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媽咪快看渣爹被我們玩壞了無刪減完整版 > 第三章 我爸的就是我的
    大民服裝廠的規模不算大,財務科去年還只有兩個人呢,徐翠翠是總賬兼會計,坐在文件柜旁的李玉芬則是廠里的老會計,廠里出事兒以后這兩個也都倒了霉。

    坐在靠近門口的出納叫張曉麗,鄭光威記她是被路斌打著‘完善財務科制度’的幌子招進來的,前一世鄭光威跟她的第一次見面、已經是月底了,所以此時也就權當是不認識她一樣,問財務科長徐翠翠,這女的是誰?

    “這就是路廠長從省財院招進來的高材生小張,路廠長說企業想要有長足穩健的發展、科班出身的財務人員是必不可少的。你徐姨的年紀大了、腦子已經僵了,哪里學的會那什么辦公自動化,更搞不懂怎么用電腦做賬……”

    “你是鄭廠長的兒子吧?”出納張曉麗走了過來,一臉親熱的抬起手想要比劃一下鄭光威的身高。“來來來,讓姐好好看看,呦!真的是一表人才哦,以后考上了大學可是不得了呢……”

    鄭光威一臉嫌棄的道。“別叫的這么親熱!姐?你有啥資格當我姐!出納就必須是科班出身的嗎?忽悠誰呢?辦公自動化很了不起嗎?我告訴你說,也就是我老爹這種沒文化的大老粗才會被忽悠、讓你這種人混進廠里來的,出納不就是管個現金、去銀行跑跑腿兒的?徐姨和李姐以前不一樣都能做?吶,我可正兒八經的跟你說,別以為我還在上高中就不清楚這里面的那些名堂!只要會數數,出納這崗位小學畢業生都能做的很好,你上了四年的大學就為了會數個錢、做個帳,丟不丟臉吶?”

    張曉麗本想恭維一下廠長家的兒子、表現自己的隨和,結果卻糟了這么一通訓斥,一時間可就說不出話來了。

    會計李玉芬傻了,財務科長徐翠翠也很納悶,怎么大半年的沒見、廠長家的孩子變得這么沒禮貌了,說話如此的尖酸刻薄,怎么一點情面都不人留了呢?

    三個人的表情迥異,鄭光威的心里面可就跟明鏡似的,越發張狂起來。“徐姨啊,我爸的工資跟報銷的錢可怎么領啊?家里等著用錢呢!”

    會計李玉芬拿出了一大摞報銷憑證。“徐科長啊,廠長出差怎么還是稀里糊涂的?你瞅瞅,長途費、市話費全都是收據也就算了,公交車票五分、一毛的竟然貼了上千張,鄭廠長出差就算是從早到晚都坐在公交車上、也不能有這么多的吧?這憑證我是真的沒辦法做啊,每次出差的住宿費、餐費的發票是一張都沒有,這報銷單我真的沒辦法整理……”

    徐翠翠苦笑。“住宿、吃飯,不要發票就能便宜點,老鄭出差摳門那是出了名兒的,你忘了上次他帶隊去開訂貨會了?大賓館嫌貴、小旅館又嫌丟了咱們廠的面子,最后帶著咱們廠的銷售員們在澡堂子里住了好多天,銷售科科長回來說天天洗、天天洗的,大家洗的都快禿嚕皮兒了……”

    李會計捂著嘴樂,倒是也明白了徐科長的意思,將報銷單往鄭光威手里面一塞、沖著紅了眼圈的出納張曉麗努了努嘴,意思是要領錢、要去找出納。

    鄭光威‘啪’的一下立正、裝模作樣的給李會計敬了個禮,轉過身可就一臉不耐煩的站到了出納張曉麗面前、把報銷單據往她桌上一扔。

    張曉麗拿起那報銷單翻了翻。“徐科長,鄭廠長的報銷單據、他說以后必須讓路廠長簽了字才行,而且還必須是本人過來領……”

    嘩啦!

    鄭光威的手一揮、就把桌上的筆筒給掃落在地摔得粉碎,怒目圓瞪的吼了起來。“啥意思?我還不能領我爸的錢?你腦殼兒是不是壞掉了?這整個廠子都是我家的,你唧唧歪歪的到底打什么鬼主意啊?你信不信除開你啊?”

    “你、你憑什么……”

    鄭光威一臉的跋扈和囂張,破口大罵了起來。“憑什么?憑我爸就我一個兒子!你可給我記好嘍,這廠子是我爸的、以后會是我的!你這什么表情?啊?還不趕緊給我辦!不服氣?不服氣你可以辭職啊,我爸說外地下崗的海了去了,你能保住這份工作已經是燒了高香、積了八輩子德的,好話好說不愿意、你這是純粹找罵……”

    張曉麗委屈的扔下鑰匙、捂著臉跑了,徐翠翠喊不住、也是滿心的無奈,把李玉芬叫過來商量了一下也就開了張現金支票,走過去拽著鄭光威語重心長的勸他以后可不能這樣,出納小張執行的是廠里的規章制度、真不是故意在找茬。

    鄭光威擺出了一張委屈臉。“徐姨,她就是故意的!您不能怪我發脾氣!明擺著她是仗著有路廠長在后面撐腰、欺負人……”

    鄭光威辯解著,等收好了支票才來到了會計李玉芬的面前,以老媽要研究廠里近一年來廠辦報銷的原始憑證為由,要她把廠辦報銷的原始憑證取出來。

    李玉芬被唬了一跳,連連擺手。“哎呦!這可不行!”

    鄭光威擺出了一張無奈臉。“姐,就幫幫忙吧。我也不知道我媽哪根筋兒沒搭對,愣是覺得廠里面的開支比以前多的多,她以前不是也在財務科的嗎?她說想研究一下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不成、不成!這事兒可沒得商量!萬一出什么問題、廠里是會被罰死的!”

    徐翠翠也說。“小威啊,這可真的是嚴重違反財務規章制度的,萬一弄混了、搞丟了,那是要出大事兒的!”

    “徐姨啊,我媽的性子您是清楚的。我媽交代我過來拿東西、要是我拿不回去那我可就沒臉了。我媽不太管廠里的事兒,但廠里要是有人搞名堂、我媽可也不是好欺負的!”

    徐翠翠驚呆了。

    這話里話外的潛臺詞、不就是財務科在幫那些‘搞名堂’的人在遮掩?

    李玉芬氣炸了。“怎么個意思?你媽懷疑我們財務科在搞名堂?”

    鄭光威面無表情的說。“我沒這么說。不過我媽讓我來拿、我卻拿不回去,那我媽會怎么想,那我可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