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三十八章 我愿意
    怎么個意思?

    難道我是那種人嗎?

    鄭光威當場就被氣樂了。

    不過定睛細看,馬凌瀟這妮子還真的挺漂亮。

    大V領的小西裝、裹臀一步裙加上黑絲襪、細高跟,前凸后翹、大長腿再加上一張標準的瓜子臉,雖然皮膚略有些黑、但整體給打個八點五分是絕對沒問題的,何況此時那含羞帶怯的無辜感,似乎很容易讓男人生出將之摟入懷中恣意玩弄的沖動?

    馬凌瀟打了個寒顫、越發的惶恐了。

    鄭光威也趕緊將目光挪開,轉過臉面對著漆黑的夜,深吸了一口氣、站起來扶著露臺上的圍欄,這才算是驅散了心底里泛起來的禽(you)獸(ruo)不(qing)如(shou)的惡劣想法。“阿瀟啊,你有沒有考慮過未來?”

    “啊?未來?”

    “灣槐花園一期項目的消化、頂多還剩下三五個月,二期要到明年的國慶前后才會對外發售,以灣槐花園二期工程的開發速度而言,春節以后你失業的概率會大增,你有沒有考慮過被遣散之后,下一份工作做什么?你找到下家了嗎?你覺得自己在失業的情況之下,能在這兒堅持多久?三個月?還是半年?”

    一連串的問題、把馬凌瀟砸懵了,不過她倒是也明白了,整顆心都沉了下來、交叉護在胸前的胳膊垂落了下來,嘆了口氣。“我不怕吃苦的,我覺得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留下來……”

    “售樓小姐這個職業,如果不能很快提升成銷售策劃又或者是擔任更高的職位,說白就是個吃青春飯的行當,這一點你不能否認吧?”

    馬凌瀟茫然的點了點頭,但緊接著就又抬起了胳膊、護在了胸前。“鄭先生!我真不是那種人啊!”

    “你是、老子也不會是!”鄭光威怒了,不自覺的爆了粗口。

    “哦,那我放心了。”

    鄭光威轉過臉、見馬凌瀟擺出了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臉一黑、可就沒好氣的指著擺在茶幾上的茶杯,讓她給自己端過來。

    馬凌瀟是真的覺得危險解除了,將茶杯送過去便道。“鄭先生,你到底想說什么呀?我沒聽懂……”

    鄭光威覺得這女孩的智商可能遠比他所想象的要低,于是也就不打算再拐彎抹角了。“吶,我名下現在有十二套待裝修的毛坯房、兩套精裝修的公寓,如果你愿意那就幫我打理,報酬就是隔壁那屋的使用權和一份不算高、但應該算是比較穩定的兼職,愿不愿意?”

    馬凌瀟大喜。“謝謝、謝謝!我愿意!”

    “別急著說愿意!我話沒說完呢!”

    見鄭光威瞪眼,馬凌瀟的身子立刻就矮了一截。

    “這份兼職并沒你所想象的那么容易!你要負責收租、你要負責管理這些房子,房東需要做的事兒、你是一樣都少不了的。而且以后你要是換了工作、打理這些房子可能會非常的麻煩,所以我再給你一個建議,如果你想成為職業經理人、發展一份屬于自己的長期事業,我可以教你怎么做,我還會提供充裕的資金……”

    馬凌瀟愣住了。“職業經理人?”

    “就是總經理!曹總不就是這樣的職位?”

    “曹總的職位?我?我能行嗎?”馬凌瀟被驚著了。

    “有句話叫做‘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總經理有什么稀奇?”

    馬凌瀟苦笑。“可、可我不會做啊……”

    “我教你,包學包會!”

    “可、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想做、那就做,不想做、那就拉倒。”

    見鄭光威真的生氣了、馬凌瀟可就越發的惶恐了。“我沒說我不想做,不過……”

    “沒有不過!想做,那就搬把椅子坐下來好好的聽。”

    “哦……”

    馬凌瀟怯怯的應著、老老實實的搬了椅子坐了下來,雙手按著膝蓋,擺出了一副很乖巧、很聽話的模樣。

    “外地過來打工的會越來越多,像你這樣在關內上班、在關外租房的會很尋常。通勤費用每個月其實并不低,而且既浪費時間還需要忍受堵車、遲到等諸多風險,所以中介這種行業還是大有前途的。我琢磨著除了資金之外、說白了也就是訊息收集和積攢的一個過程,一手房東、一手房客,賺錢沒什么難度的……”

    馬凌瀟懵了。

    置業顧問可不是那些房屋中介所能比的,名聲也好、形象也罷,差別太大了!

    何況就因為有十幾套房子需要出租、需要打理,就成立專門跟房東和房客打交道的中介所讓自己來負責?這也太離譜了吧?再說了,總經理啊!天吶!這輩子都沒想過啊……

    馬凌瀟很彷徨,但鄭光威卻是沒去關注她的情況了,中介所的業務范圍表面上就是牽線搭橋,但好在除了必要的運營成本之外、未來幾十年內都屬于一本萬利的類型。

    當眼下的這個社會真正進入資訊爆炸的時代,誰能想象的出來,街邊巷尾的那些小中介所里最終會誕生出估值高達幾百個億的經紀公司呢?

    理清了思路、鄭光威便道。“阿瀟啊,給人打工、永遠都不可能有大的發展,現在有一個能夠擔任職業經理人、給自己打工的事業擺在了你的眼前,是繼續過每個月只有千把兩千塊錢、說哪天被開除就需要重新去找工作的日子,還是去搏一搏?”

    “我心里沒底兒……”

    “信心,我給你!資金,我出!怎么做,我教你!記住,千萬不要輕視自己,每個人的潛力都是無限的,只要敢做、沒什么事兒是做不成的……”

    想要激發一個人的雄心壯志,‘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這種很Low的雞湯、鄭光威自然是不會用的,但諸如‘一個人有沒有錢不一定窮,但沒有夢想那就窮定了’、‘成功不是將來才有的,而是從決定去做的那一刻起,持續累積而成’、‘命運如同手中的掌紋,無論多曲折,始終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之類的心靈雞湯,鄭光威自然是張口就來,再加上他在很短的時間里就賺到了十多套房子、還獲得了曹燁煜的感激和信任,此時刻意的想要展現出自信、馬凌瀟自然也就只有敬佩和崇拜的份兒了,何況他將道理掰碎了、揉爛了,專業術語張口就來、各種理論更是爛熟于胸,還處于為了生存而奔波的馬凌瀟也就被激發出了斗志、終于鼓起了勇氣。

    “鄭先生,那我就試一試……”

    鄭光威板起了臉。“這樣的心態可不行!直起腰、挺起胸!你必須要覺得只要你去做那就一定能成功、而且還會是前所未有的大成功,OK?”

    “是!我一定會成功!我一定會成功!我一定會成功……”

    被成功激發了勇氣和信心,馬凌瀟攥緊了拳頭面對漆黑的夜,發出了屬于她自己的怒吼!

    “嚎什么喪啊,幾點了?啊……”

    不知道是小區里的哪戶人家發起的抗議,猶如是一桶冰水從頭澆到了腳、馬凌瀟的信心立刻就摧毀,倉皇且狼狽的逃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