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四十章 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也穿過人山人海;我曾經擁有著的一切,轉眼都飄散如煙……”

    哼唱出來的曲調、讓鄭光威沉浸在或美好、或感傷、或唏噓的情懷之中,在閑暇之余被他所記錄下來的這些歌詞和簡譜到現在也有幾十首了,艾薇兒的《When You're Gone》,阿黛爾的《rolling in the deep》,李宗盛的《山丘》,JJ的《江南》,飛兒樂隊的《Lydia》,張韶涵的《隱形的翅膀》、《阿刁》,周董的《菊花臺》,毛不易的《消愁》,甚至還有諸如網紅歌《我們一起學貓叫》。

    攤開在茶幾上的那厚厚一摞報紙,讓他以最快的速度深入了解到這個時代娛樂圈的狀況,不過在沒有互聯網傳播和推動之下的這個年代,其實每一首好歌都需要千錘百煉的,只有那些能夠在十年、二十年甚至是更長的時間里依然能夠在K歌房里聽見的才能稱得上是經典。

    鄭光威沒有系統的學過聲樂、學過譜曲,但得益于沒過幾年就開始流行的‘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口號,孩子學什么、大人也就必須會什么,所以為了不讓自家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鄭光威輔導孩子學習的時候也就犯過心梗,而他的吉他造詣雖然達不到專業十級的程度,但此刻聽一首歌、將曲譜給迅速的扒下來也還是能做到的。

    當然,錯誤和疏漏肯定是一大堆的,鄭光威覺得若是讓原唱照著他的譜子去演唱,結果一定是會被揍的很慘、很慘的……

    筆記本里所記錄的自然也不全是歌曲,還有電影、還有一些他回憶起來的重要事件,而當年經常被他用來教育孩子的‘好記性不如爛筆頭’這句話、反倒是成了一種習慣。

    走廊里的飄蕩著的吉他曲調、讓拖著兩個蛇皮口袋將租屋那邊的個人用品給搬了些過來的馬凌瀟很是驚訝,而邵初珍更是一臉興奮的沖過去按了門鈴。

    叮咚……

    將筆記本藏好、鄭光威這才開了門。

    邵初珍一眼就看見了沙發上的那把吉他,興奮的尖叫了起來。“哎呀,還真的是他在彈哎,好厲害哦!”

    鄭光威的目光越過了咋咋呼呼的邵初珍、落在了那兩個大蛇皮口袋上。“阿珍,你就這么點東西嗎?”

    馬凌瀟本想點頭說是,但話到嘴邊覺得承認自己租屋里只有這么點東西實在是過于寒酸了,趕忙改口。“還有不少呢,零零碎碎的不好收拾……”

    “哎呀,她那租屋里就剩下些臉盆啊、熱水瓶啊、塑料凳子之類的破爛兒啦,我都說該扔的就扔了吧,兩個人一次就能搬過來了,可阿瀟非說周末還要再跑一趟,真是的!人家鄭大師什么都算的出來,你瞞不住的啦!鄭大師,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邵初珍的語速很快,馬凌瀟紅了臉、鄭光威是既不能說對、也不能說不對,佯怒著不許她在喊自己大師,然后便詢問馬凌瀟需不需要幫忙?

    蛇皮袋里除了日用品還有衣服、還有亂七八糟的生活用品,馬凌瀟哪里敢讓他來幫自己收拾?雖說對方的年紀比自己小、但還是趕緊拒絕。“不用了、不用了,就這么點東西、整理起來很快的……”

    邵初珍央求將之前聽見的那曲子再彈一遍,鄭光威本想要用彈的最嫻熟的《兩只老虎》換一頓晚飯、但還是被拒絕了,于是也就佯怒著要攆人。

    “好啦好啦,本姑娘才懶得打擾你倆的二人世界呢,走啦,拜拜……”

    邵初珍揶揄著、很是灑脫的擺了擺手便溜,馬凌瀟想追卻沒追的上,紅著臉回來請鄭光威出去吃飯,一方面是想感謝他給了免費的容身之所、一方面則是想要告訴他這附近的租房行情。

    “不用了,我下午去了菜場、灶上正燉著牛腩呢,晚上還是在這兒吃吧。”

    馬凌瀟這才注意到灶臺上多了一個高壓鍋、還有一臺嶄新的冰箱,再加上客廳里的電視柜、大彩電,著實羨慕的緊,趕緊把這附近的租房行情說給他知道,然后便告訴他工程部那邊的裝修最起碼要三周的時間,而且春節后租房的才會比較多,所以元旦前后想要把房子租出去很困難。

    “租房子的問題等裝修完了再說,對了,曹總說安排你去辦理產權證的,進度如何?”

    “哎,一言難盡吶……”

    馬凌瀟將早上的情況說了出來,見鄭光威捂著嘴樂、唯有報以苦笑。“原本一周就差不多能辦下來了,可柳總把人得罪的死死的,曹總下午親自跑了一趟才把手續都遞了進去,但問題是上面的領導就算是發了話、下面的辦事員硬給你拖著不辦也是沒轍的……”

    問清楚那個辦事員叫什么,鄭光威也就笑著道。“姓柳的剛來內地,年紀又輕、又比較傲,做出這種反應也是正常的,不過曹總既然都親自出面了,辦個證而已,應該也不至于拖很長時間吧?”

    鄭光威說的很隨意,但實際上心里面還是很緊張的,原本的計劃是拿現金,現金拿不到、房子也勉強能接受,可問題是柳筱芃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兒、還成了什么財務監督,產權證拿不到就不談了,若是辦證的時間拖的太長、那是真要出大事兒的!

    “曹總雖然是總經理、但他跟區房管所的領導其實也不熟的,以前這方面的業務都是行政部在負責,今天陪著曹總一起過去了、但結果如何我也不清楚……”

    明天是周五,就算是催著曹燁煜趕緊去辦、效果也不會很大,反倒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關注,明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道理,鄭光威也就自然而然的結束了這個話題,等用完了晚餐、馬凌瀟開始洗碗清理灶臺,他這才說需要她幫個忙,產權證要是辦下來了、記得復印一份帶回來。

    “知道了。不過我就擔心去領證的時候柳總也會跟著去,她那性格啊真的不知道怎么說了,好奇心重、做事還死板的不得了,在區房管所的時候她竟然還用貼在外面的宣傳標語去跟那辦事員爭,可把那些辦事兒的人給樂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