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五十三章 無恥之尤
    11月12,周二,陰。

    在內地渡過的第十二天。

    昨天晚上出去逛街了,不過寒衣節的活動沒意思,到處都是燒黃紙的味兒,后街的那一家雙皮奶很不錯,就是太甜,半份估計就超標了……

    11月13,周三,晴。

    在內地渡過的第十三天。

    昨天售樓處好像一共賣出去了七個單位,而且還全都是現款,銀行是提供按揭的,但為什么內地人不懂得用未來的收入來提高目前的生活質量呢?

    好奇怪……

    11月14,周四,晴。

    在內地渡過的第十四天……

    寫完了第二行、柳筱芃咬著筆桿就陷入了糾結,因為她不知道該如何寫下去了。

    以前寫日記都是在臨睡前寫,自從舍友杰西卡出了事兒、臨睡前她就不再愿意去回想當天所發生的事情了,但問題是挪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就需要耗費更多的時間,還有意無意的會重新檢查之前所寫下來的內容,有的日期下面只有寥寥的幾個字,看似敷衍、卻意味著那一天她的心情一定很不錯。

    對了!

    昨天是將那小騙子的產權證被自己鎖進保險箱的第三天,如果售樓處的小馬按照自己的交代沒有主動去告訴他的話,小騙子應該還不知道這事兒,這總應該算是可以令自己心情愉快的一件事兒了吧?

    過了這么多天、柳筱芃倒是終于想明白了一件事兒,既然這個世界上肯定是沒有鬼神的、那么鄭光威就一定不可能具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雖然直到現在她都還不明白他為什么能說出那么多關于自己的事情,但原因也僅僅是因為她還沒有琢磨明白!

    就像是變魔術一樣,看起來神奇且玄乎其玄,但其實說說穿了只是其中的障眼法很難被識破而已。

    都是假的、全都是騙人的……

    一念至此、柳筱芃也就準備落筆,可轉念一想、堂姐夫早晚還是會把錢交去財務的,扣著產權證不給、甚至還不想他曉得,怎么看都似乎很小家子氣,好頭疼啊……

    嘭!

    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面給推開了,正滿心糾結的柳筱芃愣了下才意識到有人沒敲門就闖了進來,抬起頭便看見了她現在最不想看見的那個人!

    徑自來到了辦公桌前,鄭光威用雙手按住了桌角、身體前傾一臉的輕蔑。“有意思嗎?”

    極具侵略性的目光俯視、讓柳筱芃愣了下才趕忙把筆記本合了起來,略有些心虛的道。“什、什么呀?”

    “什么?裝傻?周一產權證就辦下來了,不許阿瀟告訴我、說你是幼稚好呢、還是該說你缺心眼啊?這種事兒瞞得住嗎?”

    前一刻還在糾結、這一刻的柳筱芃可就羞惱難當了。“你、你怎么又罵人?”

    “說你缺心眼就是罵你啊?來來來,有沒有膽量拍著胸脯說你在賓大求學期間就沒聽人說過臟話、就沒挨過罵!”

    柳筱芃下意識的想要拍著胸脯說自己在賓大的求學期間無論是同學還是老師、又或者是校工,都是很友善的、也極少會爆粗口,可手指觸及到胸口的那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站起來右手向外順勢一揮。“出去!”

    “出去?”鄭光威撇嘴,拽過旁邊的椅子干脆坐了下來、還翹起了二郎腿,面帶譏諷的說。“別自以為自己長得漂亮的就能想得美!”

    柳筱芃愣住了,這話到底是在夸自己呢、還是在貶低自己呢?

    “趕緊的,我沒工夫跟你這種自以為是、小肚雞腸的人浪費時間,趕緊把產權證拿出來讓我看看!”

    鄭光威不耐煩的說著就掏出了煙,右手食指在煙盒上一敲、一根香煙便從煙盒里彈了出來,他張嘴想要接住、卻不料這根香煙竟是被彈飛了,落在桌面上骨碌碌的滾到了柳筱芃的那一邊,被鋼筆給攔住了。

    噗嗤!

    柳筱芃沒能忍得住,樂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鄭光威黑著臉伸手將香煙取了過來,點著了、抽了一口便噴了個煙圈出去。

    淡青色的煙圈越過了大班臺、飄向了自己,柳筱芃一巴掌可就把煙圈給拍散,指著墻上貼著的‘禁止吸煙’標識怒道。“誰允許你在我的辦公室里抽煙的?看不見嗎?”

    “我又沒要求你必須遵守我的規矩。你憑什么要我遵守你定的規矩?”

    柳筱芃氣的想打人!

    怎么能有這么無恥的人呢?

    “哎!趕緊把產權證給我拿出來啊!我的時間很寶貴!”

    柳筱芃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了下來。“憑什么?財務那邊沒有進賬單過來、產權證不能給你!之前說好……”

    “不給就拉倒!那我現在就去房管所掛失,反正產權已經轉移了、說破了天那十幾套公寓也都是屬于我的,你管得了老曹、你可管不著我!合同在我這兒呢,掛失是要登報的,我倒是還能順便給報社爆個料,不知道外資企業不遵守合同法、違約、失信這樣的新聞,能不能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啊……”

    鄭光威說著便站了起來、作勢欲走,柳筱芃聽了個稀里糊涂、但大致的意思還是明白了,意識到自己上了當、可就趕忙繞過桌子追了上去。“哎?你這人怎么說話不算數啊?”

    鄭光威猛地轉過身來、可就差點撞著柳筱芃,見她柳眉倒豎、慌不迭的后退便笑了起來。“我說話怎么就不算數了?”

    “你當時說什么時候錢入了帳、你什么時候再來拿產權證的!”

    鄭光威悠悠的道。“是嗎?你有錄音還是有我簽了名的文件可以證明這一點?”

    “這是你你親口說的!而且還是當著小馬和我堂姐夫的面兒說的!口頭承諾也是承諾!你……”

    “哈哈哈,”鄭光威張狂的大笑。“口頭承諾是不具備法律效力的啊,你能不能先搞清楚相關的法律條文在唧唧歪歪的啊……”

    見他伸手想要開門,柳筱芃沖上去可就用肩膀把門給頂住了。“你無恥!”

    鄭光威豎起了大拇指、一臉敬佩的說。“哎呀!我的優點這么快就被你發現了?”

    柳筱芃懵了,這小騙子不但無恥,臉皮還特別的厚,這可怎么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