太在行了吧,嘆了口氣很是有些無奈的說。“一百萬以上是一點二,五百萬以上才能給你一個點,再低真的做不下來的……”

    還沒有進入到合作的實質性階段、想要搞清楚財務公司的收費標準還是蠻困難的,鄭光威就見好就收,簽了正式的借款協議、將現金清點完之后便裝進了一個大拉桿箱,推著離開了財務公司,打了個車、在繁華的市口下了車,從商場的西門進、又從北門出來,可緊趕慢趕的還是沒能在收市前抵達海鵬信托。

    單美荷一點半就守在交易大廳的門口了,見鄭光威從出租車里下來便迎了上去,見他還推著個拉桿箱便道。“鄭先生,我來……”

    “很重,我自己來。”

    從交易大廳里出來的散戶們表情或嚴肅、或激動,交易大廳里還有散戶在通過自助交易機查著行情、研究著技術走勢,但更多的則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熱烈的討論著、激動的爭辯著,鄭光威跟著單美荷上了三樓、來到了走廊最里面一個掛著‘資料室’牌子的房間門口,這才曉得這就是給他準備的交易室。

    得知大拉桿箱里面裝的是現金,單美荷有些懵、但還是趕緊應承了下來。“我馬上安排財務人員過來清點,您稍等……”

    等單美荷退出去、關上了門,鄭光威這才從拉桿箱里取了一沓塞進了口袋,坐下來打開了電腦。

    登陸了系統、鄭光威打開了資金賬戶,余額顯示為零,他看了一下當天的行情走勢、這才循著記憶將那幾只潛力無限的股票給調了出來,等聽見敲門聲便喊了一聲進。

    抱著點鈔機進來的財務人員開始清點現金,成捆的鈔票被打散、然后又被重新捆扎了起來,十多分鐘入賬單才被遞了過來。

    見鄭光威確認資金上了賬便準備關電腦,正準備給他介紹系統該如何使用的單美荷可就有些為難了,硬著頭皮說劉總出去開會還沒有回來,有什么要求自己都能夠處理。

    “明天再說吧。”

    拎著空空如也的拉桿箱走出了海鵬信托的交易大廳,沐浴在陽光之下的鄭光威如釋重負,朱旭東趕了個通宵才將十四本產權證交出來,他八點半闖進了柳筱芃的辦公室、十點多種才趕到了鑫隆財務,產權證需要鑒別真偽、借款協議的內容需要一條條的認真審閱,等拿到了錢再趕往海鵬信托把資金入了帳,卻似乎也只能是算是完成了最初的準備工作,距離真正的‘大功告成’似乎仍然存在著不短的距離,而導致這一切的根本原因,似乎就是因為柳筱芃提前來到了深城,莫名其妙的接管了財務……

    “鄭先生?您這是剛下車還是?”

    突兀的招呼聲、把鄭光威拉回到了現實,抬起頭一看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公交站臺、而劉海云就站在一輛桑塔納車旁,面帶疑惑。

    鄭光威揚起了手算是回應。“剛走神了,才從你們公司出來的……”

    劉海云釋然,心想要是這位真的是在這兒等公交車、那可實在是有點寒磣了,示意司機把車開回公司、自己拎著皮包走了過來說。“真的是不好意思啊,監管部門的臨時會議必須要參加,要不然我就在公司里候著了,來來來,去辦公室坐一坐、喝杯茶吧……”

    “算了,明天一早我還要過來的。”

    “來吧、來吧,監管部門的臨時會議上吹了些冷風,可不敢在這大街上說,還是去我辦公室再坐會兒吧……”

    盛情難卻,鄭光威隨著劉海云去了他的辦公室這才曉得,監管部門周二頒布了管理的新規、周五的會議將主要討論地方監管部門的職責問題,很可能會要求把工作重點落在監管上……

    這也就意味著目前滬深兩市的橫盤調整依然不為監管部門所認可,仍然是遵循著可跌不可漲的原則,準備再來一劑狠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