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四十二章 七位數
    港幣對美元是采用了一種名為聯系匯率的方式,所以唐成仕的貿易公司所簽的每一份合約就都會牽涉到匯率問題,日元處于貶值的預期之中,那么以日元結算的延期付款信用證的期限越長、預期收益也就越大,而反之、則意味著會蒙受額外的損失。

    正常的交易流程是按照國際慣例即時結匯,但問題是日元從95年至今連續十七個月持續貶值了,設備制造商為了規避損失只愿意收現款或者是期限較短的美元,說白了也是為了規避風險、說難聽點就是希望把風險轉嫁給買方,為了能夠讓合同得以履行,設備制造商倒是也給予了價格方面的折扣,可是如果匯率波動比較大的話,對唐成仕而言這筆生意是掙錢還是虧錢、那就不太好說了。

    唐成仕自然首先去咨詢專業做外匯的,但他也同時還請教了江湖上的高人,各有各的說法、自然也就越發的沒了主張。

    曹燁煜對外匯市場的波動關注不多、但道理還是懂的,聽唐成仕介紹完具體的情況可就有些奇怪了。“老唐啊,其實這個問題挺好解決的啊,你付現款、即時結匯不就得了?”

    唐成仕苦笑。“可問題是下家給的是四個月的延期付款信用證啊,我哪里敢墊付那么多的資金進去?這批貨價值四百萬美金呢!主要是設備制造商換上來一個年長的社長,這混蛋穩健第一、不愿意承擔匯率的變動!我還算是不錯的了、跟那邊打了七八年交道了這才稍微有的選,要么選日元現結、要么選美金不超過三個月,你以為我就愿意承擔這樣的風險啊?還不是沒辦法?”

    曹燁煜氣的拍了桌子。“怎么會有這種混賬事?這樣的交易方式明擺著就是那邊一點風險都不肯承擔啊!”

    “就是啊,日元已經連續十七個月貶值了,繼續貶值的概率真的很小的,所以現在的問題就是要么我拼著不賺錢、白干,要么就是去賭未來的三個月日元會繼續貶值,這、這不是難為我嗎?”

    談來談去、曹燁煜倒是也不敢在他所不熟悉的領域給唐成仕出主意,見鄭光威只是聽著卻沒有任何的表示,可就趕緊給唐成仕遞了個眼色。

    唐成仕早有準備,將一個牛皮紙袋恭恭敬敬的推了過去說。“一點心意、不成敬意!還請鄭先生能給予明示……”

    裝在牛皮紙袋里的東西厚約四指、長寬大約是一張人民幣的樣子,如果說里面裝的是現金、那大約是五萬塊,但如果裝的是面值一千的港幣、那可就是五十萬了,鄭光威不覺得唐成仕這胖子會如此的慷慨,也就詢問他自己偏向于那種交易方式?

    “我很想付現款啊,可問題是我真的付不起啊,四百萬美金呢,砸鍋賣鐵也沒轍,總不能去找大耳窟吧?”

    “那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什么變化,唐老板也只能是選擇用美元結算,對吧?”

    唐成仕猶豫了片刻,苦著臉點了點頭。

    鄭光威掐著手指、沉吟了片刻,再抬起頭來便說。“唐老板,有帶硬幣嗎?”

    唐成仕愣住了,取出錢夾抖了抖、從里面掉出來兩個一毫的港幣,鄭光威伸手取了一個、這才面帶微笑的說。“唐老板啊,我對外匯這玩意兒不是很了解,但如果沒什么意外的話,我倒是覺得三個月后唐老板應該會有一筆意外之財,數額也不是很大,七位數而已。”

    唐成仕跳了起來,失聲驚呼。“什么?能有七位數?很多了好不好?”

    鄭光威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是嗎?這就很多了嗎?”

    “當然很多啦!我今年到現在也才賺了不到兩百多萬啊,日子已經過的已經很不錯了啦……”

    “那恭喜唐老板了。”

    鄭光威拱了拱手、神情間渾無半點的驚訝,見唐成仕喜不自禁給將被酒杯倒滿立刻、來到面前準備敬酒,也就端起了擺在那牛皮紙袋旁邊的酒杯、輕抿了一口。

    唐成仕這才注意到了擺在桌上的牛皮紙袋,本就是紅臉、此時更是紅的有些通透了,很不好意思的拱著手說,即便是沒有意外之財、但自己只要生意不虧那就感激不盡了,等這筆生意做成了、必有重謝。

    “謝不謝的、倒是也無所謂,就當是結個善緣吧。”鄭光威說著便將牛皮紙袋推了過去。“唐老板,這個就請收回去吧。”

    唐成仕大感意外。“這怎么行?這是給鄭大師預備的見面禮啊,鄭大師可萬勿推辭!”

    鄭光威捏著那一毫的港幣說。“唐老板啊,有些事情不太好跟你解釋,曹總的事兒是當場解決、當場見效的,而你的事兒想要見分曉需要不短的時間,這錢我不能收。不過這枚硬幣我已經收下了……”

    唐成仕這才意識到那枚一毫的硬幣便算是酬勞,內心狂震。“鄭大師,這……”

    “不要再叫我什么大師,受不起的!”

    唐成仕惶恐且詫異。“受得起、受得起啊……”

    “我說受不起就是受不起!還有啊,以后不許跟別人提及此事!”

    鄭光威沉下了臉,曹燁煜見氣氛有些僵了、趕忙打起來了圓場。“哎呀,老唐啊,既然鄭先生不愿意、那不如換個方式可成?”

    唐成仕愣了下可就連忙點頭。

    看風水的、相面的高人們各有各的習慣、各有各的脾氣,各有各的忌諱,既然這位看起來很年輕的鄭大師不肯收錢、還不肯被自己稱呼為‘大師’,唐成仕覺得這其中想必有不能說的搭理,因此也就趕忙將裝現金的牛皮紙袋收了起來,。

    裝滿了鈔票的牛皮紙袋終于不需要再面對了。

    眼不見為凈的鄭光威松了口氣,他不是不想收這筆錢,問題是這筆錢十分的燙手。

    外匯市場的情況鄭光威本就了解的不多,不過日元連續二十個月的貶值、他還是記得挺清楚的,找上門來的這個唐成仕說白了只是想買個心安,他既不可能放棄這筆生意、也付不出現款,所以最終的結果肯定是用三個月的延期支付信用證做這筆生意,本就該他賺的錢、自己橫插一腳怎么都說不過去。

    再說了。

    自己的人設已經立起來了,五萬塊錢的見面禮、就想拉低自己的層次?

    也太小看人了!

    雖然錢包里的現鈔沒多少了,但不該伸手的時候絕不能伸手的道理,鄭光威還是曉得的。

    于是當鄭光威借消食為名、拒絕了同車返回的那一刻,唐成仕的畢恭畢敬、曹燁煜的贊嘆有加,也就讓鄭光威覺得自己的人設,徹底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