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66章 真正的受益者!
  聽到律師所宣布的遺囑內容,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對于取消制藥業投資一事,他們沒什么意見。

  畢竟冒然進入一個全新的行業本就風險很大,不如守著老本更好。

  即便銀行那邊催還款催的急,但銀行也不敢破罐子破摔。

  畢竟這年頭欠錢的才是大爺,他們完全不需要盡快找到新產業來賺錢。

  若是他們鐵了心的將比爾金頓破產,那么日子難過的只會是銀行和那些存錢在銀行的人。

  所以這有關制藥業投資的遺囑無人在意。

  但是他們完全不理解為什么老頭子會將所持有的比爾金頓股份全部留給小女兒瑪格特,僅僅給他們這些子女分了些房地產?

  這怎么可能?

  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遺囑是假的!

  所以立馬就有人陰陽怪氣出聲道:

  “警官,我看你是逮捕錯了嫌疑人吧?

  這次事件中的既得利益者已經很明顯的出現了。

  我看你應該好好調查下你身邊這位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大小姐吧?”

  聽到有人質疑,被強行帶上了手銬的卡羅蒙忍不住開口譏笑道:

  “他算哪門子的警官?他不過是一個見習警員罷了。”

  見習警員?

  聽到這四個字,在場眾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嘲弄的神色。

  “什么時候見習警員也可以堂而皇之的來進行調查了?”

  “說起來這家伙的長相確實是瑪格特喜歡的那一款。

  雖然我不愿意往壞的方向猜測,但是這實習警員來的時間可巧合啊。”

  見有人將矛頭指向了詹森和瑪格特同流合污上,立即有人附和道:

  “確實,在已經有警員對于案發現場進行封存的情況下,這瑪格特還要帶著個見習警員進入現場,這多少有些不合規矩吧。”

  “沒錯,重點是現在卡羅蒙警員不知為何還被銬了起來。

  這很難不讓人懷疑是不是卡羅蒙警員知道了點什么。”

  聽見這顯而易見的暗示,卡羅蒙心中一動,腦中馬上有了一個嫁禍的計劃。

  所以他立馬開口確認了那人的猜想:

  “是的,諸位,我之前怕驚動嫌犯所以一直沒說。

  你們的父親,比爾金頓的董事長先生并不是因為藥物意外而死亡的。

  他是死于一場有預謀的謀殺!

  而這名見習警員詹森準備拿去銷毀的證物便是最好的證明!

  這里面有比爾金頓董事長被殺的真相!”

  見到卡羅蒙反咬一口的行為,瑪格特頓時察覺出不對勁來。

  這種潑臟水的行為怎么可能是一個正常警員口中能說出的話?

  這卡羅蒙……有問題!

  但沒等她反駁些什么,故意誘導卡羅蒙說出這話來的托德便故意起哄誘導人們堵住了詹森的去路,并鼓動他們試圖搶奪詹森手中的證物。

  至于托德自己,則是悄悄后退幾步,將這處比弗利山莊別墅內的中央空調調成了制熱模式。

  世人皆知,高溫會導致食物加速腐敗。

  而這個時候的卡羅蒙也算是回過味來了。

  這托德多半就是個‘自己人’,所以才會故意制造現場混亂試圖來破壞證物。

  只要沒了證物,那便沒有人能證明比爾金頓董事長是他殺!

  意識到這點的他立即很是配合的阻撓起詹森的退路。

  見到事態正向失控的方向而去,詹森眉頭一皺,果斷掏槍朝著屋頂開了一槍。

  砰!

  有了槍聲的威懾,剛剛還群情激奮的人們瞬間安靜下來。

  他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如果對方真的聯合起來殺死了老董事長,那么定然也不憚于將他們一同殺害!

  現在他們沖上去那豈不是在找死嗎?

  對這些身家豐厚的富二代來說,活著才是最重要的事。

  現在看著詹森手里的槍械,他們自然乖乖地向后退去。

  直到此時瑪格特才能為自己辯解幾句。

  她先是看了一眼這些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們,眼里滿是失望之色。

  在剛剛那顯而易見的污蔑中,竟然沒有一人愿意為她站出來說一句話。

  心灰意冷的瑪格特冷冷地開口道:

  “我沒有殺父親,之前也不認識這個在洛城西部警局服役的實習警員詹森。

  如果你們不信的話,我們可以繼續在這里等待剩余的警察到來。

  我想法醫會給我一個清白的。

  另外我想知道這份夜宵究竟是誰拿到我父親房中的?”

  面對瑪格特的問題,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

  這大半夜發生的事他們又怎會知道?

  而且為了家族隱私,他們這別墅內僅在大廳安裝了監控,如果那夜宵真有問題,那多半監控里也看不出什么。

  同樣明白這一點的瑪格特也只能輕嘆一聲,她明白問自己這些只知道聲色犬馬的兄弟姐妹們基本是聞不出來什么的。

  就在所有人沉默的時候,拿槍震懾眾人的詹森忽然開口道:

  “你們都說既得利益者是瑪格特女士,但是以我的視角看來,瑪格特女士到目前為止可沒有獲得一絲一毫的利益。

  比爾金頓的股權值錢嗎?

  在以前確實很值錢,但在如今洛城市中心房地產開發差不多的情況下,比爾金頓很難再獲得可觀的營收。

  相反長期經營房地產的比爾金頓如今債臺高筑,銀行還款迫在眉睫。

  所以比爾金頓的老董事長才想著要拿公司的錢進軍制藥業以求換得新的生機。

  那么請問諸位,在這種情況下,瑪格特女士真的有殺人篡改遺囑的殺人動機嗎?”

  說到這里的詹森在看見人們臉上動搖之色后,再度加大力度開口道:

  “你們與其被誤導將目光放在瑪格特女士身上不如想想真正的受益者是誰吧?

  難道你們就沒人對遺囑中那條放棄進軍制藥業投資的事感到奇怪嗎?

  用你們那塞滿了酒肉的大腦好好想一想吧,當比爾金頓放棄了去制藥業搶蛋糕之后,誰才會松一口氣?”

  聽到詹森的話語,頓時有人露出了恍然大悟之色,神色激動地大喊道:

  “我知道了,一定是貝塔制藥的人干的!

  沒了我們,他們就可以繼續壟斷洛城制藥業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