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62章 遺囑的秘密
  等等,先拋開詹森為什么沒有被抓進監獄不管,他又怎么會認識卸下了人皮面具的她?

  她這個時候的身份可不是珍妮絲啊!

  難不成他早就在跟蹤自己了?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明明自己只有跟那凱恩鬼混的時候才會戴上人皮面具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珍妮絲蒼白地辯解道: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絕不是你所認識的珍妮絲。

  你想要干什么都好,我只求你完事后能放我一馬,行嗎?求求你了。”

  看著珍妮絲那泫然欲泣的表情,要不是詹森親眼看見她摘下了那人皮面具恐怕還真的會被騙了。

  可惜,詹森早已不是那個被美人一個眼神撩撥就會進到衛生間翻云覆雨的愣頭青了。

  詹森笑了笑,接著猛地伸手抓住了珍妮絲那頭干練的短發將其砸在了滾燙的車前蓋上。

  當!

  一聲悶響。

  陡然遭受重擊的珍妮絲直接懵圈了。

  這詹森不是個斯德哥爾摩患者嗎?

  怎么還有了暴力傾向?

  眼見詹森抓著她的短發就要再度下砸,頭昏腦漲的珍妮絲飛快地開口道:

  “等等,等等!”

  在感受到詹森動作的停止后,珍妮絲喘了一口氣道:

  “我確實是珍妮絲,剛剛不想承認只是因為我有了新男友。

  所以,抱歉,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詹森嘴角微翹,看來眼前這女人還真的相信了他當初被槍指著時所說的話啊?

  詹森微微下伏身子湊到珍妮絲耳邊裝作親昵的樣子輕聲道:

  “不好意思,男人被槍指著時所說的話可不能信。”

  珍妮絲目光驟然一凝。

  愿意為她搶銀行也是個騙局嗎?

  這怎么可能?

  沒等珍妮絲多想什么,詹森便再次將珍妮絲的腦袋砸在了堅硬的車身上。

  咚!

  這一次,珍妮絲只感覺到有濕濕滑滑的東西流了出來,是血!

  她的腦袋破了!

  感受著腦子里傳來的一陣陣眩暈,珍妮絲心中的疑問也是越來越多。

  她完全不明白詹森既然不是為了得到她的人,為什么要跟蹤她還要將她抓起來?

  再度被扯著頭發抬起來的珍妮絲見詹森完全沒有停手意思終于忍不住再度開口道:

  “你究竟想要什么?”

  聽到這話,詹森這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開口道:

  “我想知道你從太平洋銀行保險柜里拿走了什么?”

  珍妮絲身體突然一震,帶著點不可思議的語氣道:

  “你是高桌的人?”

  高桌?

  詹森可不知道這究竟是什么鬼玩意,不過并不妨礙他假裝一波。

  詹森故意輕笑一聲然后開口道:

  “你好像沒有搞清現在的狀況。

  我問你答而不是你問我答,所以最后一次機會,你拿走了什么?”

  感受到詹森那抓著頭發的手再度攥緊的力道,珍妮絲咬了咬嘴唇開口道:

  “不過是一份遺囑罷了。

  怎么?你們高桌什么時候對于別人的遺囑也感興趣了?”

  遺囑?

  隨著珍妮絲的透露,這事情真是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詹森可不信那遺囑真的就是簡簡單單的一份文件。

  否則的話珍妮絲完全沒必要費那么大勁組織一次太平洋銀行劫案來掩蓋她的真實目的。

  “呵,本來我們是不感興趣的,但是既然你們要這玩意,那么我們就感興趣了。

  說吧,那遺囑現在在誰手里?”

  珍妮絲微微猶豫了一下后開口道:

  “告訴你也無妨。

  即便你們想要也來不及了,那份比爾金頓董事長所寫的遺囑在今晚就會生效了。

  所以你現在所做的事只是徒勞。”

  比爾金頓?

  詹森知道這家公司。

  這家主要進行房地產開發的公司擁有著洛城三分之一的房產開發權,在洛城商業界可謂是極為權威的存在。

  不過最近的新聞好像是說比爾金頓的董事長有意將賺取到的資金投資于制藥業進行新藥研發項目。

  而聽珍妮絲的意思,今晚這比爾金頓的董事長就會死亡。

  那么那份遺囑將會變成財產分割中的重中之重!

  畢竟在洛城有錢人可不止明面上的那些子嗣,他們沒個四五十個私生子都不好說自己是洛城地產大佬。

  這些家伙混在一起進行分割財產的模樣可不要太丑陋,次次都會登上《洛城日報》。

  總之到時候暗殺、污蔑、斗毆等各種情況都會赤裸裸地呈現在洛城人眼中。

  當然,這一次既然有著珍妮絲背后勢力插手,恐怕有關于比爾金頓財產繼承權的事很快就會有個結果。

  這也難怪珍妮絲看不上太平洋銀行中那些數額巨大,極難帶走的黃金和真鈔。

  與那些明晃晃的財產相比,這些不動產才是真正值錢的東西!

  “這么說你們修改了遺囑就是為了拿取比爾金頓的財產繼承權?”

  “財產繼承權?”

  珍妮絲嘴角微翹,像是極為不屑詹森的想象力。

  “比爾金頓是股權制的公司,雖然那老頭擁有著51%的股份,但是管不住下半身的他著實是有很多子嗣。

  即使再怎么修改遺囑也避免不了進行漫長的官司,我們可等不了那么久。

  所以我們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那比爾金頓董事長的遺產……”

  后面的話珍妮絲并沒有說出口,似是有些察覺到了不對勁。

  畢竟真正的高桌成員才不會問這么詳細的東西。

  她身后這家伙好像并不是那高桌成員。

  但聽到了這番話的詹森已經足夠判斷出他們究竟想要什么了。

  眾所周知,比爾金頓的董事長想要進軍制藥業。

  一個地產界的龐然大物進入到制藥業必然會給傳統制藥業帶來極大的沖擊!

  那么要是比爾金頓董事長的遺囑中說他不進軍制藥業了呢?

  那無疑是對傳統制藥業的絕大利好!

  而珍妮絲背后的組織就可以依靠這一點在二級市場中大撈特撈!

  這可是立馬就可以見到的錢!

  割韭菜什么時候都是很爽的事情!

  他們完全不需要經過漫長的官司就能獲得數十倍于太平洋銀行金庫中的資金!

  真是好大的手筆!

  就在詹森暗自震驚于珍妮絲背后組織手筆之大時,珍妮絲忽然開口道:

  “所以……你不是高桌的人對嗎?

  你到底是誰?”

  (感謝書友20190721164600019、月之晨星、離譜Lee的月票,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