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十八章 準到沒朋友
    四種驗孕紙、三個牌子的驗孕棒在桌上一字排開,而同等數量的另一套則還裝在塑料袋里。

    馬凌瀟見邵初珍的手哆嗦著、怎么都打不開包裝,從包里取出指甲剪幫她拆開、便要她按照說明書上的方法進行測試,雖然很想告訴她最好是使用晨尿,但邵初珍那失魂落魄的可憐模樣、讓馬凌瀟還是閉上了嘴。

    三分鐘。

    對馬凌瀟而言、只是很短的時間。

    但對于邵初珍來說、卻無異于是折磨和煎熬,甚至于在時間快要到了的時候、她干脆用雙手捂住了眼睛,央求馬凌瀟幫她看結果。

    “驗孕紙有兩張顯示陽性、兩張顯示無效。驗孕棒是兩個顯示陽性、一個顯示無效。”

    “有三個是無效?那、那是不是意味著……”

    “阿珍吶,只要有一個是陽性、那懷上的概率就很大了。驗孕試紙和驗孕棒都是挺準確的,我覺得你明天早上起來再驗一下,如果還是有陽性反應,那基本上就不會錯了。”

    馬凌瀟的話說的很委婉,邵初珍聽懂了、卻耷拉下了腦袋用額頭抵著膝蓋,過了許久才幽幽的道。“這也太神奇了吧?”

    “啊?難道說你這段時間沒有……”

    “我是說你的那個姓鄭的客人太神奇了。”

    馬凌瀟意識到自己聽岔了,很是有些哭笑不得。“你到底在關心的什么呀?現在的問題是你懷孕了,而且你說你沒談對象的,那難不成是你遭了……”

    “呸呸呸!不許胡說八道!老娘可沒碰上過壞人、更沒有被那強、強什么的,”邵初珍雖然是那種大大咧咧的性子、但有些話還是羞于出口的,指著自己的肚子咬牙切齒的說。“這里面的還是那小王八蛋的種兒!這個小王八蛋,國慶節跑回來又騙了老娘的身子,上一次懷上的時候、老娘去打掉了,這次說什么老娘也不會放過他了,敢不跟老娘結婚?哼哼!我看他怎么跟他爸媽交代……”

    馬凌瀟被搞糊涂了,搞大了阿珍肚子的男人似乎是個始亂終棄的混蛋,但她卻想要借肚子里的這個孩子、跟對方結婚,這是自己的理解出了問題、還是說這個世界已經瘋狂到了她所無法理解的程度?

    馬凌瀟很擔心邵初珍受刺激太深、會出事兒,摟住她的肩膀寬慰了起來。“阿珍啊,其實驗孕試紙也好、驗孕棒也罷,還是不能做到完全精確的,你明天還是要去醫院檢查一下,別擔心,月份小、就算是不想要也沒問題的……”

    “打掉?不可能的啦!我高興都還來不及呢!受刺激?哈!我覺得那小王八蛋知道了這個消息、那才叫一個刺激呢……”

    邵初珍怪叫了起來,見馬凌瀟一臉的懵、這才就意識到自己話沒說清楚,一臉幸福和甜蜜的說那男孩子的父母年紀都大了、早就想要抱孫子了,前一次是自己也糊涂把孩子給打掉了,可這一次他是絕對是逃不掉的!

    馬凌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租屋,她不確定阿珍有沒有受刺激、反正她自己是受到了強烈的刺激!

    被邵初珍說成是搞大了肚子的男人,其實長的不錯、也挺長情、算的上是很優秀的男人,家里有錢、個人事業發展也相當的不錯,阿珍打掉了的第一個孩子、實際上是因為她自己害怕、不愿意那么早就出嫁,根本就怨不得對方。

    天雷滾滾也好、怨世道不公也罷,總之這一夜馬凌瀟輾轉反側、怎么都睡不著,直到天蒙蒙亮了、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睡著過,最終只好頂著兩個大黑眼圈去上班。

    邵初珍哼著小曲兒進了衛生間,見馬凌瀟在洗手間里補妝可就有些驚訝了,“不是吧?我昨天一上床就睡著了、睡的可沉呢。你怎么反倒是失眠了呀?早上還是我媽喊我起來的呢,鬧鐘都沒叫醒我的啦。對了,你要不要也找個男人嫁了?”

    馬凌瀟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兒、繼續化妝,等兩個黑眼圈不那么明顯了、這才沒好氣兒的道。“說吧,你到底是懷上了、還是虛驚一場?”

    “當然是懷上了呀!你那位客戶簡直是太神奇了耶!我媽說懷孕兩周確實是能驗出來的,但問題是那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他不可能曉得我老公國慶節會來找我,更不可能曉得我老公國慶節那幾天沒忍得住,而且也沒辦法拿著我的尿樣去驗孕吧?怎么可以這么準的呢?我怎么都想不明白耶……”

    難道是把脈?

    不對啊,昨天那個姓鄭的就沒碰她的、就是盯著她掐著手指沉吟了片刻,一見面就曉得阿珍改過姓、還曉得她懷上了第二胎,最讓馬凌瀟覺得無法理解的、就是他非常肯定的說這次懷上的跟第一次一樣,都是男孩!

    算命這種事兒本身就很神奇了,可姓鄭的這家伙已經無法用神奇去形容了吧?

    馬凌瀟琢磨不出個所以然,邵初珍還在自顧自的繼續說著。“阿瀟啊,你說我是早一點告訴我老公、還是說等拿到了醫院的體檢報告再告訴他?“

    “隨便你呀,都已經喊人家老公了,我不知道你們這邊是什么情況,反正我們那邊要是女孩子未婚先孕、那肯定是要趕緊領證辦喜酒的,要不然挺著個大肚子、又或者是抱著個孩子辦酒席,太丟臉了……”

    “哎呀!我們這邊無所謂的,奉子成婚算的上是雙喜臨門,不過你說的也對,早點告訴我老公、也省的他在外面搞三搞四的,萬一把哪個不要臉的女人給搞大了肚子,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邵初珍氣呼呼的去打電話了,馬凌瀟苦笑卻是羨慕的不得了,女孩子在外地打工的辛苦、阿珍這種本地人根本就沒辦法理解,別說是日常生活了,就算是回到租屋都不省心,什么都要親力親為,累得要死卻連個可以依靠的肩膀都沒有……

    馬凌瀟拿起了抹布開始打掃衛生,等時間到了九點、售樓處的經理卻來到了她的辦公桌前,將一份文件遞了過來。“阿瀟,這是你的退職書,曹總讓你簽了以后去人事部辦手續、去財務部領支票……”

    馬凌瀟愕然,站起來便道。“經、經理?退職?我做錯什么了?”

    經理的臉上終于有了那么一絲不忍,瞥了一眼被屏風遮擋起來的辦公區、壓低了聲音道。“小馬啊,別問了。該給你的退職金一分錢不算少,上個月的銷售提成昨天晚上財務那邊也核算出來了。如果你覺得金額不對、可以找我,也可以直接去找財務重新核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