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68章 暴露行蹤的味道!
  在詹森發出了求援信號之后,那些本來不會前來的比弗利山莊警察們再也不能坐視不理了。

  很快,別墅外便傳來了大批量的警笛聲。

  一輛輛警車將這處獨棟的別墅圍了起來,黃色的警戒線也拉了起來。

  法醫、探員也都陸續進入。

  不過誰都沒有注意到從冰箱中取出證物袋的詹森借著冰箱柜門的掩護悄悄的將手伸進了證物袋里取下了一小塊。

  接著才將證物袋交給了過來交接的法醫。

  看著拿著證物遠去的法醫,瑪格特總算是能松一口氣了。

  這下她父親的死因終于可以查清楚了。

  放下了心中石頭的瑪格特忽地望向了身邊的詹森,這一次要是沒這個實習警員站出來,他們極有可能就被那‘利益相關’的卡羅蒙警員給糊弄過去了。

  這年頭像詹森這樣不懼強權,具有正義感的警員真的是太少了。

  最關鍵的是詹森確實長在了她的審美上。

  或許她該給詹森一個機會。

  有了決定的瑪格特拿起筆唰唰的在一旁便簽紙上寫下了一個號碼遞給了詹森,并邀請道:

  “有沒有興趣來我這里上班?”

  說完,瑪格特瞥了一眼那臉色并不好看的托德暗示道:

  “你知道的,我現在擁有了比爾金頓的大部分股權。

  這意味著我有錢的同時也擁有了危險。

  接下來一段時間內我可能需要一個24小時貼身保鏢的保護。

  酬勞方面你完全無需顧慮。

  怎么樣?要來試試嗎?”

  24小時貼身保護?

  詹森輕笑一聲,這怕是饞他身子吧?

  他可是正經人,怎么可能同意這種床上睡覺,身下保護的工作?

  除非瑪格特會那立定勾魂一字馬還差不多。

  笑了笑的詹森并沒有接過紙條,他只是拿起一旁瑪格特放下的筆在那便簽紙寫下了自己的號碼后遞給了瑪格特。

  “瑪格特小姐,我對我現在的工作很滿意。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可以打我電話。

  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我是一定會幫你的。”

  面對詹森的拒絕,瑪格特明顯愣了一下。

  她真沒想到一個見習警員居然會放棄這種一步登天的機會?

  要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比爾金頓現在很難繼續開發新的房地產項目,但體量擺在這怎么也會比洛城99%的人過得更好。

  瑪格特開給詹森一天的薪水怕是詹森在那危險的LAPD里干上一年都未必有吧。

  更何況她所要的是那種貼身保鏢,這就意味著詹森有機會一親芳澤,甚至說不定就能成為這套比弗利山莊別墅的新任男主人。

  瑪格特自認為自己長相還不錯,身材也過得去,能解鎖的姿勢也多,更是自帶富婆光環,沒理由讓人看不上吧?

  這么香的一口軟飯還有人能拒絕?

  瑪格特屬實是沒想到究竟是哪出了問題。

  在瑪格特愕然中,詹森早就毫不留戀的離開了這里。

  回過神來的瑪格特看著詹森遠去的背影,眼中閃過了一絲惱怒。

  詹森的拒絕無疑是證明她的魅力不夠。

  可惡!

  一定是她這副剛睡醒的邋遢模樣嚇走了男人!

  等她好好打扮一番勢要讓這個男人回心轉意!

  ……

  實際上詹森心里才沒有那么多彎彎繞繞。

  他拒絕的理由很簡單,他還有一份證物需要送到西部分局去鑒定。

  因為他信不過比弗利山莊警察局。

  從卡羅蒙的提前出現便可知道這個長期處于富人區的警察局里面多半早已被人侵蝕了。

  既然警員都能被收買,那么法醫為什么不能?

  所以身上執法記錄儀一直未關的詹森在可以確保他沒有對夜宵動過手腳的情況下,將這份裝有食物殘渣的證物袋交到了西部分局的法醫亨利·摩根手中。

  亨利·摩根瞥了眼大晚上過來提交證物的詹森笑了笑開口道:

  “這個夜晚過得很匆忙吧。”

  詹森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道:

  “還行吧,洛城哪個夜晚不繁忙,我早都習慣了。”

  亨利搖了搖頭接過證物若有所指地道:

  “那也不需要一個晚上從南區跑到比弗利山莊再回到西部警局吧。

  就這個路線而言,詹森警員可是比這座城市99%的警員都要敬業呢。”

  聽到這話,詹森頓時意識到自己在掩蓋行跡上有了疏漏。

  回憶了一下自己行程的詹森很快便明白了是哪出了問題。

  應該是味道。

  他身上的味道出賣了他的行程。

  南區的空氣可遠沒有比弗利山莊來的香甜。

  先去了南區還在地下待了許久的詹森衣服上自然帶著點下水道的腐臭味,而比弗利山莊里卻到處都是沁人的花香,居住在里面的富人們也習慣性的用著昂貴的香水。

  所以通過詹森衣服上飄出的多層次味道,自然能分辨出詹森去了哪里。

  只是這種敏銳的嗅覺和反應能力鮮少有人能達到。

  詹森第一次認真打量起了眼前這個有著絡腮胡,看起來差不多有35歲的英俊男人。

  這家伙擁有著這種能力,還窩在這里做法醫?

  詹森直覺這家伙若是改行做探員怕是早就揚名立萬了。

  亨利仿佛是讀懂了詹森臉上的意思,他一邊開始對著夜宵食物進行著分析一邊開口道:

  “做探員?嘿,在洛城這可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你越有能力,領導就越不會重用你。

  與其鋒芒畢露到招致殺生之禍,那還不如做個清閑的法醫更合適一點。”

  見亨利主動說出了理由,詹森不贊同地搖搖頭道:

  “正因為有你這樣想法的人多了,洛城才會逐漸由天使之城變為了罪惡之都。

  我們不能因為怕死就對洛城每日里都在發生的罪惡事件視而不見。

  那只會讓罪犯們的囂張氣焰越加高漲。

  唯有站出來的人多了,洛城的治安才會變得更好。”

  對于詹森的話語亨利不置可否。

  年輕人嘛,在遭遇社會的毒打之前總是充滿了斗志。

  但對已經閱盡千帆的他來說,有些明知不可為的事情確實沒有必要去做。

  輕輕搖了搖頭的亨利繼續專注于心中的工作。

  沒多久時間,亨利就憑借著自己的經驗判斷出了結果。

  他摘掉了手上的一次性手套望向在一旁等待著結果的詹森開口道:

  “這顯然不是一份正經的夜宵,因為它的里面添加了舒馬曲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