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十三章 為母則強
    “手!”

    “不給!”

    胸前掛著‘實習’牌子的小護士瞪起了眼。“到輸液的時間了!”

    鄭光威搖頭。“不輸!”

    “你這人怎么這樣呀?有病就要治……”

    ‘你有藥’的反詰都已經到了嘴邊上了、但還是被鄭光威給咽了回去,這里可是正兒八經的醫院,除了藥廠之外、這里還真的是有特效藥的,關鍵還特別的多,若是實習護士硬要反駁、還真的是無話可說的,所以他也就縮著手、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

    “哎!趕緊的呀,早上這么多病人等著輸液呢,你別耽誤時間呀……”

    實習護士惱了,但‘啊’的一聲驚呼在病房里驟然響起。

    “別這樣,趕緊起來、趕緊起來呀,”驚呼連連的護士把突然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給拽了起來。“桂花嫂啊,我也是真的沒轍啊。住院處已經下了最后通牒了,繳費單不過來、什么藥都不給開了!”

    “大妹子!大妹子!求求你、求求你了,孩子她爸這兩天一定能過來的、他一定能過來繳費的,醫生說不能停藥的,停了藥丫丫的這條腿可就治不好了,她這輩子可不能就這樣給毀了呀……”

    拽著護士不許走的桂花嫂哀求著,站在走廊里白白胖胖的護士長看不下去了、沖進來把一臉為難的小護士給扯到了身后,沖著淚眼婆娑的桂花嫂嚷嚷起來。“兩天?你說你男人上周就會過來繳費的,這都多少天過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們被系主任、給院領導罵成了什么樣兒嗎?你可憐、難道我們就不可憐?”

    躺在二床輸上液的大胖子看不過去了。“哎,我說,才多大點的事兒啊?這醫院反正是公家的,人家娘倆是真的有困難、又不是想賴賬?不就是點葡萄糖加青霉素嗎?至于這樣死要錢”

    “死要錢?就因為這娘倆、當班所有的護士都被扣了一百塊!過來實習的小護士一個月才一百多塊錢的生活費啊,下個月的日子還不知道怎么過呢!丫丫一天的床位費、輸液費、護理費加起來是不算很多,但問題是這都已經多少天一分錢沒交了?手術費都還欠著一部分呢,醫院是公家的、可我們護士也只是打工的好不好?又不是我們護士想停藥的,是藥房不肯發藥過來了、我難不成還能帶著小護士們過去搶啊?你以為我就想為難這娘倆啊?你覺得看不下去、那你就幫丫丫交錢繼續治療啊,怎么著?覺得我們護士好欺負是不是?我們護士就不是人、就不要吃飯啊……”

    大胖子頭一縮、不吭聲了。

    護士長的嗓門大、語速也快,不肯讓實習護士給扎針的鄭光威倒是明白這這是怎么一回事兒了,凌晨四點多病房里的啜泣聲就來自于這位桂花嫂,她為了女兒丫丫的住院費大半夜急的哭,為了不吵到病房里其他人休息還特意躲到了房間的角落,但問題是大半夜的、那角落里黑乎乎的,鄭光威在半夢半醒之間可是被嚇慘了,幸好這女人還挺懂禮貌的,當時就道了歉……

    瞅著哭的已經上氣不接下氣的桂花嫂、護士長怒其不爭似的訓斥了起來。“哭、哭、哭!就知道哭!你在這兒哭給誰看啊?前幾天不是教過你辦法了?你現在要么趕緊催你男人過來交錢,要么你就想辦法去堵院長、堵系主任,再不行你打電話給報社、電視臺尋求幫助啊,你這成天守著你女兒沒用的!”

    “護士長,我找不到我家男人啊,我也想著去求院長、求系主任,可是我找不到他們人呀,打、打電話一直都占線,嗚嗚……”

    “媽!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被嚇的嚎啕大哭,護士長見小姑娘爬起來還想要下床,驚得趕忙沖過去把小姑娘給按住了。“哎呦喂、我的小祖宗哎!你就別再添亂了成不成?傷口要是再出什么問題,你的這條腿可就真的保不住啦……”

    母女倆抱在一起哭,鄭光威見站在他身邊的實習護士的眼圈也紅了就壓低了聲音問道。“哎,那小姑娘現在用的是什么藥啊?”

    “還能用什么?好藥根本就用不起,用的是最便宜的消炎藥,青霉素……”

    “那這樣吧,給我的這兩瓶葡萄糖里加點青霉素,給小姑娘掛上去,成不?”

    實習護士翻了個白眼、那表情就跟看白癡一樣。“你當是這是飯店點菜呢?青霉素也是你說加就能加,你說給誰掛、就能讓給誰掛上去的?”

    “我是肯定不會掛的,浪費了多可惜?再說了,消炎的青霉素又不貴,就當是幫個忙,好不好?”

    見鄭光威一臉的認真,實習護士愣了下也就有些意動,琢磨了一下似乎覺得可行、可就跑過去跟護士長商量,好不容易達成了一致,眸子里滿滿的都是喜色、沖著鄭光威做了個OK的手勢,一溜煙兒的去辦了。

    每天的藥費增加了不到十塊錢,而護理費、床位費則可以繼續拖著,雖然算不得是皆大歡喜、但就連那氣場強大的護士長投注過來的目光中都帶著感激,更別說那母女倆了。

    桂花嫂過來表示感謝,鄭光威詢問了具體的情況、這才曉得這母女倆來自于偏僻山區,手術倒還算是成功,但小姑娘的腿愈合的速度有些慢,母女倆沒錢、一日三餐吃的都是從老家扛來的干糧,到現在都還欠著醫院三千多塊錢,桂花的男人半個月前就回家去籌錢了,可至今都沒有音訊。

    鄭光威見母女倆全都是一臉菜色,買了兩份云吞面讓母女倆當早飯,結果桂花嫂的眼淚嘩的一下子就涌出來了。“我男人說會籌到錢的、說是會籌到錢的呀,他走的時候答應的好好的,答應的好好的……”

    “你今年多大了?”

    桂花嫂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二十五……”

    “啊?丫丫多大?”

    “五歲,”桂花嫂意識鄭光威想要問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山里人結婚都早,丫丫還有個姐姐……”

    山里面的條件很差、生活大不易,對傳宗接代是看的相當的重,桂花嫂連生了兩個姑娘、在家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丫丫不小心摔斷了腿、必須來大城市做手術,桂花硬是從娘家借了錢才帶著孩子出了大山。

    云吞面連湯都被喝的干干凈凈,桂花嫂的臉上有了絲血色、可就猶猶豫豫的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的招工廣告。“我知道我男人籌不到錢的,這幾天丫丫的精神好了些、我就想著出去找份工作賺點錢,但好多工作都要看身份證,只有這些招工的不需要,你、你能不能幫我看看,這里面哪個工作賺錢比較多、比較快,是我能做的?”

    按摩房?

    夜總會?

    桑拿中心?

    造孽啊!

    鄭光威強忍著將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直接扔進垃圾桶的沖動,帶著桂花嫂來到了樓梯間、得知她愿意為了賺錢什么都肯做,琢磨了好一會兒才有了主意。“我倒是有個辦法,如果你敢做,應該是能賺到一筆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