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64章 自殺?他殺!
  在梅利威瑟應急小隊失去了詹森蹤影的時候,詹森卻是憑借著手中的紙質地圖成功在復雜多變的地下管網中找到了通往威斯普奇運河的出口。

  在更改了車漆之后,詹森并沒有選擇回到自己位于正直大道的公寓內。

  夜還很漫長。

  既然珍妮絲說她從太平洋銀行保險柜中取走的比爾金頓董事長遺囑今晚會生效,那么就意味著今晚必然會發生一起謀殺案。

  畢竟比爾金頓董事長正值壯年,本身也沒有任何身體不好的消息傳出。

  想要讓遺囑快速生效唯有暗殺一途罷了。

  詹森當即向上級申請了加班。

  本來原則上LAPD是不會讓實習警員加班的,但奈何以洛城的治安來看,警員永遠是不夠用的。

  現在碰上了這么個愿意主動加班的實習警員,本就壓力很大的LAPD立馬就同意了詹森的請求。

  飛速回到西部警局換好了制服的詹森拿上了‘新’車的鑰匙在這個并不平靜的夜晚開啟了單人巡邏任務。

  至于詹森的搭檔,那名本應該監督他的培訓官斯科特警員只要不是強行召回,那么他從來都是拒絕加班的存在。

  畢竟夜色總是為犯罪活動增添了一抹保護色。

  夜晚的洛城除了少數地區以外,大部分地區的犯罪率都是呈上升趨勢的。

  不過斯科特不來也正合了詹森的意。

  一個人多自在啊。

  至少現在這車可是獨屬于詹森一個人的,他想去哪就去哪!

  所以詹森故意將巡邏車行駛在了本不應該在西部分局轄區范圍內的羅迪歐大道上。

  羅迪歐大道擁有洛城最高檔、最精美的服飾商業街,同時它也是去往那居住有無數富豪、明星的比弗利山莊最快的大道。

  只要接到調度中心的派遣,詹森絕對會成為最快到達的警員!

  果不其然,詹森才剛到那羅迪歐大道達沒多久就收到了調度中心的緊急廣播。

  “比弗利山莊133號發生命案,請附近可供調遣警員進行回復。”

  詹森按下了通話鍵,接著調轉車頭向著比弗利山莊的方向疾馳而去。

  “7-L-16正在驅車前往。”

  ……

  比弗利山莊、羅克福德山、好麥塢是洛城最為出名的白金三角。

  以三角為核心建造起來的房地產乃是洛城最為昂貴的房產,沒有之一。

  而比弗利山莊作為三者中最為頂級的富人區,它除了擁有獨立的警察局以外還擁有著極為專業的、由梅利威瑟負責的私人安保隊伍。

  如果說夜晚的洛城哪里最安全,那么比弗利山莊必定能占有一席之地。

  這里的安保強度別說是人了,就算是一只蚊子也很難從嚴密安保的眼皮子底下飛進去。

  但就是如此安全的比弗利山莊如今卻是發生了一起離奇的命案。

  當詹森靠著自己的證件穿過了層層安防后,總算來到了那處金碧輝煌的133號。

  不過即便詹森是第一時間接警并立刻趕往了現場,但此時在這昂貴黑胡桃木門前卻是已經站著一名同樣身著制服的警察,來自于比弗利山莊警察局的警察。

  這人在看見詹森的到來時先是一愣,顯然沒有想到還會有同事在這個時間點趕過來,隨后眉頭一皺道:

  “我是比弗利山莊警局的二級警員卡羅蒙,這里現在由我接管了。

  我想比弗利山莊并不在西部分局的轄區之內吧?

  所以你是誰?來這干嘛?”

  詹森聳了聳肩道:

  “我是LAPD西部警局的實習警員詹森。

  我在追逐一起闖紅燈車輛的時候來到了羅迪歐大道附近。

  正好收到了調度中心的命令,所以我就來這里看看了。”

  對于詹森隨口說的謊言,此時的卡羅蒙并不能進行求證。

  他緊皺著眉毛合上了自己的筆記本道:

  “這樣啊,不過我已經差不多完成了現場筆錄。

  而且根據我的經驗觀察來看,比爾金頓董事長的死亡更像是一場意外。

  多種藥物濫用導致了他的意外死亡……”

  卡羅蒙的話還沒說完,從那大房子內就沖出來一位紅腫著眼睛的金發少女大喊著打斷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父親已經吃了很多年的藥了,那些藥能吃那些藥不能吃他相當清楚。

  他絕不會在吃了西地那非的情況下還吃了治療心絞痛的藥!”

  被打斷了說話的卡羅蒙臉上閃過了一絲無奈。

  “瑪格特小姐,具體情況我們還是要等法醫的檢測結果。

  現在我并不能百分百確定你父親是因為藥物混用的原因導致的意外死亡。

  但是從那位站街……”

  沒等卡羅蒙說完,瑪格特小姐就十分憤怒地吼道:

  “閉嘴!我不相信你!”

  隨后瑪格特的目光就轉向到了詹森身上:

  “我剛剛聽你說你是來自于西部警局是吧?”

  詹森點點頭:

  “沒錯。”

  得到確認的瑪格特小姐立馬拉住了詹森的手往里面走去,邊走還邊大聲說道:

  “那好,你跟我進來。

  我不相信這家伙,這家伙來的實在是太巧合了。

  哪有我們這里剛一報警他就敲門的可能?

  我懷疑我父親之死跟這家伙絕對有關系!”

  聽到瑪格特毫不掩飾的懷疑,卡羅蒙臉上滿是尷尬之色。

  但對于這些居住于比弗利山莊豪宅里面的富人們,卡羅蒙也不敢當面對這些金主爸爸表示任何的不敬,只能將兇狠的目光望向了詹森。

  而被瑪格特柔弱小手握住的詹森可是巴不得進到兇案現場看一看。

  所以面對卡羅蒙那帶有敵意的視線,他只是笑了笑,隨后故意對著卡羅蒙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后,就被拉進了這處大宅子中。

  見到詹森被瑪格特拉走的背影,卡羅蒙臉上的苦笑瞬間收斂,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陰沉。

  該死!

  這突然冒出的實習警員是什么鬼?

  是巧合嗎?

  還是有預謀的?

  分不清的卡羅蒙臉色數變之后,最終還是抬步向著里面走去。

  他需要確保詹森不會發現任何細節!

  此時宅子里大廳內的人并不少,顯然老家主的突然死亡給了所有人相當大的震撼,所有人看起來都像是剛剛從睡夢中驚醒一般。

  其中還有一名裹著風衣,眼影都被淚水浸濕的站街女站在一群富人之間顯得尤為格格不入。

  單從臉上表情看,沒有人擁有著嫌疑。

  不過當看見瑪格特帶進來一個陌生的警員時,一名年紀更長看起來像是長子的家伙不由得開口道:

  “瑪格特,你這是在做什么?

  剛剛卡羅蒙警員說了,這是一起意外,你不要多生事端。”

  瑪格特冷哼一聲看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大哥道:

  “托德,你是巴不得想父親死了好繼承他的遺產是嗎?”

  被瑪格特用話語刺了一下的托德臉上并沒有什么惱怒之色,看起來已經習慣于瑪格特的性格了。

  他只是意有所指地回道:

  “人死不能復生,你現在做的事只是多給自己找些麻煩罷了。”

  瑪格特再次冷哼一聲,不再理會自己的大哥以及大廳內兄弟姐妹那各異的視線,帶著詹森來到了案發現場。

  打開了房門的瑪格特指著屋內的場景開口道:

  “發現我父親死亡的是那名站街女,她說是父親給了她錢并授權給她通行證讓她進到了這里。

  但她剛脫了衣服,我父親就捂著心臟倒地了。

  我不信她說的話,但那卡羅蒙警探卻說這家伙沒有說謊,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看出來。

  現在,我需要從你口中知道些不一樣的東西。”

  詹森的視線順著房門的開啟往里面望去。

  看起來這就是一間平平無奇的臥室,地上四處散落著內衣物以及一個雨傘的袋子。

  在房中顯示器上定格的畫面則是令人血脈僨張、面紅耳赤的男女交纏。

  一旁的桌上則是擺放著一瓶打開的藥瓶以及還未吃完的夜宵。

  總之房間里的場景看起來就像是需要藥物以及畫面來助勃的老頭忽然來了興致想要大干一場。

  結果卻因為藥物混用的原因而倒下了。

  詹森沒有急著下結論,他默默地帶上手套以及鞋套再走入了房間內。

  進入房內的詹森環顧一周后,先是拿起了桌子上擺放的藥瓶進行觀察。

  西地那非,助勃藥物。

  作為男人最后的尊嚴這種藥物在全球范圍內都有很好的銷路,所以它的安全性也是毋庸置疑的。

  光光使用這種藥物不超標的話,理論上不會造成任何問題的。

  不過既然卡羅蒙說的是藥物混用,那么這里應該不止只有這一種藥物。

  隨后拉開了抽屜的詹森果然看見了另一種藥物。

  硝酸異山梨酯片,用于治療心絞痛。

  若是和西地那非同時服用的話,會導致使用者的血壓急劇下降,嚴重時可危及性命。

  那么用卡羅蒙的視角來看,這比爾金頓的董事長晚上在服用了治療心絞痛的藥物后瀏覽起了18+的網頁導致來了興致。

  接著便打電話找來了那比外圍更不容易出事的站街女。

  最后因為難以完成最初的一步,所以被欲望沖昏了頭腦的老頭便服用起了西地那非。

  但他沒想到由于前后藥物服用間隔時間太短的關系導致他血壓急劇下降。

  而眾所周知的是大部分站街女都不會擁有很高的學歷,所以在面對雇主突然蒼白的面龐,她直接被嚇得不知道該怎么做了。

  這就間接的導致了比爾金頓董事長的死亡。

  案情似乎確實十分清晰。

  卡羅蒙的判斷也沒什么問題。

  只要最后法醫從比爾金頓董事長的血液中檢測出兩種藥物的存在那么這案子也就可以結案了。

  但是……詹森知道這事絕不會這么簡單。

  既然比爾金頓董事長的遺囑是被珍妮絲給修改過的。

  那么這個死亡一定是人為的!

  這房間里一定有什么他所忽略的東西!

  (感謝沒什么可是了的月票,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