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69章 重啟調查!
  舒馬曲坦?

  這玩意詹森倒是沒有聽說過。

  但直覺告訴他就是這玩意導致了比爾金頓老董事長的喪生。

  若有所思的詹森不由得望向已經收工準備繼續躺平的亨利問道:

  “如果西地那非、硝酸甘油一起使用會怎樣?若是再加上舒馬曲坦呢?”

  亨利瞇了瞇眼道:

  “西地那非?這藥人體吸收的非常快,理論上在服用完西地那非后過一會兒再服用硝酸甘油不會出現太嚴重的血壓下降。

  但若是再加上舒馬曲坦,那可就不太妙了。

  這會造成使用者的血壓急劇下降,導致心腦腎供血不足,從而威脅到使用者的生命。

  若是使用者年輕或許還能靠著快速的代謝抗一抗。

  但如果使用者本身年紀就大還患有心血管疾病的話,那么在短時間內就會死亡,上帝難救。

  不過我并沒有接到通知要對類似的遺體進行病理檢查,所以你碰見的案子是在比弗利山莊嗎?

  怎么?你信不過那里的法醫?”

  詹森點點頭道:

  “是的,比爾金頓董事長在不久前剛死了。

  但是現場只有西地那非和含有硝酸甘油的藥物。

  最先前去調查的警員說初步判斷為自殺,但我總覺得沒這么簡單,所以才特意帶了證物回來。

  至于他們值不值得信任,我想你應該很快就能看到報告了。”

  亨利瞇了瞇眼笑道:

  “小子,你膽子很大啊。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詹森正色道:

  “當然,我在為肅清警察隊伍做一份貢獻。

  那么,你要不要幫我?”

  因為看透了洛城運行規則而心灰意冷當個法醫躺平的亨利伸了個懶腰笑道:

  “有趣,我可以幫你出具報告。

  而且不止這一次,只要你還活著,還能將證物帶到我這里來,我都會給你出具一份公正的報告。”

  詹森點點頭,伸出手來道:

  “成交?”

  亨利笑著跟詹森握了握手道:

  “成交。”

  重新躺回椅子上的亨利看著詹森遠去的背影,笑著自語道:

  “小子,一定要活下去啊。

  我是真想看看那些家伙絕望的嘴臉啊。”

  ……

  第二天,詹森剛從狹窄的公寓中睜開眼的時候就接到了瑪格特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瑪格特語氣急促:

  “詹森,報告出來了。

  那夜宵里面并沒有任何問題,你的推斷出錯了。

  比弗利山莊警局那邊還是將此事認定為了自殺性質的案件。

  你可不可以讓西部警局接手這個案件重啟調查?

  既然不是食物的問題,有沒有可能是兇手利用了中央空調的新風系統進行下毒?

  還是說……”

  詹森估計瑪格特這家伙平日沒少看福爾摩斯探案之類的偵探劇集。

  總之在詹森還處在早起醒腦的過程中,這位大小姐已經給他提供了四五種不同的密室殺人辦法。

  要不是確定這瑪格特是比爾金頓的千金,詹森都要懷疑這家伙的副業是不是殺手了。

  打了個哈欠的詹森拿起一杯水漱了漱口后回了兩個字:

  “等我。”

  隨即便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瑪格特聽著手機聽筒里傳來的盲音頓時一愣。

  這突如其來的安全感是怎么一回事?

  得到了詹森回復的瑪格特心中大定,她重新將目光落在了電腦屏幕上。

  目前洛城股市還沒正式開盤。

  但是以盤前競價來看比爾金頓將迎來一次史無前例的跌幅。

  與之對應的貝塔制藥將會進入到猛漲的境界。

  換句話說,詹森昨晚做出的推斷完全沒有問題。

  她父親死了之后只會促成貝塔藥業的股價飆升。

  而比弗利山莊警局因為將此案定性為自殺后就不會再去關注究竟誰在這場謀殺中獲得了最大的利益!

  所以現在的她只能求助于詹森可以想辦法重啟此案的調查了!

  另一邊的詹森倒是不急著去比弗利山莊。

  他先是回到警局實驗室找亨利拿來了正式的報告,再以此作為證據向格雷警司匯報了昨晚巡邏時撞見的比弗利山莊殺人案。

  看完了手中報告的格雷警司抬起頭好好地打量了一番詹森后問了跟亨利一般的問題。

  “你知道你的這份報告意味著什么嗎?”

  站的筆挺,眼神沒有一絲偏移的詹森大聲答道:

  “當然,這意味著比弗利山莊警局所聘用的法醫做了假。

  他違背了入職時的宣誓,他需要為他的假報告付出代價!”

  格雷警司靠在座椅靠背上無意識地用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良久之后才開口道:

  “原則上我們不應該插手其他轄區的案件。

  但既然他們內部出現了問題,那么我會暫時將你借調至兇殺案組,讓你有權利重啟該案件的調查。

  至于跨區辦案這件事我會跟上面解釋的,你去吧。”

  “是!”

  有了頂頭上司的支持,暫時性從一名實習警員變為一名實習警探的詹森自然可以名正言順地插手到此次事件之中。

  但是作為他的搭檔,二級警員斯科特可不這么想。

  當他聽到詹森是要前往比弗利山莊進行跨區辦案的時候,他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在洛城,LAPD內部實際上也跟幫派分子一般有著區域劃分。

  一般情況下,除了南區,其他地方辦案都不會選擇跨區。

  因為這意味著本區能力不足,所以才需要其他片區前來協助。

  這對于每個分區的警局來說都可以視作一種羞辱。

  更別說他們此次是去重啟那已經被比弗利山莊警局定性為自殺的案件。

  這豈不是在赤裸裸的打比弗利山莊警局的臉?

  雖說日常工作中比弗利山莊警局的人員也沒法管到他們,但在洛城,想要給你穿小鞋的方法可多了去了。

  得罪人之后,哪天會在私家車的座椅下搜出一包面粉來都很正常。

  他只想安穩退個休而已啊。

  這見習警員會不會太鬧騰了點?

  面如土色的斯科特仿佛看見了那平靜的退休生活正在不斷離他遠去。

  現在的他無比懷念那個受傷的蒂姆警員。

  這個跟個定時炸彈一般的詹森,他是真的不想再帶了。

  但眼下在格雷警司的命令下,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將西部警局的車開進了比弗利山莊警局的轄區中。

  看著那唾手可及的大別墅,以及那些眼神不善的警員,想著即將發生的事,斯科特已經是心如死灰了。

  (感謝泉水清的月票,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