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四十五章 千金大小姐
    朱旭東身上穿著的短袖衫洗的已經褪了色,他穿著的皮鞋似乎也開了膠,但指甲里有沒洗干凈的油彩,褲子上也染上了斑斑點點的油彩,雖然算不得是蓬頭垢面、但經濟狀況顯然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也難怪。

    學歷不高、干不了重活兒,骨子里的文藝范兒導致這個個蹲過監獄的家伙被老婆給拋棄了、也就越發的自卑了,若不是還需要撫養九兒、搞不好早就已經投奔大海了,哪里還有機會成為知名的制假高手?

    前一世鄭光威跟他接觸的次數不多,但關于這家伙的傳聞、很是聽說過不少,因為他畫畫的水平不錯、在道上也算的上是無師自通、才華橫溢的典范,來深城之前鄭光威是原本沒想過會跟這個人發生什么交集的,但形勢比人強啊,沒有這家伙的幫助、鄭光威覺得自己原本的計劃執行不下去了。

    “烤雞翅!烤羊肉!烤豬蹄!生魚片……”

    九兒快樂的點著菜,朱旭東很想讓她別點那么多、卻被鄭光威瞪了一眼只好偃旗息鼓,而賭氣跟著一起過來的柳筱芃此時用手掩著口鼻、滿心的糾結,這臭水溝旁邊的大排檔環境談不起來、衛生條件更談不起來,可生意為什么能這么好?

    臟乎乎的桌子、臟兮兮的條凳、黑乎乎的筷子、油煙還嗆人,別說是讓她動筷子了,就連坐下來的勇氣都在迅速的消褪,若不是因為之前‘螞蟻’的疑惑還沒有解開,她覺得離這種地方是越遠越好……

    柳筱芃眉宇之間的厭惡、眸子里的驚懼讓鄭光威忍不住笑了起來。“嫌臟就回去吧,這兒是勞苦大眾們吃宵夜、聊天打屁的地兒,真不適合你這種千金大小姐!”

    “那你還讓我過來?騙子!騙子!騙子!”

    柳筱芃的憤怒、惹得隔壁那桌幾個光膀子喝酒的都笑了起來,其中一個滿臉橫肉的光頭樂呵著拍案而起、指著鄭光威問她需不需要幫忙?

    柳筱芃被對方那兇橫的模樣嚇了一跳,從未有過類似的經歷、自然也就連搖頭都忘了,卻不料鄭光威同樣是一拍桌子、沖著那光頭吼了起來。“皮老三!貓尿灌多了就回家找你婆娘去!在這兒撒野、信不信老黑能把你給掛陽臺上?”

    光頭被驚著了,愣了好一會才小心翼翼的道。“兄弟,你哪位啊?”

    對于在這一片兒道上混的、鄭光威是太熟悉了,哪些是真的狠角色、哪些是色厲內荏的嘴把式,那絕對是門清兒,光頭皮老三這人看起來長的兇橫、但實際上卻是個慫包,見了后街的老黑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他一句話懟了過去之后、也就本著打一巴掌給個甜棗的原則,讓啤酒妹給送箱冰啤過去,也就很輕松的將一場潛在的沖突給壓了下去,回過臉兒斜著眼沖著柳筱芃說,要么趕緊坐下、要么就趕緊走人,別杵在這兒招蜂引蝶的。

    “招、招……你怎么又罵人?”柳筱芃不好意思說這樣的詞兒,又羞又氣、臉漲的通紅。

    挪了下屁股、鄭光威拽著柳筱芃的胳膊把她按著坐在了條凳上,見她柳眉倒豎、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樣,一邊拿起桌上的開水幫她燙碗、燙筷子,一邊壓低了聲音說既然來都來了,就好好感受一下貧苦大眾們的夜生活吧。

    柳筱芃心中的怒意稍減、但心中依然還是不忿的,于是也就嗆聲道。“夜生活?這也能叫夜生活?”

    “千金大小姐的夜生活跟貧苦大眾的夜生活自然是不一樣的,書本上寫著的、電視電影里面所能看見的,跟你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會存在著相當大的差異,想要了解真實的內地、真實的社會底層的生活,待在象牙塔里去想象、那是肯定不行的……”

    柳筱芃想反駁,小女孩卻看見一個肢體殘疾的老乞丐、扯了扯朱旭東的胳膊便道。“爸爸,你看!好可憐呦……”

    朱旭東瞥了一眼那老乞丐,不以為意的道。“九兒,所以說你要好好學習,要不然以后就會變成他這種樣子……”

    啪!

    鄭光威用筷子狠狠的敲了一下朱旭東的腦袋。“不能這么教育孩子!當爹的人了,有點見識好不好?”

    朱旭東捂著頭一臉的不解,自己這么說難道還有錯了?

    鄭光威見九兒也愣住了這才解釋道。“九兒,你爸說的不準確。努力學習才能爭取成材以后去盡量幫助這樣的人、讓他們不至于落魄如此。懂了嗎?”

    小女孩聽不懂,一臉茫然。“落魄?落魄是什么意思呀?我不懂……”

    “落魄,指的可以是貧窮,也可以是生活的不如意、生活上的不順……”

    小女孩琢磨了片刻,眼睛一亮可就嚷嚷了起來。“啊!我明白啦!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我決定了,等我長大了以后一定要讓全世界都沒有落魄的人!”

    朱旭東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舉起酒杯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卻被嗆的連連咳嗽。

    柳筱芃同樣的愕然,怔怔的瞅著鄭光威、心中卻是掀起了波瀾,真沒想到這個小騙子會這樣教育孩子、說的還這么的好,空泛的大道理孩子們似乎是從小聽到大的,但這樣的一番簡單且直白的方式卻是她所聞所未聞的,眼前的這個小騙子也就不再那么討厭了,目光不由得柔和了下來,打開了皮包便取出了錢包。

    鄭光威一把按住了她的手。“你要做什么?”

    “給他錢啊……”

    “給錢只能解決一時之苦,而且在這種環境之下你要是給的多了、反倒會生出事端來的!真有心,那給他提供一份工作、給他提供一個棲身之所,都遠比臨時起意的施舍所能起到的效果更好!”

    柳筱芃不解。“你什么意思啊?”

    鄭光威示意她稍安勿躁,點了一份蛋炒飯、要了一份例湯,讓朱旭東陪女兒一起去送給那老乞丐,等父女倆離開了、他這才一臉認真的說。“你給了錢,只能能夠讓你的憐憫心、同情心獲得了慰藉!可問題是你根本就不清楚、也不了解這些乞丐到底是真乞丐還是假乞丐,尤其是當你遇見幼年或者殘疾的兒童在大街上乞討,你以同情和憐憫為由掏出來的每一分錢、都有可能是在縱容罪惡的蔓延和孳生,你會成為更多兒童被拐賣、被人為致殘的同謀!記住,不要讓你的憐憫之心害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