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二十七章 大機遇
    用尖嘴鉗拽出來的兩根泛著黑的銀針,把曹燁煜氣的渾身發抖。“怎、怎么能這樣?”

    鄭光威搖了搖頭。“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太正常不過了。”

    “我原本是不信這些的,但這個韓禮明是我港城的一位老友所介紹的,我三番四次的請托,哪里能想到會一個局?”

    曹燁煜一臉懊喪和失落,但等他的秘書小劉跑過來匯報說手形印記出現前一天值夜班的保安找到了、也交代了,曹燁煜整個人就像是崩潰了一樣,抱著腦袋蹲在了那兩棵杏樹旁,渾身顫抖著,竟像是有些崩潰了。

    鄭光威投注過去的目光之中有著憐憫和同情,這家伙的出身于寒門,雖然是名牌大學畢業、但也算不得是絕頂聰明的一個人,沒有什么雄心壯志,所以才會入贅、才會指望著他的老婆,若不是他比常人更在意社會地位、更在意他在商圈里的形象,想必在也不至于在破產之后落魄到了在蒼蠅館子里嚎啕大哭的境地,更不至于將他的前半生當成是笑話一般講述出來……

    保安隊長跑了過來,曹燁煜的秘書迎上去、聽完了匯報,猶豫了一下才走過去匯報。“曹總,那段時間夜里值班的保安交代了,有人給了他八百塊、讓他凌晨的時候不要聲張。第二天一早這個保安就發現采光窗上的手形印痕,沒敢上報、直到第三天傍晚那印記被三號樓的住戶們給發現,他見住戶們當時就鬧了起來、自然也就更不敢說出來了……”

    曹燁煜扭過臉來,眼珠子都是紅的。“八百?就為了八百?啊?保安們的工資不說是全行業最高,但也絕對是一線水準,怎么能這樣啊?”

    秘書小劉低下頭、不敢應聲,保安隊長也是滿臉的惶恐,鄭光威走過去將曹燁煜給拽了起來,一臉平靜的說。“怎么?覺得自己很失敗?”

    曹燁煜咬著牙、紅著眼,重重的點了點頭。

    “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既然被惦記上了、自然是很難逃脫的,更何況想要溜進小區在采光窗上面抹兩個巴掌印,其實連一分鐘都要不了的,遷怒無益,強化員工的責任心、樹立其員工的職業自豪感才是正途,錢可以買到很多,但有些人的品質是不會被金錢所打動的。”

    曹燁煜懵了,琢磨了片刻便抱拳拱手。“謝謝!鄭先生,難不成您對管理也有涉獵?”

    “隔行如隔山,但擱行不隔理,道理很多時候都是想通的,企業的經營也好、管理也罷,說難也難,說易也易……”

    鄭光威將管理學所涉及到的馬太效應、木桶原理、刺猬法則、羊群效應隨口說了些出來,果然轉移了曹燁煜的注意力、還讓他肅然起敬,就連他的秘書小劉都掏出了筆記本進行記錄。

    鄭光威有些小得意,但還是予以了制止。“不用記、不用記,我也只是照本宣科、當不得真的。管理學里面的規律和法則太多了,想要了解、買本書回去翻翻也就是了。”

    秘書小劉一臉敬佩的說。“鄭先生,您是學管理的?”

    “學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學到了什么!你跟著曹總能學到很多的,珍惜這樣的機會吧。”

    秘書小劉一疊聲的感謝,保安隊長見曹燁煜情緒平復了、這才走過來詢問是否該開除那個失職的保安?

    曹燁煜轉過了臉。“鄭先生,你覺得我該不該開除這個不稱職的保安?”

    “怎么?你公司的事務、也要來問我的意見?那我可是要收錢的!”

    “沒問題!十萬,夠不夠?”

    竟然被將了一軍?

    鄭光威怔了下可就轉向了保安隊長。“那個失職的保安為什么要做這事兒?”

    “好像他兒子生了重病……”

    “曹總,開除、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這種事兒即便是沒有失職,但那兩個手印還是會出現的,頂多是做局人的麻煩些而已。我倒是覺得一旦你把這個保安給留下來,最終所一定可以獲得感激和忠誠,如何取舍,請自便。”

    曹燁煜內心狂震!

    盛怒之下、他原本是沒考慮其他因素的,但聽了鄭光威的這一席話、他卻是徹底冷靜了下來。

    既然是有人做局、想要騙錢,又哪里是一個小小的值夜保安能攔得住的?以高學歷自傲的自己都落入圈套,用底層員工去遮掩自己的無能,他曹燁煜還做不出這種事兒,于是讓保安隊長先去了解具體的情況,盡快提交一份詳細的報告上來。

    “積德無須人見,行善自有天知。曹總,恭喜。”

    曹燁煜詫異。“何喜之有?”

    “您悟了。”

    曹燁煜開懷大笑,心里的陰霾竟是因此而一掃而空,見時間已經過了一點、可就趕緊讓秘書安排簡餐,引著鄭光威進了他的辦公室可就擺出了一副求教的架勢,希望他能夠給予更多的指點。

    “曹總,你這是摟草打兔子,不帶這樣的啊!”

    “鄭先生,不要誤解,一碼歸一碼、我曹某人還是分的清的。灣槐花園是集團在內地開發的第一個,立項之初就麻煩不斷,一期因為風水的問題而銷售不暢,二期工程又因挖出了一個空棺材而不得不暫停施工,每天單是貸款利息的損失就高達三萬,所以……”

    “這個局破掉,銷售自然就該起來了,何況這里撤縣并入特區也才四年的時間,房價本就還沒有起來,如果我有閑錢、倒是還想著在這里多囤積些成屋呢,這兩年全國擠壓的商品房都很多,相關的政策一定會頒布的,如果內地的福利分房制度被全面取消,別說是這里了,整個內地的房地產市場都會迎來大發展,這里面可是有大機遇的!”

    曹燁煜訝然。“福利分房制度真會被取消?”

    “曹總,你不看新聞報導的嗎?”

    曹燁煜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了。“冠冕堂皇的報導,實在是看不下去……”

    鄭光威認真端詳著曹燁煜,三十大幾的人、卻已經有了難以掩飾的疲態,雖說此人心高氣傲,但在記憶里的那個落魄的中年人形象實在是太深刻、太讓人心酸了,因此鄭光威斟酌了片刻也就決定適當的點撥一下。“曹總啊,想要在內地做生意、做好生意、把生意做大,不看新聞、那就相當于是自廢武功,莫要等吃了虧、上了當,才知道細節的重要。”

    “細節、細節……”

    曹燁煜咕噥著,片刻后突然站了起來鄭重的感謝。“鄭先生,曹某人受教了!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