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63章 梅利威瑟安保公司!
  面對珍妮絲的質問,詹森的回答是提起了她的腦袋再度重重砸在了車輛的引擎蓋上。

  這一次詹森顯然用力更甚,受到沖撞的珍妮絲都不由自主地吐出了舌頭,翻起了白眼。

  顯然是詹森太用力了。

  良久之后珍妮絲的雙眼才重新有了聚焦。

  不過隨即看到的一幕讓她的臉上第一次流露出了驚恐之色。

  因為她視野里所充斥著的全是雪白的大燈燈光!

  那詹森竟是趁著她短暫宕機的時候將她捆在了那廢棄的地鐵軌道上,而他自己則在遠處準備駕駛著車輛碾過來!

  這詹森怕是個變態吧!

  珍妮絲瘋狂地扯動手腕,想要將束縛著自己的扎帶給扯下來。

  可若是扎帶那么容易就能被扯下來就不會經常被當作手銬的替代品了。

  珍妮絲看著那離她越來越近的車輪,本應對死亡淡漠的她還是生出了對死亡的恐懼。

  那種坐視著死亡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感覺可比被人拿槍指在頭上令人恐懼多了!

  特別是那車的車頭上還有一位連大燈都無法遮蓋其鋒芒的死神!

  那位拿著鐮刀的死神像是活過來一般用詭異空洞的眼神盯著她,珍妮絲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覺,她似乎看見了那死神在笑!

  珍妮絲在地軌上瘋狂掙扎起來,嘴上也不斷怒罵著詹森,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減緩內心的恐懼。

  可客觀的事實不會以人的意志發生轉移,所以那無情的車輪還是壓在了珍妮絲的手臂上。

  擁有著裝甲板的三菱EVOX本身自重就遠超一般車輛,所以當四分之一的車輛自重壓在珍妮絲的手臂上時,珍妮絲除了親眼看見手臂變形外還聽到了令人心驚肉跳的骨裂聲。

  看著在自己頭顱之前停下的防彈車輪,珍妮絲的眼睛里滿是劫后余生的慶幸。

  但是手臂斷裂的痛楚正在一波波襲擊著她的腦海,她用盡全力才能讓大腦在痛感刺激下不至于昏睡過去。

  珍妮絲惡狠狠地看著從駕駛室里探出頭的詹森,她發誓一有機會的話絕對會將眼前這個男人給活剮了!

  對于珍妮絲那仿佛能吃人的眼神,詹森直接視而不見,他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道:

  “我說了,你沒有問問題的權利。

  所以我給了你一點小小的懲罰,下一次可不就是一只手臂那么簡單了。

  我想當車輪壓過你左腦的時候,你的右眼應該看得見自己破碎的模樣。

  那么告訴我,你們究竟是誰?”

  當珍妮絲順著詹森的話語想到自己頭顱被車輪慢慢碾碎的場景時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現在珍妮絲看著詹森那在燈光陰影下的笑容,她只覺得遍體生寒。

  這家伙就是個變態!

  但是就憑他也想碰瓷自己身后的組織?

  那也太可笑了吧。

  倒吸著涼氣的珍妮絲勉強在臉上擠出了一絲冷笑:

  “想知道?呵呵。

  你知道又能如何?

  聽說過梅利威瑟嗎?

  現在你明白你究竟惹上什么麻煩了嗎?”

  梅利威瑟?!

  珍妮絲的背后居然是梅利威瑟?

  聽到這四個字的詹森瞳孔也不免地快速收縮了一下。

  梅利威瑟可以說是一支私人軍隊,也可以說是一家安保公司。

  因為全稱梅利威瑟安保公司的它是洛城唯一一家私營的軍事與安全公司。

  它不僅承接了洛城政府的私人軍事合同甚至還合法擁有著自己的武器裝備研究實驗室!

  可以說很多時候這家私人運營的梅利威瑟安保公司都是躺著掙錢的。

  但就是這么一家超然于洛城其他公司的存在竟然在暗地里干著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對此詹森只能說要么就是珍妮絲在說謊,要么就證實了貪欲是永遠填不滿的溝壑。

  即便是梅利威瑟這種有著鐵飯碗的大公司也會覬覦更多的財富。

  詹森忘了是誰說過,人類就像是倉鼠,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所擁有的就是足夠的。

  所以這種本能驅使著人類不斷地前進。

  若有所思的詹森用手指敲了敲車門道:

  “說起來那巴拉斯幫凱恩手中的U盤里是有你們梅利威瑟的犯罪記錄嗎?

  因此你才會特意接近他?”

  聽到這話的珍妮絲立即一愣,因為她意識到詹森或許是碰巧才發現自己的存在。

  她戴上代表著珍妮絲的人皮面具時可遠早于去戴維斯的時候。

  這就說明詹森撞見她的時間是在那小巷之中。

  詹森不可能無緣無故來到這巴拉斯幫的地盤中,必定是跟著其他人而來的。

  換句話說詹森實際上是跟蹤弗蘭克而來的,為的也應該是弗蘭克。

  只是恰巧碰上了她這個擺了詹森一道的女人!

  那這么說來詹森的真實身份是一個警察?

  可哪有警察是這樣子的啊?

  不將嫌疑人帶回警局審問,直接動用私刑?

  該死!

  她的運氣似乎是差了點啊。

  不過沒關系,在她GPS信號消失在地圖上的時候,梅利威瑟的應急小隊就已經緊急出動了。

  畢竟她的存在能暴露出梅利威瑟太多的東西了。

  所以自作聰明的詹森將她帶到這可以屏蔽了信號的廢棄地鐵站中只會引來那些如同獵犬般的梅利威瑟武裝人員!

  她只需要再撐一會就可以了。

  短暫沉默后的珍妮絲強忍著手臂斷裂的痛楚繼續開口拖延道:

  “沒錯,那個已經不存于世的U盤上有著一段視頻。

  這是凱恩某個愚蠢的手下偶然間拍下的畫面。

  那是一段有關于身著梅利威瑟戰斗服的武裝人員正在進行‘任務’的視頻。

  不過現在這條視頻已經不在了,所有的事情也就煙消云散了。

  畢竟在洛城,警察抓人也得講究證據不是嗎?”

  聽見珍妮絲意有所指的話語,詹森笑著轉動起了鑰匙令車輛重新抖動了起來。

  感受到車輛的震顫,車前輪之下的珍妮絲頓時痛苦地大喊了起來。

  而詹森冷血的話語也從發動機的轟鳴聲中傳了出來。

  “事不過三,你已經問了第三次。

  所以請你去死吧。”

  話音落下,珍妮絲的左眼就瞧見那防彈輪胎在她的視野中急劇放大,然后微微變形,再然后左眼的視野徹底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痛楚。

  三秒之后,大腦死亡的珍妮絲變成了一地的豆花,再也沒有了聲息。

  只有她那無頭的身軀還在一抽一抽地展示著自己慷慨的富有。

  【叮!】

  【罪惡克星行動已結束。】

  【罪犯死亡人數:1】

  【綜合評價:D-】

  【獎勵:駕駛經驗+100、洛城南區地下管網圖*1、車漆自定義*1】

  ……

  咦?

  沒有名望?

  詹森一拍腦門明白自己究竟忘了什么。

  他從車內拿出噴漆,在珍妮絲的尸體邊上留下了可能無人會發現的標語。

  【沒有罪犯能夠逃脫制裁!】

  隨著標記的完成,系統提示音果然響了起來。

  【檢測到宿主留下標記,罪惡克星名望已提升,當前名望:寂寂無名(20/50)】

  詹森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正準備離去時忽然發現沒有頭的珍妮絲脖子里出現了一個一閃一閃的玩意。

  好奇的詹森伸手將其從珍妮絲脊柱之上將那玩意拿到手中借著車燈看清后,面色頓時一變。

  這玩意竟是個GPS發射裝置!

  而將珍妮絲帶到這廢棄地鐵中后,這裝置可發不出任何信號!

  這意味著不管是誰在背后監控著珍妮絲的位置都會明白珍妮絲已經失蹤了!

  若是珍妮絲所說的都是真的,那么恐怕梅利威瑟的應急小隊已經在路上了!

  他必須趕快離開這里!

  以詹森現有的身體素質以及裝備,絕不是那些裝備精良的梅利威瑟武裝人員的對手!

  就在詹森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的時候,廢棄地鐵的入口處驟然亮起了幾束燈光。

  來得好快!

  詹森立即拋下了手中的GPS,拉開車門坐上了車,拿出了那剛剛才獲得的洛城南區地下管網圖,接著掛上了倒擋踩下了油門,飛速向著廢棄地鐵深處開去!

  ……

  對于梅利威瑟來說,珍妮絲是一名極為好用的特工也是一名絕對不能落入敵人手中的證據。

  所以在他們丟失了珍妮絲GPS信號的瞬間,梅利威瑟的應急小隊便直接乘上了軍用迷彩版的JEEP牧馬人讓運兵直升機抓著它直飛信號丟失的區域。

  對他們來說,珍妮絲GPS信號消失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珍妮絲背叛了組織取出了植入脊柱的GPS裝置,另一種就是珍妮絲因不知明原因進入到了信號屏蔽的區域。

  但不管是哪種原因,這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們需要盡快找到珍妮絲弄明白究竟是什么情況。

  按照上頭的命令來看,那便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不過按照信號消失的最后區域來看,想要找出珍妮絲的大致地點并不是很難。

  洛城能屏蔽信號的地方并不多,除開那些軍事機構以外,南區也唯有位于地下的廢棄地鐵站有著異曲同工之效了。

  這便是為什么梅利威瑟如此快就能找到這里的原因。

  同時在詹森發現了光束的時候,入口處的梅利威瑟應急小隊也同樣見到了那從廢棄地鐵內射出來的燈光。

  在見到燈光移動之后,他們立即意識到這人可能便是珍妮絲。

  很快,兩輛軍用牧馬人就出現在了珍妮絲死亡的現場。

  其中一輛繼續向著廢棄地鐵深處追那神秘殺手,至于另一輛則停在了原地查看起了兇案現場。

  從車上下來的梅利威瑟武裝人員在看見地上那無頭的珍妮絲時,心里就忍不住一驚,接著胃里便有些翻江倒海的跡象。

  等再看見那被輪胎帶著弄得到處都是的紅白之物時,小隊中年輕的成員就忍不住干嘔了起來。

  留下來的小隊隊長臉色同樣不好看。

  珍妮絲雖然已經死了,但他們完全不知道珍妮絲在死前究竟有沒有透露什么。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他們需要完美處理掉這具尸體!

  隊長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現場殺手所留下的唯一線索上。

  那是一句話,‘沒有人能逃脫制裁。’

  這話看起來就像是對他們梅利威瑟所說的。

  就他所知的梅利威瑟罪行簡直是將負責人拉出去打靶一萬遍都不夠。

  難不成這人是專門針對他們梅利威瑟而來的?

  是高桌做的嗎?

  但高桌殺手的風格不都是干凈利落的嗎?

  怎會有這種折磨般的現場留下?

  這事著實是有些棘手了。

  不明所以的隊長只能拍完了現場照片后,捏著鼻子以‘鍛煉新人’的名義讓剛剛干嘔結束臉色蒼白的新隊員進行現場清理。

  接著離開了信號屏蔽區域的隊長立即將照片傳到了梅利威瑟的服務器中,里面很快就傳來了匹配成功的消息。

  看著倒在地上的失落摩托幫成員、現場描述中出現過的三菱EVOX以及那句熟悉的標語。

  隊長忽然脫口而出一句話:

  “這家伙不會是想做罪惡克星吧?”

  ……

  隊長嘴中的罪惡克星此時正駕駛著三菱EVOX在南區的地下管網飛速行駛著。

  這座建城足有數百年歷史的洛城地下在經過數十次的翻修之后早就變成了一座巨大的迷宮。

  就算是洛城最精于地下水管鋪設的公司以及地鐵承包商也難以弄清這洛城地底下究竟有多少層,有多少條相互可通的通道。

  他們唯一知道的便是不要費心去弄清這些管道通往哪里,他們只需要在空白的地方重新安裝新管道就可以了。

  所以當梅利威瑟的應急小隊跟隨著詹森的燈光進入到了管道之中后他們就后悔了。

  詹森的車燈在某個轉角消失之后,他們便尷尬的發現他們陷入到了一個進退兩難的地步了。

  最終也只能靠著人工方法,一點點分辨通道,然后從中退了出來。

  好在他們這邊沒有收獲,但是留在現場的那一組隊員通過對標語的匹配,終究還是有了一點線索。

  以梅利威瑟強大的資源,他們甚至能比LAPD或是FBI更快地找到那輛白色的帶有死神涂裝的車輛!

  到那個時候,不管這人是誰,都是死路一條!

  (感謝LMIII的月票,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